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两全之法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新婚的几天,李泰当真是得到了甜头,几乎天天都是睡到自然醒,抱着凝儿,摸着雪白的肌肤,就算没有行动,抱着也好嘛。

        “相公,起来吧。今天凝儿该回门了!”

        “嗯?回门?回什么门?”

        凝儿在他怀里笑道:“咱们大炎新婚七日回门,女子要回娘家看望亲人!”

        李泰笑了笑:“哦,成,一会咱们收拾一下就走,嘿嘿,我还以为是三天回门呢。不过就算回门我也记不住。对了,冰儿最近怎么样?”

        凝儿笑道:“冰儿姑娘当真是没话说,处处小心行事,把咱爹哄的开心不已。南山前辈也很喜欢她呢,不过看样子她还是要走!”

        李泰叹道:“算了,要走便走吧。”

        “嗯?这也不像你说的话,当初见到冰儿姑娘时,瞧你那样,如今人都到家了,怎么还让她走呢?”

        “呵呵,对于她,我也说不准什么。你喜欢她走还是留下?”

        凝儿低头言道:“不好说,她要是留下,相公定然高兴,平时不过多双筷子罢了,凝儿心里虽说有点不是滋味,但只要是相公喜欢的,凝儿都能接受。冰儿姑娘的走与留,凝儿也说不准!还是相公自己拿主意吧,要不等芝萌姐姐回来商议。”

        李泰挂了她一下鼻子笑道:“就你鬼精,不想留人家还往芝萌身上推。”

        “哪有?冰儿长的如天仙一般,妾身看着都喜欢,又何况男子呢。如要她嫁给别人,还不如嫁给相公呢。相公大才,配冰儿正是相当。想来芝萌姐姐也不会说什么的。只要相公别贪恋美色,娶多少也无所谓。还有,相公啊。以后别起的那么晚了,这河州马上就要丰收了。前阵子棉花都收完了,也没看你怎么管,到把燕儿累地够呛。你是河州的父母官。这是河州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丰收。可要抓紧呢。”

        “放心吧。相公一定管理得好好的。嘿嘿,凝儿,这时候也不早了。你看?”

        “嗯,起了吧。”

        “不是。不是,你理解错了,咱们再来一次吧!哎……别跑啊!”

        两人嬉闹的穿好衣服,来到院中,见到南山已经把地上的图形画好,李泰笑道:“师傅早啊。”说完,低头一看图形:“这是啥?怎么这么大?连、连墙上都有?”回头看了看,天啊。院子里几乎都被一些图形给占满了。包括树上。

        南山笑道:“乖徒儿,那天你说没有时间练习,为师一想也对,如今一次画满五个图形,无事之时就好好地练习吧,只要你将这五个图形练熟,这百步飞云便算入门了。呵呵,以后练别的图形也都事半功倍了。来,走几遍试试!要是简单,咱们再画上几个。林雷”

        李泰咽了口吐沫。嘿嘿一笑:“师傅,凝儿今天回门,徒儿我要陪她回娘家,晚上再说吧。凝儿咱们走!”说完,一把抓过凝儿抱在怀里。几个转身就来到衙门外。一路向西逃窜……

        两人来到唐坤处,发现院门紧闭。急忙上前打门,一个管家开门后言道:“小姐,姑爷,您们回来了?”

        凝儿一愣:“你是谁?”

        “小人姓高,是这个新宅的管家,老爷走的时候已经交完了房契,说是送给小姐地院落。以后小人就是您的管家了,有什么事情就请小姐姑爷吩咐。”

        凝儿点头:“以后就叫您高伯吧。我爹去哪里了。”

        “老爷没说,到是给小姐留了封书信,要小姐和姑爷亲启,小姐请!”

        两人来到书房处,管家把信交到手上退了出去,凝儿迫不及待的拆开,一会眼泪滚滚落下,座在椅子上痛哭不已,李泰连忙接过信,只见上面写道:

        “凝儿,泰儿,老夫要走了,能见到你们成婚为父甚慰,本想等你们回门再走,奈何恶事缠身,三皇子欲要擒我,为父不得已先行离去,不与你们说是怕你们担心。来时已经把茶庄内部银两全部转移,整数四百万两银票放在书房靠椅中,尽管取走,为父还有些,想来京城风雨要变,你们要多加小心,银两足够你们花销了。万事莫要以父为念,为父不可能落入他们之手。切勿挂念,告诉大哥,要他提前准备,李家大势已去,如若变天,快想退路吧,陛下那里不会怎样,就怕三位皇子手辣,不行告诉大哥,举家东徙,我在北琴海等着他。大哥知道住处。岳父亲笔。”

