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九十一章 想要人?先拿银子!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打量眼前之人,年纪大约七十左右,精瘦的身材,穿着***特有的服侍,棕红色的皮肤,精瘦的脸颊上一双精明的眼睛,头上有一层隐隐可见的白发,此时正站在李泰面前,单手施礼:“吐蕃国师钵阐布拜见天朝陛下!”

        李泰仔细打量此人,听***说,手上精瘦却又青色之人基本都喜欢炼制毒药,而且都有一身比较毒的武功,想来便是眼前之人吧。“你就是吐蕃国师?”

        “正是!”

        “有事?”

        钵阐布一愣,显然没想到李泰能直接进入话题,一时间还不知道说点什么好,难道直接要人不成?

        “老衲想向陛下要个人!”经过一番思量,国师绝定开口要人,可足可黎如果真在他们手上,今天一定要抓回去,本来以为他药性发作定然会死,那样一来,吐蕃无主,只要大乌达等上王位,岂不是自己的天下了吗?再过几年将从个傀儡手上拿下王位,自己便是这草原之王,如果国主活着,那对自己是一件极为不利的事情,所以,今天能要出人,定然将他灭了。

        “不行!”李泰想都没想,从老太监手上接下一杯茶浅浅的喝了一口:“钵阐布,朕与你说个明白话,想必你也知道,可足可黎就在朕的身边,来啊,让吐蕃国主觐见!”

        没一会,可足可黎前来看见钵阐布恨的双眼之冒火:“哼,国师,没想到本王还能活着吧。”

        钵阐布一点没有激动,而是单手施礼言道:“藏王,臣是要接您回去。吐蕃不可一日无主,您的大儿子正在等着您呢。”

        保守估计,要是可足可黎也知道自己定然不是钵阐布的对手,不然早上去拼命了。李泰也明白,要是没记几本事,谁敢倒自己跟前来,要不是这个老太监在跟前,自己还真有些不托底。随即左右瞧了瞧,那个暗卫呢?

        钵阐布看着李泰东张西望,心里一喜言道:“陛下,老衲知道您乃是这天下的天可汗,还请您将吐蕃国主交与老衲。从此后,吐蕃大炎便是一家,吐蕃年年纳贡不断,要是天可汗同意,臣希望能将吐蕃的乌莲下嫁给您?”

        “乌莲?什么东西?”

        钵阐布一笑:“便是吐蕃的公主。我吐蕃公主虽说没有大炎女子温柔,却也是不可多得女子。天可汗,不是老衲***,而是这吐蕃国主在位近三十年,吐蕃没有一点进展,各个部落都不服从管束,好好的吐蕃让他弄地一盘撒沙,如今大乌达众望所归,各个部落都山表臣服,还请天可汗将国主交给老衲,吐蕃与大炎将修万代之好。”

        李泰还是不言语。可足可黎却是一头的冷汗。他知道钵阐布能说会道,万一说动陛下将自己交出去,自己连点兵将都没有,岂不是真的要死在这里,眼睛一转,可足可黎喊道:“你个人面***之人,你凭什么代替国主说话。你不是想要本王吗?好。来,今天本王就跟你同归于尽!”说完。便要上前。

        “住手!”李泰一喝:“在朕的面前还敢胡闹?你们还有没有将朕放在眼里?上后面站着去!”

        听到李泰讲话,可足可黎暗吐了一口气,告罪后退倒一边不语。

        李泰招手讲杨硕叫到身边:“爱卿,这吐蕃每年向咱们纳多少贡?”

        “回陛下,按照当初定下来的是每年折合白银二十万两便可,但吐蕃自天可汗后,只纳了两年的贡,而且我天朝为了颜面,回赐之数大约都在三十万两左右,如此算来,吐蕃纳贡两年,我天朝陪了二十万两白银。”

        “***!”李泰听完瞅了瞅可足可黎:“我他妈当初怎么不让死外面呢。究竟谁是老大?你上两次贡天朝陪了二十万两?就这么宠这你们还***停贡了,真是牵着不走打着***啊。杨硕,倒现在他们欠了咱们多少贡钱了。”

        “回陛下,天可汗事情发生在大炎麟德五年,如今乃是麟德二十七年,除去他们纳贡的两年,整整二十年,要是按折合银两算,每年二十万,吐蕃听该差我天朝四百万两银子。”

        李泰点了点头,心道,幸好是没有继续纳贡,这要是倒了现在,整不好还得陪进两百万两去。想到此处言道:“二十年啊,啊?当初你们进贡不过是为了表示一下诚意而已,所以才收了你们二十万两以示我天朝宽容仁德,难道这些还多吗?你们倒好,就给了两年?你们都赚了二十万两还不进宫。怎么着?这天可汗好欺负是吧?”李泰说完,看了看可足可黎和国师:“现在都不说话了,刚才不是要打要杀的吗?妈地,欠了朕四百万两银子还敢用兵包围朕,你们吐蕃果然是好样的,看来朕得给你们更大的好处才能保证大炎疆土啊,是不是?”

