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三十一章 河州聚宝盆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十一月的河州,万物都已经枯黄,寒风萧瑟的夜里,人们都已经盖上了棉被,是的,是棉被,毕竟棉花已经下来了,而且,种子很多,李泰已经开始把多余的种子卖给百姓,让他们在山上承包一块地,自己种棉花。有时候人就是健忘,这么好的城市居然没有茶叶。

        但此时,最让李泰郁闷的是,月朗星稀,寒风瑟瑟的夜空下,他正跟大庆抱着行李在大街上晃悠,晃悠……晃悠!

        按理说,一个县官大老爷怎么能这么寒酸。没办法啊,人多欺负人少啊。前些日子燕儿、凝儿两个丫头不知道怎么商议的,突然提出要修建衙门,还说必须在年前修好,也好让大家过个好年。这个提议立刻遭到李泰的反对,不是不想修,等到了夏天还不行吗?但凝儿说到了夏天事情就多了,根本没有时间。所以,凭借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为了显示自己的公正,李泰特意把衙门所有的人员叫到一起开了个会,本会议的题目叫做----修建衙门可行与否报告大会。

        此会议有县令李泰和师爷燕儿主持发言,首先,李泰对于河州一年中取得的成绩表示满意,对大家的工作热情也由衷的赞扬,接着用对河州未来的发展进行了展望,会议期间,李泰绝口不提修建衙门之事,主要教育大家要勤奋朴素,会议最后,李泰突然言道:“本此会议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大家现在对修建衙门一事开始举手表决。”

        本来以为大家会反应不过来,谁知道在举手表决的时候所有地衙役都站在了凝儿一边,而且,月娘姐姐,邓建、何大叔、王平、潘魁、都与凝儿达成共识。李泰怀疑暗箱操作。大叫不平,可是苦于没有证据,虽说失败了。但是他很高兴,最起码大庆能跟自己站在一起。刚表扬大庆几句,他却言道:“公子啊,俺是看实在没人跟您站在一起了。还是俺来吧。”

        李泰很生气。为了挽救一些面子。死死爬在床上不搬,即使院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搬走了,他也要在此驻守,他相信,经过自己的努力,一定可以成为大炎最牛的钉子户,可人算不如天算,凝儿找来南山,说明原意。还说单独给南山一处上房,就这样,在南山的武力威慑下,李泰与大庆抱着自己地行李,默默的走在大街上。寒风阵阵。一切都是那么萧瑟……

        “我这样的男人……没有你想象中坚强……我这样地男人,抱着行李在流浪……我这样的男人……被师傅打到了街上。我这样……咳咳……咳……这样的男人……”

        大庆抱着行李看了李泰一眼:“公子啊,看开吧,南山前辈让咱们黑夜搬家,已经是给足面子了。要是让您白天招摇过市,您还敢反抗?快走吧,咱们先在城西新盖好的房子住下,过阵子再搬回来吧,凝儿也说了。咱们是扩建衙门,不是要重修,不过是为了把院子弄地更大一些,房子多盖几处,这样人也可以住地多一些。大家在一起热闹。”

        “哼!看来你们是串通好了一起整我了?”

        大庆嘿嘿一笑:“那到没有,俺觉着,有时候找公子不方便,一进门就看到不该看的事情,公子啊,俺听说那种事不能太勤的,伤身子!”

        李泰点了点头:“是啊,我他妈早修衙门就好了,一个屋子不够折腾,嗯,你说的有理,一会把图纸拿来,好好研究研究,我的屋子要最大才好,嗯,盘个大火炕,嘿嘿,大家一起住。嗯,不错,不错!”

        “呵呵,你不是说死活不搬吗?这会怎么如此痛快?”

        李泰看了看天色:“你不冷?我冷!”说完,把被子往身上一盖:“您先忙着吧,我先走了。没功夫跟你扯淡!”

