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四十一章 国防武僧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元帅虎目原睁,对着南山言道:“老鸟,咱们多说无益,手下见功夫吧。喝!”说完,起身跃起,凌空一脚飞出……

        南山一笑,左手一擒元帅腿腕,身子一沉,顺势将他扔到房下,按说元帅这要掉下去还能得了?只见元帅大头朝下,大喝一声对着南山胸口一掌,南山退后两步,双手向下一按,借着力气跳出老远,站在原地笑道:“护国元帅,不过如此。李相,你们一起上吧。”

        李景冷笑一声,一抬腿把衣襟踢起,随即用手一接掖在腰间玉带之上:“老夫来也!”

        南山在月下一笑,身子一抖,泛起一阵尘埃,随即两手轻抬,左手后收,右掌翻腕前伸一派太极起手式:“贫道领教两位阁下高招!”

        李泰在下面一拍大腿:“师傅,帅!两位爷爷,加油!”

        芝萌言道:“你到底帮着谁啊?”

        “切,我全帮,万一谁输了下来拿我撒气怎么办?我倒不想让他们打,可是管得……爷爷好功夫!”

        此时,只见李景一招大鹏展翅,手如鹰爪向南山抓出,这边元帅便是一个扫堂腿,南山一跃而起,避开元帅,对着李景鹰爪踢来,李景腾空一个转身避开,顺势抓向南山腰间,南山转身躲过,一掌推向元帅,元帅大喝一声,拍出一掌与之相对,谁知南山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化掌为顺,贴着元帅的肘部向前一推,元帅掌势落空。向着李景推去。

        “好一招移花接木!”李景大喝一声,身子一沉,从元帅肋下穿过,随即一个扫堂腿,待南山后退,元帅顺势从李景身后跃出,一拳砸向南山,南山抓住手腕顺势一带,元帅身子一挺在空中形成直线。李景突然踏在元帅背上跃出,对着南山脑袋就是三脚,未等招式用老,元帅在下盘握住南山双腿。转身一代,南山本来已经躲开的身子又被元帅拽了下来。

        “找死!”南山双腿被拽,无法上升,见到李景双腿已到,挡无可挡,索性一弯腰躲过三脚。顺势抓住李景腰带,顿时,三人如陨石一般从房顶落下,扑通一声掉在地上,泛起一阵尘土……

        “老鸟,叫你再狂……”

        “贫道跟你拼了……”

        “吃本相一拳!”

        “啊……”

        “呀……”

        “喝……”

        “三哥,把这厮拉开。他骑我身上了……”

        “贫道今天就打你。”

        “四弟,我嘞住他脖子了……”

        此时李泰座在不远处看着他们,转头有看了看芝萌:“这是高手吗?这不流氓吗?”

        芝萌急的忙推李泰:“快去啊,别让他们再打了。”

        李泰摇头:“不去,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现在是混战期间,我……别推,别推……”芝萌不由分说把李泰推到他们身边,李泰见到元帅躺在地上连忙扶起:“别打了,别……啊!谁打我?”

        “爷爷。别打了……啊!”

        “敢打我徒儿……”

        “你敢打我孙子!”

        “敢打我孙女婿……”

        “别打了……爷爷……别…师傅别…啊…方…噗……喝……哇……呀……妈……”

        瞬时,一个黑影被抛出战圈,李泰鼻青脸肿地爬在地上对着芝萌哭喊:“救命啊,我要***了……这几个老头疯了。”

        几个女子连忙上前把李泰拽回来,看着李泰鼻青脸肿,凝儿连忙帮着擦拭:“相公您没事吧。这可怎么办啊。”

        燕儿忙到:“别慌,少夫人去拦着老太爷,姐姐去拦方老太爷,***拦南山前辈。”说完拉着芝萌凝儿起身对着战圈冲去。

        “别拦我……老夫要打死这个老鸟!”

        “怕你……过来,贫道踢死你。”

        “本相打死你都不解恨!”

        “来啊……”

        “怕你啊……”

        “过来……”

        此时。三个女子每人拦着身后一人,支撑的苦不堪言,李泰揉了揉青紫的脸颊喊道:“芝萌,凝儿,先把爷爷们送回房里。燕儿。快把我师傅拉回房中,这那是武功啊。这是流氓、这哪还有一代高人的风范,这简直就是街头斗殴,再打就出人命了,快拉回去。”

        此时李泰再也不敢上前,只能让几个女子帮忙,自己揉着脸座在地上,妈的,小爷今天真见识到一代高人了。

        夜!

