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四十四章 毒烟手榴弹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这几天,李泰很是高兴,因为李景已经派人回去取水晶了,而且跟自己预定了二十副,虽说不太多,但也是几万两银子嘛,反正这笔钱也不用相府掏,国库有得是。花多少李泰都不心疼。

        李景虽然没说什么。但对李泰的做法也用行动表示了不满,因为他太黑了,这么点的东西硬要人两千纹银,换谁不生气,可是没办法,此物就是一个千里眼,自己做不出来,索性花钱买回去一些,自己研究。

        李泰此时座在自己的房间里,躺在炕上望着天棚,芝萌已经回去训练娘子军了,王平被任命为国防武僧团团长,现在一千虎烈营兵卒全部与这些僧人混在一起,带动他们训练。蒲松干活不用李泰操心,几天下来,带领一百多名工匠,连夜赶工,终于把护法狼牙棍全部打造完毕,此棍长六尺,与一人身高相配,比手腕细些,重四十斤,浑身用精钢打造,全体银白,两头有半尺狼牙,舞动起来虎虎生风,碰到准没好。而且这些僧人的服装也从头换了一遍,白衫,白裤,白鞋,连中间的腰带都是白色的。在拿起银白色的护法狼牙棍,据说现在河州女子不少都喜欢这个造型呢。

        “相公,想什么呢?”

        李泰看着天言道:“我在想咱们还需要准备些什么燕儿在旁言道:“还准备什么呀?就连少爷上次用的迷烟都备了好多呢。已经没什么了吧。哎……少爷,您上哪去?”

        李泰突然起身,亲了燕儿一下转身走出房门,来到南山房中,见到南山正在对着丹炉观瞧,看见李泰进来后笑道:“乖徒儿,跟为师学炼丹来了?呵呵,为师正缺一名道童呢。来来来,座这。扇一会。”

        李泰也不言语,座在地上老老实实的看着丹炉,突然言道:“师傅,徒儿问您件事?”

        “嗯?何事?”

        “有没有毒烟!当然了,还要有解药。”

        南山看着李泰良久言道:“徒儿,这是要遭天谴的,再说,毒烟都是用名贵药材配置,大多都在苗疆一带,就是配置成了。也没有多少烟啊。”

        李泰琢磨半天,起身言道:“我去问问元帅!”说完,把扇子扔给南山转身离去。南山在后面喊道:“你不给为师烧丹炉了?”

        找到元帅,此时他正与李景拿着李泰送来的周边地图研究,见到李泰到来,问明来意,元帅言道:“泰儿说的虽有道理,却不能实用,在军中,一般所放的毒烟都是狼烟。乃是用狼粪燃烧而成,但也多为告诫邻军而用,长城上的烽火台便是用此物,有时候敌军藏在山洞之中才燃放,但大多都是用干柴烘烤,使山洞中的敌军受不住而跑出来,像泰儿说在光天化日之下燃放。怕是不成,再者,古来也没有燃放毒烟地战例,泰儿还是莫要想了,老夫与你爷爷商议了两天,泰儿出了此处兵少以外,准备很是充足,如吐蕃来犯,只要不出城,当保万无一失。如其后再通知你爹,让他率军前来,里应外合攻取敌军,也说不准会大获全胜。”

        李泰笑了笑言道:“爷爷,凡事皆有可能,就看有没有人去研究,孙儿觉着,只要研究就有进步。”

        李景瞧了瞧他:“泰儿,你往常甚是顽劣,怎么看你今天好似高兴不起来呢?呵呵。别是怕吐蕃之人吧。你可知道,当时密探送来你的战报,吓的陛下都是半天没出声了,呵呵。嗯,别说。泰儿倒是开了迷烟的先例啊。哈哈。要说你怕吐蕃。老夫可不信。”

        李泰笑了笑,言道:“也不知道怎么了。这心里总像不踏实,总觉着没什么保障,好像要出什么事。”

        李景点了点头:“老夫也有此感,怕是许久不出屋之由吧。别担心,出去玩吧。”

        从李景房中出来,见到南山在屋外行走,也不知怎么了,竟然鬼使神差的上前言道:“师傅,您给徒儿卜一卦。徒儿今日觉着心里有些不踏实”

        南山戏谑的瞧着李泰,哈哈大笑:“徒儿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的事吧,莫不是仗着自己会功夫,相中哪家的姑娘了?”

        李泰大怒:“有你这么说徒弟的吗?你把徒儿当成什么人了?河州就这么大?谁不认识我?我往哪藏能藏住?要找也到外县找去。”

        南山笑了笑:“嗯,这还像我徒儿。”说完,拉着李泰的手言道:“走,进屋,为师给你卜上一卦!”随后,南山从布袋里找出龟壳,拿起六枚铜板扔进,其后嘴里说不出嘀咕什么,良久往下一扔,随后开始计算时间方位,又看了看李泰,正在琢磨地时候,突然听到李泰哈哈大笑,吓的南山一哆嗦,喝道:“你笑什么?”

        李泰哈哈大笑,学着南山神棍的样子晃悠半天,良久言道:“师傅,师傅,徒儿真服了您了,别说,装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你现在的智商只停留在数手指头的状态中,你……哈哈,查数都查不准,你还算什么呀。哈哈。哎呀,今天可算找点乐子了。心情好不少了。行了,您别忽悠我了,徒儿自己出去玩去。”

        “回来……回来!”看见李泰逃走,南山又看了看卦象,良久叹了口气:“唉,难怪泰儿高兴不起来,怕是家人要出事啊,李相在此,其父带兵在外,母亲在京城之中,这会是谁呢?”说完,不由的看了看卦象,又看了看天气,掐指一算,良久摇头:“凶出西方,会是谁呢?”

