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八十五章 出国办公?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皇宫夜色中,

        有四个不算明亮的灯笼在前面开路,李泰跟在身后慢悠悠的走着,不时看着天上的星星嘿嘿一笑:“天上星,亮晶晶,抱着美人……”

        身边的太监连忙弯腰言道:“殿下,快点走吧,陛下怕是等急了?”

        “着什么急?本王这不已经出来了吗?御书房离着再近,不也得一步步走吗?要不你背我?”

        太监猛的点头:“哎,小人能背太子那是小人的福气。”说完,跑倒李泰身前弯下腰:“请太子上来,小人背着您去。”

        “嘿嘿,有点意思,你背着我走的快吗?行,那就背一会吧。”爬在太监背上,李泰嘿嘿一笑:“快点,再快点。陛下都等急了。”

        太监心里骂道,刚才我说的时候你怎么不急?我背着你到急了。但心里也清楚,人家是太子,咱不是啊,算了,既然太子让快点,那就拼了命的跑吧。

        来到御书房,太监腿都累哆嗦了,李泰从他身子跃下笑道:“唉,真是累死本王了。嗯?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能被太子是小人的荣幸!”

        李泰点了点头,随身掏出二十两银子:“来,赏给你的,本王也不知道算不算多,嘿嘿,多少就是个意思了。你就不用通报了。本王自己进去。”说完,向着御书房走去。看着天子在书房中来回的踱步,李泰嘿嘿一笑:“凉风有兴,秋月无边,亏我思娇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虽然我不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可是我着广阔的胸襟,加强健的臂腕……嘿嘿。皇爷爷,深更半夜的,您干嘛呢?”

        天子看见李泰,两忙上前抓着李泰的肩膀言道:“泰儿,出事了。好事啊,天大的好事啊……”

        “停停停,先别忙着说事,您多少也是一国天子,啥事能您急成这样?瞧您那脸色。干嘛呀,至于这么激动吗?别弄出个脑血栓心脏病什么地。嘿嘿,皇爷爷,有啥好事?哪国给你进贡妃子了?您都这么大岁……”

        “住口,给朕老实点!”天子喝完笑道:“泰儿。来,朕给你看封信。”说完。将笔案上的书信递给李泰,李泰接过后瞧了瞧,抬头言道:“皇爷爷,释迦摩尼真身舍利在大食出世?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说完,转身喊道:“来人,整俩菜去,饿了。”

        天子言道:“泰儿,你可知道这释迦摩尼真身舍利是什么?”

        李泰座在书案后的椅子上,将腿放在天子的书案上言道:“还能是什么?舍利子呗,舍利子印度语叫做驮都。也叫设利罗。译成大炎话叫灵骨、遗身。当年释迦牟尼涅盘,***们在火化他的遗体时从灰烬中得到了一块头顶骨、两块骨、四颗牙齿、一节中指指骨舍利和八万四千颗珠状真身舍利子。与这信上说的一千多颗舍利相差甚远,您是大炎的天子啊,这么点东西您就眼红?”

        李泰的话说的天子一愣一愣地:“佛祖真的留下这么多?”

        “骗你我是你孙子!”

        天子点了点头,回身呸了他一脸:“***本来就是我孙子!”

        李泰抹了抹脸:“干嘛那么大火气,是就是呗,反正俺也习惯了。皇爷爷。说吧。叫孙儿来何事?”

        天子兴奋的言道:“泰儿啊,你可知道。这周边国家可都是信佛佛教的,咱们天朝正立中央,如果这些舍利子要是我大炎得到,咱们便是佛陀之国,对统治周边无益如虎添翼,朕要他们知道,我大炎才是佛陀之国,也只有我大炎才能得到如此圣祥之物,如果有了释迦摩尼真身舍利,我大炎便会普照四方,给周边以祥瑞,如此一来,朕敢说,天竺,吐蕃,回鹘、葛逻禄、新罗这几个地方,断然是不敢冒犯我大炎天威!”

