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七十章 宫廷哗变(上)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京城,

        元宵佳节

        夜幕缓缓降临,街上成了花灯的海洋,虽说此时天气有些寒冷,但丝毫不影响游人的心情,他们三三俩俩的聚在一起,看着花灯,猜着灯谜,年长之人便云集在戏班的跟前听着这个世代的流行歌曲,热闹的人群,戏班的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说书的先生一拍惊堂木,坐下一片唏嘘之声,看着小二收上来的铜钱,不由点头一笑:“咱们书接上回!”

        此时整个京城的酒楼异常红火,叫卖拉客之声不觉于耳,此时街上人群攒动,才子佳人聚在一起指指点点。就连一些平时看不见的女子都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元宵佳节乃是古人越轨的最好时机。也是向封建礼数发起挑战的最好证明!

        咣

        三声铜锣响起,人群不由的散开一条街,只见前面铜锣开道,身后架起公主出行的招牌,其后九个骑马将军前面开路,身后跟着二十多命宫女,只见蔻英座在公主黄帐之内,对着下面百姓点头微笑,在她身后,还有二十多名宫女手提花灯紧紧跟随。排场当真不小。

        “你们快看,那个是铁娘子……”

        “是啊,长的真是一身英气,快看,她身后的提灯宫女长的多好看,这宫里的女子就是跟外面地不一样。白白净净的,脸上还有些傲气。你看他地手指,多好看啊。”

        “嘿嘿,你想媳妇了吧,把他给你如何?”

        “那是自然好了,娶了她,我死都认了。”

        此时李泰站在芝萌右侧笑道:“萌啊,这些人夸你呢,嘿嘿。”

        芝萌瞪了他一眼:“低头走路。别说话。”

        这边话音刚落。就听两边的百姓议论:“哎?你们瞧,那个女子身边右面的,也挺好看的,就是有些胖!”

        噗……芝萌低头一笑,李泰咬牙切齿的瞪了那人一眼,身边的百姓哈哈笑道:“快看,人家瞪你呢。哈哈。你要是能娶到她也是上辈子积德了。你看那小腰。呀,上面也不小,***还大,好生养!”

        “***。”李泰此时扔了花灯就要暴走,芝萌连忙抓住,将花灯塞到李泰手上,脸色憋了通红却又异常严肃的说道:“莫要惹事!”

        李泰闭上眼睛长长地喘口气,低头连念一百遍:“你木有小JJ……你木有小JJ……你木有小JJ……”带一口气念完,心情好了不少。再次抬头,便看见宫门大开,兵将衣甲鲜亮跪在地上等候公主仪仗。

        进来宫门,人声顿时清净不少,李泰左右瞧了瞧。感觉今晚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而且好像也没有多少人经过此地,这里与外面顿时显这冷清不少。

        随着公主仪仗缓缓进入。刚过承天门,便看到宫殿之内流光溢彩,各各皇子皇孙仪仗聚在一起,不下万人,听着远处的音乐,整个宫殿甚是热闹。李泰活动了一下脖子。妈的,小爷都要走散架了。我容易吗!

        “圣旨到……”

        唰!一万多人全部跪倒,只听头上阴阳不合的声音言道:“陛下有旨,各位皇子皇孙全部到城墙之上与民同乐。仪仗全部散开,钦赐!”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接着,从四处来了不少小太监,引领各个仪仗离去,天合公主的宫女被分到一个小屋子里。随后太监取来衣服让她们更换,还说陛下龙颜大悦,只要大家好好表现,赏赐更是少不了云云。

        现在是冬季,大家都穿的不少,但这也阻挡不了李泰四处***女子换衣服的目光,不为别地,此处房间不大,所有女子都在一起***,她们也都知道李泰在内。但事情紧急,也就不好再说什么。芝萌掐了李泰一下言道:“看什么看,快换衣服。”

        李泰忙活半天,在芝萌地帮助下可算是换完了衣服,看见大家异常激动,芝萌守住门口,李泰笑道:“想必大家没有经历过如此场面,一会还要看见咱们大炎的陛下,大家很激动吧。”

        听着李泰讲话,不少女子都点头,有的知道能看见君王,都快激动的要哭了,李泰明白,他们的心情跟追星族差不了多少,但此时不是激动的时候,看着她们,李泰言道:“我希望你们现在能摆正位置,你们不是宫女,而是大炎第一支娘子军,你们是军人,如此时期,咱们千里而来是为了什么。咱们是为了保护陛下,如果大家这么激动,到了宫殿之上怎么能不露出破绽?希望大家平静一些。如果今天顺利完成任务,大炎娘子军将是古往今来最耀眼的一支部队,你们更是这批军队的领导者,明白吗?”

        “明白!”

        看着她们的情绪稳定下来,李泰笑道:“本官理解你们地心情,当初本官与你们一样,见到陛下的时候也是异常激动。时间常了就好了。慢慢就习惯了。本官……”

        “有人来了。”芝萌一声轻喝。

        李泰言道:“所有人员原地休息!”

