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三十五 出佛寺开光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阿弥陀佛施主,小僧有礼了。”此时李泰内置黄衣,外穿锦缎金丝袈裟,对着燕儿,凝儿一笑,模样甚是***。

        燕儿笑道:“少爷,今日是出佛寺开光,您是河州的知县,总该做些什么吧?”

        “嗯?我做什么?难道咱们还没准备好吗?该送礼的也送了,该收的咱们也收下了。还有什么问题?”

        “可……可少爷毕竟是知县啊,这么大的事情,方圆几个县令都来了。少爷多少要陪同他们一起出游吧。毕竟是官场之人,弄的那么生疏不好,燕儿觉着,都是县令,彼此要多多帮助才是啊。”

        李泰笑道:“燕儿啊,你这么一说,少爷还真觉着应该和他们亲近亲近,这样吧,今日我与凝儿去山门,你稍后再去,如果有县令找我,便告诉他们。本官忙着呢,有什么事情等本官回来再说,如果他们能等,本官自然不会亏待他们的,但是,我琢磨他们没有一人前来啊。”

        燕儿一愣:“为何?”

        “切,这不明摆着吗,当初咱是拿着圣旨到的河州,不管多大的官员都不能管制咱们,你想想,咱们擅自开荒,擅自征兵,其后还派兵剿匪,缴获上来的财物都归衙门,出了佛事会那么大动静也没向京城报告,陛下更是连个嘉奖都没有。咱们又是盖市场,有是建设水库的,你自己说说。这是县令干地活吗?哪次最少不动用几十万两银子?这要是换成别的县令,都够杀几个来回地?况且咱们相府已经不像原先那么风光了。少爷我不过就是被发配到这里来的而已。换成是你周围的知县,你敢跟我有什么牵连吗?”

        燕儿点了点头:“嗯!少爷说的是,虽说咱们河州现在的日子好了,但是少爷毕竟是京城下来的人,手上还拿着陛下的圣旨,只要不***,做什么都没人管,可是他们便不行了,就算想建设水库,一下动用几十万两的银子。哪能不跟上面打个招呼?不然也不会把银子派下来,就算派下来,上面刮分一些,知县再留一些,怕是要建个水库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呢。就算碰到好官,也未必有少爷的本事。如果地方上有钱了,不往上教一些。迟早乌纱不保,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所以想建设成与河州相当的样子,怕是比登天难呢。”

        李泰很是***地上前挑起燕儿的下巴笑道:“所以少爷才这么孤单啊。要是没有你与凝儿陪着少爷,少爷我、我……唉,有时候想一想啊,还是当和尚好,人生啊,经历过才能精彩,尤其即当知县又当和尚的,更是精彩。感慨啊。感慨!”

        凝儿在边上笑道:“要不是我们姐妹看着你,怕是你都要上天了。又是知县,有是高僧,还是到家牛耳的***,前阵子居然还座了丐帮副帮主的宝座。你说,你还想座什么?太子?”

        李泰哈哈一笑:“做什么都不如做你们的男人幸福啊。呀!阿弥陀佛,贫僧犯了色戒,呜呜呜……佛祖啊,饶恕我吧,您是如来。我是乱来,都差不多。”

        被李泰这么一闹,笑的凝儿肚子都疼,没多久,大庆进来言道:“公子。咱们该走了。轿子已经准备好了。”

        “嗯?不骑马了?”

        凝儿笑道:“要人家看你这么一位高僧骑马像什么话。还是坐轿子吧。”

        李泰乐地直点头:“嘿嘿,坐轿好啊。好啊,本官还真没坐过轿子呢,快点,在哪呢?”说完,独自跑出房门,见到门口防着三顶轿子,打头的一顶是紫褐色的,后面两顶都是蓝色,前面有四人抗着回避、肃静的牌子,前面是一面打锣,看着架势,还真是官老爷出巡。

        衙役见到李泰身穿袈裟跑出来,不由一愣,李泰不管那些,看着扛牌子的衙役笑道:“哎,本官上任这么久了,还没用过呢,你们几个好好举着,拿出点精神来。”说完,走到第一个轿子前问道:“这是本官的轿子?”

        轿夫点头:“是、这是大人的官轿!”

