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成婚大典(二)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带着几个丫鬟向前走去,李泰信心大增,小爷今天的目的就是娶媳妇来了,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没过多久,看见前方转弯处有四五名男子站在路边,见到李泰前来,几人连忙上前施礼:“恭喜李公子!”

        呵呵,有点意思,看着今天他们都是跟芝萌串通好的,居然不叫我太子殿下,哼,芝萌啊,芝萌,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想倒这里,李泰抱拳回礼言道:“几位仁兄在此,不知意欲何为啊?”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笑道:“我等打开天窗说亮话,前些时日在街边听说书的先生将公子的事迹全数听来,从海州成立商会直到当上太子,我等几位歆慕已久,今日正好借着河阳公主大婚之日,想与公子请教一番。”

        “嘿嘿,别那么客气,今日有什么诗词尽管拿来。咱们彼此切磋切磋。”

        “在下几位不敢与公子切磋诗词,前几日我等都被一个题目所难倒。今日有幸见到公子,还望公子给予解答。”

        “哦?什么题目?说来咱们听听!”

        其中一名公子笑道:“此题目乃是去年我等去河边赏莲,遇到一个渔翁,见我等都自诩为才华之人,特意上前请教。没想到这一请教,我们几个都败下阵来。唉,现在说起来甚是汗颜啊。”

        李泰心里笑道,还行,知道给我弄个台阶,要是我也答不出来,最起码跟你们差不多:“既然几位仁兄说到这了,咱们便一起讨论一下吧,请问那个渔夫出的是什么题目?”

        几个才子相对一眼,其中一个笑着那出一张纸递了过来:“题目就在上面,请公子过目!”

        李泰接过来一瞧。清秀的字体写着一首古诗:“湖平浪静出新莲,五寸婷婷露笑颜。孰意风狂玉枝倒,忍看花色没波涟。渔翁秋后寻根源,根距残花二尺边。

        借问群英贤学子,水深多少在当年?”

        ***,数学题?古代版的?李泰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立刻被吸引住,这太好玩了,嗯,可得好好算算。嗯。他是问这个水深的程度,那么先把荷花长度为L,池塘水深为H。且以寸为单位(1尺10寸)“孰意风狂玉枝倒,忍看花色没波涟”可知荷花斜倒后正好没入水中,荷花顶部与根部的垂直距离为20寸(“根距残花二尺边”)。此时。荷花的高度L、池水深度以及根距残花的20寸,正好构成一个直角三角形。***。这不勾股定理吗?李泰挠了挠头发,心里激动不已,到不是因为自己解不出这题目,关键是在此时就发现了与勾股定理有关地数学题,实在是太另他兴奋了。可是在别人看来,李泰一挠头就显着紧张了。

        几位才子看着李泰在地上画着乱七八糟的数字,其后言道:“这位公子,此题甚是难解,不如先回去找些能人解答?”

        李泰起身嘿嘿一笑:“这种题简单的很,用不着别人。在下娶媳妇要是让别人帮忙。这媳妇也没法分啊。哈哈。嗯,此题已经算出来了。”

        “算出来了?”几位才是彼此对望一眼,眼里充满了不信,良久一人言道:“不知道公子怎么算出来的?可否赐教?”

        李泰按照地上的思路讲解一翻,随后将了一遍勾股定理,最后笑道:“这个水深嘛,应当是三寸七分五厘。嘿嘿。这不就算出来了吗?”

        几个才子看了许久,其中一人拍手言道:“唉。这勾股定理与《周髀算经》里的商高之律有异曲同工之妙。我等为何没想起来呢。公子果然大才,这么难的题目片刻只见便能做好,我等佩服,最后一关在阁楼下,还请公子小心。”

        李泰笑道:“既然如此,几位仁兄随我一去,也好见证一下在下怎么娶媳妇。”说完,一挥手,带着才子丫鬟向里面走去。

        芝萌阁楼内,手下的丫鬟轻轻梳理着云鬓,良久言道:“小姐,您真美!”

        芝萌笑道:“那个女子出嫁都很美,毕竟一生就这么一次,等你出嫁的时候,我给你置办一份大嫁妆,让你风风光光地出门,比小姐还美。如何?”

        丫鬟一笑摇头:“奴婢可不敢奢望,小姐说的话让奴婢听着心里暖洋洋呢。小姐,今天是您的大喜之日,这楼下的才子才女怕是有几十人,您说咱们姑爷能过关吗?今日听着第二关几个才子的题目,奴婢都替他捏着一把汗呢,人家可是太子呢,万一失了脸面多不好。小姐您也是地,干嘛不管管。”

        “呵呵,哪家女子出阁没点难题,要是真答不上来还不让娶媳妇了?瞧你急的,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那小姐是说咱们姑爷能过关?下面可好多人呢。”

        芝萌对着镜子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地霞披笑道:“怕什么?过不去也好,省得他看轻了我。多少给他长点教训,不过话说回来了,要是真想把他难住,还真有点头疼,河州那么穷的地方都能让他治理的那么好,这些事情不算什么的。来,帮我盛碗莲子羹,我看别的女子成婚都饿的够呛,我可不能吃这个亏!”

