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六十六章 人民战争(下)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城门渐渐开启,发出一种另类的吼声,在吐蕃兵卒的注视下。四面的城门全部打开,从里面慢慢走出一千台投石机。说是投石机,却与吐蕃的投石机有些不一样,光看身材就比吐蕃的东西小很多,但结构更为合理,最难得的是,这个时候蒲松已经在机器里面加上了弹簧,这个弹簧正在研究阶段,如今被派上来。不过是为了证实一下罢了。

        看着远处吐蕃的营帐,虎烈营一字散开,大庆喊道:“准备!瞄准目标。”

        紧接着,兵卒将如篮球一般大小的圆球放在投石机上,随后两人用力的讲机器的头部靠后压在弹簧之上,其后开始瞄准:站起言道:“准备完毕!”

        大庆点了点头,对着吐蕃处扬起嘴角,慢慢抬起手猛的往下一落:“放!”

        篮球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渐渐向这边飞来,看着篮球在眼里慢慢变大,不少吐蕃兵卒都在抬头仰望,只有那些统领在远处不住的告诉众人趴下,但在大庆眼里,就好像看着一场没有声音的电影。

        砰砰砰砰砰

        巨响!

        白雾!

        钢钉!

        ***!

        石灰粉!

        一股脑全部喷出,夹杂着爆炸威力迅速向四方蔓延,随后,哀号之声不绝与耳。马嘶之声不绝。一千架投石机在四个城门同时发射。对面地吐蕃军营,顿时被白雾罩进一半。

        大庆再次举手,随即再次落下。如此反复五次,河州地投掷炮全部消耗完毕,看着前面的白雾渐渐落下,大庆骑在马上。一举朝天狼牙棒喊道:“全体上马!在押的兄弟们,为河州百姓恕罪的时候到了。做爷们,就要拿得起放得下,咱们要让他们看看,咱们虽说是犯人,但杀吐蕃绝对是爷们。虎烈营放獒犬,全体上马!杀!”

        芝萌身穿红衣。手拿火龙***在西门喊道:“河州娘子军。报仇的时候到了,放獒犬!”随后,几千条藏獒如狼群般冲出,如离弦的箭一般冲向对面军营,芝萌一举火龙***:“杀!”

        王平听着远处地杀声骑在马上喊道:“诸位兄弟们。杀!”

        此时兆州知县刘大人站在人群中,看到所有的兵卒已经杀出,回头喊道:“乡亲们,吐蕃年年欺辱我们,今天是咱们报仇的时候了。兆州百姓在前。跟随河州兵卒,杀!”

        燕儿起身喊道:“百姓们,兆州的兄弟们冲出去了,我们还等什么。杀!”

        一时间,河州城四处冲出黑压压的人群。他们跟在兵卒身后。拿着武器,对着前面连绵的军营义无反顾的冲了过去。就连邓健邓大才子也拿起了叉子。带着手下地一帮秀才冲了出去。

        大庆一马当前,看见远处吐蕃兵卒捂着双眼哀号,不少人都被獒犬咬翻在地,嘴角扬起一丝笑意,见到两员大将刚安稳地骑在马上,大庆一声高喊:“吐蕃敌将休走,可敢与俺一战!”说完,轮起朝天狼牙棒一棒敲碎前面的木栅栏,一马当先的冲进军营。

        此时芝萌这边也冲到军营,火龙***一扫,顿时带起一***血雾,看着对自己冲过来的统领,冷笑一声:“来的好!”说罢,举***相迎。一阵火化闪烁,芝萌调转马头喊道:“再来!”

        “阿弥陀佛!老衲替佛祖超度了你们。”平远一声高喝,腾空而起,穿着红色袈裟冲进敌营,百步轻云随即展开,在敌营中来回游走,所过之处,倒下一片。

        此时,最气愤的当属河州与兆州两地的百姓,他们年年保守吐蕃的欺辱,不少人的兄弟姐妹都被吐蕃残杀,他们心里清楚,如果不是有了河州如此坚固地城墙。泯州屠城将会在此上演。尤其是兆州的县令,想着自己惧怕吐蕃,孝敬土匪,一时间羞怒交加,早就奋不顾身的拿起大刀冲了上去。

        看着河州城外四处厮杀一片,有的百姓抓着吐蕃士兵连抓带咬的滚在地上不住厮打,要发泄这么多年地怨恨。

        本来李泰不敢让百姓参战,只有逼不得已才会如此,但现在不同了。外面有援军,里外破敌,如何能不让百姓上战场,只有上过战场,他们才能更好地建设河州,更好的保护家园,更好地珍惜现在。

        但事实摆在眼前,近二十五万的大军根本不是这些百姓可以对抗的,先是一阵投掷炮,不少的马匹都已经跑散,更多的兵卒已经双眼看不清东西,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军队慢慢显示出它的特性,在对方统领的组织下,这些兵卒开始有秩序的反击。只见几个统领骑在马上喊道:“草原的野狼,大炎的兵卒抓我皇子,杀我弟兄,咱们跟他们拼了!”