        李泰房中。

        李泰爬在床上***不已,燕儿拿药酒不断替他擦拭全身,时不时的还替芝萌,凝儿擦上些,另一房间里一片狼藉。碎杯破坛摔了一地,菜式没吃几口就弄的乱七八糟。整个房间都是一片被打劫的假象。

        “轻点轻点……哎呦……这几个老头真是拼命了,可打死我了。”

        芝萌一边揉着李泰胳膊一边言道:“可不是,拽得我胳膊都疼了。凝儿,你的胳膊没事吧。我瞧瞧!”

        “姐姐别动,别动,都肿了……”

        四个人窝在一张床上痛苦不已,李泰摇了摇头:“以后可千万别再打了。再打出人命了。这三个人不管是谁,只要有一个在河州出事,我这个县令算是干到头了。不是被朝廷追杀就得被江湖追杀。你们几个平时要看护紧了,不行就以死威胁,千万不能再出事了。燕儿,再往上点擦!”

        燕儿点头言道:“少爷说地是,千万别再出事了。少爷。忍一忍吧。今夜是动不了了,就爬着睡吧。姐姐,少夫人,咱们还有药酒,你们去给送去吧,几位老人都伤的不轻。”

        李泰一愣:“嗯?都受伤了?严重不?”

        芝萌摇头:“都是皮外伤,如你一般都是鼻青脸肿的。怕是几天都不能出门。”

        李泰哈哈大笑:“好啊,好啊,这下我心里就平衡了。都不出门最好。嘿嘿,这样也安静不少。”说完,转身握着芝萌地手言道:“芝萌,今晚别走了,就在这住吧。”

        “那怎么行。”

        “我保证不碰你。”

        “那也不行,”

        “那我跟着你,***你房里睡!”

        “你……”芝萌一急还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由言道:“你都伤成这样了,就别闹了。”

        “你知道我伤了。根本碰不了你。你就在这睡吧。我得爬一夜呢,你就陪陪我吧,燕儿,关门,吹灯,咱们几个睡觉!”分割线

        清晨,李泰拖着疼痛的身躯给南山与两位爷爷请安。尤其是李景,李泰更是苦口婆心的劝了良久,李景拗不过他,也只有顺着他,再说,爷爷在孙子治理的地方***,多少有点面子上不好看。看着李泰扶着腰慢慢向门口走,李景言道:“泰儿,你今日还有事?”

        “是啊,爷爷昨儿跟孙儿说的话。孙儿一夜都未怎么睡,当然了,主要是疼的,借着机会,孙儿想干点什么。总不能让咱坐以待毙吧?”

        “嗯?那孙儿有何良策?”

        李泰嘿嘿一笑:“这还不容易,想对付吐蕃,首先咱们要修建一个国门!”

        李景问道:“国门是何物?”

        李泰扶着腰身座在椅子上言道:“所谓国门,便是在国与国地边境上建起一扇大门,此门虽说是门,不过是一个比较宏伟的门框而已。这象征着我大炎国土不容侵犯,进入国门,每一寸土地都是我大炎领地,要想侵入,必须要付出血的代价。这一个国家领土完整地重要标志!”

        李景虽说不能明摆的很透彻。但多少也懂得李泰讲的意思。不由捻须点头:“嗯,此法甚好。如此一来,吐蕃要敢进入国门,便是明目张胆的侵入,而不是像以前那般抢完就跑了。”

        “爷爷说地甚是,只要他未经准许进了国门,那么就是侵犯我大炎***,我们可以理解为是向我大炎进行严重的挑衅。即使他跑了,咱们追着打也是有道理的。”

        李景点了点头:“嗯,甚好,甚好。这么一来,咱们便处处占到了一个理字。呵呵,以后我大炎要多修建一些国门才是。孙儿此法甚妙。甚妙。那孙儿还有何良策?”

        “第二嘛,就是要征兵了。”

        “哦?为何征兵?元帅在此,让你爹给你派些便可!”

        李泰摇头言道:“爷爷,爹爹派的兵都是一些老兵,想要从头训练要甚是费力,呵呵,赶明爷爷有空看看孙儿训练的兵将如何吧。”

        “孙儿打算在何处征兵?”

        “嗯,打算在出佛寺征集五千名武僧,这些人武功好,身上还没什么坏习惯。想要训练非常容易。”

        “可僧人毕竟是方外之人,如何能管红尘之事?”