        “哦!嘿嘿,本官第一次坐轿,几位,有劳了,有劳了。”说完,与四个轿夫殷勤握手。s随后钻紧轿子里,左右瞧了瞧,点头言道:“嗯,跟马车差不多嘛!哎呀,这垫子有点硬,哪天把缴获的虎皮放进来能不错,看够了,掀起轿帘,见到凝儿燕儿刚刚走出小屋:“你们快点,这马上就要开车了。”又探了探头,对着轿夫笑道:“有劳,有劳!”

        再次坐好,听到大庆喊道:“起轿

        咣咣咣声锣响,官老爷开始上路了。

        座在轿子里,刚开始李泰很是新鲜,不时的打开轿帘,看着周围的景致不断后退,不少人见到自己官轿特意躲闪一边,看见李泰掀起轿帘也不由地问好,李泰坐在里面挥挥手,很是满足了一下自己的虚荣心。但时间一长,想起还有很远的路要走,自己坐在里面实在不舒服,虽说自己是知县,是河州最大的官,但怎么说也不习惯别人抬着自己,总感觉自己像个势力小人一般。不过他也暗暗的安慰,算了,人应该学会习惯。这个时候没有轿车,穿成这样子实在不能骑马。只有坐轿子了。

        再次来到出佛寺前,李泰被眼前一幕吓了一跳,这比大市场开业的时候人多了几倍不止啊,看着他们不少人都坐再地上念经,双肩带着晨露,嗡嗡之声不觉于耳,李泰心中感慨,弄不好他们昨天就来了吧。面对山门下无边的人群,李泰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凝儿走下轿门。看着寺庙言道:“相公,您看。这红砖绿瓦,黄墙青松,当时是一处世外桃源,要是年纪大了,在此有青松为伴,也不觉寂寞啊。”

        李泰深沉地点了点头:“是啊,此处***最好!”

        “你……”还没等凝儿说什么。就看见李泰道貌岸然的向门口走出,此时出佛寺正门未开,偏门前地沙弥见到李泰前来,连忙上前施礼:“小僧见过师叔祖!”

        “嗯。乖、”发觉不对忙道:“阿弥陀佛!”

        沙弥言道:“主持特意吩咐,如师叔祖到来请到释迦阁中等候。小僧跟您带路。”

        “不必了,贫僧自己去便可!此时香客甚多,莫出什么乱子才好。”回头对衙役言道:“你们在外等候,一会开启山门便进来烧香拜佛吧。说完,带着凝儿,燕儿。大庆四人从偏门而入,向寺中走去。

        再次来到这里,李泰依然被这里地景致所打动,与前阵来的时候相比,这里面怕是又粉刷了一边,处处都显露出新、奇。闻着香灰的味道,听着山门外的嗡嗡声,说实话,李泰真有想跟着念上一会的冲动。不知不觉,众人来到出佛寺后院。抬头观瞧这新盖地释迦阁,还未说话,便听到远处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平空师弟,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否?”

        李泰回头,原来是大德寺地慧能禅师。李泰嘿嘿一笑:“见过师兄,有些日子不见,倒是精神不好啊。”说完,将慧能拉到无人之处问道:“师兄。惠山之上的别院可好?那个祈愿灯卖地如何?”

        慧能笑道:“尚好,尚好,出家人不贪财,多多益善。”

        “***,你这时候装好人了。当初怎么没看出来?”当然了。李泰此时毕竟也穿着袈裟。不好意思说太多,但此时心里。绝对是把他鄙视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嘿嘿,慧能师兄,咱们进去吧。”

        “嗯,师弟请!”

        “别,师兄请”说完,慧能便率先而入。李泰一耸肩,摇了摇头跟在后面,刚一进屋,就愣在那里,靠,我来晚了,哪来地那么多和尚尼姑啊?再说了,这和尚的事情跟尼姑有关系吗?转念一想,嗯,是有关系。

        众人见到慧能前来,不觉都起身相应,其后与李泰见礼,李泰还礼后,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平远一笑:“师兄,师弟来迟了。”

        平远此时满面红光,内置黄衣,身穿锦缎金丝袈裟,见到李泰不觉一笑:“师弟来此,老衲甚感欣慰。呵呵,来,坐!”说完,主动上前把李泰拉到自己身边座下,其后与众人寒暄。李泰刚刚坐好,突然起身向往外跑,奈何速度有点慢,加上屋里人多,就听一道声音传来:“平空禅师,为何未见到冰儿?”

