•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有收获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静静的看着对面的天朝陛下,他手上的水晶球始终没有一点放下的意思,难道自己真的要咽下这口气?他身边貌似只有那个老太监算是高手,自己这边的人功夫也不弱,难道真的要将他擒下?可要是那样的话,天竺便跟大炎决裂了。侧目瞧了瞧座在不远出的吐蕃和葛逻禄,国师心里真是没底,可也不能让他这么轻松的把舍利拿走,大食本来是先答应了天竺,看样子他们是不打算管了。想到此处,国师脸色气的通红,看李泰的目光似乎也狰狞了许多。

        李泰摸着水晶球嘿嘿一笑,瞧了瞧国师的眼神好像要撕了自己一样:“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惨白的月弯弯,有本事来抢

        大食国王子心里一叹,此人果然够猖狂,拿了舍利就算了,还这么刺激人家,侧目看向国师,见他气的脸色通红,上前一步,地下的青石如蜘蛛网一般的碎裂,一步、两步、三步、慢慢向李泰身边走去。

        就在此时,一个老太监很是轻松的走到李泰面前笑道:“佛陀的七十二绝技,高僧怕是精通了吧,杂家就来领教一下吧。”

        “退下!”李泰轻喝,将手上的水晶球递给芝萌后对国师言道:“看见没?现在舍利在她手上了,您不会给一个女子一般见识吧?芝萌,小心点,别摔坏了。”芝萌拿着水晶球激动的脸色通红,浑然不惧国师前来。抬头看见李泰对自己使个眼神,连忙会意的将水晶球递给雪儿。雪儿激动地接过来死死的不敢松手,如此宝物,谁能摸到便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国师走到雪儿身边停下,良久言道:“还请施主归还我佛至宝!老衲感激不尽!”

        “你这个和尚岂有此理,此物乃是我天朝陛下所得,焉能是你们的?再说了,这宝物乃是有能、有德者据之,时间宝物现身,也没见到谁能拿,我们陛下看见没人拿便亲手拿回来。你倒好,看见别人拿去了心里不自在,现在又想要了?真是不知道好歹。”说完,拿着水晶球来到李泰身边:“恭喜陛下得此宝物,宝物献身,无人敢拿,只有陛下一人可取,看来这便是佛祖的法旨吧。”说完,将水晶球慢慢递给李泰。嘴角扬起意思狡猾的微笑。

        雪儿一走过来,所有人都跟着来到李泰身边,将前来的国师一个人晾在原地,国师一人站在原地看着李泰,心思越发的深沉起来。向前进走两步刚要说话,芝萌与雪儿两人立刻拦在身边喝道:“退下,天国陛下在此。莫要惊了圣驾!”

        “老衲要与陛下说道说道!”

        芝萌雪儿对视一眼喝道:“你是什么身份,胆敢离陛下这么近?要说退回去说!莫要惹恼了我们。”说完,又向前走了一步,离国师不到二十公分距离。

        国师此时已经气的发疯了,他知道李泰是故意的激他,而且也知道面前两个女子会些身手。但会是会。跟自己比起来相差甚远,国师冷哼一声,向前一步,袈裟顺势鼓起想将两人轻轻推开,谁知道刚一接触两人,芝萌与雪儿向雪片一样飞了出去,站在地上站好后委屈地看着李泰:“陛下。他打臣妾!”

        李泰慢慢站起来看着国师。两眼露出寒光,咬牙言道:“国师。朕敬重你是一国之师,才处处退让,没想到你连身怀六甲的女子都不放过,你简直欺人太甚,来人,将此人面兽性之人给我拿下!”

