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二十七章 抓俘行动(下)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看见远处的火把慢慢聚集,大庆言道:“公子,他们好像要聚集了。咱们怎么办?”

        李泰琢磨半天言道:“先让他们在烟里呆一会吧,呆的时间越长,对咱们越有利,把所有的兄弟都叫回来。让所有的班长都到我这里来!”

        看到大家慢慢聚集到自己的身边,李泰望着远处的军营言道:“诸位弟兄,前面的军队似乎已经发现我们了。到了这个时候本官就不说别的了,今天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抓捕三乌达,如今敌军已经集结。我想问问大家。咱们是抓还是不抓!”

        “抓!……抓……抓!”

        李泰点了点头笑道:“还好,你们都未被这十万人的阵势吓倒。都比本官胆大,哈哈,既然兄弟们不怕,那咱们就继续抓吧。此时天黑,咱们还有草服,他们应该发现不了。而且迷烟已经渐渐开来。大家一会看我口令,只要见到敌人马上把摔炮扔出去,所有的人至少每人扔五个。大伙明白吗?咱们毕竟是要在十万人中穿插,万一有什么闪失。怕是永远回不去了。你们都是跟着本官从京城来到河州,本官可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位兄弟出事。”

        围在周围的班长言道:“大人,您就说咱们怎么干吧。咱们当了那么多年的兵,早就想到有这个时候了。咱们都跟着您。既然走到这步,说什么也得把三乌达抓回去。”

        李泰笑了笑:“如此甚好,如果咱们成功,回去本官定要好好的犒劳犒劳你们。大家都分散开,以班为单位。准备好武器,喂好战马。等着本官命令。”

        看见众人都走开,大庆踮脚向前瞧了瞧:“公子,您瞧,前面的军营里的兵卒好像都站不稳了。咦?公子。您看咱们那边地烟越烧越旺啊,怕是等他们集结完了也该倒下了吧,呵呵,他们要是在帐篷中待着还好。这一出来,怕是倒下的人就更多了。”

        李泰点了点头:“是啊,如此一来,好坏掺半了。老天保佑。他们可千万别出拉啊,咱们就这么些人,可怎么跑啊。”说完,心中一叹,来的时候好好的,为什么这次突然心里没底了呢?或许没见过这么多军队,紧张了吧。唉,说不紧张那是假话啊。这连绵好几里的军营,任谁看到不害怕?再说了,这茫茫地草原,要是没有毛爷爷那两下,估计是出不去了。想到这里,突然灵光一闪,不禁笑道:“靠,我怕他做甚,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呗!”

        看着远处的军营火把渐渐透亮。李泰嘴角扬起一丝笑意:“来人!”

        “在!”“告诉大伙,一律向北撤离,跟着潘将军走便可。”说完,把潘大庆叫到跟前言道:“潘哥,你跟着我走。”

        “走?公子。咱们上哪去?”

        “呵呵。上哪去也不能在这里等死吧。咱们肯定是要转移了,找一个能相对离军营近一些的地方吧。嗯。右面正在冒烟,咱们去哪里不好。可是左面正好被迷烟飘过,咱们过去也要完蛋,原地站着还不行。我就不嗯……他们要干什么?”

        李泰话音刚落,就见从军营中走出两拨人马,每拨都在二三百人左右,一拨已经向着冒烟的方向走去,一拨正向着这边走来。李泰明白,他们肯定是发现那边地迷烟了,所以想去找人排查一下,嗯,这次就可以放心了。想到这里,李泰笑了笑告诉大伙:“往后撤,向右走。”

        大家多了也没问,都在悄悄跟着李泰后撤,由于事先已经知道了敌人的方向,所以大伙都的路线并不复杂,看见右面的人没有走到冒烟之处已经全数倒下地时候,李泰心里松了口气。但随即也明白,要不趁着迷药动手,等人家缓过来,自己怕是走不出去了。

        李泰一咬牙,对着潘大庆言道:“潘哥,一会你带一组,从营中左侧面冲入,记住,先扔摔炮,扔完后进去杀一圈就跑,切莫恋战,然后饶过军营,跟着王将军的队伍再杀进来。记住,要和王将军保持一定距离,告诉大家,打仗的时候千万别说话。咱们现在只有趁着他们迷糊的时候下手了,要是让他们缓过劲来,天已大亮,跑都跑不了。去吧。看见前面的地方了吗?那里离军营最近,咱们就在那里发起攻击。记住,咱们这次的任务是抓人。但一定要把声势闹大,能多杀尽量多杀。林雷千万要保护好自己啊。”

        大庆点了点头:“嗯,公子放心吧。俺心里有数,还有事吗?”