        “站住……干什么的?”一个声音传来,很有女将感觉。

        两人一愣,回头看见十二个女兵瞬间围了上来,三人靠前,五人靠后,四人远处拉开弓箭瞄准。这是李泰跟几人商议出的最好防御阵型,最能有力的打击罪犯。

        “县令大人在此!”大庆喊道。

        一会,走上来一位女将,见到李泰与大庆后连忙敬礼,其后看着蒙着被的李泰懵懂道:“大人,您这是……”

        “哦!本官看着天气不错,就跟潘将军出来走走,嘿嘿,对,走走,可是虽说不错,也有点冷,所以就带个被子出来,嘿嘿,潘将军,您说是吧。林雷”

        大庆看了看李泰,又看了看自己地被子,点了点头:“对,对,大人说的是,我与大人就是看看天色。”

        听着几个女子小声偷笑,李泰知道怎么解释也是白搭,刚要转身离去,那位女子言道:“大人请留步!”

        “嗯?有……事?”

        “大人,冰儿姑娘最近跟我们住在一起。”

        “是啊,本官知道!”

        “她走了?”

        “啊?什么时候走的?为啥?”

        那名女将摇了摇头:“今日便走了,还让属下明日把信交给大人,今日正好瞧见大人,属下就把信交给大人吧。”说完,从衣服里拿出一封信交给李泰。“属下告辞!”说完,带着一排女兵继续开始夜间巡逻。

        “潘哥,帮我拿着!”说完,把被子交给大庆,拆开信件观瞧,月色下,信纸被寒风吹的直响,李泰借着月色,看着清秀的字体,不觉有点凄凉。信上言道

        “李大人,冰儿走了,这段期间承蒙大人地照顾。冰儿在此生活地很开心,师傅将冰儿送给大人,大人却将冰儿视为知己,这是冰儿地福气……起初,大人在岷州轻浮之举虽让冰儿生气。但大人***却让众人见证到大人地聪慧,虽说大人想要冰儿,但手法也算光明。就是家师也对大人有中肯的评价,说大人是轻浮的君子……

        在河州数月,冰儿总在想大人讲的阴曹地府之事,冰儿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却记着那双眼睛。好像是你,却也不像,如此踌躇,让冰儿有些抓不到边际,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大人,草原一战,让冰儿见证了大人地智慧,冰儿有幸能与大人并肩作战而高兴,但越发的觉着冰儿不属于这里。

        这里的百姓积极生活。衙门中人每天也忙着事宜,就连军中地姐妹也在不断的训练,这让冰儿觉着在此是个废人,虽有一身武艺,却无用处。不知道是冰儿的倔强。还是江湖的习气,总之。冰儿有些……有些怕,怕大家说我无事可作,所以经过考虑,冰儿决定离开河州。

        虽说冰儿没有尊师命保护大人,但与大人地约定还算,冰儿会在江湖中闯荡一番,毕竟这是冰儿习武地愿望,不想空学一身的武艺,冰儿也想闯出一番名头来报答师门的养育之恩,如果上天可怜,假若大人真是赠衣之人,冰儿与大人还是有缘分的。大人乃高僧,想必也会如此想法吧。不如你我约定,下次若能再见,便是连理花开之时。

        好了,该启程了,不知道为什么,再次拿起宝剑突然心中烦躁,想来,如果没有师门的养育,冰儿还真的很想叫您一声平空哥哥……”

        李泰看完信长叹一声,负手望着星空良久:“唉,该走的始终要走,该来的也终究回来的。呵呵,我相信咱们还是有缘分地。”

        大庆言道:“公子,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走就走了吧。”

        李泰大怒:“***,你说的到轻松,小爷连宴席还没吃着呢。给我!”说完,抢过大庆的被子盖在身上向着新房走去:“我这样的男人……没有你想象中坚强,我这样地男人……不能陪你到江湖上流浪……”

        来到城西地民宅,发现两个美人已经在门口等候很久了,两人穿着棉服打着灯笼眺望着远处,让李泰心中不觉一暖。见到李泰与大庆两人走过来,凝儿连忙上前,接过被子笑道:“相公,您回来了。”

        李泰点了点头,看着连绵的房子笑道:“别说,都是独门独院地,真好,唯一就是这房子都一样,不好认识啊,明天找人在每个房子上都写上字号,大家也好记着,嗯,再把这片划分成几个小区,嘿嘿,也不错。”说完,看了看凝儿,燕儿:“外面冷,都回去吧。潘哥,你住哪?”