        没过多久,只见房中之门打开,从外面走进三个太监,为首一人言道:“奉陛下旨意,要你们都上太极宫伺候着给我精神点,宫里头养你们不是吃干饭的,今天陛下要宴请王公大臣,要是谁出了差错,小心你们的人头!哼,跟本公来!”

        一行人跟着这位公公来到太极殿。看着偌大地宫殿,整齐地桌椅。山珍海味摆放了一桌,宫殿之上悬挂着上百盏花灯,将这里点缀地异样喜庆,宫女们隐忍着内心的激动,在公公地带领下,有条不紊的站在桌边,等候着陛下的到来……

        “陛下到……”

        一声妖孽般的嘶鸣,大炎君王身穿龙袍在一帮老纨绔的陪同下闪亮登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殿中的宫女太监跪下一***、

        国主打量了一下太极殿内地宫女。很是满意的走到龙椅之上:“平身!”

        李泰跪在地上,再次听到皇上的声音居然感觉到阵恶心,妈的,不会老家伙用精神把在场所有人都***了一遍吧,鄙视、狠狠的鄙视,随着大家起身,还不忘喊句口号:“谢陛下!”

        国主看着下面站立的群臣笑道:“诸位爱卿。今日乃元宵佳节。诸位爱卿随朕忙了一年,趁着今日与民同乐之时,朕要在此处宴请诸位,呵呵,此乃家宴,诸位不必拘礼,都座吧。今日朕不是朕,你们也不是臣子,大家尽兴便是!”

        “谢陛下!”

        此时李泰抬头观瞧。只见国主与皇后坐在龙椅之上,好像比原先精瘦了一些,在此身下第一排,左侧乃是太子与太子妃,这两人李泰自是见过。太子身后还座着两人。同样身穿***四爪龙袍,这俩应该也是个皇子。离着有些远,李泰也看的不太清楚。在几位皇子身后便是蔻英,虽说一脸喜庆,但眉宇之间好似隐藏着一丝杀气。李泰苦笑。娘啊,你装地也不像啊。你瞧瞧你身后那几十号人,那个不是高高兴兴地。

        国主右侧,是一些朝中大臣按照职位座下,李景与元帅一桌,此时两人又说有笑,好似把前番羞辱抛的一干二净,元帅更是不等别人,自己也不用宫女服侍,端起酒坛便喝,只喝一口便放了下来,吧嗒吧嗒嘴,很是不满意。

        国主看了看下面,端起一杯酒笑道:“诸位,这第一杯酒,朕与诸位爱卿同饮,朕一声戎马,脾气难免有些急躁,往常与诸位爱卿议事之时,难免有些恶语,还望诸位爱卿不要放在心上,在座诸位大多都是与朕并肩作战之人,有不少更是救过朕的性命,如今大炎国建国数十载,诸位也是同心同德,呵呵,来,朕与诸位爱卿同饮!”说完,抬手便干。

        “陛下,慢些!”皇后亲手又给斟满了一杯言道。

        “呵呵,朕高兴,况且,朕还没老,喝点酒当无大碍,本来今日还要看些歌舞,但朕的三个孩儿都回到京城与朕献宝,呵呵,朕高兴啊,皇后,他们三个可都是你生的好儿子啊。”

        皇后点头笑了笑:“那都是陛下龙种,臣妾不敢邀功!”

        “哈哈,当年皇后随朕征战四方,更是在军营之中诞下麟儿,当时朕几乎高兴的两天没睡觉,希望麟儿将来做为有德之人来继承大统,所以,朕建国之后才起名为麟德元年。想必皇后知道吧。”

        皇后点头笑道:“臣妾确实听陛下这么说的。当初皇上抱着麟儿,麟儿还扯掉你一把胡子呢,您还夸将他有劲呢。”皇后说完,满眼慈爱的望着下面的三位皇子言道:“你们父皇一生只有四子,却都是本宫所生,虽说你父皇也有几个嫔妃,但为了江山大业,到现在也未再续我天家香火,唉,此时如果平常人家,陛下定然享受天伦之乐,但江山伟业,哪敢片刻清闲,你们要多多效仿才是。”

        三位皇子站起身言道:“儿臣谨遵母后教诲!”

        皇后点了点头,对着皇上笑道:“陛下,两位皇儿常年在外,今日能回来团聚,当真是喜庆一件,本宫年纪大了,也想见见孙儿,有时间要多多走动才是。”

        国主笑了笑:“好了,咱们不说了,今日虽说家宴,却也莫要冷落了朕地臣子才是。呵呵,来来来,朕今日高兴。诸位爱卿,平时在朝堂之上敢说敢言,莫非对着酒食便怕了不成?”