        “是!”大庆与老太监一扑上前,老太监嘴角扬起一丝笑意,看着发愣的国师狠狠一掌推出……

        噗……

        国师身受一掌退后几步,胸中怒火燃起,此时他才算清醒,万万没有想到,刚才的两个女子已经怀有身孕,自己是掉进套里了。

        李泰站在不远处气的脸都青了:“国师,当初朕看见无人取此国宝才自己拿到手里,你要是想要,就跟朕说,可你为何伤朕妻儿,朕虽说身在九五之尊,却也知道尊老爱幼,朕常常说以仁义治理天下,难道这仁义便是你欺辱我皇朝之名?你堂堂一国国师,为了得此宝物竟然向身怀六甲之人下手,你简直……咳……咳……简直是畜生!”

        芝萌连忙帮着李泰捶背:“陛下,切莫气坏了身子,这等人不劳陛下费心,此人如此无耻,想来天竺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待回国之后,咱们不与他们往来便是。”

        李泰点了点头:“便依爱妃所言,今日他伤我妻儿之耻辱朕会向天竺陛下讨要回来,不便伤他,你回去吧。朕与你无话可说,朕自会找你们国主的。杨爱卿!”

        “臣在!”

        “修书一封,将今日之事原原本本的告诉天竺国主,让他给朕一个交代,告诉他,朕的妻儿可以忍,但朕的国体不能,要是不给朕一个满意地答复,别怪朕心狠手辣……咳……咳……,此事发生之时,大食国国王,王子,吐蕃国主,葛逻禄王子都在身边,你让他们给朕座个人证,咳……咳……”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臣这便写,这便写!”

        看到此处,大食国王子心里哈哈大笑,对李泰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么损的招他也能想出来,这么一来,天竺算是背到家了。大食、吐蕃、葛逻禄三国作证,就算你满身是嘴你上哪说的清?你就等着给人赔礼道歉吧。

        他哪知道,这是李泰事先安排好的,不过那是在天竺取得舍利之后,李泰借着由头发作而已,如今舍利在自己手上。看见国师冲着自己而来便给大家使了一个眼色,大家会意,也就帮着将这戏演了一遍,这么一来,李泰浑身是理,舍利还在自己地手上,天竺国多少得陪点什么吧?

        此时谁都不傻,天竺国师立刻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自己如今陷入此局,没有理不说。还被人打了一掌,回头还要给人赔礼道歉,想到此处,国师重新看了看李泰,心里也知道自己轻敌了,这大炎有了这样的皇帝,对于邻国来讲,真不是什么好事啊,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国师单手施礼言道:“天朝陛下,老衲时才乃是无意之举,冒犯天威还请陛下息怒,待老衲回国后自会想国主禀明今日之事,天竺一定会对陛下有个交代。事以到此,多说无意,老衲便告退了。希望陛下有时间去天竺做客,阿弥陀佛!”说罢,对宫中之人施礼后,带人退出大殿之中!

        看见国师离去,芝萌冷哼一声:“哼,算你们识相!不然让你们身首异处!陛下。您别生气了。龙体要紧啊。”

        雪儿给李泰轻轻捶背言道:“陛下。今日之事要是太上皇知道了,怕是真要对天竺动兵了,这天竺地百姓也是无辜之人,陛下与臣妾都是我佛弟子,还请陛下饶过天竺过的百姓吧。”

        大食国王子看到此处很是鄙视的瞧了李泰一眼,妈的,这说着说着就要动兵了。你真是太委屈了。

        李泰点了点头:“朕也知道。朕回去不会将事情闹大的。虽说我大炎现在国富民强,但伤亡得毕竟是两国百姓。朕又怎么忍心呢,倒是你们。作为朕的妃子,在异国受此凌辱,是朕之过错了。”

        芝萌忙道:“陛下仁义之人,臣妾受点委屈不算什么。”说完,还擦拭了一下眼角。

        啪

        大食国国王起身怒目:“天竺国欺人太甚,简直是不讲我大食放在眼里,来人,给天竺国主拟旨,让他对今日之事给我一个交待!”说罢,对李泰笑道:“天国陛下能忍他人所不忍,真是令人佩服啊,这天竺国师,拿不到宝物竟然要伤人,真是佛门败类!陛下,请在我大食多休息几日吧,陛下在我大食受此凌辱,我大食真是过意不去啊。”

        嗯,算你上道,李泰心里狂笑,但面色却是真诚地言道:“国王,朕也想多待些时日,但国内事物繁忙,就不变讨饶了,今日吐蕃国主、葛逻禄王子在此,咱们便商议一下商队之事吧。此事乃是四国之大事,要拿出个协议才好!”

