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八十二章 咱也能座着上朝了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看见满朝文武的眼睛盯着自己,李泰真感觉头大,随意拿起几张纸画了半天,随后将这些图纸按照顺序摆好言道:“干菜嘛,顾名思意就是菜干,比较新鲜的蔬菜水分都很大。就像咱们平时吃的菘(白菜),这个就可以做成干菜,此物的特点是便于运数,而且味道不差,长期行军要是缺少了蔬菜,将士们身子会越发的无力,而且还容易患病,所以,这个干菜是最好不过的了。”

        天子忙到:“泰儿,此物如何做?快与朕说说。”

        李泰言道:“咱们以菘为例,大约分为五步,其一,现将蔬菜去籽,当然了。没籽的就不要去了,然后切成条状,或者是片状。等一会我再给你们画两个小玩意,专门切片切条之用。其二,便是将这些切完的蔬菜放入锅中,切忌,沸水入锅勤加搅拌,这样所有的菜才能受热均匀,至于程度嘛,菜叶变得透亮或厚重食材略软为佳。其三,出锅后,立即放入凉水中,要不断的用凉水冲洗,待食材与水温一致沥水。其四,将沥水完毕的食材放入到一个大房子内,下面要烧上碳,在房子中多摆一些架子用来烘干,嗯,半个时辰就要转换一次,这样大约八个时辰就好了。其五,将烘干好的干菜放倒一个密封的箱子里五个时辰,这样所有的食材干度才能一致,最后拿出来,从新捆扎,放倒车上便可。等吃的时候,放在水里一泡,这菜就跟新鲜的差不多了。”

        诸位臣工听完,觉着这个方法到也不难,而且真要是像他那么说,以后行军可就不用那么遭罪了。天子言道:“泰儿,这干菜是不是可以多装一些?”

        “那是自然。如果一车都是干菜,至少顶上新鲜蔬菜的十倍吧。”

        天子乐的一拍大腿:“好,哈哈,有了此物,我天朝神兵到哪里都不怕了,哈哈。来人,立即按照太子的做法给朕做出一些来,朕要亲眼瞧瞧,这些食材的样子。泰儿。你刚才说的罐头又是什么?”

        李泰又是一通乱画,期间闭上眼睛想了半天,总结出思路后又开始慢慢地思考,其后将画好的图纸递给天子言道:“皇爷爷,其实这个更好做。只要将肉食做好后放在坛子里,当然了。这个坛子大小都行,然后将坛子放到沸水里煮上一个时辰。接着用木塞封住,等坛子凉后,再上面封上一层蜡或者是黄泥都行,等吃的时候打开便可。但是切忌,此物只能打开一次,要是再不吃,那就真坏了。”

        天子一愣:“泰儿,此物也能像酒一样越陈越香?”

        李泰连忙摆手:“不能不能,最多也就十个月到一年。不吃真坏了。嘿嘿。当然了,这坛子里不仅可以放肉,还可以将水果煮熟后倒入其中,用刚才的法子密封后也可以运输到各个地方贩卖,嘿嘿,很好吃哦!还有,切忌。塞木塞的时候。一定要将坛子放在沸水里煮上一个时辰才好,其一用蒸汽消毒。其二,便是用热胀冷缩的法子将口封紧。只要做到这两点,当保差不多了。”

        天子皱眉言道:“消毒?此物有毒?”

        “没有,便是让他再干净一些,吃起来放心罢了。”

        天子良久点了点头,激动的拍着腿言道:“来人,速按照太子的方法做出十坛,朕要看看此物到底如何。”说完,起身笑道:“泰儿,如果朕早年知道这些方法,将士就不用受那些苦了。嗯,此物做成。乃是大炎之福气啊。哈哈!”

        “陛下圣明……”

        天子看着李泰越看越喜欢:“泰儿,你今日为朕解决了两件头疼的大事,你想要些什么赏赐啊?”

        李泰嘿嘿一笑:“皇爷爷,您还是别赏了,要是这点事情都赏赐地话,没几天您的国库就被我搬空了。这样吧,您以后要赏呢,就赏我娘亲和媳妇一些东西吧,孙儿我吃不愁喝不愁,在这皇宫大院之中,有钱都花不出去。要啥都没用!”天子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嗯,你说的也对,要是别人都与你一般想法就好了。唉,看来朕让你当太子,还是对的。泰儿,你还会什么?”

