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五十一章 咱也是名人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华灯初上

        河州县衙!

        “当时啊,要不是斥候告诉孙儿密林里面有人,怕是孙儿早就掉下悬崖了,但既然知道了,那就不能放过他们,你想啊,就算你能冲过去,他们在后面追你怎么办?还没到地方呢就先有了一群追兵?当时我二话没说,瞬间扔出一百多枚毒气弹……”

        “后来,那个统领被大庆引进密林之后……”

        “从上面望下去,吐蕃的人马海了去了……”

        “我爹他们中午吃的马肉……”

        “往回跑的时候,听着箭声贴着头皮而过,那才叫***呢!”

        李泰此时一手拿着一块骨肉,一脚踩在椅子上正在讲述自己不平凡的一战,看着李泰虽是得意,但对于李景与元帅来说,绝对可以体会到当时的凶险,毕竟他们都是上过疆场的人,对于战场甚是了解,随着李泰的讲述,几个女子连连惊呼,很是满足了李泰的虚荣心,大有我是***人物的感觉。

        “今天,我能站在这里与诸位分享我的获奖感言,首先我要感谢我的父母,是他们培养了我不怕吃苦,不怕牺牲的精神,和坚韧不拔的气质,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今天,其次,要我感谢我的师傅,如果没有他平时的折磨。我就不会出去折磨别人,最后,我要感谢到场的各位听众,本次的事件制造者,是你们。让我找到了成功的感觉,谢谢你们。本次发言完毕。”说完。鞠躬,鼓掌,坐下,吃肉!

        满桌子的人都被李泰地话语逗笑,李景特意端起一碗酒对着南山言道:“道友,老夫谢谢你。我李家欠你一份大恩情。要不是你出手相救,相必李家的血脉全数要葬身吐蕃军中,今日起。以往的恩怨咱们一笔勾销!以后如有用到我李家的地方,就算要了老夫的命也在所不辞。老夫先干为敬!”

        南山端着酒盅言道:“李相过奖了,泰儿乃是贫道的徒儿,哪有不救地道理。”说完,看着跟芝萌小声嘀咕的李泰笑道:“咱们都老喽,就是换下他的命也不亏本啊。”

        元帅此时激动地拍了拍南山肩膀:“道友,好样的。好样的。不愧是名师出高徒。来。本帅以前如有得罪之处。还请道友海涵,以后有何难事,只管开口,等回京,等回京本帅让陛下给你修建一座大炎最大的道观。如何?不喜欢的话你就到朝廷当官,陛下定然十份高

        看见三个老头和好如初,李泰算是松了口气,借着酒劲,看到芝萌异常美丽。不觉小声言道:“芝萌!你附耳过来。”

        “嗯!”

        “你爷爷今晚喝多了!”

        芝萌一愣:“爷爷天天如此啊?有什么不妥吗?”

        “妥,太妥了,妥的不能再妥了,我的意思是,他喝多了。我就有机会跟他孙女……哈哈。咱们现在就走吧?”

        芝萌使劲掐了他一下。脸色羞红,看着凝儿和燕儿都在偷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有转身不理,任凭李泰肆意大笑,或许是太累,也或许是太高兴喝多了,不知不觉竟然躺在椅子上睡了过去,至于怎么上地床,怎么脱地衣服。根本就不知道。

        这一夜,李泰睡的异常香甜,几天来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缓解下来,感觉自己身上异常轻松,不知道何时,转身想摸一摸竟然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人了。抬头看了看窗外,太阳已经升起老高,李泰狠狠的伸了个懒腰:“太舒服了,太他妈舒服了,简直太舒服了。”

        房门响起,燕儿悄悄进来,看见李泰笑嘻嘻的看着自己,不由上前言道:“少爷,喝了吧。”说完回身倒了杯茶给李泰递了过来。

        “唉,又是茶,想喝口果汁都没有,不行,哪天的研究研究,这么下去怎么行。”

        “少爷,什么是果汁?”

        “哦,好喝的,很好喝,不过我现在还是喝茶吧。”

        将茶杯递给燕儿李泰一愣:“嗯?我是怎么回来的?怎么不知道呢!”

        “少爷没一会就在椅子上睡着了。还是少夫人和凝儿姐姐把你搀扶进来的呢。”

        “过来,再让少爷抱一会,唉!抱着美人就是舒服,别走啊,我可能还要再睡一觉!”

        砰!砰!砰!

        “公子,公子!起来没?”

        李泰眯着眼睛抬头喊道:“潘爷,你都瘸了也架不住过来找我啊、你这么敲门。谁起不来?燕儿,开门!”

        看见大庆架拐走到李泰床边笑了笑:“公子,此物甚好,甚好!”

        “嗯,这是昨天找人特意给你做地。看你这体格用木头的怕不结实,找蒲老大用铁打的。潘哥,您不会就为了这个事情找我吧?”