        “陛下所言及是,如此甚好!”

        接下来,大炎、大食、吐蕃、葛逻禄四国开始会谈,对于商队地前景进行了美好的展望,大炎向吐蕃,葛逻禄,大食三国运进一些铁器、金器、银器、镜子、茶叶、丝绸、瓷器和其他豪华制品,而大食、吐蕃、葛逻禄对大炎则是运送一些稀有的粮食作物,稀有动物和鸟类、植物、皮货、药材、香料、珠宝首饰。而且大炎可以对三国深造人员进行培训,而三国也要向大炎提供一些技术和先进地器械理念。商队所经过国家都要缴纳一定的税收,而各个国家要有义务保证商队在行程中的安全,如此种种,四国都在按照彼此合作,和谐发展的美好前景努力着……

        商议完毕,四方签订了条约,李泰将羊皮条约轻轻揣好,随即在大食王宫中举行了盛大地欢庆仪式,四国之间推杯换盏,嬉笑不断,喝到兴处,都到了殿中跟舞娘翩翩起舞,李泰端着酒杯抱着大食国王子地肩膀迷醉的笑道:“王子,朕很高兴,哈哈,朕很高兴啊,对了,王子何时再去大食?朕一定好好款待王子。王子人中龙凤,多游离一番才好啊。”

        王子哈哈一笑,对着李泰言道:“陛下,本王子从现在才算对你心服口服,上次败在陛下手里,回来后数日不振,今日见到陛下行事,真是……真是……哈哈,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啊。哈哈。经过此事,还望大炎与大食永结秦晋之好。”

        “呦?王子高才,还知道秦晋之好呢,好。朕就与你们结秦晋之好。哈哈,王子,我中原有句话叫一笑泯恩仇,朕与王子当年都是轻狂之时,意气相争在所难免,但那些都是过去地事情,来来来、干杯!喝下此酒,咱们往日恩怨一笔勾销了。等王子大婚之时,朕一定送上重礼,哈哈。要是朕有福气,待大食皇储圣诞,朕做他义父如何?”

        王子听闻甚是高兴,心里不觉把李泰拉到一个更高的位置上,其实国与国之间都是利益关系。没想到李泰竟然可以将关系做到如此融洽,这就标志着大食与大炎两国至少要相好百年啊。想到此处,大食王子激动地言道:“既然如此,本王子先谢过陛下了,时才听闻两位爱妃以身怀六甲。不如本王子此时便认作义子吧。”

        李泰嘿嘿一笑:“好啊,但你这个做干爹的,可要送些厚礼,别等朕的孩子懂事后说你这义父小气!哈哈!”

        “好,等着!”王子走到国王身边将此事一说。国王乐的光剩下点头了,随即王子写下一份礼单交与李泰笑道:“这就是本王子送给孩子的贺礼!”

        “嘿嘿,那朕可就不推迟了,反正也不是给朕地。”说完,很是大方的往袖子里面一揣:“来,干杯!”

        大食王子干掉一杯看了看远处与雪儿嬉闹的芝萌叹道:“陛下,本王子真是羡慕你啊,此等美人怎么就归了您了呢。”

        “哈哈!”李泰抱着他的肩膀小声言道:“别羡慕了。朕家里还有两个呢。不是朕说你。这大食这么多美人,你能闲着?切。谁信啊。”

        两人相视一笑,连干两杯,大食国国王远远看去,心里一叹,自己的孩子跟人家比还是太嫩啊……

        *******************分割线*****************

        昨夜喝地太多了,李泰躺在床上久久不愿意起身。芝萌与雪儿拿着大食国王子的礼单看了半天笑道:“陛下。这大食国王子可真是精明呢。你看,这礼单中不凡一些贵重之物。还有很多是孩子的玩意呢。对了,陛下,为何不与这大食国联姻呢?”