        李泰摇了摇头:“不知道,只要不是阴谋诡计,孙儿多少都懂点,这世道最难懂的就是人心,孙儿摸不透也猜不着,以后只要是钩心斗角地事情,皇爷爷就不必问我了。”说完,李泰瞧见外面天色已经大亮,摇了摇脖子,低头不语。

        “累了?”

        李泰一抬头:“真累了!”

        “挺着,年纪轻轻一会就累,没用的东西。这么多大臣,这么多年了都是站着地。你个孩子还嫌累?”

        李泰言道:“不是你问的嘛,我也没说累啊,是你问的我才说累啊,再说了,我昨夜连上……嗯,不累。不累!多站一会好。”说罢,往龙椅旁边一战,保持跨立姿势,妈的,小爷以后死活不上朝了。

        天子嘴角扬起一丝笑意重新座好:“今日咱们大朝,朕与诸位爱卿说一下,咱们大炎虽说建国二十余年,但粮食不足,缴税不丰,每年军饷就要消耗一大半,有时候连安抚灾民的银子都捉襟见肘啊。去年一年,国库不仅没收入银两,还拿出了十万两,或许这十万两看起来不多,但是诸位爱卿想想,咱们大炎万里江山,物产丰饶,为何就收不上来呢。呵呵,诸位爱卿,你们好好的琢磨琢磨,能不能在收点什么税?朕不像前朝一样连火耗的税务都收,但多少你们能给朕找点钱吧?”说完,天子叹了口气:“今天朕把话说明白了,要是不给朕想出一个办法,你们这里有一个算一个,俸禄全无,什么时候想出来什么时候领银子。宫里也缩紧开销。朕就不信,治国都能治赔了。”

        本来寂静的金殿之上更为平静。所有的大臣都是眼观鼻,鼻关心,一个个好似望夫石一般屹立不懂,良久李景言道:“陛下,此事咱们每年都商议,但每年也没商议出结果来,百姓不富裕,收什么都不好收啊,但想让百姓富裕并不是短时间可以解决的。陛下。依老臣看,您还是让臣工都回去吧,各个府衙都忙,就都别站着了。”

        “不行!”天子起身言道:“当初咱们打天下地时候,你们这帮人什么坏点子都有。如今咱们治国了,连话都不说了。这么多年了。国库不进账,连朕地内务府都不进账,你们今天要这个钱,明天要那个钱,你们把朕当什么了?说,今天不说谁也别下朝。朕陪你们站着!”

        李泰心里嘿嘿一笑,站吧,你要是也站着,小爷我心里就平衡多了。

        良久,人群中走出一个大臣:“陛下。臣觉着还是用臣以前说的办法为妥。咱们还是从地里找办法吧,如今太子发明了化肥,臣觉着,这么一来,百姓可以多打粮食,咱们也可以多抽一些!只要咱们收的少,百姓不会说什么地。”

        “臣反对!”那边话音刚落。这边走出一个大臣:“陛下。臣觉着百姓的税不能再收了,现在百姓手上没钱。太子的化肥大炎今年才能用上,这个时候就提高税,怕是百姓心里没底,这与杀鸡取卵无异!”

        天子点了点头:“你们说的,朕多少都想过,但朕也没有想出个办法来啊,唉,你们彼此间可以互相说一说,不要光这么站着,朕等着你们消息!”

        天子话音一落,金殿马上如菜市场一样热闹,别管彼此间说地是什么。但多少大家表面上都在研究。李泰闭着眼睛不语,突然感觉有道目光盯着自己,睁开眼睛,看见李景瞅着自己甚有深意,李泰狠狠地瞪了一下,心道,别找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能在朝堂之上混的人都不是一般人,平时都是观察陛下地好手,李景与李泰之间一个眼神立刻让大家都明白过来,其中一个大臣言道:“陛下,臣有话要说!”

        “嗯,讲来!”

        “陛下,臣觉着,要是讲收取银两,满朝文武都没有太子一人厉害,先不说太子的人合商会,光河州那么穷地地方一年之内就换了个样子,河州的城墙可以说是大炎最坚固的,还有河州的水库,河州的什么市场,一年之内,河州从里到外换了一遍,臣当初算过一下,怕是要有五六百万两银子啊,臣等觉着太子乃治国之奇才,必然有精妙之语!”

