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二十九章 脱险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此时,李泰一手拿着水袋,将冰儿压在身下,大庆与李元霸支撑这仅有的空间,感觉冰儿因为害怕而急促呼吸,李泰苦闷的笑了笑,轻轻摸着如雪的脸颊笑了笑,摇了摇头示意别怕,其后,拿出布条浇湿了替她慢慢换下来一块,接着再浇湿,递给大庆,如此循环,争取每人都能在短时间换上新的毛巾。

        感觉着外面的烟已经进来,迅速的将毛巾全部打开,替他们蒙在脸上,其后自己趴在地上挖土,挖出一个小坑后按住冰儿的脑袋伸进去,自己也挖了一个继续呼吸,为了怕大庆时间长了挺不住,闭着眼睛还特意跟别人换了几次,感觉到地面的温度迅速升高,李泰知道火势已经到了跟前,感觉到上面两人呼吸的急促,李泰在底下不住的换水给他们降温,尽量让他们能喘过气来,此时自己心里也没底究竟能不能逃过一劫,但只要努力了,死了就死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感觉到温度已经降下,李泰没敢太强烈的呼吸,爬到边上推开一个小口,虽说此时外面的空气很浑浊,但比坑内不知道好了几百倍,李泰连忙探出头去,发现大火已经呼啸的向前而去,草地上留下了焦黑的一层,用手一探,烫的李泰呲牙咧嘴。自己连忙跳出坑,连拉带拽得把几人拉上来。还好,都没有什么事,这让李泰着实松了一口气。随即四人开始帮着别人爬出坑外,忙了半天,李泰苦笑不得,原来只有自己挖的坑最浅。大庆和李元霸的后背上已经烫起了水泡,整个虎烈营一千多名兄弟,出了几个神智不算清洗的,大多数都没有什么毛病。

        重新***好队伍,看着这些憔悴之人身上背着死去地战友。李泰叹了口气:“兄弟们,咱们已经逃离了大火。这不得不说咱们是幸运的。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大伙有没有信心!”

        “有!”

        “好,全体把衣服脱掉。在草上多摸几下,弄的黑黑的。咱们必须保证和周围一个颜色。开始!”说完,李泰第一个带头把衣服脱下,顺便把脸也用草灰涂成黑色。

        忙了一会。看着大伙准备完毕,一行人又重新踏上回家地路。饿了就吃怀里的干粮,渴了就喝水袋里的水,这一个时辰虽说没走多远,但也算太平。偶尔跟着火势后面,还能捡到一些烧焦的动物,这对虎烈营来说算是最好不过了。管他味道怎么样,拿起来就吃。毕竟是肉。顶饿!

        李泰此时拿着一个兔腿笑了笑:“唉,咱们也算不错了,这逃亡地路上还能吃到野味呢,来,潘哥,把那个三乌达给我背一会!”

        “不用,不用,俺都绑在身上了,结实着呢,要是累了再叫公子。”说完。撕下一块肉放到嘴里嘿嘿一笑:“别说,真听好的。就是火太急了,外面都焦糊了,里面好像没怎么熟!”

        “靠,这时候你还挑火候呢?太有性格了。哈哈!”

        一行人逃离火海。很有劫后重生的感觉,反正前面还能看见大火。虽说离着远,但最起码前方肯定没人,而且还能多少捡到些食物,大伙不觉的加快脚步,同时也在尽力地恢复力气。

        “大人,大人,快看!后面人追上来了。”

        李泰回头一看,只见远处地平线上的火把渐渐多了起来,李泰身子一机灵,***,刚脱火海又掉狼窝,眼睛一转,立刻喊道:“全体蹲下!”

        这个时候他可不敢犯傻,前面是通天的火光,后面跟着一票人,后面的敌人顺着火光就能看见人在走动,李泰连忙让大家蹲下就是为了尽量的跟地下一个颜色,在黑色中,烧过的草地上爬着一片黑人眼神再好也看不出来吧。林雷

        蹲在地下,李泰脑子迅速的转动,感觉远处敌人的宽度,李泰言道:“大伙向右走,把道给他们让出来。记住,走地时候都要弯腰,快!”说完,第一个带头弯腰冲了出去,借着黑色的草地,迅速向右方跑去,由于这边火势很大,烧过的地界一眼忘不到头,李泰带人跑的时候始终不敢直腰。不知道跑了多久,大家都累的不行的时候,才算彻底的停下来。

        看着远处的火把宽度已经达不到这个距离,李泰点了点头,带人慢慢的向右继续走。突然发现自己越走越高,低头一看,原来是走到了一片土包之上,李泰大喜,命人全部躲在土包后面休息,这个地点甚是隐蔽,就算是白天,离着远也看不到自己。

        没过多久,听着呼啸声慢慢近了,李泰伸出头,看见一望无际的火把正在向前赶去,最近地一支人马离自己连五十米都不到,不仅长呼一口气。妈的,离着远是不好掌握距离,到了跟前才看出来这队伍有多宽啊。

        黑夜中有人言道:“乌达,前面的大火还没有退,看来这些人马肯定不在这条路上。他们即使走的再快,也不能跑过火呀!”