        丫鬟噗嗤一笑:“小姐的性子真是大方,人家女子出阁都羞的脸儿通红,偏偏小姐却不拿这当回事。您可知道,过了门,您就是太子妃呢。”

        “太子妃?本小姐还真没看重,反正都与他在河州待了一年,成婚不过是个样子罢了,难不成还有人拆散我们?本小姐可不是较弱女子。”

        丫鬟点了点头:“小姐,别人不知道,奴婢可知道,您在姑爷身上花的精神太重了,如今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小姐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说完,上边上盛了一碗莲子羹递了过来。

        芝萌端起碗一笑:“可不是,想起当初。自己喜欢他真是死去过来的。也不知道图个什么,自从他从海州回来我们吵了一架,其后慢慢发现他自己也变了很多,要不是顽劣地性子不改,还真以外换了一个人呢?看着他吃苦受累,得意风发,不知道怎么了,表面瞧不上他,心里却愈发地重了。要不是在河州这一年,怕是没有这么多想法呢。”说完,自己端着碗噗嗤一笑:“你知道吗?有一次他在河州教大伙做饭的时候,***都烧着了。”

        “啊?小姐,真的呀?快说给奴婢听听。”

        话音刚落。就听楼下传来唏嘘之声,丫鬟伸头瞧了一眼惊呼道:“小姐。姑爷真是厉害,答完了题把人都带来了。”

        芝萌笑道:“他这个人就这样,输什么都不想输了人气,看着身边人才,抓两个心里才踏实。你快瞧瞧,下面的人都给他出什么题目了?”

        只见李泰带着几个人走到阁楼之下,看着***在楼下地三四十号男女不由的一丝苦笑,众人见他能够前来当真有些惊呼,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那么难的题目他也能做上来?

        李泰走倒这些人身边抱拳笑道:“诸位才子才女请了。在下想娶媳妇。还请诸位高抬贵手。”

        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良久走出一女子对李泰施礼:“李公子,您与河阳郡主乃是青梅竹马,您以前如此对待河阳咱们大伙心里有数,如今您荣登太子宝座,河阳是您地正室。咱们能看到你们在一起也甚是开心。但还请公子记得。河阳在宫外有我们这一群朋友,不管将来如何?我们都会尽自己最大地努力来帮助他。您是太子,与您想比咱们都是贫民蝼蚁,今日第二关太子能过,已经超乎我等想像,此时您是我们的姐夫,不是当朝地太子,您以前那么欺负河阳,我们姐妹今日无论如何要替她出一口气,今日这第三关与别人无关,便是小妹出的主意,实话告诉姐夫,这个题目有些***,就是不想让您答对,而且我们连怎么解答也不知道。要是您觉着不可,我们大可以离去,要是想让河阳出口气,您就应承下来。”

        李泰看着对面的女子笑了笑,听她地话语知道这里人与芝萌的交情非浅,他们不过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罢了,敢为了朋友对太子如此,这样的朋友也是难能可贵的,李泰想到这里言道:“诸位才子才女,李泰小的时候不懂事,更不懂地女子的心思,让芝萌受了委屈,是在下地不对,如今你们能站在一起为芝萌说话,在下心里甚是高兴。所谓爱屋及乌,芝萌的朋友也是我李泰的朋友。既然大家都是朋友,那么就不存在什么太子。你们想为芝萌出气,在下还想娶芝萌,如今都走倒这步田地了,退是退不得了。在下还是硬着头皮闯吧。哈哈,有什么题目尽管道来。”

        面前的女子与身后之人对视一眼,转头间便是一脸笑意:“既然姐夫这么说了,咱们大伙也就不客气了,今日的题目叫做盲人抓帕”

        “盲人抓帕?何意?”

        “说来也容易,这里有八张手帕,七张白的,一张黑的。一会我们将您的眼睛蒙住,再将着手帕全部打乱分开。如果你能挑中黑手帕,便是老天爷同意你们在一起了。要是摸不到也没关系,错一次,姐夫便在楼下对河阳说些好听的话,其后咱们再摸,错了再说,说了再摸,直到挑出手帕为止。但咱们先说明白了,每次我们都会打乱手帕,姐夫可敢迎战?”