        李泰言道:“没了,把王将军叫来!”

        王平来后,李泰看了看天空,又把话重复了一遍,叫来李元霸,告诉他专挑军营里的大将动手,而且千万不要喊,最好是从后面一下干死。省下了许多麻烦。其后,李泰自己也检查了遍,手腕上的飞刀全部备齐,随即又嘱咐了冰儿几句。看到已经到达指定地点,李泰深呼一口气,把手放在嘴里打个口哨,大庆会意,命令十人穿着草服趴在地上向军营靠近,待搬开附近地木栅栏之后,一挥手。带人无声无息的向着军营冲去。

        此时吐蕃的军营中已经聚集了五六万人,还有不少人断断续续的从帐篷中摇晃而出。此时秦越正在纳闷,为什么感觉自己头晕脑胀的,而且,刚才有人禀告从右面的草丛中不断的往出冒烟,这个时候他万万想不到是李泰跑到自己家门口放的迷烟,还以为是草原上起火了呢,对于草原,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起火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起火的时候要是没有缓冲带,这些人马上就要被烧死。作为草原之人。不可能把军营扎在有高草之处,但虽说离着远也要防范一些才是。索性自己军营走有不少水,此时正打算聚集人马去那边灭火。不然被熏了也不是闹着玩的,刚才副帅已经带人出去了,说看到了什么东西。三乌达不禁一笑。虽说是经验丰富之人,但也未免太小心了。

        就当三乌达刚穿好衣服走出帐篷之时,突然看到凭空中掉下不少如碗大白色地圆球扔到自己周围,此时心中一惊。还未等叫喊,紧接着听到无数声巨响,伴随着巨响,心中一惊。接着眼睛传来穿心般地疼痛。而且脸部似乎被什么东西扎了,就连捂着眼睛的手似乎也被扎上了什么东西。

        其实,不禁是三乌达,在场几万人都被着突如其来的圆球吓了一跳,本身都迷糊之极的兵将根本反应不过来什么。随后听到几声巨响,无数地钢针夹杂着石灰粉呼啸而来,顿时惨叫之声一片,然而上天没有可怜他们地意思。还没等自己的眼睛看见东西。就听到前面有马蹄声响,大多数人在第一时间内,只感觉脖子一凉,一个生命结束了。

        大庆带着一千多人骑在马上冲进军营之中,所见到地都是捂着眼睛之人,骑在马上一挥手,虎烈营一千名将士拿起虎头枪对着脖子就是一枪,不管死不死,扎完这个扎那个,一圈过后。最少一人也扎了十个八个的。估计九层是要没命了。

        大庆刚刚扫过一边,王平带着人马又冲了上来,这一次当真是杀戮地开始。几乎踏进军营的那一刻开始,注定今夜要血洗军营,战马所过之处。惨叫声不觉于耳。看着银亮的抢尖在敌人的脖子上画出一朵血花,人们立刻被这种刺激地感觉震撼。大脑一片空白,唯一想的是,找人再放几朵。

        没过一炷香的时间,大庆饶了一圈又从外面杀入,两千人的军队在这五六万人中开始了边杀戮、边寻找的过程,李泰与大哥冰儿踏进军营那一刻起,就被大庆的工作态度震撼,他这哪是找人啊,从头到尾都是在杀人啊,这么一来。怕是已经出来的三皇子都可能被干掉了吧,想到这里,李泰大惊,真要是把人杀了,今晚就热闹了。

        “救我……救我……”

        李泰低头一看,心里大喜,谁说缘分这东西是假的?我绝对相信有缘千里来相会,难怪人家说你是吐蕃地皇子呢,就不是一般人啊,这么杀你都能从潘哥手下逃出,哈哈,我他妈太幸福了,李泰高兴的连忙跳下马,还没等说话,感觉身后响起一阵风声,李泰大惊,连忙抓起那人往右退开一步。

        噗个粗大的狼牙棒落在自己不远处,顺着狼牙棒往上看,只见李元霸直直的看着李泰,良久言道:“兄弟。干嘛?”