        下面臣子彼此大笑,几位皇子也都互相敬酒,感情异常融洽。看着此时热闹地景致,远处的李泰不仅长叹一声。庙堂之上,虚伪之至,表面称兄道弟,背地里痛下***,即便是兄弟、父子也不过如此。面对权利顶峰,谁又能摆脱呢?相比之下,自己作为一个县令,将是多么幸福地一件事啊。最起码。不用对着百姓勾心斗角,自己一片小天地,够吃够喝,不受外人欺负,与他们相比,河州就是天堂。

        “报……”

        一声叫喊打乱了现在的热闹,不少大臣都看着冲进来地一员小将满脸疑惑。天子言道:“何事惊慌?”

        “回陛下。天泽营叛变,此时已经将城门紧闭,天火营已将宫中城门封死了。”

        没有事先想到地惊讶,这些大臣听后,彷佛未闻一般低头吃饭,天子笑了笑:“你定是看错了,呵呵,下去吧。”说完,对着皇后言道:“皇后啊。朕做错了什么?”

        皇后笑而不语,片刻言道:“错就错在陛下太年轻了,孩儿们就已经长大了。”说完,摸着皇帝的鬓角笑道:“但臣妾喜欢看陛下年轻,陛下年轻之时。常常抱着孩子们大笑。在军营与孩儿四处嬉闹,那个时候虽说吃穿差了一些。却是臣妾最高兴地时候,当时咱们还想,如果大哥座了天下,咱们就给自己的孩儿找最好的先生,让他们能学到更好地学问,但谁知事实难料,陛下荣登九五宝座,臣妾知道陛下的苦楚,您就是担心今日之事,不然,为何登基后便在大哥灵前哭晕了呢。”

        皇上点了点头:“是啊,天底下人都以为朕想得天下,可是朕真的没想过要取代大哥的位置,当大哥战死之后,你便诞下麟儿,抱着自己的孩子虽说高兴,却也怕他们走到今天这步,朕还不老,可孩子们已经长大了。”说完,皇上坐在龙椅之上看着下面的三个孩子笑道:“你们不是说要给朕献宝吗?如今诸位大臣在此,就让咱们都开开眼界吧。”

        话音刚落,两个皇子同时看向最后一个皇子,三皇子走出跪倒在地言道:“父皇在上,孩儿有话想说!”

        “讲!”

        “父皇,古之历来接大任着,必是有德之人,皇兄深明大义,有与朝中老臣相合,孩儿斗胆,请父皇与母后颐养天年,孩儿今日献宝,献得便是皇兄,父皇,皇兄之下并无大德之人,在皇孙当中,更是无一人可当大任,父皇虽为暮年,却要呕心沥血把持朝政,孩儿看着心疼,不如将龙位传于皇兄,皇兄正值壮年,定然可以培养后续皇储,如此一来,我天家必当长盛不衰。还望父皇明鉴!”

        话音落下。满朝文武都放下手中得酒杯看着天子,天子笑了笑:“呵呵,如此一说,皇儿倒是有心了,朕知晓,如今太子以年过四十,待朕归天,即便他登上大宝怕是也没有几年了吧,所以,这天家便无了后续之人,朕说的没错吧。”

        “父皇说地没错!父皇龙精虎猛,乃是万岁之躯,然此时父皇如不让位,待皇兄登基,如何培养皇储,倒时候皇兄驾崩,天下即可四分五裂,各个皇子树立派系,暗中笼络大臣,到时候这天下就完了。父皇,不是孩儿要***,这是在是关系倒我大炎地气数啊。还请父皇为天下苍生着想。”

        “呵呵,树立派系,笼络大臣,哈哈,皇儿,这是古之必然,难道你们不是这么做的吗?”天子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笑道:“起来吧,此乃家宴,咱们聊的都是家事,诸位臣工,你们觉着朕该让位吗?”

        此时从臣子这边走出一员武将跪在天子跟前言道:“陛下,那天泽营乃是臣的人马,如今封锁京城,虽说有***逼位之嫌,但臣确实为陛下着想,陛下对臣恩重如山,臣全家自会铭感五内,臣也常常以陛下视为兄弟而倍感荣耀,陛下,非是臣投靠太子,这是关系到陛下的运数啊。虽说臣作为一时的罪人,但臣相信,陛下过阵子定然会明白臣等苦心。”武将说完,一个眼神,满朝过了一半的大臣都起身跪在地上言道:“请陛下三思!”

        逼宫,典型的逼宫,如今人家占了京城人马又用老臣赞同,想必皇帝不退位也不行了吧。

        天子看了看下面的群臣笑道:“其实,朕也想过此事,待朕年老之后,太子地年纪也不小了。朕觉着,当年朕是从大哥的手上接过江山,如今朕已年迈,应该将江山还给大哥,但大哥膝下只有蔻英一女,所以,朕想来想去,蔻英二子不仅年纪相当、切又能受荣辱,治国之能更是天下少有,不如朕就把这个皇储之位传给李泰,诸位觉着如何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