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六十九章 男扮女装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娘,孩儿回来了。

        李泰身穿兵卒衣衫跪在蔻英面前,看着自己的娘亲不觉异常激动,一年没见到,娘亲好似憔悴了一些,想着他对自己的丈夫儿子担惊受怕,真是难为他了。蔻英一把将他抱在怀里,摸着李泰的脸失声痛哭:“孩儿啊,你可想死为娘了,吃了不少苦吧。来,让娘看看。”说完不住的摸着李泰良久点头言道:“嗯,我儿精壮了许多。你这孩子,怎么弄的如此狼狈。”

        “嘿嘿,不化妆成兵卒孩儿也进不来啊,这可是借了爷爷的光呢。”

        “泰儿莫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说完,不觉的看了一眼旁边李景与元帅,眼神好似询问一般:“爹爹,泰儿为何回来。”

        “嗯……英儿啊,有件事情瞒了你好久了,今日也该告诉你了。起初陛下诬陷泰儿,是老夫与陛下一手策划的。”说完,李景原原本本的为蔻英讲述了事情始末。蔻英听完,没有一丝的不满,反而摸着李泰笑道:“好孩子,你受此荣辱而不反复,娘真高兴。看来陛下没有选错人,知道我家泰儿可以担此大任。”

        “停!”李泰做出暂停手势:“娘,您的意思是这就完事了?”

        “那你还能如何?这是朝中之事,泰儿为朝廷受些荣辱自是应当的。为人臣子,必当铭记君王之恩德,哪能有此想法呢?泰儿如今也是一方知县,而且娘也知道河州让你治理的很好。这就说明陛下慧眼。知道我家泰儿聪慧,娘都不生气,我儿干嘛生气。”

        “我……我凭啥不生气?***嘛不生气?他当初给我弄个龙袍说我***,让咱们一家都担心受怕,回头还把我弄到河州,还要我百万两白银,娘,您知道孩儿是怎么过来的?孩儿我……算了。不说了。说了一肚子气,娘,孩儿回来没别地意思。就是想让您到河州去住些日子,把二娘也接着,咱们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理这些破事了。”

        蔻英点头笑了笑:“嗯,那就依泰儿吧,带元宵佳节过后。我便央求父皇。想来他会同意的。”

        “别,过了元宵佳节,你那父皇弄不好成先皇了。您还是跟我走吧。”

        “不可胡说!”蔻英一声轻喝:“娘知道陛下委屈了你,但也不可如此。”说完,瞧了瞧李景与元帅:“爹爹,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李景叹了口气:“英儿,本不想告诉于你。但最后你也会知道。太子与两位皇子要在元宵佳节之时。对陛下动手!”

        “什么?”蔻英听闻大怒,屋子里彷佛都冷了不少,李泰还是第一次看见娘亲发火,身上也忍不住激灵一下,只见蔻英喝道:“如此贼子,枉为皇兄。爹爹,此事当真可靠,我现在便进宫。”

        “罢了,英儿别去了。老夫与元帅这便进宫。泰儿,把太子通敌的信件给老夫吧!”

        “行,但咱们说好,你将信件给了陛下。剩下的就是人家家事,咱们可什么都不管。其后全家搬去河州。如若不然。孙儿就不给!”

        “你……”李景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也好,如陛下不用我等。老夫便于你去河州。哎呀,别看了。老夫什么时候骗过你。快把信件给老夫。”

        “是!您没骗过我,您就差弄死我了。行,咱们先说好了,要是你们不回河州,孙儿也不回去了,真要是在京城弄出什么乱子,你可得给******。”李泰说完将信件交给李景不语。

        看见他们离去,蔻英气的来回走动,李泰笑道:“娘,这么久不见孩儿了,您也不与孩儿说说话?干嘛气成这样,嘿嘿,您座着歇一会吧。对了。二娘呢?”

        “你二娘带着岚儿去大竹山了。泰儿,娘问你,你可有此法化解?”说完,蔻英跑到李泰身边,眉目中流露出央求。

        李泰叹了口气:“娘啊,您这是何苦呢?咱们一家人走还不成吗?京城的水太深了,不是咱们能玩的起的。您跟孩儿走吧,大哥和我爹都在等着您呢。”

        “告诉娘,你到底有没有办法?”蔻英显然不理会李泰说什么。只是死死盯着他不放,李泰看着自己娘亲,不由点头言道:“有!”

        “好儿子,快告诉娘,咱们大炎国千万不能有事啊,父皇励精图治,百姓虽说过地不富裕却也比前朝好上不少,要是江山易主,我李家荣辱不说,这天下可就乱了。泰儿,娘知道你有本事,泰儿,娘求你了,你有什么好办法,告诉娘。好吗?”