        “嗯,难道咱们真追错了方向?不是大炎的人马干地吗?咱们可是顺着马蹄印追过来地。他们能跑哪里去呢?哈达,你再想想。”

        “这批人马肯定不在少数,要不不可能把三乌达的十万人给斩尽杀绝。但从马蹄印上来看,这些人马又不多。属下听逃出来地人报,他们是先放的迷烟,其后用了一种不知名的兵器往地下一摔,接着石灰粉里夹杂着钢针,在场之人已经被迷烟熏晕了,再加上石灰粉和钢针,怎么也不行啊。”

        “哼,照你这么说,倒和本王认识的一个大炎人氏有关,会不会是他?”

        “谁?”

        “平食郡王。李泰!呵呵,不过现在正是河州的知县。当日听王妃说到他与大食国王子争斗之时,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水结成了冰,其后又扔了几十个白色的物件,其后满场混乱。待白烟散尽,大食国几乎全军覆没了。”

        “啊?真有这人?难不成会是他?”

        “呵呵,不可能,他毕竟是个知县。哪有那么大地神通,不过此人却有贤才,将一个贫苦的河州治理的风声水起,而且圣佛都能降临河州。就连父皇都天天惦记着呢。但要说是他带人抓了三弟,本王说什么也不会信。”

        此时李泰爬在土包后面静静的听着,此人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莫非是他认识的人?黑夜之中,离着还远,实在看不清楚是谁,不过心中到是有些得意,小样,你以为县令就不能抓你们地乌达吗?

        过了一会。听到那人言道:“二乌达,既然您觉着不是河州的李泰,那么会是谁呢?可是马蹄印却是往这边跑的。”

        “嗯,弄不好咱们全都上当了,中原有句话叫声东击西,本王在中原潜伏了十五年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如今咱们放了两次火,始终没看到人,看来,咱们追地方向肯定是错误的了。你没发现。三乌达哪里少了几千匹战马吗?”

        “属下查过了,共计少了七千多匹。”

        “呵呵,本王觉着,他们是杀完人后特意跑到这边,其后将战马放出用地下的足印扰乱咱们。按说如果是大炎过来的人。必先经过咱们这里才对,为什么会是三乌达之处呢?你说真话。如果咱们也遇到此事,会不会跟三乌达一样?”

        “属下……属下觉着会!”

        “唉,是啊。现在想起来,本王心里还惊呢。究竟是什么人干地,要是父皇问起来该怎么答复才好。”

        “二乌达,国主定然不会怀疑到您的身上的,毕竟你们之间再夺,也不会把十万兵卒杀掉。咱们还是继续找那匹人马吧,这草原之上,他们定然没有咱们熟悉,既然这个方向没有,咱们就往西去,西面有几个部落跟大炎的关系不错,会不会是他们的人干的?”

        “嗯,此话有理,唉,十万人马啊,要是给了本王该多好啊,这么大的事情必须给父皇一个交待,算了,咱们还是去部落看一眼吧,是他们更好,要不是他们。看来咱们还得找个替死鬼才行。呵呵,只要父皇那里不追究,过不了多久,咱们吐蕃的兵马就快落到我地手上了。呦,好像下雨了,走,去西面!驾

        看着人马渐渐离去,李泰躺在土包之上彻底放松下来,刚才的一路弯腰低跑,到了这里累的像死狗一样,如今知道人马已经向西边去了。自己这便算是彻底的安全了。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养精蓄锐,等到二乌达的人马远去再说吧。

        大庆来到跟前言道:“公子,您不觉着刚才说话那人耳熟吗?”

        “是啊,就是没听出来是谁!妈的,这事不好办啊。,算了,别管那么多。既然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呵呵。告诉大伙休息一下。马上赶路!”

        待远处的人马已经消失,李泰让人把衣服架在头上遮住火光仔细研究了一下地图,还好,虽说偏了些,但不太远,此时望着远处,这场大火依然在前面烧着,不过火势弱了很多。此时已经下起了小雨,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熄灭。休息完毕,吃抱了喝足了,李泰带人开始顺着原来的路线进发。

        没有的敌人地追赶,大伙都的也算快,要是身上没有死去的战友,怕是已经跑出了很远。经过这次死里逃生,大家凝聚力空前牢固,想来即使再出现什么事情也不会难倒这些英雄了吧。看着天色,李泰笑了笑:“要是咱们有马匹。现在怕是已经早就到了河州了,要是咱们这么继续走。不知道还有多长时间啊,这前面又是草丛。没有了马匹真是难走啊。”

        “嘿嘿,公子莫愁,咱们就算是被,也肯定能把公子被回河州。既然没有马了。咱们多走一会便是了。估计天色大亮之时,咱们也该到了河州的边境了吧。”

        “是啊,你看,启明星都出来了,这天怕是快亮了。咱……”

        “公子。不好,前面草丛中有人!”