        看见屋里人不由的望向李泰,李泰嘿嘿一笑,走到了尘身边笑道:“师太好,许久不见,师太越发漂亮了。气色也比先前好了不少,贫僧在此恭喜了。如无它事,贫僧先告退了。”

        “平空禅师请留步,你救我临霞山一脉,本座甚是感谢。今日见到平空禅师,贫尼想问一句,为何不见我徒弟冰儿?”

        “嗯……这个……那个……所以,嘿嘿,您明白了吧!”

        了尘摇了摇头:“贫尼还是不懂,我与冰儿许久未见,甚是挂念,还请平空禅师将她唤出来,让我师徒见上一面!”

        李泰琢磨良久言道:“师太,实不相瞒,令爱已经……唉!”

        “你说什么?”了尘起身恶狠狠的言道:“我徒儿怎么了?”

        “别慌,别慌,冰儿无事,无事,她走了!”

        “去哪里了?贫尼让她过来跟随禅师,为何却走了?平空禅师,我临霞欠您一份恩情不假,但贫尼也将冰儿许给你了,南山前辈还说你必定善待冰儿,没想到这才几日,冰儿便出走了,冰儿性格温顺,断然不会出大错,莫不是你将我冰儿摧残后将她轰走了。”说完,一甩拂尘。向前一步喝道:“说,冰儿去哪里了。你今天要是说不明白,贫尼就是拼死也要为我徒儿讨个公道!”

        李泰嘿嘿一笑:“您看,多大个事惹您生气,据说生气脸上会长皱纹的,来,您坐下,兄弟我……贫僧跟您说,你地徒儿我还没来得及摧残她就走了。您放心,我对冰儿那是相当地好,有好吃地都是她先吃第一口。好穿的她先穿第一件,好玩的她第一个先……嗯,她最后玩。反正,贫僧敢对灯说话……嗯?灯呢?”李泰看见周围没灯,改口道:“贫僧跟佛祖保证,肯定没有善待、***冰儿,她是觉着本官对她太好了。迟迟不动手、不,迟迟不迎娶她,所以决定要到江湖上闯出一份名堂来回报师门。贫僧住处还有冰儿的一封亲笔书信,如师太不信,咱们可以到房中单独……到房中去看看,嗯,看看!”

        了尘言道:“你说的是真话?”

        “当然,如师太不信,等本寺开光后,贫僧取来给师太一阅!”

        “如此便信你。要是找不到冰儿亲笔书信,贫尼就是拼了命也……”“好,好好,兄弟我一定给您找来!”说完,赶忙离开了尘座再原位,不由的一抹汗,心道,妈的,这个母老虎,要不是看在你是冰儿师傅的面子上。小爷我定然好好收拾你一顿!

        咣

        咣

        咣

        悠扬的钟声响起,屋内之人一愣,平远禅师笑道:“诸位,佛门开启只在此时,诸位同门请!”

        “主持请!”

        随后。一群以平远为首地招摇撞骗之人。穿着锦缎袈裟,浩浩荡荡地向大雄宝殿走去……********分割线

        河州。

        出佛寺!

        随着悠扬的钟声传来。十几丈高的大红色山门渐渐开启,山下的善男信女不由的起身,一脸虔诚的看着山门,映入眼帘的是恢弘壮阔地大雄宝殿,再往里瞧,便能看见名动一时的土中圣佛,此时不少人都是慕名而来,都要为瞻仰圣佛真身,而此时,虽然可以看见用黄布蒙着,但却无法见我真身。人家都说,烧第一柱香百分之百地灵验,不少人已经做好往里冲杀的准备了。

        接着,伴随着悠扬的钟声,一百零八个僧人穿着红色袈裟从两边缓缓而出。每人右手拖着木鱼,左手木槌,在低沉的佛音中登场,其后形成一百零八罗汉阵,座在大雄宝殿之前开始诵经。