        李泰嘿嘿一笑:“这还不容易?孙儿多少也算个高僧,嗯,还是比较高地那种,只要孙儿发话,自然可以。哎呀,忘了,今天要准备的事情很多。爷爷,您先歇着吧。孙儿忙去了。”

        来到屋外,牵出紫云,带着三个女子向出佛寺进发,来到山门,燕儿带着凝儿芝萌四处游玩,李泰则来到平远处商议此事。平远听闻后,二话不说,马上挑些功夫好的僧人***一处,随即按照练武时候排起的方队等着李泰检验。

        看着一个个虎虎生威的僧人,李泰很是满意,他们身穿灰色袈裟,原地站立。一看精神面貌都不一般,平远上前说明愿意,没想到不少人都不愿意去当兵。平远叹了口气,看了看李泰言道:“师弟,这该如何是好啊。”

        李泰笑了笑,走到前面言道:“诸位同门,本官虽是一介官吏,却也是我佛门徒,想来诸位都已经知道了吧。但如今看你们地眼神。好似不愿意为本官出力,不知道为何啊?”

        僧众中良久走出一人,对着李泰施礼:“阿弥陀佛,师叔祖,小僧乃是******,为证佛法,皈依我佛,便是想常伴青灯古佛之旁,如师叔祖有难。小僧义不容辞,但红尘俗世,小僧不必理会。”

        李泰笑了笑,走到身边拍了拍肩膀,对着***人言道:“诸位都是这么想地吧。但本官想问问。你们既然是******,护地是什么法?”

        时才的小僧言道:“自然是佛法。”

        李泰言道:“佛法广大,警醒世人。尔等怎么护?”

        “如有外道欺我佛门,小僧必会为我佛正名!”

        李泰笑道:“我佛有万千法门,不止是你们眼中的佛门。佛法无边,法门千万,而在这万千的法门中,就有拯救天下百姓一门,尔等常伴古佛,不问事非,但有朝一日吐蕃来犯,我守城将士已亡。河州百姓面对吐蕃屠刀之时,你们难道还在为佛门***吗?如果百姓被吐蕃***,你们死后还能成罗汉身,得罗汉果吗?

        出家人时时常要方便,念念不离善心,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难道天下的苍生还不及蝼蚁吗?本官让你们当兵,不是让你们叛离佛门,而是让你们更加懂得我佛的慈悲之心,你们平时训练虽说是练习擒杀之能。但你们同样是为天下苍生***,吐蕃一来,河州便要面临空间浩劫,我佛家盛地更会便成一片地狱,到那个时候你们该怎么办?为了寺庙不被焚烧而牺牲。这是***吗?错。你们这是愚昧,你们是把寺庙看成佛家之地。岂不知天下处处是圣地,我大炎俊美苍山,浩瀚江河,人们勤劳朴实,忠诚善良,他们才是需要你们去守护之人,而不是单纯的一座庙,一部经。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县不护何以护苍生?既然你们是佛家***,就更要懂得天下苍生的难处。换句话说,你们平时吃地。用的,都是百姓地供奉,百姓供奉你们为什么。他们希望佛祖能保佑自己,平平安安的过日子,而佛祖在那里,就在你们每一个的身上,你们虽然当兵,但是你们一样可以念佛,一样可以吃素念经。如河州地百姓见到你们,必然会处处礼遇,因为他们知道,你们是为了他们而战,你们保护了百姓,对于百姓,你们就是佛!”

        李泰一番话,说地不少武僧甚是羞愧,平远对于此番话更是赞赏有佳,李泰看着眼前的武僧言道:“诸位放心,本官不会让你们与***兵卒混在一起,本官会给你们一个单独地营房,除了平时训练以外,其余地时间便是吃斋念佛,本官是想让你们在为苍生***之时感受我佛真谛,本官是一名俗家***,但本官知道自己的责任,我佛有云,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要本官说,苍生不救,永不为僧,现在,想要为天下苍生***之人站在本官身后,不愿意者请回去。本官绝不勉强!”

        慢慢的,不少僧人开始向李泰身后走去,看着站在原地地僧人越来越少直至无人,李泰点了点头言道:“既然你们愿意为天下的苍生***,愿意为河州的百姓***,那么本官就不会亏待你们,从明日起,所有人搬迁到城外军营,与虎烈营一起参加训练。”说完转身对平远言道:“师兄,他们最擅长什么武器?”

        “阿弥陀佛,出家人甚少用利器,平时都研习棍法。”

        李泰点了点头:“好。明日本官便给你们开始打造兵器,用精钢打造***狼牙棍,成立“国防武僧团”如有使用重兵器的请告诉虎烈营,他们会为你们量身定做。如此。本官也无事了。明日清晨,本官在军营等着你们。”

        而此时,凝儿几人在远处看着李泰,燕儿言道:“少爷说地真好,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少爷果然是大善之人啊。”

        芝萌点了点头:“是呢,为天下地苍生***,做大功德,这才是真正地佛子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