        大庆连忙摆手:“不会,不会,公子啊。俺告诉你个好消息。有人跟您挑战来了?”

        李泰笑道:“挑战啥?小爷床上时间肯定比他长,信不?”

        “唉,你想什么呢,那人我时才在门口见到了。他要找您比武!”说完,从身上拿出一封信:“诺,这是他给您的。”

        李泰拿起一瞧,不仅一乐,只见这上面白纸黑字写着三个大字----挑战书。李泰打开看了看,只见上面写道“久闻阁下英明,素有小李飞刀之名,在下江湖人称“柳叶追命”孟昭,特来想与阁下切磋一二,如阁下认为武艺不精,可在府上挂出免战牌。在下即可离去。如江湖上有何负名,那是阁下咎由自取也!如阁下愿与在下切磋,还请移步堂外,在下在此恭候!”

        李泰拿着书信哈哈大笑。妈的。如今咱也在江湖上有了一号了,没想到小李飞刀地名字这么好用。既然有人敢找我来挑战了,哈哈,那我岂不是江湖人物了?而且还是比较有名地人物?想到这里,不觉看了看大庆笑道:“这人是哪地,怪可爱地。哈哈。居然知道我小李飞刀的名讳,就凭这点,兄弟我也得出去会会他。到时候定然请他喝几杯,哈哈,这小子太给面子了。燕儿,***!”

        燕儿忙到:“少爷,江湖厮杀,刀剑无眼,您就别比试了。谁不知道少爷厉害?干嘛要跟他比?万一伤到怎么办!少爷。咱们不去了。莫要染上江湖习气!”

        李泰边穿衣服边笑道:“哪能呢,人家大老远的来一次,多少给个面子才好。你想啊,我可是河州的县令,他都敢跟我来挑战,这份勇气可嘉。嘿嘿,此时天气怪冷的,别让人家等着,我这就出去会会他!”说完。转头对着大庆笑道:“如何?去不?”

        “去!我倒要看看,公子是如何应付地。”大庆说完,很是戏谑的看了看李泰,感慨言道:“真是不容易了,这么精瘦的体格。学会功夫没多久。居然有人上门挑战了。很为县令,不入江湖。居然还在江湖上闯出了名号!走,咱们瞧瞧去!”

        李泰与大庆来到大堂之外,见到一人正抱着双臂在寒风中闭目养神,这人身穿白色锦缎长衫,腰间缠绕玉带,睁开眼睛吓了李泰一跳:“***,这不金城武吗?”李泰刚要热情地迎上前去,大庆言道:“公子,不可这样,别掉了身份!”

        “哦!”李泰点了点头,背着手走到那人跟前:“尔等何人啊?找本官何事?”

        那人看了看李泰,脸色俊冷的言道:“哼,一点江湖规矩都不懂!枉费小李飞刀之名!”

        “你等着,小爷现学!”李泰说完转身冲进县衙,找到南山学了一些江湖规矩走出,对着那人抱拳言道:“在下江湖人称小李飞刀李寻欢。不知道孟兄有何赐教?如以往有冤仇,不妨言明,如想切磋技艺,还请画出道来,在下接着便是!”说完,很是***的看了看对面之人。

        那人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哼,轻浮之人。”

        “***,你到底比是不比?小爷刚从屋里学了几句话出来。想配合你一下,见面你就损我,有完没完?告诉你,这是县衙,知道不?你是江湖之人。咱们是对立的,看你有胆量找上门来。小爷给你这个面子。怎么着?上瘾了?”

        那人看了看李泰:“既然如此,在下也不多说。仁兄觉着我们如何比试?”

        “你要比试的。你说的算。”

        “不如你我相隔十步,每人对发三刀,脚下不可移动,如谁被打中,便算输了。如何?”

        “啥?你拿刀扎我还不让我跑?不行!再说了,万一我把你扎死了怎么办?那是犯王法的。”

        那人冷哼一声:“既然如此,不如你我各凭本事,三招定输赢。即便战死也是无怨无悔!”

        “我悔!我跟你有啥仇啊,你大白天找我麻烦!咱们友好地切磋一下不好吗?你要是把我伤了,你还想不想出河州了,我告诉你,别说本官,就是我媳妇来了你都未必招架地住。”说完,李泰甚是嚣张的往前走了十步,转身言道:“给你三次机会,你如能伤的到我,你走,本官只出手一次,伤不到你,我输。如何?”