        看着蔻英蹲在自己身前哀求自己,李泰心里酸酸的,良久才点了下头:“娘,此事要想解决也不难,可这里有危险啊。孩儿不放心娘去。”

        “不怕,娘就是豁出命也……”

        “别介,珍爱生命,远离暴力,要是娘有什么意外,孩儿死的心都有了。珍爱生命,珍爱生命……”

        蔻英虽说不知道李泰的具体意思,但也明白是担心自己:“孩儿莫要担心,娘心里有数。”

        “既然如此,孩儿便告诉您吧,此时想要解决此时,最好是把皇上他们一家全部拿下。别、别这么看着我,孩儿的意思是,要想解决此事,必须要当街敲锣,对面拿贼,不然,此事不好收场。”

        “那三位皇子与诸位大臣必然联合一气,陛下即使知道了,现在动手也不可能了,到时候金殿之上,都是高手,怎么拿啊。”

        “嘿嘿,这便是关键的地方,娘。您能进宫吗?”

        “能?”

        “能把宫女换下吗?”

        蔻英想了想摇头:“如果元宵佳节那天,娘就是杀宫女总管,也能把人换下。”

        李泰笑道:“如此最好,娘,您去给我准备一些物件,孩儿要用!”说罢,李泰写了一份单子交给蔻英,让他按照上面地采购,随后言道:“娘,我师傅正在客厅等候。麻烦您好好款待以下。其后让他到后院来找我,对了,材料准备完毕后,您亲自给孩儿送来。”

        蔻英点头离去,李泰便来到自己地后院,看着自己的房子。回想起曾经在此的点点滴滴,李泰苦笑,躺在床上不免一叹:“唉,在河州想着岚儿,谁知道竟然不在,燕儿也不在,凝儿也不在。芝萌还在城外。这满屋子里就我一人。真是没意思。”

        过了良久,蔻英送来材料,李泰开始摆弄起来,其实他要做的东西也算简单。无非就是焰火而已,当然了,还有摔炮的成份,这样一来,摔到地下后就能形成一定的***力,虽说力道很小。但足以把一些药粉散布在空中,有了这些便够了。”

        “乖徒儿,你在忙活什么?”

        李泰抬头,见到南山进来笑道:“师傅,来地正好。徒儿正在研制一种东西。嘿嘿。等一下。快成了。这个***地效果一般,要是有再猛烈些的就好了。师傅。你成天的炼丹,就没有这些配方?”

        “为师是炼丹,不是采花贼。”南山瞥了李泰一眼坐在边上看着李泰干活不语。李泰现将秘药打成粉末,其后掺进一些磷,这样在***地时候受热更快,迷烟产生的效果也快。在***的外面,还是一层石灰粉,李泰认为,眼睛是最主要的,不管是什么高手,只要把眼睛给他迷住了。下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忙活了尽两个时辰,看着如乒乓球大小的***弹李泰先让蔻英将鸡窝周围地人都赶走,其后与南山来到鸡窝处,看着里面十几只鸡在点头啄食,随后一个迷烟弹抛出,只听一声闷响,随即不大的鸡窝四处都被一层迷烟与石灰粉覆盖,白雾慢慢散尽,看着鸡窝里横七竖八的鸡,李泰嘿嘿一笑:“如何?”

        南山点了点头:“嗯,不错,对付一般兵卒尚可,但遇到高手却是不行。高手有闭气之法,虽说有石灰粉,但只要听声辩位,想杀你却也不难。如果在此物中加入一些龙逆应该不错。”

        “龙逆?什么东西!”

        南山笑道:“此乃一种毒药,乃是用蚂蚁与龙岩草熬出的汁,高手只要吸入一点,一身血脉立即逆转,但此味道极臭,颜色甚黑,没有人用他下毒。”

        “嘿嘿,可是咱们可以啊。哎,这可是好东西啊,简直跟十香软筋散有的一拼。”

        “那是何物?”

        “此物乃江湖奇毒,乃是居家旅游,杀人越货必备良药。可惜没有啊。嘿嘿,如果咱们将此物熬出汁,其后和在药粉里再烘干,接着再做成这么大小地迷烟弹不就结了?想来皇宫大内必定高手云集,有了此物,就能瞬间拿下一片,哈哈。师傅觉着如何?对了,此物可有解药?”

        “有,用香草便可以。只要嘴里含着香草就无事。”

        李泰琢磨半天,随后跑到蔻英处买来材料,与南山两人开始在屋内研究,按照事先想好地做法,将龙逆和入***粉中,其后在锅中备干,接着制成如乒乓球大小地弹丸,忙活了一夜,相府上除了人以外,所有地活物都被李泰实验一遍,到了最后,迷烟弹从炸响到活物倒下不过是一个喘息之间,李泰揉了揉发红的眼睛笑道:“可算做成了。对了,师傅您怎么不问我要干嘛?”

