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三十章 现代酿酒工艺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接上一章

        “你,认识此物吗?把兜里钱都拿出来……”

        “大、大人,小人这不足一两银子,您拿去吧。”

        “我是问你认不认识这个令牌?”

        “恕小人不知,没见过,不过一看便是金子做的。”

        “行了,你忙去吧。哎……哎……那边那位。兜有钱吗?瞧,这是令牌!”

        “啥令牌?大人,缺钱您说话,要多少,小人给你送衙门去。”

        “算了。没事。忙去吧。哎……买包子那个,认识不?”

        “哎……卖猪肉那个。认识不?”

        “嘿嘿,让开,让开,你是卖艺的吧。怎么样?认识不?”

        “大人,小人初来咋到,不懂河州的规矩,您拿的是官府的令牌吗?是不是小人少交了什么税?这就补上。”

        拍了拍那人的肩膀:“没有。没有,继续演出,继续演出。嘿嘿,忙吧。忙吧。”说完,走出人群,拿起副帮主的令牌一叹:“妈的,要了一上午。没一个人认识的。要不是瞧它是金子。小爷早就扔了。妈的。一早上累身臭汗,换来个这破玩意。潘哥,潘哥……”

        “公子,您叫我?”

        “认识不?”

        “认识,这不是丐帮副帮主的令牌嘛。您都问一上午了。”

        李泰叹了口气:“唉,指望用这个讨点钱。谁都不认识,哎?嘿嘿,你瞧,那边好像有个要饭地,走,哎……哎……回来,你别跑啊。”

        李泰还没等上前,那人见到李泰就跑,这把李泰气的。刷刷几步堵到前面:“你跑什么?不认识我?”

        那人都快哭了:“大人,小人都瞧您一早上了,你手上地东西小人真不认识啊。小人是化肥场的,正要去干活呢。小人真跟着赃物没关系啊。大人,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孩子,真不认识着赃物啊……求大人。还是问别人去吧。呜呜……”

        李泰拍了拍那人,温和的言道:“别怕,别怕,这个不是赃物,放心,跟你没关系。本官告诉你啊,这是令牌,啊,是丐帮副帮主的令牌,丐帮知道吗?”

        “小人知道。都是一群要饭的。大人治理的好,咱们河州没有乞丐,这令牌怕是金的吧。保不齐是那个武林高手丢了。小人帮您问问。”

        李泰一脸黑线:“不用了,不用了,去忙吧。”

        见到那人走后,李泰叹了口气,见到大庆在一旁偷笑,拿起令牌:“认识不?”

        大庆都快哭了:“公子,你要干啥呀!”

        “小爷出来一早上了,现在肚子都饿了。给点钱吃饭!”

        “都给你,都给你……”大庆边说边拿,兜里钱全数交给李泰。李泰嘿嘿一笑,掂量掂量银子:“嗯,这我心里就平衡了。林雷走吧。”说完。把令牌往怀里一揣。与大庆在街边买了点吃食,便向厨师学院走去。

        如今的厨师学院。可不是起初的样子了,开始主要是招收佛道俩家地弟子,现在有了海州厨师朋友的帮助,李泰根据自己的经验,开始了面点班、烹饪班,素食班、粮油班、研讨班、酿酒班。这粮油班就是专门负责研究一些谷物,和野外的一些吃食,李泰知道,这个时候的很多美味都在外面野地里躺着呢。比如说地豆(花生)就是如此。研讨班就是将菜的做法加以统计。今天主要来酿酒班瞧瞧,这粮食也下来了,大伙也都把酿酒的家什备好了。不酿酒对得起谁?

        此时,酿酒班地学员正聚集在操场上谈论着什么。有人眼尖喊道:“院长来了……院长来了。”

        “真是院长啊,快过去……”

        “院长好!院长好!”

        李泰点了点头:“嗯,同学们好!”

        话音刚落,一个年轻之人上前:“院长,酿酒的家什咱们已经装好了,今天第一批粮食就要进来了。咱们大伙都等着呢?您进去看看?”