        看样子这些和尚诵的经,普通百姓都会念,见到僧人席地而坐,不由地跟随座下,双手合十。佛音不断……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翠响传来,大炎佛门诸位高僧从两侧走入,进入大雄宝殿,平远座于主位,其后按照辈分相继退后,李泰与慧能禅师坐在其左右,双手合十。

        见到各位高僧已经座好,门前地一百零八位僧人退去……

        咣

        咣

        几声佛钟响起,主持起身走到圣佛前行三拜九叩之礼,其后在场诸位高僧行李,到最后,发展成山门外所有善男信女都跟着磕头,平远禅师口诵***,拿起羊脂玉劲瓶(假的)用柳树枝开始四处挥洒,水滴露在李泰脸上,李泰本能地想伸手擦掉,突然发现满屋子人谁也不动,自己只好忍受,其后,平远上前将黄布缓缓摘下,露出佛像面目,只听身后哗然一片,诵经、激动、哭声、喊声一时只见不绝于耳,平远亲自点燃三根香,向四处拜后插再香炉之上,随即转身,内力进发:“诸位善男信女,出佛寺山门开光完毕,请诸位善男信女上香!”

        嗖……砰砰……

        几十只穿天雷瞬间响起,五颜六色的彩纸从半空中缓缓而下,隔着彩纸往里观瞧,只见着圣佛更加神圣,往来香客见到如此,更加虔诚,不由的加快脚步向里冲去,一时间,大雄宝殿前面跪倒一片,偌大的香炉不一会便***的满满,此时烟雾缭绕,香味阵阵,佛号不断、祈声不觉……

        李泰随众人座好,口中念着不知道什么***,满满睁开眼睛,对门边上的燕儿点了点头,燕儿会意离去,李泰心里笑道,今天人真不少,看来最近的准备没有白费啊,一切慢慢开始吧。

        此时,山门内香客不断,大家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不少人都拿着佛像开始再山门边上叫卖:“快来看啊,圣佛开光,买个石佛回去供奉吧,此佛乃是用圣佛身下的石头所做,高不过半掌,却是灵验的紧啊,十两银子一尊,机会难得,不可放过啊。”

        “走一走,瞧一瞧哎瓷观音像……”

        “看一看瞧一瞧,翡翠佛珠出土哎,这乃是前朝之物啊,大家看一看啊。”

        “包子,包子,新出锅的素馅包子啊。……”

        “首楞严经!首楞严经!一两银子一部经书啊……”

        “秦家大饼……秦家大饼……快来尝一尝啊。”

        “诸位兄弟,有道是,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在下出门在外,用尽盘缠,想借贵宝地发发财气,请诸位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

        李泰座在大雄宝殿里,听着外面地叫卖声,心里哈哈大笑,妈的,这才哪到哪啊,这个时候不卖东西什么时候卖?想到这里转身对平远言道:“师兄,师弟想出去观瞧一番,也好领着诸位善男信女在寺庙中供奉一遍。不知可否!”

        平远知道李泰根本座不住,况且念经的时候他也什么都不会,不由的点了点头:“嗯,师弟有心了。啊你便去吧。”

        李泰施礼后走出大雄宝殿,看着下面的百姓,李泰朗声道:“阿弥陀佛,诸位善男信女,常言道,人争一口气,佛增一柱香,今日是我出佛寺开光之日,除了圣佛外,各地罗汉与各方***都在看着诸位,我出佛寺乃是大炎最大寺庙,为了不让诸位迷路。贫僧要带着大家四处朝拜一番,诸位请随我进来,这圣佛旁边,供奉着十八罗汉,还有四大金刚,更有我佛如来法身。”说完,李泰边说边讲解,不知不觉担任起了导游地职责,告诉人们在那里上香最好。当真是微笑服务,态度良好。再加上他穿着高僧大德袈裟,众人更是对他信任有佳,就连平远都不住点头,这个师弟甚有佛缘,知道带着诸位上香,不容易啊……

        此时,咱们地李导游甚卖力气,对待众人那叫一个亲切,他明白,虽说这里的人很多,后来之人肯定不知道前面之人在做些什么,而寺庙开光,前面人做什么,后面虽说看不到,但是也会跟着做。李泰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心道,诸位咱们开始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