        看着远处的人群慢慢从四方压来融合在一起互相厮杀,前面的百姓不少已经被打翻。大庆骑在马上喊道:“保护百姓,兵卒靠前!”

        对面的统领笑道:“让你们见识见识我吐蕃的野狼,兄弟们,给我杀!”话音刚落,只觉背后一凉,听到身后一声大喊:“人合商会在此,谁敢杀害河州百姓!杀!”统领一回头,只见远处的道路上站着一个高大的汉子,手拿弓箭傲然挺立,其后骑马向这边冲来,慢慢的,在他身后,升起滚滚尘烟,此时,统领感觉大地都在颤抖,弥留之际,见到无边的人马向背后杀来,闭上眼睛,带着一丝疑惑倒在马下!大庆骑在马上喊道:“人合商会地兄弟们到了、众将随我杀!”

        人合商会一到。彷佛给这战场上注入了一支强心剂。百姓本来萎缩地队伍慢慢在里面扩大,此时元帅站在城墙上激动言道:“天下人合是一家,果不其然,如今,老夫当真是领教了。”说完,看着座在城墙上手端着热面的李泰笑道:“泰儿。怎么不吃了。”

        李泰拿着面碗看着下面冲杀进来的人合兄弟,双眼含泪,***不已,听到元帅问话,哽咽言道:“爷爷,看见了吗?我人合无愧于天地,无愧于百姓。无愧于朝廷。”

        李景知道。李泰对自己的遭遇根本不在乎。但当初金殿之上,陛下的对人合商会的一番话当真是伤了他地心,此时此刻,他可以向世人证明,人合商会无愧天下!

        李景走上前拍了拍肩膀:“泰儿,爷爷答应你,一定为你商会正名!”

        李泰抹了一下眼泪:“用不着!吃面!”说完,吃了一大口面,转头看见吊在身边的二皇子上前就是一脚:“看什么看。都是你惹的。”

        此时二皇子,三皇子都被吊在城墙之上,李泰正好座在他们中间,今天就是要让他们看看,吐蕃的军队是怎么惨败的。如今已把两人的嘴都堵上了。不然李泰害怕他们***!

        城西处

        芝萌带着娘子军奋力厮杀。正与对方几万人马交战,投掷炮过后。獒犬又冲了上来。将吐蕃士兵干掉了一***,此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个统领,拿着弯刀骑在马上专杀百姓,芝萌知道此时如果把百姓杀怕了。这边的士气必然会一落千丈,战场之上,这样地事情是最可怕地。有人来到身前:“将军,对方人数太多,虽说都受了些伤,但一时杀不干净,怎么办?”

        芝萌喊道:“所有娘子军控制好獒犬,让百姓靠后!冲!”说完,火龙***一指对方敌将:“敌将休走。”

        那名统领见到芝萌杀来,论起狼牙棒从头而下猛砸,芝萌举***相迎,接住狼牙棒,随后向下一泄,用***头一扫对方咽喉,对方敌将身子往后一撤,堪堪躲过,掉头边跑,芝萌冷笑:“哼,想把我引入敌营?本姑娘怕你不成。驾!”

        “啊

        一声惨叫,那名敌将咽喉插箭落入马下,芝萌抬头观瞧,只见远处冲来一浑身雪白的女子,在她的身后,跟着几万人马,一声娇喝:“丐帮在此,杀!”

        丐帮?芝萌心中一动,见到前面的女子顿时心里有了计较,心中不觉惊讶,好美!比京城花魁毫不逊色。

        程香雪带着丐帮人马一顿冲杀,跑到芝萌身前笑道:“姐姐好功夫!咱们比谁杀的多如何?”