        李泰对于天子的话点了点头,他知道,历史上出现过一次这样地事情,好像是在唐朝,当初唐朝为了巩固周边势力,却是派人夺过释迦摩尼真身舍利,而且最后也成功了,最后也确实可以震慑周边国家。尽管李泰不知道这个圣物在***上有多大的分量,但看天子地模样。估计轻不了。

        “殿下,请用膳!”太监说完,几个宫女相继送上八道菜,李泰拿起碗米饭言道:“以后别这么浪费,两菜就够,多了也吃不了。这人啊,要是有一两个菜,吃起来还挺香的,菜一多就贪食了,也就分不清哪个好吃了。还有,陛下年纪大了,晚上应该多吃些面食,少吃肉,少喝酒。”看见太监惊讶的瞧着自己,李泰言道:“看什么看?本王说错你们了?那天我跟太子妃到御膳房,好家伙,一顿十八个菜,几乎没吃就全扔了,靠,据说还是个嫔妃的菜谱。真不知道皇后一顿吃多少!”

        “回太子,皇后每顿需要八八六十四道菜供养!”

        噗……咳……咳……李泰刚吃了一口饭全喷出来:“啥?六十四道?”说完,不仅点了点头:“行,你们整吧,使劲整。那本王一顿吃多少?”

        “回太子,太子殿下一顿需要三十二道菜供养,但太子哪次都不要那么多,所以小人也没敢给上!”

        李泰点了点头:“哦,那些没上的你们是不是都吃了?”

        太监噗通跪地:“太子饶命啊,小人可没那么大的胆子,那是龙膳啊,就是给小人天大的胆子,小人也不敢用啊,除非是太子吩咐是赏赐下人的,不然小人们打死也没那个胆子啊。”

        李泰端着饭碗使劲扒拉,良久点头言道:“行,起来吧,从明天开始,本王每顿必须三十二道菜,东宫的妃子一道也不需少,不久吃吗。不会吃还不会扔!靠。我爷爷也没像你们这么嚣张。要是在相府我一顿扔三十多道菜,我娘能扒了我的皮。要是在河州一顿扔这些,嗯,吐蕃也就不来抢了。直接到城外捡就行了。”

        李泰边吃边说,自己不觉着怎么样,可是下面地太监都快吓傻了,这里谁都不是傻子,你这话说给谁听呢?皇帝就在您旁边站着,您倒好。座在皇帝地椅子上,用着皇帝的香案吃饭,回头你还这么说话,太监抬头瞧了瞧天子,看见天子笑呵呵的瞧着李泰不语。唉,这位太子真是厉害。皇帝都不说话,咱们更不敢说了。

        天子在旁呵呵一笑,对于李泰这么嚣张自己却是很喜欢,他知道,李泰在海州当过灾民,又在河州做过县令,粮食在李泰的眼里那是无比珍贵地东西,皇宫里的规矩对于他来说,真是很难接受。想到这里,天子笑道:“行了。你也别给朕上眼药了。这膳食乃是皇家运应天意而定。朕有时候也觉着奢侈了一些。呵呵,朕掌管江山这么多年,除了大宴,还真没全数上过菜呢。你们下去吧。”

        看着太监退出,李泰嘿嘿一笑:“皇爷爷,不是孙儿说什么。这粮食不能浪费,要是饭量大。一顿吃一百道菜都不多。可……唉,算了。咱也要慢慢适应太子的生活啊。”

        话音刚烈,有人觐见,随后,李景、元帅、还有五六个大臣全部齐聚御书房,李景看到李泰爬在香案上吃饭顿时大怒:“你个兔崽子,此乃天子香案,哪能是你随便座地?”

        “切,反正将来也是我地,座一座怕什么!”

        “你……”李景说罢就要上前,天子呵呵一笑:“算了,算了,泰儿说的没错,此地将来也是他地,座就座吧。”

        李景可不给他面子:“起来,上那边吃去。你瞧瞧你,吃饭都能撒一桌子。老夫……唉!”

        李泰吃饭嘿嘿一笑,喝点茶水拍了拍肚子:“行了,爷爷,别生气了,孙儿也不是天天来吃。再说,这桌子也不大,摆不下几个菜,从明天开始,本太子一顿三十二个菜,哈哈。倒时候请爷爷吃。”

        “***敢,你要是敢一顿吃三十二个菜,老夫现在就劈了你。”

        李泰上前笑道:“爷爷,您就好几天没见孙儿了,干嘛发这么大火,来来。座,座,别生气,您看方爷爷都不生气,您就别生气了。”

        元帅一哼:“你要不是芝萌的夫君,本帅进屋就劈了你。”

        “***!吃点饭还有这么大反应,算了,算了,以后不吃了。嘿嘿,几位爷爷,诸位臣工,座,座,小王给你们倒茶。”

        天子摆了摆手:“好了,好了,都别说了,三弟,你看看这封信!”