        “俺住公子隔壁,右面,南山前辈住左面,公子院子在中间,院里还有四獒,当无大碍。”

        看着大庆转身离去,李泰笑道:“最近几天,都是咱们住在一起,不如以后就这么住吧。谁叫咱们习惯了呢。是吧。走,进屋。”

        挑开门帘,一股热气涌出,李泰很是高兴的点了点头:“嗯,不错,比县衙暖和。”说完,不由的满屋子转了一圈,这房间足有一百多平米,两个卧室,其中有一个房间们紧闭,李泰也没看。一个厨房,唯一不好的是,吃水不方便,还有厕所也在外面。李泰不由的郁闷良久,看来,这地下管道也该弄一弄了,这大冷天的,谁愿意跑到外面上厕所呢?妈的,好像还要解决自来水的问题。嗯,哪天跟蒲松研究研究,不行先弄个存水的大水箱也成啊。转了几圈,最欣慰的就是这个炉子了,大冷的天,能有一个炉子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可惜这个时候没有红薯和土豆,要是晚上没事烤个红薯吃,哇哈哈,爽啊。

        “少爷,想什么呢?凝儿笑道:“肯定想吃的呢,你看还舔舌头呢。”

        燕儿笑道:“少爷想吃什么就跟凝儿说,咱们自己有家什,火也方便,做什么都成!”

        李泰点了点头笑道:“不饿,就是馋了。这个时候也没蝗虫了。要是冻上一些就好了,用炉子烙着吃也是一种美味啊。”

        凝儿一笑:“那有两个人服侍相公洗澡呢?美不美?”

        李泰一愣,随即大笑:“美啊!怎么不美!都美屁了。哈哈,快快,别耽误时间了。水呢?”

        “在房间里呢。没看门都关着呢吗?不过有点凉,等一会燕儿再烧些热的吧。”

        “不用!不用!咱们现在就开始!”说是迟,那是快。李泰迅速跑到房间里,没过多久,只听扑通一声,两人跑到房中一看。只见李泰已经脱的干净座在桶里笑道:“你俩。谁下来?算了,浪费水是可耻地。咱们三个一起洗吧。”

        两个***本就不干,可架不住李泰连忽悠带骗,最后无法,都穿着内衣进了浴桶,没等反应过来,李泰伸手把他们布兜拽掉,引起一阵子惊呼,看着眼前捂着胸口的女子。李泰哈哈大笑:“太美了,这种感觉太爽了,哈哈,有自己的房子就是好啊。以后咱们天天洗。来,凝儿给***。我给凝儿擦。凝儿给燕儿擦,如何?唉。这洗澡啊,就是循环才好,不浪费。你们说是吧。”

        两人不过,最终便宜了他,慢慢的,彼此也都放得开,不由的在一起打情骂俏地,甚是开心,闹够了,凝儿起身拿过一张纸递给李泰:“相公,这是我与燕儿想的三个名字,您看哪个好?”

        “嗯?这是什么名字?我看看,河州集市、河州聚宝楼、河州食料集市、这、你们说的是那个大市场吧?呵呵,怎么?我前几天看见已经把盖子都上完了,里面都弄好了?”

        凝儿言道:“嗯,都弄好了,蒲松大哥正带着人装炉子呢,相公,昨日我还与凝儿去看了一次,太大了,上下三层,很高呢!工匠们说,光是盖顶铺瓦片就铺了半个月呢,一进门,近千张铁桌子,上面都写地号,我跟燕儿还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呢,那里的人说,一楼都是食材,二楼是一些女子的服饰和小物件,三楼都是一些家居之物,相公,您说那么大,咱们这能放满吗?”

        李泰笑道:“怎么不能?前些日子百姓不是养活了不少牲口吗?都让他们到那去买,而且,也可以去收购,然后再到市场里去买,挺好地。”

        此时,凝儿眼睛发亮:“相公,那不如咱们官府出面做吧。怕是能赚好些银子呢?”

        李泰对她挂下鼻梁:“就你知道钱,呵呵,官府都拿走了,百姓赚什么?”说完,走出水桶,带着两人爬到桌子上言道:“咱们还有几天时间开业?”

        “怕是最多十天!”

        李泰琢磨一会:“嗯,行,燕儿,我交代你个重要任务,你从百姓中挑出五百人,备上快马。拿着印制地请帖到各个州县去请些员外,你放心,咱们的请帖上都会写明一些事宜的,不用废话,送去就成。而且,我估摸着出佛寺也要竣工了,找师兄商议一下,能不能在那个时候开光,到时候必定又是一界盛世,嘿嘿,衙门不少赚哦!何况佛事会咱们办的那么好。相信大伙愿意来的。”

        凝儿忙道:“那我呢,那我呢!***什么呀!”