        “好,公子好样的,够霸道!”大庆此时在门口高声叫好,一群衙役顿时跟了出来,听到大庆重复一下规矩,不由的大声叫好,这大人,太帅了。

        李泰对着他们挥了挥手,把右手往身后一背,左手向前一指:“你,先来吧。”那人看着李泰笑了笑:“既然阁下如此夸口,那么在下便得罪了。”说完,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突然多了一把如柳叶一般的飞刀,那人手指异常柔软,拿着刀似乎在欣赏一件工艺品,良久言道:“此刀两寸零一分。乃是用精钢打造,上有三道血槽,引形似柳叶,所以江湖人送柳叶追命,此刀出手九十一次,出刀必见血。如不饮满,此刀便会暗暗哭泣。如孩提一般。虽说有时顽皮,伤人性命。但却是灵气逼人。乃是江湖之上闻名丧胆之物。”说完,将刀收到袖内言道“还请阁下示

        “***!”李泰站在地上一跺脚:“***有完没完?小爷站的脚都快冻木了,就他妈听你讲刀了,本来以为你要趁我不备下手,每个字我都听着全神贯注。最后***还要让我讲刀。***!要不是看你是个男的,小爷现在就把你就地***。”

        “哈哈!”一声大笑传来,南山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门口。见到李泰笑道:“乖徒儿。人家那是证名,江湖却有此号人物。你要是输了,必须得把人家地刀讲出来。这样才可以提人家扬名!呵呵,按照江湖规矩,他讲完了,该你讲了。”

        “哦!”李泰点了点头。学者刚才那样地样子拿出一把小,很是深沉的言道:“此刀来历不详,长度不详,出手次数不详。饮过多少血不详,至于哭不哭不详,有没有灵气更不详,我只能告诉你,碰到此刀。便是你的不祥!因为----小李飞刀。列不虚发!”

        “好!公子说的好!”大庆与一旁的衙役齐声欢呼,李泰更是对他们点了点头。

        那人冷哼一声:“如此。在下便献丑了。”说完,冷冷地看着李泰不语,寒风渐渐吹起,李泰本能地迷了一下眼睛,那人抓住机会,一道银光从手中飞出,画出一个奇异的轨迹奔向李泰。李泰看到银光心中一惊,好快地飞刀,其后,双脚轻浮,左脚尖勾在右脚之上,长开双臂向后倒去,随后脚跟一用力腾起,一个标准的铁板桥在空中伸直,一道银光顺着李泰前胸飞过,李泰落在地下一笑:“第一

        那人见到李泰第一刀躲的异常华丽,不由的大叫一声:“好俊的功夫,再接我一刀!”说完,双手一挥,两把飞刀从侧面画成一道弧线对着李泰上下飞来,李泰嘴角一笑,原地跳起,见到两把刀同时到了跟前,不由的一提真气,脚尖踩到飞刀之上,用力向上一蹬,只听两声脆响,李泰踩着飞刀跃起两丈多高。轻盈的落在地上,看了看被自己踩下地两把飞刀。负手扬起一丝笑意:“第看见李泰这么轻松地躲过自己的飞刀,甚至还有两把已经被他在空中踩了下来,顿时惊讶之情难以言表。但其后便能迅速的稳定下来,冷冷的对视李泰想要找出一丝破绽。

        此时的李泰心里异常兴奋,为啥,太能***了呗,凭借着自己苦练的轻功,居然可以用如此华丽的招式躲过对方飞刀,换成是谁都要乐上半天,但李泰知道,第三刀跟定是他的绝活,所以,也不敢怠慢,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想要看看,他将如何飞出第三刀。

        两人就这么彼此注视,谁也不说话,当真有大战一触即发地架势。孟昭看着李泰良久,突然一个转身,凌空之后从手上瞬间飞出九道银光,这银光三刀从左侧飞来,三刀从右侧飞来,三刀从正面飞来,而且,专取上中下三路。瞬时要将李泰包围。

        李泰见到银光飞来,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左脚一点地面,身子倾斜成三十度绕过右侧而来的飞刀,其后施展百步飞云,刷刷刷几个起落,在对方眼前消失。

        啊?那人见到李泰突然消失不仅心中一惊,这是什么功夫,为何如此诡异,竟然可以在人面前消失?难道,难道这便是江湖上传说的佛家无上绝技百步飞云,想到这里,孟昭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刚要抽出飞刀,突然觉着脖子后面一凉,不由的闭上了眼睛。完了!

        良久,发现对方竟然没有动手,孟昭转身,见到李泰手上拿着一把飞刀,此时,飞刀上有细如发丝的一道血印,孟昭知道。那是自己地血,李泰此时依然是背着左手,右手拿着飞刀含笑地看着他:“我说过,遇到此刀,你是的不祥!结果,你输了!”

        “我……”孟昭良久一叹,对着李泰抱拳言道:“阁下功夫出神入化,在下自问不是对手,时才挑衅无礼之处还望阁下海涵,承蒙阁下刀下留情,孟昭以后定然不在于阁下会面。告辞!”说完,抱拳离去。

        李泰看着他地背影对南山言道:“这就完了?”

        南山点了点头

        李泰一笑:“靠,还没装够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