        可足可黎听到此处心里一惊扑通跪地:“陛下,此乃臣之大错,只要臣重得王位,定然弥补以往岁贡,以后定当年年纳贡!”

        李泰冷笑一声:“你说的话以为朕信吗?你都返回二十年了一句话就结束了?亏得朕还救你一名,你可不好好思量思量,当初太上皇仁慈放你们回来,这也是为了救你们。我大炎两代天子救你两次,你就这态度报答?”李泰边说边用眼睛瞄着国师,看见国师低头不语,嘴角却有丝丝笑意,李泰心中冷笑,你以为小爷能把他给你吗,等着吧。

        李泰站起身将国主骂了一顿后,座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言道:“可足可黎,我大炎两代天子救你两次命,让你将以往的贡饷拿出双倍不多吧?当然,你要是拿不出来,国师拿也可,朕治理天下与太上皇不同,主要是看利益,谁给钱谁就是好人。可足可黎,钵阐布,你们两个谁把这个银子还上?嗯,总计八百万、嗯?不对,还有大炎两年陪了二十万,总计八百二十万两白银!你们谁还?”

        此时国库把持在钵阐布之手,可足可黎听到此话连忙言道:“陛下,臣还,臣还。只要陛下救臣救到底,臣愿意换上这些钱。以后年年纳贡。决不拖欠!”

        “嗯?以后你打算纳多少钱?”

        “臣、臣纳四十万两!”

        “可现在你拿什么保证?不会要给朕打个欠条吧?”

        看见可足可黎不语,钵阐布扬起一丝笑意言道:“天可汗,此时也是我吐蕃大乌达经常提起之事,乌达觉着拖欠大炎贡饷太久。时时心里不安,如今有缘见倒天子。老衲可替乌达做主将纹银八百二十万两还给陛下,想必乌达不仅不会发怒,怕是要高兴不已。只要陛下将可足可黎归还,我吐蕃虽是小国,为了表达对天朝敬畏之心,以后每年纳贡五十万两!如陛下不信,老衲可替乌达写下表书!”

        “哦?”李泰听闻钵阐布说完笑着点了点头:“嗯,钵阐布果然是个人才,呵呵,甚得朕之欣慰啊。好。既然你愿意将国主接回去,便回去取银子吧。记住,是八百二十万两哦?”

        钵阐布言道:“陛下,拿可足可黎……”

        “呵呵!”李泰一笑:“朕只要银子!记住,要中原地银票。”

        “还请陛下稍等,最多五个时辰,想必清晨之时。银两必然送到!老衲告退!”

        看见钵阐布要走。李泰忙到:“站住!”

        “陛下还有何事?”

        李泰伸手指了指右面:“那边的人马是葛逻禄地吧?”

        “回陛下。正是!”

        “他带多少人马过来?”

        钵阐布一愣,随即言道:“二十万人马!”

        “杨硕。他可欠咱们贡银?”

        杨硕言道:“回陛下,葛逻禄乃是弹丸之国,当初定了十万两,他们与吐蕃一样只进贡两年。”

        “那咱们大炎陪了多少?两年,陪吐蕃二十万,那就是陪他们十万了?”

        “回陛下,正是、”

        “靠,那就是他还欠咱们二百一十万两?钵阐布,去,把葛逻禄带兵之人给朕叫过来,告诉他,要是不怕死,尽管带着人马过来,想欠银子不行,把朕逼急了,现在就带人杀过去。你告诉他,朕手下现在只有两万人马。要是输给他,从此后我大炎给他进贡!快去!一个时辰内必须到朕跟前,不然朕就去找他。”

        “老衲遵旨!”钵阐布回身一叹,摇了摇头心道:“本来只想抓个人,谁想到碰倒债主了,两国一下欠了一千万多万两啊!”

        看见国师与芝萌离去,李泰嘴角扬起一丝笑意,起身对可足可黎笑道:“爱卿放心,朕既然已经救了你,绝对不会再将你送入虎口之中,朕心里自有打算。朕要先帮你出口气。”

        “谢陛下!”可足可黎听到后心里松了口气:“陛下大恩,臣没齿难忘!”

        “行了行了,这些还要看你以后的表现了,杨爱卿,这葛逻禄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杨硕言道:“陛下,这葛罗禄,地处北庭西北,金山(今阿尔泰山)之西,与车鼻部接。有三姓,一曰谋落,或谋剌;一曰炽俟,或婆匐;一曰踏实力,又常称为三姓葛逻禄。首领号叶护,故又号三姓叶护。此国位与回鹘与吐蕃边境,与大炎并不相邻。乃是一弹丸之地,其中有十七个部落,目前是纳罕*叶护掌管。”

        李泰点了点头:“嗯,不是相邻也不能欠银子啊。妈的,二百多万两呢。不是小数目。够干不少事地。”说完,举目远眺:“怎么还不来?”