        “别急,你的任务最关键,咱们的大市场里一楼有八百三十个摊位,你的任务就是往出卖摊位,带着人。在市场里坐镇,想要租摊位的,一次***上半年租金,当然了,河州百姓可以三个月一交。这里面可有大学问啊。”

        凝儿笑道:“那有什么学问?不就是出租摊位嘛!”

        “你可错了,我告诉你啊,这靠门地摊位就贵,离门越远越便宜,就好比一楼,一共八个门,你想,第一家靠门的摊位能不赚钱吗?第二个摊位相比第三个肯定还能赚钱,二楼也是如此,靠楼口的就赚钱。位置远的就赚的少些,三楼也一样。”

        凝儿本是商贾之女,一点就透。忙道:“相公,那您说咱们第一家摊位收多少钱?”

        李泰琢磨琢磨:“嗯,到时候我会把这些利弊写到请帖里,燕儿也写成告示贴在衙门处,我估摸着,凡事靠前地摊位一个月怎么着也得五两银子吧!一年才六十两啊,不多,这样,靠门地一个月八两银子,第二个摊位七两九,前十个摊位一次减一分银子,后面的就依次减三分吧。再往后减一两,二两,三两不等。你想想,八百多个摊位,咱们一个月能收多少?还有二楼地,三楼的。哈哈。一个月下来,这三层应该能赚个七八千两吧?其后咱们再***一些打扫之人。这不就结了?”

        凝儿燕儿两人看着李泰良久摇头,燕儿言道:“少爷,真搞不懂,您脑子里哪来那么多主意?一个月赚那么多银子好吗?”

        “***,又什么不好,光建设一个市场花了咱们将近二十万两银子呢。不赚回来怎么行,再说了,咱们床位高些,税少收一些就是了。起初百姓没钱,现在大伙都有了。本官也给他们指出发财的路子了,怎么着也得交点是吧?再说了,到那里上货多好?风吹不到,雨淋不到的。咱们再开出一条街专门买些吃食,这样,买货的累了可以停下吃些东西,卖货得也可以吃。这么一来不就都解决了?整个市场由衙门管理,几点开门,几点关门都有规定,方便着呢。”

        凝儿想了想:“可是咱们河州虽说还有人不端的在搬迁,可是也买不了那么多的物件吧。毕竟咱们河州现在还不到二十万呢。”

        “啥?都快二十万了?这么多啊。”

        “还多呢?你那么多摊位,哪能都买肉?现在还没有菜,咱们吃什么呀!普通人家总不能天天吃肉吧?”

        “嘿嘿,这个本官当然想到了,你们知道***吗?”

        “***?是什么?”

        燕儿给李泰倒上茶水,喝了一口言道:“所谓***,便是一次性大量,便宜的买出一些物品,其后所买之人逐步往各个城县中去卖。然后里面赚个差价,第一次大量买出物品之人就叫***!”

        凝儿噗嗤一笑:“我当是什么呢?不过便是总掌柜而已,爹爹便是做这样的生意的,他从外面贩卖货物,然后便宜的买给各大商铺,再由商铺卖给百姓,中间赚取差价,是也不是?”

        李泰一叹:“唉,从吕不韦那时候就有***了,我跟着操什么心呢?时间长了,慢慢就有人明白了。”

        凝儿想了想:“相公,那是不是什么都可以卖呢?布匹,刀具,兽皮,茶叶,还有笔墨纸砚。”

        “当然了,什么都可以卖,不过要划分一下才行,总不能卖肉食里面再卖布匹吧。呵呵,咱们要在里面划分一些区域,这样人流才能尽可量的平均,保证大家都能赚到一些钱。”

        几人在一起聊了许久,经过李泰的讲述,凝儿和燕儿两人顿时觉着这个大市场简直是个聚宝盆一般,这么一来,先不算摊位,光一年的税收怕是就不少银子呢。虽说离陛下的百万两银子的目标还太远,可是毕竟开始收税了。这就是希望。

        不过随即燕儿提出一个问题,让李泰陷入了困境,这四周都是墙壁,照明的问题怎么解决呢?不能一个摊位一个火把吧,这个问题,有待于思考……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