        南山言道:“呵呵,为师何时问过你?”说完,张嘴打个哈欠:“这一夜忙活的。要了老命了。睡觉去了。”

        见到南山离去,李泰找到蔻英,让她去城外芝萌处带五十人过来。其后按照比例,李泰写出一份单子让蔻英大肆收购,随后拿出一张银票:“娘。孩儿一年没回家了,这是五万两银票。估计买这些东西用不了多少钱,剩下的是孩儿孝敬您的。”

        “五万两?孩儿,你……唉,如今大了,也算一方县令,你怎么能有这么多钱?娘先替你保管,其后回河州地时候带回去,相府还有银子,用不着你的。”说完。将银票揣入怀中离去。李泰笑了笑,他知道蔻英怕自己乱花。变着法的保管了。狠狠伸个懒腰到床上小憩了一会,待蔻英将人带进来后,娘子军不觉一愣,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远来大人真是宰相的孙子。在河州听到不少留言还以为是假地呢。

        看着这些女子,李泰笑道:“首先,欢迎大家进入相府,嘿嘿,这是本官的房间,虽说有些小,但大小就是个意思嘛。来。先吃饭。吃完饭咱们就要开始干活了。”

        旁晚时分。蔻英才将所需之物全部买齐。为了不惹人注意,已经分出好几批人去购买,但即使这样,也造成了不小的风波,而且,爷爷与元帅自从进宫就没有再回来过,估计是要跟陛下同生死了。

        为了赶进度,别的事情也都不去想了,李泰开始号召大家干活。这次他用了流水线的方式,每人负责什么都是事先定下地。五十名女子随即展开了制药工作。

        时间过地飞快,就在正月十四,所有的秘密武器已经备齐,李泰将此物地威力与解药都详细的告诉大家。其后便来到蔻英处与她商议。

        看见李泰神色有些憔悴。蔻英知道他这几日没有睡好。但此事关系甚大,蔻英不由的问道:“如何了?”

        李泰疲惫的笑了笑:“还好。娘,孩儿这就将计划说与您听,芝萌手下……您只要……然后……动手之时……然后……明白了吗?”

        蔻英眼睛渐渐发亮,将李泰抱在怀里狠狠地亲了几口:“我儿简直神人,怎么能想出如此妙计,好,虽说繁琐一些,但娘定能做到。好儿子,娘真没白疼您。”

        “唉!事成之后,您就跟孩儿回河州吧。这个地方实在是太没意思了。”

        蔻英连忙点头:“好,娘这就进宫把事情告诉陛下!事成之后,娘就跟你回河州。”说完,看了李泰一眼转身离去。

        李泰摇了摇头,心里甚是郁闷,要不是为了自己的亲人,打死也不想这么忙活。而且家里每人都对陛下无比忠心,这是为啥啊。都吃错药了?或许这份情谊,自己理解不透吧。

        与南山一起吃顿饱饭,李泰回到屋子里倒头便睡。没过多久,听到外面甚是热闹,跑到外面一看,浩浩荡荡的公主仪仗正在相府院子里停下,蔻英一挥手,娘子军一拥而上,吓的宫女失声痛哭,待安抚之后,娘子军换上宫女的服侍跪在院子里,而后没过多久,来了一个太监宣读圣旨,大意不过就是蔻英最近表现很好,太后甚是想念,让她进宫叙旧,恰逢明日乃是元宵佳节,陛下宴请群臣,让皇子皇孙都带这仪仗出席,不得有误,李泰躲在隐蔽处心道,这就叫李代桃僵吧。愿意怎么闹就闹吧。能保命就成。

        见到一切准备完毕,迷迷糊糊的回到自己房中,刚一进屋吓了一跳,只见芝萌正笑吟吟的瞧着自己,李泰忙到:“你是怎么进来地?”

        “想进就进来了。”

        “明***也去?”

        芝萌点头:“是啊,如此大事,芝萌焉能不去?娘子军已经交给蓉儿和潘哥了。到时候他们会出面地。”

        “萌啊,你就别去了,跟我在家吧,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咱们在家赏月不行吗?你不知道啊,昨晚我这身边没人,我怎么睡都不踏实,今天幸好你来了,哥哥我困的不行了,来,陪哥哥睡一会吧。”说完,不由分说的将芝萌强行按倒。

        “别闹,呃……有话要说。”

        “说吧,虽说手比较忙,耳朵借你就是。”看见芝萌从身后拿出一套宫女的衣服,李泰一愣:“干嘛?”

        “陛下说,你也要进宫!”

        “我呸,这时候你跟我提他?不怕我***,还给我弄套女装?怎么想的?不去。说什么也不去!”

        话音刚落,只见蔻英出现在门口笑道:“你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的去,芝萌,动手!”

        “啊……娘啊……啊,。别脱,别……别脱……呜呜呜……你们欺负人啊……啊……我不化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