        此时程香雪身穿白衣,身背玉绿玲珑弓,手拿宝剑,秀发在风中轻舞,对着芝萌一笑,眼眉带喜,贝齿轻启,肌肤如雪,唇粉眉细。好似冰中一朵芙蓉一般,听到她要跟自己比试,芝萌一笑:“好,那咱们便比试一下!”说罢,两人同时策马杀出。

        噗

        城墙上的李泰刚喝了一口面汤,全数喷了出来,她怎么来了?这么多人,伤到怎么办?我……李泰左右瞧了瞧,真想躲在城墙下面。对于怜月,李泰说不上来,明明知道他身有血案,却禁不住不喜欢她。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却也摆脱不了。

        “呵呵。泰儿,此人便是程香雪吧。”李景在身边笑道。

        “啊?啊!”李泰点了点头,一句话不想多说。元帅来到身边嘿嘿一笑,对着李景竖起大拇指:“三哥,你孙子真行,专挑漂亮的。”

        李景一侧头:“那是,我孙子!”说完,哈哈大笑,看着人群中奋力厮杀的程香雪点了点头:“嗯,不错,不错!唉,李家的血脉还要看泰儿地了。”

        李元霸急得直搓手对着李安民言道:“爹,您就让孩儿去吧。”

        李安民一脸黑线:“去什么?你一个兵都没有,去个屁!本来还有一千多人,这下好了,都编到虎烈营里了。哼!”

        李泰嘿嘿一笑不语。转头看着战场之上。此时有了人合商会和丐帮地加入,这十三万人马加上河州地百姓,当真是四处翻腾,里外开花,百姓见到有人加入,喊声更加热烈。大庆杀的兴起哇呀呀的乱叫,一个狼牙朝天***不知道粘了多少人地鲜血。只见他在兵营中来回厮杀,好像永远有用不完地力气。见到这边清理的差不多,眼睛一扫,专挑身材高大之人单挑。这一路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就是没有疲惫之感。

        时间慢慢过了两个时辰,战争已经到了结尾阶段,河州地兵马很是默契的将这些兵卒往同一方向追赶。慢慢在城门处停下。看着近三万人被河州几十万人包围在中间。吐蕃士兵拿着武器,体力已经消耗殆尽。

        “缴***不杀!”大庆一声大喊。

        “对!缴***不杀!缴***不杀!”随后,百姓跟着大庆高举武器,迫使这些人全部放下武器,对方的统领虽说不怕死,但也不忍心这么多人被人活活打死,听到大庆喊话,连忙言道:“对面小将,可敢与我一战。如本统领输了,即可缴***!”

        “哼,有何不敢!”话音刚落,只听一声响箭支直取对方咽喉,统领应声下马。大庆侧目一看。只见蓉儿手拿弓箭骑在马上喝道:“败兵之将,。安敢提勇。今日不缴***,一个不留!”

        王平笑道:“潘将,蓉儿是为了你好。这些人到了最后都是要拼命的,万一有个闪失,得不尝失啊。”

        大庆笑了笑,看见远处的蓉儿瞪了自己一眼,心中异常高兴,连忙点头对王平言道:“俺、俺知道!”看见周围将士都是偷偷笑,大庆喊道:“笑什么笑!缴***不杀!”

        见到统领刚一说话就***掉,自己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一个兵卒扔下武器,周围的兵卒都跟着缴械投降,看到吐蕃投降,人群中爆发出震天一般的喊声,百姓彼此拥抱,有些人已经泣不成声。大庆一挥手,所有士兵上前,将他们用绳子锁住,三万人马,连续排出几里地……

        嗒嗒嗒曲收兵号响起,大家转头看到河州城墙之上,李泰手拿军号吹响,接着对着这边摇手呐喊。百姓站在远处,看着大人在城墙之上高兴地样子。每个人地脸上都展出笑意。程香雪看着李泰高兴的样子,不仅低头不语,良久转身对着丐帮***言道:“咱们走!”

        “小姐!您就这么走了?”一个中年女子喊道,要李泰在场,肯定记着,此人就是自己当初擒下的鬼***。

        程香雪摇了摇头不语,低头独自离去,刚要转身,突听后面有人喊道:“姐姐慢走!”

        程香雪回头一看,只见凝儿双眼通红的看着自己,不由鼻子一酸,翻身下马与她抱在一起:“凝儿妹妹。”

        凝儿点头,拍着程香雪的玉肩笑道:“姐姐,许久不见,姐姐瘦了呢,不过确是漂亮了许多,我是该叫您程小姐,还是叫您怜月姑娘?”