        看着下面端上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八张手帕,李泰嘴角扬起一丝苦笑:“你们啊,就是想让我难看罢了。当初芝萌未了助我缴匪,特意化妆成野鬼半夜之中在寒风中来回游荡,为了在下的安全,他毅然放弃了京城到河州寻我,此情此意,又怎么靠几张手帕能还清地了呢。来吧,把在下地眼睛蒙上吧。”

        几人听完李泰说话,心里多少还有些不是滋味。毕竟人家是大喜的日子。这么难为人家有些不好。但谁让他当初气的芝萌自尽,如今补偿一些也是应当的,几个女子上前将李泰的眼睛蒙住,其后将手帕全部打乱。摆放好言道:“姐夫请!”

        手帕摆好,李泰良久不动,等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慢慢地将双手放在桌子上,众人看着李泰一张张摸着手帕,都希望他能抽中黑地,但心里还想他抽中白地。

        此时芝萌在阁楼上伸头外瞧,心里也为他捏了一把汗,此时四周没有声响,只有明媚的阳光从他背后撒下。李泰摸了良久言道:“芝萌,谢谢你对我地容忍,谢谢你对我的坚持,河州之行让我们彼此相恋,为了我你做了太多太多。此时我摸着手帕,不知道该猜中哪一条。但是有一句话我要告诉你,也许你会遇到你深爱的人,可是却永远不会遇到第二个像我这么爱你的人……”李泰说完,慢慢起身,手上抓这一张黑色的手帕。

        啊?所有人全部愣在当场,看着李泰蒙着双眼居然挑出了黑色地手帕,这些人都简直不敢相信。难道他真的会仙术不成?李泰静静站在那里笑道:“别告诉我挑错了。因为那是不可能的。”

        黑布被慢慢摘下,看着众人惊奇的目光李泰笑了笑,对这大家言道:“诸位,在下的表现你们还满意?”

        “姐夫。你、你莫非会仙术?”

        李泰一笑:“靠心。当你静下心来,心里向着一个人地样子。整个世界都变的静了,只要感觉,总能感觉到地。”

        大家面面相视,良久才问道:“你是怎么感觉到的?”

        李泰将黑色的手帕放在桌子上笑道:“黑色的吸光,如今阳光明媚,只要用心感受。肯定会找倒的。”说完。对这阁楼上喊道:“若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月亮晚上才出来呢。你先陪我出去办点事。”

        楼上的丫鬟噗嗤一笑:“姑爷说话真有意思,明明是要接你走,还这么说。小姐,姑爷答也答完了,猜也猜完了。咱们下楼吧。”

        此时芝萌身穿凤冠霞帔从楼上缓缓而下,李泰站在底下嘴咧的与瓢相仿,芝萌来到身边瞪了他一眼,转身对诸位才子才女施礼:“诸位贤友,芝萌这边去了,以后如有差遣,定当相助。”

        一个女子眼眶红红的上前拉着芝萌的手良久不语,芝萌却笑道:“傻丫头,哭什么。赶明你嫁人姐姐定然去。”

        胡大人在旁言道:“郡主,吉时已到,郡主该走了。咱们还要给元帅他老人家请安呢。”

        芝萌点了点头,眼圈红红地与诸位朋友告别,李泰上前拉着她地手笑道:“干嘛,不是不哭吗?弄的让人这么怜惜、走,去瞧瞧爷爷。”

        两人来到客厅,看见管事之人言道:“小姐,姑爷,老元帅已经去朝中了。他说不想与你们在此处相见,小姐与姑爷回相府便可。”

        李泰叹了口气,心道,这嫁女儿跟娶媳妇真是两种心情啊,要是在相府,怕是此时已经所有的长辈都在客厅中等着了。哪能如此冷清,看见芝萌低头垂泪,上前拉着手言道:“别哭了,爷爷是不想看到此时,咱们别让他老人家伤心了。走吧。”

        几人来到元帅府门前,芝萌缓缓上轿,李泰顺势将半只烧鸡扔进去笑道:“多吃些,一会该饿了,吃不了也拿着,以防万

        “太子起驾……”

        一时间锣鼓齐鸣,鼓乐喧天,李泰骑在马上得意的挥手,这相府与元帅府隔着不远,没一会便倒了自己的家门,看着门前几十号人,李泰哈哈大笑,看看咱们的人气,谁能比的了?

        “参见太子……”

        李泰一摆手:“都起来,咱们这是家里,什么太子不太子地。”说完来到李景身边嘿嘿一笑:“爷爷,孙儿又给您娶个孙媳妇过来。高兴吧。哈哈”

        李景乐地直点头:“嗯,嗯,老夫甚是高兴,哈哈。走,随老夫祭拜祖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