        李景拿过来一瞧,顿时大惊,脸色马上与当初天子一个颜色:“陛下,陛下,释迦摩尼真身舍利出世,我大炎一定要拿到,大食国不信佛教,可我大炎周边之邦都甚是推崇,陛下,这舍利子要是到了大炎,我大炎便是万佛之国了。”

        元帅抢下来瞧了一眼往桌子上一拍:“二哥,本帅这就亲自提上五十万精兵去大食,要是给就罢了,不给,本帅抢也抢回来。此物要是到了大炎,周边至少宁静二十年!”

        李泰挠了挠头,怎么也想不明白,当初看历史的时候,看见唐朝有这么一回事就不明白,现在身在其中,还是没明白,有这么重要吗?

        天子随后与诸位大臣交换了意见,而此时,所有地大臣意见完全统一,那就是不管任何代价,这次一定要将佛祖舍利迎接回国。天子听闻点了点头笑道:“朕觉着,太子虽说治国有道,战绩也是不俗,但缺乏震慑朝野之势,我大炎储君,焉能让此宝物流落他国?泰儿,你要是想将来顺利登基,让列位臣工诚心的归顺于你,必须要将佛祖真身舍利迎娶回国!”

        看着所有大臣对自己炽热的目光,李泰笑了笑:“孙儿还真没觉着此事有多重要,既然能让周边安静二十年,那么孙儿就走一趟吧。只是此时凝儿有了身孕,孙儿去了大食再回来,怕是回来也该生了,唉,不能亲自在他身边。孙儿……”

        “你个兔崽子你究竟去不去?当初生你和你大哥的时候,你爹什么时候在过身边?即便当初生你爹,老夫还在外,你堂堂一国储君,你……咳……咳……”

        “好了,好了,孙儿去便是了。至于那么大火气吗?”李泰喝了一口茶:“说吧,什么时候动身!”

        “越快越好,此事要是让它国得之。怕是夜长梦多,你带着朕的旌旗营去。想必一万虎狼之旅,够显示我大炎天威了吧。到时候,朕送你一份重礼”

        天子刚说完,元帅言道:“不可。一个旌旗营怎么够?至少要两个营,老夫地天泽营也给你吧。”

        李泰嘿嘿一笑:“不必了。出国办公居然带了两万多人马?这也太彪悍了吧。小爷***哪里也没那么嚣张过。低调,我们要低调。”

        李景在旁一笑:“你可别忘了,大食国的王子,好像叫***,德业吧。”

        呃!李泰一脸黑线,良久吧嗒吧嗒嘴:“唉,还是带上吧。毕竟曾经算是情敌了吧,我……嗯?不对啊,你们既然知道是大食国,干嘛还让***?不是。你们安地什么心啊。我就那么好用?”

        天子连忙笑道:“泰儿。莫要生气,朕也想过,但朕权衡了整个朝野,此次能出去的,只有你了,你放心,朕定然帮你找一个能说会道切又知道邻国事迹之人。嗯。至于走地时候带多少人,你看着办。想带上谁你说的算。在朕的眼里,你是朕见过最聪慧之人了。为了大炎未来近二十年的平静,你这个储君是不是要做些什么啊。”

        李泰叹了口气:“算了,也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了,这样,三天以后出发吧。嗯,让天泽营和旌旗营都跟着我,随后让他们接管河州防御,我要带上他们心里才托底啊。”

        天子一笑:“如此随你吧,三天之中,你可要好好的准备。朕等着你的好消息!”

        三天后,京城!宫门!