        话音落下没多久,远处过来大约五六十骑的样子,芝萌来到身边言道:“陛下,葛逻禄王子谋落*叶护觐见!”

        此人年纪大约二十多岁,黄发碧眼,一看就是很正宗的***人,此人身穿一身白衣来倒李泰面前右手护在胸前:“葛逻禄王子谋落*叶护参见天朝陛下!”

        李泰点了点头:“嗯,王子啊,朕叫你谋落吧。按照我们大炎这是比较亲热的称呼!”

        “感谢天朝陛下!这是谋落的荣幸!”

        “呵呵。好,既然是你的荣幸,咱们也就好说了,你们欠我大炎这么多年地岁贡,打算什么时候给啊?”

        “回陛下,时才吐蕃国师钵阐布已经派人回去取银子了,明日便将银两与陛下取来。”

        李泰笑了笑:“好,好,这才是王子地风范。呵呵,我大炎最喜欢跟这样地人打叫道,谋落啊,你们出兵是为了找吐蕃国主吧。”

        王子抬眼瞧了瞧吐蕃国主言道:“回陛下,正是。”

        李泰摇了摇头:“谋落啊。你们这么做怕是背信弃义啊,我大炎最重感情。银子不过是一个表示罢了,你们与吐蕃相邻,理应处地融洽吧?可是你为什么出兵帮着国师呢?朕都不知道以后该不该跟你们打交道了。”

        王子连忙言道:“陛下,这可足可黎在位期间,年年要挟我们纳贡,牛羊与粮食加在一起已经达到葛逻禄全年收益的两层,如此一来,我小小弹丸之国国库空虚,子民挨饿,这一切都是可足可黎赐予的。如今国师相邀请。其后又要免其上贡,本王子当然要来了。”

        李泰点头转身对可足可黎言道:“看见了吧,不是不报,时候不到,你平时怎么对待人家,人家就会怎么对待你了。这就是你治国之策?”

        “陛下,臣知错了。以后定然改过!”

        “你拿什么改过?”

        国主一愣:“还请陛下明示!”

        李泰笑了笑:“唉。这些事情还要朕跟着你们操心。本来指望悄悄的去大食,哪曾想碰到这么多事情。唉。罢了,罢了,朕就管一管吧。”说完,转身对王子言道:“王子啊,朕看你很识时务,朕告诉你,既然你们都曾上表臣服***,那么这个藏王的王位归谁,只有朕说地算。你们说地都不算,当初吐蕃国地国主也是天可汗亲自承认地。这个道理你懂吧!”

        “本王子懂!”

        “嗯,懂就好,谋落啊,朕跟你说实话,别看有些人现在闹的欢。两年之内,吐蕃王位定然归属与可足可黎,至于别人。没有天朝圣旨,朕谁都不认,这是朕亲口说的,你信不信?”

        王子良久言道:“信!”

        “呵呵,所以嘛,你们这弹丸之地不过是顺水人情而已,即便换人座上吐蕃王位,想要你们纳贡的时候,你们还是要纳贡的,如果人家说你能当初背叛吐蕃国主,如今更能背叛别人,这样出尔反尔之人,你想,即便有人座上这个王位,他们会怎么想呢?”

        “这……”李泰一说,王子顿时有些无语,其实这些事情他们也想过,但你不出兵人家还会找借口欺负你,小国不就是用来欺负地吗?看到李泰笑呵呵的瞧着自己,王子言道:“还请陛下教我!”

        “唉,那好吧,朕就给你们做个合事佬吧,我大炎有句话叫以和为贵。朕希望你们能相安无事,互相扶持,其实朕也明白,这二十万人马也是你们全国地兵马了吧,你要是不出兵,人家一样会欺负你,这样吧,等朕回京之后,给你派二十万军队驻守,加上你国的人马就是四十万。这样以后,吐蕃和回鹘就不敢再动你了,谁要是再敢动你,我大炎与正面出兵,你我两国夹击必然没他们好果子吃。当然了,你放心,朕给你派地兵将不过是帮你忙而已,不要你什么银子地。而且朕的人马都归属与你,兵权全数交在你的手上。以后吐蕃不得再向你们索贡,你们也可以派人到中原来学习先进的文化,我中原人杰地灵,地大物博,种地纺织更是好手,这是你们都不曾有的,你派出官员在大炎学习治国之道,回去将你这小国治理愈加富强,这不好吗?呵呵,想在世间立足,关键看势力!”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