        李泰此时好悬没被他气过去。这可是刚到手的财富啊,好悬被你一棒子给砸没了。随即对着冰儿言道:“点他穴位。”

        “哦!”冰儿下马,对着三乌达身上就是几下,三乌达身子一挺,捂着眼睛的手随即落下,李泰抱着他好像抱着个美人似的,幽怨摇了摇头:“可惜了,可惜了,多好的一颗眼睛啊,就这么没有了。当真是刀枪无眼啊。休息吧,等醒了,一切都好了。”说完,抬头狠狠瞪了李元霸一眼:“老大,你一棒子下去,咱们全都白来了。”

        “嗯?莫非……”

        “正是!”

        李元霸下马瞧了瞧,嘿嘿一笑:“他就是三乌达啊,呵呵,这乱军之中怎么就没弄死他呢,哈哈,不错,不错,兄弟。你没看错吧。”

        李泰言道:“放心,肯定看不错,肯定是他,别以为天黑就能逃开本少爷的一双神眼,哈哈,大哥,把他绑在我的马上,小爷可要亲自看着他。”说完,三人将三乌达绑在马上,李泰回首看了看一片哀号地人群,不仅心中一软,算了,别杀了。上马。撤!

        大庆可能看出李泰的意思,连忙上前询问,待得知三乌达已经抓到。大庆言道:“公子,反正他们现在也不行了,咱们杀个痛快吧。要是等着天亮了。怕是难了。正好趁着药劲没过。杀吧。”

        李泰摇头:“算了吧,都是人命啊。潘哥。你瞧,这已经是血流成河了。咱们这一会,杀了不下三四万人了。每个兄弟都杀了几十个,够本了、回去吧。”说完便好命令收兵。

        李元霸言道:“兄弟不可,事到如今。咱们只有赶尽杀绝才是。你看,远处的帐篷中还有人不断走出。你看他们这些个人都摇摇晃晃的。要是不趁着此时下手,再想找这样的机会可就难了。你可知道,你放过他们。他们还是要融合到二乌达地军中。一样要犯我大炎边界啊。你不说过吗,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地残忍。”

        “可是……”看着白雾渐渐散出,地下的尸体几乎望不到头,李泰此时心如刀割。他从心里不想杀害这么多人,他们都是男儿,如果他们死了,多少家庭都要破碎,为了抓这个三乌达,死这么多人,值得吗?想到这里,不由言道:“大哥。咱们还是走吧。人已经杀地差不多了。”

        话音刚落,就见到远处跑来几千人马,当头一员大将不住的摇晃着自己地脑袋让自己清醒,边跑边喊着乌达,李元霸一声冷笑:“兄弟,不是大哥不听你的命令,非我族人,其心必异,难不成还要等吐蕃之人到我大炎再杀吗?几百年来,就不能咱们先杀一次吗?”说完。一夹马腹,单人高举狼牙棒向远处而来的军队冲了过去。

        “大哥……”李泰此时还拿不准主意,但看到大哥已经冲过去。本能的保兄之情油然而生:“潘哥,带人过去。杀!”

        大庆哈哈一笑:“公子,您算是对喽!虎烈营地兄弟。准备好家伙。杀啊。李大哥。等等我。”说完,带人紧随李元霸身后而去。未到阵前,随即扔出一片摔炮。巨响过后,李元霸正好到了跟前,对着烟雾就是一棒,随即一股鲜血喷出,还未等高兴,大庆随即跟上,一片倒的屠杀再次拉开。

        看着这些不相识的人在自己兄弟面前爆出血花,李泰不知道是对是错,作为一个军人,眼前都是敌人,作为一个县令,眼前都是要犯我边境之人,但作为一个现代人,自己眼前都是一些落后的兵卒啊。他们也是人,若干年后他们也会被人统治,若干年后,依然会被汉化。我这么做对吗?

        凄厉地秋风吹着脸颊生疼,似乎也在教训这个没有方向的县令,看着远处慢慢向前冲来的人马,李泰似乎想通了什么。管以后干嘛,现在我是河州的县令,现在我是虎烈营的一员,若干年后我依然是大炎的一份子,吐蕃数年侵我边境,烧杀抢夺,奸淫妇孺,他们可曾想过会有今日,为了我大炎的百姓,为了我河州的百姓,小爷今天豁出去了。不就是杀人吗?来吧!

        想到这里,李泰一扫刚才地阴霾,转头看见面无表情的冰儿一愣:“你不害怕?”

        冰儿看着前面的厮杀,满眼的恨意,听到李泰问自己,不禁转头言道:“不怕,冰儿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为何?”