        “嗯!好!”众人来到屋中,李泰抬头瞧了瞧,只见这屋子比自己的大堂还大,此时蒲松已经带人把安装的物件逐步安装好了,首先最下面的是十口大锅,这锅跟出佛寺食堂里的锅一样大小,其后是一片空地,接着便是一个几人高棕红色的木桶,在木桶下方有一个大笼屉,这是专门为蒸酒准备的。这木桶上面有一个盖,当然了,离着太远看不清楚,估计盖上了。在木桶的顶端有五根管子,这五根管子在空中向下张开,好似八爪鱼一般,每个管子下面还有一口大缸,不用问,这就是装酒的了。

        李泰点了点头,言道:“你们都把酿酒地工序记熟了吗?”说完,看了看跃跃欲试的学生,指了一下其中一人回答。

        “回院长,学生记下了,首先把粮食放入大锅中蒸制半熟,其后在大地上凉开,待粮食发酵,也就是有股子酸味后,方可放入木桶之中,其后在里面添入少量的山泉,便在下面的笼屉中烧水。其后便会从木桶中流出酒了。然后,根据落入酒缸中起的水花来分辨酒的度数,再依次调配,其后装入坛中密封!”

        李泰点了点头:“嗯,不错,这确是咱们学院的酿酒技法,但是同学们要知道,咱们这种技法并不是最好的。古来酿酒之技,必然有过人之处,你们的家里都是一些原先酿酒的。不要忘了本行才是。至于调配度数。还需要慢慢地累积经验。呵呵,要是让你们干上一年。本院都比不了你们了。呵呵,最近探讨班那边正在研究用果子酿酒,这也是好事,凡事不能求固,一定要有创新,这酿酒的办法千奇百怪,为什么百家酿酒百家味呢,奥妙就在于此。你们只有平时多交流,多试验。才能一步步成熟起来。正所谓酿无定法,适者为佳,这句话地意思就是,不管你怎么酿制,酿出的酒好喝便是一绝。所以大家在工作学习中,一定要多多细心,多多注意粮食发酵的成熟度。这样才能累积出固定地经验。当然了。咱们这种方法酿制出来地酒肯定会烈,其后大家就要想一想,用什么办法才能缓解这种烈呢,比如,在发酵的时候再加入些花瓣,这出来是什么味道?加入茶又是什么味道?这些事情都要大家自己慢慢发掘。”

        众人一听,不觉眼前一亮:“难怪大伙都愿意听院长讲课,院长讲地咱们连想都没想过啊。”

        李泰笑道:“其实本官不必你们聪明,不过是平时想的多一些罢了。咱们学院的奖学金大家都看到了,不管你们是谁。也不管你们入学多久,只要能发明出别人没有地。而且却是好吃好喝的。这二百两银子就归你们。呵呵。别小瞧着二百两后,发明一种就是二百两。谁要是发明个十种八种的,谁还酿酒啊。都等着在家喝酒了。”

        “哈哈!”李泰说完,同学们一片笑声。话音刚落,就看见五台马车拉着粮食进来。随后学员开始帮着忙活,李泰看着他们将粮食放入大锅中用文火慢慢蒸时,不仅点了点头,带粮食半熟后,李泰第一个站在锅边笑道:“今天是咱们第一道酒。本官便给你们扬第一锹!”

        说完,用铁锹把锅里半熟的粮食扬起撒到地下,其后,学院们齐动手开始干活。

        虽说李泰是第一个扬的,但是大家也不能让他累着。不由的上跟前要帮忙:“院长。给我吧。我帮您干!”

        “给我吧,我帮您……”

        “还是我来吧……”

        李泰本来就站在锅边。看到人群上来不禁往后退,这一退不要紧,脚下一空,直接掉到锅里。

        众人一吓傻了,还未等反应过来,只听一声惨叫,一个白色人影刷刷飞起老高,伴随着惨叫落到地下,大庆定眼一看,只见李泰的一身白衫上全都沾满了粮食,吓地大家连忙上前帮着清理,大庆言道:“公子,没事吧。”

        “靠,你掉进去试试。妈的。都烫红了。你们以后也要注意,一切以安全第一,这锅又大有深,进去想爬出来都费劲,千万注意啊。就本官这体格,扔进去没一会就熟了。知道吗?”