        李泰揉了揉脑袋:“芝萌,雪儿,你们记住了,不管任何时候,我大炎都不要用女子去换取和平与利益,朕对此事可以说是深恶痛绝,给孩子找个义父已经是最大地限度了。朕可不会将自己地女儿送出去。嗯,哪怕是别人家的也不行!以后朝堂之上谁要是再敢谈联姻,就算太上皇不管,朕都不让,当然了,要是两情相悦那是没问题嘛。”

        雪儿与芝萌对视一眼相视一笑:“陛下说的是,臣妾记下了。陛下,这天不早了,您快起来吧。”

        “不起,怪累的,昨夜真是累坏朕了,妈的,这喝酒比练功都累啊。对了,你们要是没玩够,咱们就多待几天!”

        芝萌摇头:“不了,这大食不过是异国情调,刚看上去好些,时间长了也没什么玩地。咱们还是动身回大炎吧,等回去的时候,凝儿怕是快要生了。”

        “我靠,可不是,凝儿都要生孩子了,咱们还玩什么啊?对了芝萌,一会你和雪儿出去,多给凝儿、燕儿、我娘、几位爷爷买点东西,嗯,就照着十万两买吧,喜欢什么买什么。咱们休息两天后启程回国!”

        话音刚落,有人在外面喊道:“陛下,天竺国师觐见!”

        芝萌眉头一皱:“他来干什么?告诉他,不见!”

        李泰笑道:“呵呵,别生气了,大家心里都明白怎么回事,那国师也不是傻子。你们去买东西吧,朕去见见他。告诉国师,让他在大厅等候。”

        芝萌雪儿两人帮着李泰穿好龙袍离去,李泰来到客厅看见国师座在那里一笑:“呵呵,国师来了。”

        国师起身施礼:“天竺国大明寺主持摩揭陀拜见大炎皇帝陛下!”

        李泰一摆手:“罢了,罢了,此时不必朝堂,国师请坐。你与朕都在异国,没有那么些礼仪。”说完,座在主位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国师前来,所谓何事啊?”

        摩揭陀苦笑摇了摇头:“陛下,老衲昨日莽撞。今日特来向陛下请罪,陛下果然是人中之龙啊。出手必是奇招,任凭老衲准备地再妥当,也没想到此处,呵呵,老衲甚是佩服!佩服!”

        李泰哈哈一笑:“这都是国与国之间地事宜,并不掺杂私人恩怨,国师也是聪慧之人,朕……呵呵……朕……哈哈,你看你。都给朕弄地不会说了。”

        摩揭陀笑着点了点头:“陛下真是洒脱之人啊,我佛舍利到了陛下手中也是天意,老衲一世清修,也为昨日动了嗔念,真是罪过,罪过!昨日回到房中,思量良久,越发地佩服陛下。”

        “呵呵,别说的那么客气。来,座座!想必国师前来,有什么事情吧。”

        摩揭陀起身言道:“陛下,听闻昨日您与吐蕃、葛逻禄、大食签订了四国贸易条约,可有此事?”

        李泰笑着点了点头。

        摩揭陀忙到:“陛下。我天竺与大炎历来交好,如此利国利民之事,您看……”

        李泰哈哈大笑:“就知道你不会老实,朕心里有数,给你留着呢。朕不是那么小气之人。”

        摩揭陀大喜:“果然是天朝天子,不同凡响啊。”

        “呵呵,别那么客气,朕还有一个好处给你呢。省着回去让你们国主骂你。”说完。又掏出一个协议。摩揭陀一看,顿时对李泰更加佩服,其实这上面没写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过就是李泰把自己未来的孩子全都推出到国师的门下,作为记名弟子而已,想一想,将来的孩子能有天竺的国师当师傅。也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啊。看见摩揭陀如此激动。李泰笑道:“国师,朕让孩子入到你地门下。不会给国师带来什么不好吧?”