        一人说话,满朝文武都立刻点头,天子转身看着一眼恨意地李泰笑了笑:“泰儿,列位臣工都推举你,你便给朕说说吧。”

        李泰对着下面大臣喝道:“是你们治国还是本王治国,本王是来学习的,凭什么给你们出主意,干嘛所有人都只想本王。”说完,一撸袖子:“来啊,谁不服上来单挑!”

        李泰喝完,所有人都低头不语,但从面目表情上看。没有一个害怕地,这不明摆着嘛,你太子厉害,我们都不行,唉骂就骂呗,给主意就行。

        天子一笑:“泰儿,诸位臣工都推荐你,你就别客气了,再说,泰儿治理河州朕是知道的,其实,朕还是指望你啊。呵呵,泰儿,朕是有功必赏之人,天下重任,有能,有德者居之,泰儿两者兼备,满朝文武所不及,呵呵,朕心里是知道的。来啊,给太子赐座。”

        几个太监搬上一个大椅子,李泰很是***的往上一靠,随便揉了揉腿,妈的,在河州开会都座着,倒着却是站着了,越大的地方越没人性啊。

        “泰儿,朕今天给你一个准信,你要是能讲此问题解决,以后每日上朝都座在这里,嗯,就座在朕的身边吧!”说完,转身对大臣言道:“诸位爱卿,觉着如何?”

        “臣等附议!”

        李泰点了点头心道,这还差不多,以后要是座着上朝嘛,先不说累不累,关键有面子呀,行。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那就这么办吧。想倒这里,李泰站起身背着手来回踱步,良久言道:“皇爷爷,如果您是普通百姓,想将一封信送给江南的朋友该怎么办呢?”

        “朕要是有钱就多花些银子找人送去,要是没钱,呵呵,等什么时候有人去就带着吧。”

        “那要是送一批布。一桶油呢?”

        天子一愣:“这如何送?”

        李泰嘿嘿一笑:“这当然有办法送了,既然皇爷爷还想要银子,还不想从百姓身上收取,那么只有朝廷自己做点买卖赚点银子了。孙儿这么办法,叫物流。嗯,也可以叫邮局!”

        “物流?邮局?这是什么?”

        “这个物流嘛。就是指为了满足客户的需要,以最低地成本,通过运输、保管、配送等方式,将所需要地东西运送指定地点的一个过程,嗯,这么说吧,如果我有一车茶叶,要从京城到河州,列位臣工帮我想想,应该怎么运送?需要多少钱?当然咯。本王是贫民。”

        “回太子殿下。如果是贫民,就要找当地地镖局来押运,这银子嘛,要是找大镖局,怕是要一天五十两,到河州至少得五百两银子!”

        “五百两?唉,不少啊。那请问。你说的车有多大,能装多高?”

        那位大臣走了五步:“基本就这么大吧。要是高嘛,那就有多少装多少,马能拉动就行了。”

        李泰嘿嘿一笑:“好,那咱们算算,如果说这个车能装五百斤茶叶,那么成本就是一斤一两,如果装一千斤,那就是每斤多出半两银子吧!那咱们算算,如果每个车可以拉一千斤,今天我在王家收了些米,明天收了些面,一斤收他们一两银子。一封信收半两,你们说,要是收满一车那会是多少银子?”

        “这……这怕是要过千两!”

        “呵呵,就是啊,这样一来,零散的货物咱们都可以收,而且价钱都可以提,只要别太高就行,他们东西少,找镖局也很难运送,可是咱们是朝廷啊,咱们给运,这么一来,收上来的零散货物怕是要比整车的多出几倍吧?其后咱们派人兵押送,也不需要花什么银子,嘿嘿,这岂不是有多少赚多少?”那位大臣一愣:“太子殿下,那咱们这朝廷不就成镖局了吗?”

        “不然!”这边话音刚落,那边走出一个大臣言道:“太子,此法甚好,咱们朝廷可以专门成立一个布政司,专门负责押送货物,太子说地臣明白了,就是收上所有地货物然后一起发送,这样赚取的银子就可以比镖局翻出几倍!要是此法做好,怕是一年下来,国库就能翻倍!”

        “嗯,你很聪明,本王说地就是这个意思,其实,这里面是个大学问,本王只不过给你们一个提议,列位臣工要想出一个妥善地办法才行。”说完,转头一看陛下,李泰吓的一哆嗦,两忙退后两步:“你要干嘛?”