        再次来到大街之上,李泰心情好了很多,信步之间眉间有了笑意,或许爷爷说的对,最近太忙了。没时间出来溜达,心理有些抑郁,嘿嘿,还是出来好啊。这河州的美女也不少啊。妈的,自己要不是知县,定然上去好好的调戏一番。

        “哎一走,瞧一瞧,新打地猱头(貂)啊,身上丁点伤都没有,大伙都过来瞧瞧啊!”

        李泰随眼望去,只见一花甲老者穿着皮袄站在街边叫卖,天气寒冷,一张嘴便是一团雾气。看着他手上拿的貂皮却是一点伤都没有,李泰上前拿起瞧了瞧笑道:“别说,您老人家挺厉害的,这是用什么套的?”

        那人看见李泰问话,马上言道:“回大人,这不是套地,这是用烟熏的。”

        李泰心中一惊,表面看不出来什么反映,笑了笑言道:“你这是拿什么熏的?你瞧着貂,鼻孔怎么还流血了呢?怕是毒烟吧。”

        “大人真是精明之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小人祖辈传下来地秘制毒烟,这猱头洞又细又长,手要是被咬,怕是几个月才能好,所以祖辈便留下此方,专门抓一些皮毛成色较好的走兽。这些走兽昼出夜伏,只要晚上找到洞口,用拇指那么大一点燃后,喘息之间就连窝全端,百试不爽,甚是好用。以后大人想要什么皮毛,跟小人说一声就成,就算是猎熊,小人都敢去。”

        李泰点了点头笑了笑:“那你把它们熏死了,这肉人还能吃吗?”

        “呵呵。大人,祖上早就留下话,这熏死之物味道更美,大人若不信,牵来一条狗便知。小人也常吃,这被烟熏死的走兽身上有股子药味,甚是好吃。”

        李泰心道,身上有药味?看来这也是用药配制而成的,真如元帅说的那样,都是在洞中放烟?看了看老者。李泰笑道:“你说这也怪啊,就拇指那么大就能熏死这么大的猱头?呵呵,还成窝端?”

        “大人,您是不知道啊,这药可厉害。就拇指那么大。别说是走兽了,就是人也是喘息之间熏倒啊。小人年轻之时,哪次上山都在鼻子里塞上解药,要不一熏,怕是没有个四五天醒不了。就是醒了,也是迷迷糊糊的,再说,这山上什么东西没有?躺两天早就没吃了。这还是不大呢,要是再大点,直接就埋了。哈哈。”

        李泰笑了笑:“老人家,你不是本地地吧?”

        “呵呵,拖大人的福,这河州百姓生活的很好,小人是外乡来地。快四个月了,来的时候早就分完地了,小人就靠这手活命呢?”

        “嗯?你没有家人?”

        “唉,吐蕃年年都来,早就死了。”

        李泰点了点头:“那咱们这有敬老院你怎么不去?”

        老头一笑:”小人觉着现在还能走得动,就不去了,等攒够了银子,实在走不动的时候再去吧。呵呵。说实话,要是没有敬老院,小人怕是不会来此啊。”

        放下猱头,李泰言道:“行,你这摊上的猱头我全要了,你给我送到县衙吧。”

        那人一听大喜,连忙点头,麻利的把七八只猱头放入袋子中扛到肩膀上跟着李泰来到县衙,交完银子,李泰把他叫到一个单独的房间言道:“老人家,实不相瞒,本官想看看您熏烟的配方成吗?”

        “这……这是小人……”

        李泰笑了笑:“您放心,只要你给本官看,本官给你五百两银子,而且,给您在养老院找个好地方。衙门给你出钱给你养老送终,如何?”

        那人良久点了点头:“成,小人不会写字,这就给大人说、”

        “好,你说我记下来。”

        讨来秘方,李泰又给了那人五百两银子,其后派人送到敬老院,而且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把今天地事情说出去。其后去找南山,把药方给他看了看,南山言道:“此药不难,却是无人知晓啊,为师怎么也想不到这能成烟。哦,看明白了,这里有相克之物,呵呵,有趣有趣。”李泰随即把解药的方子给他瞧了瞧,南山也叫不准,无法,只有现行配置,还好药物普通。没费多久便配置出来。

        为了证明此物有用,李泰找来几只鸡放在衙门无人处,随即先把解药塞进鼻子,点燃药物,借着风向,一股黄烟而起,似乎鸡有灵性,见到黄烟立刻发出惨叫,还没等跑出去,顿时就有几只倒在地上,看到实验效果,李泰心里大喜。为了保密,把药方分成十份,特意吩咐衙役每人到药店只能抓两种,当然,越多越好。衙役领命而去,没多久,就把药物推到城中的一个无人房中。

        老者地药物是黑色的小块,按照他的意思是要先粉碎了在用水和在一起,看着满屋子的药材,在想到吐蕃随时要来,李泰命人把药材全部运到军营,让王平带领兵卒立即加工,人多力量大,忙活了整整一天终于全部搞定,看着摆在面前如手腕粗地棍子,李泰笑了笑,心道,还是掺和点面比较好啊,这做出来地手榴弹形状很结实嘛。随后又命人在毒气手榴弹上抹上一层火油,让此物见火立即就着,接着把每十个绑在一起放入库中,看着如小山地手榴弹,李泰嘿嘿一笑,有了此物,可以省却很多麻烦,也少死一些人了。

        至于解药,更是容易,粉碎后和在一起,用塞子过几遍剩下全是颗粒状的药粒,不过李泰也有些头疼,就是这粒比较大,塞鼻子里很疼啊。研究半天,算了,每人鼻子都不一样,总不能按号来吧。到时候用手抠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