        “哪里,哪里,老衲谢过陛下!待老衲回国之后,一定给老衲地徒儿送上重礼。”

        “哎,小孩子,别惯着,给点玩的就行,你天竺也不是那么富裕,别为了孩子的事伤脑筋。来,只要你签了字,咱们就不是外人,跟朕说说,你天竺想要点什么?朕的商队给你带过去!”

        摩揭陀连忙在《师徒关系薄》上签字后言道:“陛下,如此老衲就不客气了,我天竺各大世家与富裕之人一度以穿着用大炎丝绸,瓷器为富有荣耀的象征。此外,青金石这种珍贵的货物也是我国世家的财富象征。当青金石流传到天竺后,被我佛教徒供奉为佛教七宝之一。所以,还请陛下多带一些!我天竺会用相等地价钱全数买下!”

        青金石?什么玩意?李泰喊道杨硕言道:“杨大人,青金石是什么东西?”

        杨硕一愣:“陛下,青金石色相如天,或复金屑散乱,光辉灿灿,若众星之丽于天也。也被喻为天石。皇帝朝带,其饰天坛用青金石。陛下您地玉带之上地蓝色宝石,便是青金石!”

        哦,李泰点了点头笑道:“行,既然你们要,那朕就帮你们多带一些吧,你们还要什么?”

        国师言道:“陛下,除了青金石,我国还需要一些金器、银器、镜子、茶叶、丝绸、瓷器,陛下拿多少都可。不知道陛下要什么?”

        李泰言道:“起身大炎也真不缺什么东西,这样吧,天竺朕跟吐蕃,大食、葛逻禄三国一样,多送些朕没见过地粮食作物种子吧,其后嘛,在换取一些佛经,对了,还有一些民间技法,什么熬糖之法,灌溉之法、等等吧,对了,阿拉伯数字也是你们发明的吧?”

        “阿拉伯数字这是何物?”

        我靠,他居然不知道?不对啊,史书上明明记载着古代印度人发明了包括“零”在内的十个数字符号,还发明了现在一般通用的定位计数地十进位法,阿拉伯数字起源于印度,但却是经由阿拉伯人传向四方的,难道他们不知道?李泰想到此处,拿起笔纸写了十个数交与摩揭陀:“就是这个,你们认识吗?”

        摩揭陀拿起一愣:“陛下果然神人,连此事都知道?我天竺是有,但不叫阿拉伯数字,却也没有正统叫法,既然陛下想要,老衲便给大炎派出一些精通此数之人吧。”

        李泰心里都快乐喷了,妈的,要是有了这个,大炎的数学怕是要一些飞跃好几百年啊。哈哈。

        两人细细的推敲了和谈计划,其中当然也包括一些军事上的合作,摩揭陀不傻,他知道李泰肯定与其他三国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如今李泰能为天竺带来利益,已经是很难得了。

        *********分割线

        时间过得飞快,李泰的大食之行已经倒了结束期间,此时大食国皇宫门外,天子仪仗彩旗飘飘,李泰身穿龙袍与大食国国王,王子告辞。

        王子笑道:“陛下,大炎有句话叫天下没有不散地宴席,陛下在大炎地这几日大食招待不周,还请陛下海涵。”

        “呵呵,王子客气了,大食人杰地灵,朕要不是一国之君,怕是真想定居此处呢,在此期间,朕对于大食的盛情款待表示忠心的感谢,也希望大炎大食两国能世代友好下去。”

        太监上前言道:“陛下,咱们该走了。”

        李泰冲着两人抱拳笑道:“这是我中华的礼仪,朕便与两位迟行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吧。”说完,李泰做进马车之中,对这大食国王王子摆了摆手,在铜锣开道之中,大炎陛下的仪仗开始回国……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