        旌旗营与天泽营两万人马全部准备就绪,银两的战甲与头上的红缨和脚下地战马形成了一副令人激动地画面,前面十八面***大旗,上绣紫金祥云龙,在十八面大旗身后,赫然立着一面五丈多高的***大旗,之间上面绣着四个大字----大炎天子。

        大旗身后,京城光感寺慧能禅师身穿红色锦缎金丝袈裟亲自带队,身后九九八百一名沙弥紧随其后,最让李泰纳闷的是,这些和尚出门竟然带着三个人才能扛动的长角号,这不有病吗?在沙弥身后,则是三顶八匹马拉着偌大红木车棚,此车棚上黄布盖顶,四周上绣着一些远古神兽的图腾,在这三驾马车之外,便是里三层外三层身穿黄马褂地禁卫。

        “陛下驾到……”

        所有将士全部跪地高声呐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将士平身。”天子此时率领满朝文武站在宫门口,本想说几句,可转念一想,这些人到了河州就要被换防。说不说还有什么用?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李泰,从头到尾非常满意,此时李泰身穿金***五爪龙袍,要扎九龙潘顶带,脚下一双金色塔云龙靴,头上带着皇帝地礼冠,而李泰此时也比原先精壮了许多,如果不笑,当真有些帝王风范。

        天子拍着李泰地肩膀笑道:“泰儿,怕是你登基之时便是这个样子吧,这可是朕命他们加紧时间特意给你做的。此去山高路远,你就是朕,朕就是你。出了这个宫门,这大炎地万里江山就是你的。孩子。我大炎天威就看你的了。”说完,对这下面的将士喊道:“朕在此传旨,太子出去宫门,与朕无二,所言所行都是朕之言行。如有反抗,当属欺君,诛九族!”

        “遵圣谕!”

        李泰嘿嘿一笑,摸着身上的龙袍对李景言道:“爷爷,孙儿这身衣服与当初您给孙儿做的,哪个好看?”看见李景涨红的脸色,李泰哈哈大笑,上前言道:“爷爷,别生气,孙儿逗您呢。您好好保重身体,等着孙儿凯旋!”

        元帅笑道:“小子,这次你就是皇帝,出去别灭了自己威风,到了大食,不管看到哪方势力,想揍就揍,回来爷爷给你提兵报仇!陛下给你准备了三驾一样地马车,就是怕有人刺杀于你。你地紫云与四獒都在仪仗之中,虽说芝萌与雪儿前去,但路上泰儿也要小心啊。”

        李泰嘿嘿一笑:“放心吧,孙儿这次不会低调了。时候不早了。三位爷爷,孙儿要上路了。”

        看见李泰告辞,所有臣工喊道:“预祝太子凯旋而归!”

        李泰点了点头,对这所有大臣抱拳:“列位臣工。小王告辞。”说完,转身走去仪仗之中,跃进第一驾马车座好,看着左右两边的芝萌与雪儿,撩起头上的门帘笑道:“嘿嘿,你们谁会把这东西解开,太嘞了!”

        话音刚落,听到外面有人喊:“泰儿!”

        李泰连忙掀起窗帘喊道:“娘,娘!”说完,就要下车。蔻英连忙跑到李泰身前挡住:“泰儿,此地下车当属不祥,你座在车中便好。让娘看看你。”说完。摸着李泰的脸笑道:“我儿穿上这龙袍,却有大炎天子的风范,呵呵。为娘真是……真是……”蔻英哽咽良久:“泰儿这才***几天啊,又要出远门了。孩子,倒了大食,言行举止可要主意,千万别灭了大炎的威风,有辱国体啊。”说完,不住的在李泰身上摸了摸:“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娘,您就别担心了,此去大食,用不了多久孩儿就能回来。娘等着孩儿给您带些大食地特产。对了,孩儿险些忘了,大食地国主还是娘的追求者呢,用不用孩儿给你稍个信什么地?”

        “你个兔崽子,连老娘都敢说!”蔻英说完,狠狠的掐了李泰一把:“孩儿,娘等着你回来!”

        “嗯!”李泰重重的点了下头,眼眶有些发红:“娘,您放心吧。”

        看着蔻英离去,李泰心里有些发堵,撩下车帘喊道:“出发!”

        “天子起驾……”

        顿时,浩浩荡荡的人马在宫门前动了起来,街边所有的百姓全部跪倒,口呼万岁,天子站在宫门口看着远去的仪仗心中言道。泰儿,你可要成功啊。

        李景言道:“陛下,回去吧,泰儿此去定然不负众望。定然可以将释迦摩尼真身舍利迎接回国!”

        元帅笑道:“那是,别说凭着泰儿的聪慧,不行,本帅带着人马倒大食去抢。放心吧,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