        大家看着李泰出事,不觉都是一身冷汗,看见李泰的眼神也很是畏惧,李泰嘿嘿一笑:“没事。本官乃武林中人,江湖外号小李飞刀这点小事大家不用担心。来。瞧瞧本官给你们露两手,看见那个木桶了吧。看本官怎么给你站在盖子上。嘿!”李泰说完,腾腾腾几步窜了上去,没等大家叫好之时,又听一声惨叫。啊……

        所有人都在看着木桶上方,谁也不明白怎么回事。良久,只见木桶中露出一双手,李泰爬上来言道:“这盖子怎么没上啊。记住,以后没上盖的时候不能跳。”

        “哈哈……”大家看到李泰不由大笑,刚才的恐惧随即消失。等李泰跃下,自然受到了一通吹捧,没想到啊,咱们的院长还是为武林高手呢。

        “院长,院长,您这么高的武功,咋不开山立派呢,俺听说书先生讲,那些人物都厉害的紧呢。”

        李泰不以为然:“切,你们记住,打仗没有技术含量,手艺才是养家糊口的本钱。知道吧。本官是体弱,便以锻炼身体为主!行了,都别看了,大伙忙去吧。本官再到别的地方瞧瞧!”

        走出厨师学院,大庆笑道:“公子,您怎么不去别地地界瞧瞧?”

        “靠,这一身还瞧个屁啊。赶紧回家吧。妈的,今天出门不利,易受血光之灾。还是回去呆着吧。”

        大庆言道:“公子啊,俺觉着那三乌达总这么放着也不是个事啊。万一被吐蕃那边知道后,必然派高手过来劫持。这要是给劫走了,咱们兄弟不白忙活了。”

        李泰一愣:“不是有人看着吗?”

        “唉,俺去瞧了,那些人的身手不行啊。”

        李泰点了点头:“走,回县衙!”

        “师父……师父……我是悟空啊……师父啊……您怎么这么就走了……呜呜……师……”

        “鬼叫什么!为师还没死呢,不用你哭丧!”

        李泰嘿嘿一笑:“瞧您说的,徒儿一会不见您,想得我抓心挠肝的。嘿嘿,找您商量件事?”

        南山被李泰搀扶座下,抬头瞧了瞧:“为师看你笑怎么有点冷呢?何事?”

        “师傅啊,您以前在江湖上有没有给别人施毒,然后强迫那人上床……或者是干别的?”看见南山要撸袖子,李泰忙道:“别别别!徒儿就是问问。嘿嘿,师傅啊,给点毒药呗!”

        “没有!”

        “别价啊,您天天炼丹,多少有点吧。嘿嘿,给点,一颗,一颗就行,徒儿怕三乌达跑了。先给他吃上一颗,其后一个月让他到衙门领一次解药。嘿嘿,如何?当然了,您给我毒药一定是别人解不了的才行啊。”

        南山琢磨了一会:“嗯,虽说手段卑鄙一些,但也算正事。罢了,给你一颗吧。”说完,从袖子里拿出一颗绿色丹药:“用这个吧。此乃为师独门秘制!要是这人半个月没有解药。呵呵……”

        李泰嘿嘿一笑,连忙接过递给大庆:“快去,本官实在不愿意见他,点穴后喂进去。记住,千万等他吃下去才行。你办事,我放心。去吧。”

        看见大庆离去,李泰抱着南山肩膀一笑:“老头,敢说没有毒药。看着这事你没少干啊。说,还有什么好玩的?哎……别……别动手,您座,您座!徒儿还有事。您忙!您忙!”

        看见李泰几下跑出大厅,南山一笑:“这兔崽子!”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