        冰儿咬着嘴唇言道:“师傅告诉我,冰儿的父母就是被他们所杀。今天,我要替我父母报仇!大人,请保重。”说完,掏出背后的长剑,娇叱一声,骑马冲进了乱军之中……

        “喂……喂……回来……回来,你走了谁保护我啊?进去就是杀瞎子你有意思吗?回……妈的,算了,既然来了。不闹点动静就对不起自己了。***吐蕃,小爷来了。”说完,李泰一夹紫云。边冲边喊道:“虎烈营听令,所有吐蕃兵卒,一个不留!”

        听到李泰下此命令,虎烈营心中一震,随即杀声四起,大庆带人四处投掷摔炮,王平带人到处绞杀,李元霸则是专挑将领下手,李泰最后逼着没有办法,只好骑在紫云身上不停的在军营中奔跑,看到有喘气的,随即便是一飞刀,看到有跟虎烈营地兄弟抗衡的,直接从后面偷袭。既然干了就干个彻底,反正对方不是迷糊就是瞎子,趁你病要你命。听着不绝于耳的惨叫,李泰大脑中一片空白。心里反而没有丝毫紧张,眼中只有血花绽放的激动。

        清楚,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看着军营中一望无际的尸体,李泰没有感觉到丝毫地恶心,但随着大庆将虎烈营兄弟地尸首抬出来之际,放佛一块巨石敲在自己的胸口之上,怎么?如此形势下还能死人吗?

        看见李泰眼神悲凉,大庆特意嘿嘿一笑:“公子,咱们虎烈营可算是大炎第一啊,这近十万人都被咱们两千人杀了,哈哈,公子……公子……”

        看着虎烈营地兄弟一个个累的趴在马上,但眼神中依然炽热,李泰摇了摇头:“潘哥,咱们死了多少兄弟!”

        大庆低头言道:“九百九十六人!”

        李泰凄然笑道:“潘哥,你信不信,假如十万吐蕃铁骑犯我大炎边境,十日之内,河州兵将可保无一损伤。你看,这一望无际的尸体换我虎烈营一千兄弟的命,值得吗?”

        大庆一反常态:“公子,值得,男儿当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而还,咱们此一战杀了吐蕃十万兵卒,擒获三皇子,他们死的值得。俺相信,如果陛下知道了,必然会把这一千兄弟写入史册。流芳百世!”

        李元霸走过来言道:“兄弟,别想那么多了。俺已经找人带马去了。怕是栓马还有一段时辰,你就趁着此时好好打量还有没有什么可拿之物吧。要是不出所料,待午时二皇子便知道此事,咱们再不跑可就来不及了。”

        李泰点了点头:“好,潘哥,带人去把马匹牵好。如果实在拿不下便算了。大哥,你常年在军中,肯定熟悉库银所放之处,咱们好好找找,告诉兄弟们,尽快收拾。半个时辰内,带着长眠的兄弟回家!”

        “不可,哪有跨国作战还往回运尸体的。再说,让河州百姓看到该如何是好?”

        “呵,那咱们凭空多出十万战马又该如何?今天不管如何,这些兄弟我一定要带回去。”

        李元霸言道:“兄弟,你以为咱们能拿走十万战马吗?最多有一万五就不错了,看见剩下这么点人,怕是连一万都拉不走。别想那么多了。走,大哥带着你找库银去。唉,别看了,咱们把兄弟们带回去还不行吗?走吧,走吧!”

        李泰一步三回头告别躺在地上的兄弟,跟着李元霸来到军营之中,找出三箱子银两和一箱子黄金,还有一箱子珍珠玛瑙,李元霸随即把帐篷里的地图一一拿下。放入怀中,熟练的把一些往来信件整理好。带着李泰走出军营,未等李泰发话,李元霸一声大喊:“兄弟们。把躺下的兄弟放在马上带回家。活着的人,给我一把火烧了这军营!撤!”

        一时间,几千根火把被虎烈营的兄弟扔到四周,其后,每人身后绑着十余匹战马撤出军营。再回首,看见军营中火光借着秋风慢慢燃气,李泰长叹一声,他知道,刚才在最关键的时候他犯了错误,如今剩下的兄弟还指望着自己把他们带回去。清理一下思路。随即喊道:“诸位兄弟,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危险刚刚开始,待别的军营知道消息后必然千里追杀咱们。能不能回去就看现在了。大家检查一下自己的干粮,水。其后全部潜入草丛,换马不换人,此时天色已快大亮,大伙路上不会再有机会吃饭。而且咱们还要连夜赶路,争取在今夜子时回到大炎境内!这一天半的路程才是最关键的。希望大家能坚持住。听我口令,全部进入草丛。出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