        程香雪抱着凝儿笑道:“喜欢叫什么随你。”

        凝儿笑道:“燕儿给你的信看到了吗?”

        “看到了。”

        “那为何不依计行事?莫不是没那胆量?”

        “谁说我没有?”

        “那为何不留下?”

        “我……”怜月不仅语塞,看着远处站在城墙上的李泰言道:“我不知道。”

        此时芝萌走了过来笑道:“想必这位就是怜月妹妹了吧。果然是天仙一般的人儿。难怪凝儿总提起你。”

        凝儿笑道:“怜月姑娘,这位是开国元帅的孙女,方芝萌。河阳郡主!”

        “啊?”作为丐帮帮主子女,她对芝萌与李泰地关系了如指掌,虽说战场之上互不相服,但此时战事以了,自己就算江湖地位在高,也比不上芝萌,再说,自己想到以后,定然要跟面前之人相处好关系。想到此处,不由连忙拜倒:“民女参见郡主!”

        “快起来!”芝萌连忙上前扶起,替她撩起耳边的碎发,仔细端详一会噗嗤一笑:“妹妹入的***,上的疆场,乃是不可多得的女子,又是天下第一大帮帮主之女,如何能跪我?这不是折杀姐姐了吗。走,咱们进河州吧,你要想走,多少也洗漱一番,不然这一身地血多难看。你走了,那些人马怎么办?人家远道而来,随后便走,传出去不是辱了我河州地名头?以为我河州不会待人接物呢。呵呵!”说完,不由分说,向着河州走去。

        此时李泰站在城门处,对着进城的乡亲不住表扬,有几个浑身是血地走到身边笑道:“大人,大人,俺刚才杀了两个呢。”

        李泰嘿嘿一笑:“咱们人多,到最后平均几个杀一个,你小子杀两,哈哈,好啊。”

        听到李泰说话,大伙不仅都围在城门处与李泰答话,没多久便将城门堵的死死的。后面的人想进也进不来,李泰连忙带着大伙来到城中,此时月色已经渐渐升起,李泰站在台子上看着下面群情激昂的百姓喊道:“乡亲们,你们是好样的,你们是我大炎最勇猛,最勤劳的百姓,你们是本官的骄傲,你们是河州的骄傲!吐蕃三十万大军,在我们与兆州百姓以及全体兵卒和外来朋友的努力下,终于让他们永远的留在了河州。我们报仇了,我们胜利了,我们赢了。几天是大年三十,至此新春来临之际,咱们河州的百姓又有了一份壮举,河州保卫战,一定会永留史册,诸位也会名流青史,河州,永远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天堂。”

        “好……”下面一片掌声与呐喊声,听着李泰的讲话,所有人都异常高兴,看着远处的俘虏,有人喊道:“大人,这些俘虏怎么办?”

        李泰笑道:“敌军三十万,如今剩下不到三万,这个功劳是大家的,大家说的算,要是杀,咱们就杀一个不留。要是不杀,就让他们继续帮着咱们建设河州。今日在押人犯表现异常勇猛,本官决定全体释放。咱们的河州将来还要扩大,大家说怎么办?”

        百姓喊道:“大人,杀了也难恕,不如让他们干活吧,就像当初的土匪一般,不过土匪是咱们大炎的人,放了就放了。可吐蕃不一样,咱们一辈子不放,让他们给咱们干一辈子!”

        “好!牢记历史不等于延续仇恨,这些人也是爹生妈养,咱们留着他们干活,也算是功德一件。他们是吐蕃的兵卒,但也是吐蕃的百姓,咱们就让他们干活吧。咱们要告诉世人,我河州百姓不会乱杀无辜,我们是礼仪之邦,我们要以德报怨,就让他们在大炎干活吧。永世不得翻身。”

        “好……好……好!反正已经杀了二十多万人,够本了。”

        “瞎说什么。大人都没这么说,咱们是礼仪之邦,不能打打杀杀的。不文明。”

        “哈哈!”李泰哈哈大笑对着人群中人言道:“对,咱们杀的够本了,多少得留些劳动力不是。”看了看天色,李泰笑道:“如今天色也不早了,今夜是新年,咱们要好好的高兴一下,大家都回去准备准备。把好吃的都拿出来。咱们过年喽!”

        看着人群高兴的散去,芝萌抓着怜月的手笑道:“走!我带你去见哥哥!”找了许久,眉头一皱言道:“人呢?”

        此时的李泰见到她们到来,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