        “啊?操***,小爷真是躲不过去了,兄弟们。把死得兄弟都放下了。咱们不跑了,今天看来是交待这了,杀!”李泰此时已经彻底失望了,大伙此时累地不轻。根本没有再跑下去地动力了。要是被抓到肯定死的更惨,不如死拼一下,死也死地痛快。

        突然,几声马嘶把李泰定在原地:“是紫云,是紫云!”李泰连忙打个口哨,只见草丛中立刻穿出一匹黑马,其后不久,草丛中出现近一万匹战马。而马的背上竟然都是身穿白服的武僧。在黑夜中。如金刚一般。

        “阿弥陀佛……师弟,可算找到你了。”平远从人群走出来到李泰身边瞧了半天。李泰见到平远,心里甚是激动:“师兄,你们怎么来了?”

        “紫云带着几千匹战马过河,出佛寺立刻有人禀告,老衲出来后见到紫云双眼通红便知道你出了事情。其后连夜***武僧渡河而来,营救师弟。没想到我佛慈悲,师傅福大命大,咱们还有相见地一日啊。”

        李泰看着紫云,使劲上前亲了一口哈哈大笑:“宝贝。宝贝,你可真是我的宝贝啊,哈哈。”

        平远笑道:“既然找到人了,咱们便回去吧。”

        李泰点了点头,一挥手喊道:“兄弟们。上马!”

        回来的路上。平远问了李泰是怎么逃脱的,李泰也是如实回答。平远叹道:“当真是善恶循环,师弟有些放这些马儿一命。没想到回头却是这些马儿救了你,善哉,善哉!”

        “师兄说地是啊。当真是没想到我的云儿还能救主呢,哈哈!师兄,您这么大岁数了,还要您深夜前来营救,师弟我真是、真是……”

        “哎我师兄弟,说这话便是见外了,师兄安能见你不救?南山是不知道啊,要是南山知道了,怕是早就跑来了。呵呵。”

        李泰嘿嘿一笑:“既然如此,师弟就不多说了,还劳烦师兄就带着他们赶路,师弟我要睡一会了。太累了。”说完,没过就久,李泰趴在紫云身上慢慢的睡去……

        东方大亮之时,李泰跟众人来到了河边,此时,竹筏早已经架好了通道,平远笑道:“师弟此船设计异常巧妙。呵呵。如果座他回京城,怕是三四日便到了吧”

        “啥?这条河通往京城?”

        “那到不是,不过这条河通往离京城半日路程的五县。这不跟到京城一样吗?”

        李泰笑了笑没有言语,随即摔人开始过河。

        再次踏上大炎地土地,李泰高兴的简直说不出话来,如果不算后面的逃难,李泰这次异常顺利,就连平远知道他们的战绩后,都激动的半天没说出话来,由于此事比较隐秘,李泰断然不敢带着虎烈营兄弟的尸体进城,只好在出佛寺的后门将人送了进去,平远保证带人念经超度,其后火化长眠出佛寺,并设立牌位供奉。

        为了照顾剩下的兄弟,出佛寺破例上了好些肉食来给他们补养身体,李泰特意交待,一定要好好地照顾好他们。这段时间就让他们在寺庙中疗养,一切开销都算衙门的。等全好了,再换上衣服出寺庙,而且,此事要异常保密才好。

        在出佛寺休息了一天,李泰特意洗了个澡,吃抱了,喝足了,与李元霸、大庆、王平、三人将三乌达装进麻袋里,待天色黑透,街上的行人少了,才用马车推了出来。向县衙走去。

        看到县衙,李泰异常高兴,连忙上前叫门,守门之人见到李泰激动不已,放进来后,李泰站在院子中大笑三声:“兄弟们。宝贝们,我回来了!”

        一声呼喊,几乎所有的房间全都打开。大家看着李泰安然无恙的回到衙门甚是激动,南山连续看了几遍才算点头,凝儿抱着李泰死活不愿意撒手。燕儿看着少爷更是泪眼蒙蒙。良久言道:“少爷,您饿了吧,燕儿给……”

        “呵呵,不了,不了,少爷已经洗完澡,吃完饭了,这次回来就是让大伙高兴高兴,嘿嘿,潘哥,把人放出来吧。”

        大庆嘿嘿一笑,把麻袋往地下一扔,瞬间便滚出一个人来。凝儿上前瞧了仔细,惊呼道:“这不是就是要与咱们卖马之人吗?”

        李泰点了点头:“对,他就是吐蕃的三乌达!”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