        天子眼睛都快绿了,看着李泰简直就是看着宝一样:“朕也想明白了,呵呵,泰儿,你这点子甚妙啊。朕一定要回去好好的再想想。”说罢,回头言道:“诸位爱卿,可有当堂立断之事?”看见大臣不语,天子点了点头:“如此,就将奏折送上,都回去吧。”

        太监将奏折一一收好,走到前台喊道:“退!”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泰活动一下身子,妈的,下班

        哼着小调回到太***,进了院子与四獒犬跟紫云打个招呼,要不说这个太子好玩呢,自己的坐骑都养在自己地院子里,想什么时候玩就什么时候玩,管不着。

        “快出来啊,相公我下班了要开工资养家糊口了。”

        几声娇笑,四个媳妇鱼贯而出,围在李泰身边叽叽喳喳不停,进了屋中,李泰往床上一躺,头枕着芝萌的大腿,芝萌轻轻按着太阳穴,雪儿在身边帮着捶腿,燕儿连忙倒上一杯香茶笑道:“公子,听姐姐回来说,你时才在殿上可威风了。给那些大臣讲地一愣一愣的。”

        “那是,你少爷我是谁啊?我高僧,我大德,我***更是大炎***神棍,切。你少爷我人才着呢。哎,你们靠过来,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凝儿,离的进些。秘密。”

        几个女子一愣,不由得都贴在李泰进处,李泰么么么么一人一下,哈哈大笑:“爽,以后下班的时候咱们都亲一下,解乏啊。哈哈。”

        芝萌轻打一下:“都当了太子了,还没正性。还以为什么秘密呢。”

        李泰吧嗒吧嗒嘴笑道:“其实啊,我真有个事情要说,凝儿,你拿笔记好。我跟你说一下罐头的制作方法……”

        李泰说完,凝儿也记好了,手上拿着罐头的制作方法笑道:“相公,这便是给人合商会的吗?”

        “嗯,把这个方法传下去。记住,人合商会要与当地合营,不得擅自脱离监管,一定要做干净才好。如果这个罐头做好了,不止可以将食材大量流通,甚至卖坛子的都不少赚了。这样百姓就又添了一项收入啊。等大庆来了。让他送出去。哎呀,早上起来的甚早。饿了,嘿嘿,昨天我到御膳房看了一下,好家伙,不少好东西呢,自从这皇宫里有了火锅,辣椒等物真是不少呢,嘿嘿,还有小茴香呢。走,咱们到池子里弄点烤鱼吃。”

        “这时候冰雪刚融,不好抓捕吧?”

        “切,你们懂啥?这叫开水鱼,一年之中,此时的鱼最是鲜美。嘿嘿,走!”说完,起身带着四个媳妇直奔御膳房,其后找太监做了两个特大地捞网,看着几米长地竹竿上有一个如筐大小的网兜,李泰嘿嘿一笑,往肩膀上一抗,带着四个媳妇拿着锅碗瓢盆一路西行,太监哪能让他们忙活,可李泰说这叫自力更生,谁帮都不行。

        来到池边,看着潺潺的流水在冰雪下流过,选了半天,在一个靠阳光的地方立定,现将捞网放入水中,其后扔下一些诱饵,看着鱼群慢慢聚了过来,几个用力一抬,连忙往回跑,倒了岸上一瞧,好家伙,这一下居然抓倒三条。捞鱼算是一种上瘾的活动,几个媳妇见到后异常奋勇当先,由于凝儿有孕,李泰不让她剧烈活动,跟着自己开始理清,随后挖出一个深坑,架上干材,其后再架上一个大锅,将鱼放入后,开始支起木炭烤鱼。

        没过一会,阵阵鱼香飘出,燕儿连忙拿出食盒开始准备,凝儿有孕,特意用个大碗多盛一些,李泰则是小心的烤着鱼,看着蓝天白云,感受着春天的气息,妈地。生活太美好了。

        “开饭喽李泰一声高喊,看着喷香地鱼汤烤鱼,添了一下嘴唇,妈的,小爷可要好好地享受享受!说完,将几个媳妇叫倒跟前:“来,开饭!

        话音刚落,一个太监满头大汗跑过来:“太子您在这呢?陛下急着找您呢,快去吧。”

        “***!”李泰起身喝道:“小爷早上到现在还没吃饭呢,要死人啦。妈的,太苦了。不干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