        李泰看完长叹一声,座在凝儿身边言道:“妈的,这皇帝年轻是没好事,几个儿子都等急了。凝儿,别哭,你爹曾经是绿林巨头,三皇子肯定抓不到他们地。毕竟三皇子还没当皇帝,不能可满天下追杀他,现在想起来,你爹是早就想好来这里把咱们的婚事办了。这是他最后的心事了,你放心,如果三皇子真把二叔抓了。呵呵,小爷就敢把三皇子绑了。妈的,一个换一个。”

        凝儿低头不语,良久言道:“相公,要是真变天了。这河州就全完了。李家大势以去。万一皇子找咱们麻烦,咱们可怎么办呢?不行就像爹爹说的那样,咱们去北琴海吧。”

        李泰一笑:“怕什么。真有那天咱们也是看热闹的份,要是换了皇帝,哼,小爷可就不是那么好打发了。凝儿莫要担心了。来,咱们找找你爹的银子呢,嘿嘿,我这岳父真没说的,把姑娘给了我,还给我这么多银子。嘿嘿,幸福啊。”说完,那起桌子后面地椅子瞧了半天,咦,不对啊。哪都没有破绽啊,连个缝都没有。他怎么把银票放进去的?

        凝儿一笑:“亏你那么聪明,几百万两的票卷起来肯定比椅子腿粗,八层是放在座下了吧。”

        经过凝儿提醒,李泰看了一下。原来这椅子上有一层垫子,拿开垫子也没看到什么。用刀划开才发现里面真有一个暗格,唉,这手艺真不简单啊。看着如一本书那么厚地银票。李泰乐的连嘴都合不上了:“行啊,有了这么多钱,咱们往哪逃都不怕了,嘿嘿。反正你爹也走了。咱们也走吧,对了,这个椅子拿回去,以后咱们也往里放点什么。保险啊,天天在***底下坐着,舒服。哈哈!”

        两人来到衙门,见到李安民正在院子里和南山谈论着什么。见到凝儿眼睛红红的,忙道:“凝儿。怎么了,是不是泰儿欺负你了?”说完,很是怒目的看向李泰。

        “我没!我什么都没干,你问凝儿!”说完,看了看凝儿,表示自己的清白,这个时候他可不敢惹,万一南山和自己地爹联手,自己算是彻底完蛋了。

        凝儿摇了摇头:“相公没欺负我,我爹走了!”

        “嗯?”李民安一愣:“怎么可能?你爹要走我会不知道?”

        李泰见到周围没人。就把信的内容说了一遍,李民安听完叹气道:“道长,真让你说中了,大炎怕是要变天了。”

        “嗯?师傅,您也知道了?来。说说。”

        南山一笑:“呵呵。为师也是听那些江湖晚辈提起地,大皇子好像跟吐蕃有些牵连吧。二皇子和三皇子没有一个老实的。为师想了许久,突然觉着,皇帝把你们李家推倒好像就是给别人看地!”

        “嗯,给谁看?”

        “皇子!”

        李泰一笑:“算了吧,皇子在***算个屁啊,他爹可是皇上,就像我,在***也是儿子,是吧,爹。”

        李安民笑道:“你怎么跟皇子比?他们生下来就是龙种,后宫之内,每天都是勾心斗角,跟陛下说句话都要想半天,你行吗?几天不气我就难受,我要是陛下。早把你剁了。”

        “切,拉到吧,你要是陛下,我早就是太子了,大哥那么生猛,肯定不能治国,哪像我,武能上马安天下,文能提笔定乾坤,我……我不说了。再说你非抽我不可!师傅,您接着说。为什么皇帝是给皇子看?”

        南山一笑:“不止给皇子,其中想必还有一些大臣吧,毕竟太子已经立了多年,也没有犯过什么大错,原先的老人都得为自己家族着想,要是跟皇太子搞好关系,那就是跟未来的陛下搞好关系。想必已经有不少大臣暗中归顺太子了吧?”

        李泰对于这些事情根本不明白,所以他听着也无所谓,但李民安可不是白给地,听到南山说完就问道:“道长地意思是,陛下要拿太子?”

        南山一叹:“但愿不会吧。要是他们父子相残,真是……唉!不说了,既然要变就变吧,泰儿,你有何打算?”

        李泰笑道:“反正城墙已经建完,谁当皇帝我都不在意,咱们把粮食,银子,兵器,人口都攒齐了。呵呵,待在河州不出去总成吧,要是看哪边好了,说不准还能打吐蕃去呢,咦?师傅,要是太子跟吐蕃有联系,那河州岂不是要危险?”

        见到南山点头,李泰喊道:“***,他敢?他要是敢动我河州,小爷就敢把他弄死。妈的,管他是不是太子呢,小爷地心血都他妈放这了。”说完,自己琢磨半天言道:“不行,从明天开始,一切都得加紧准备,河州不能完!”

        南山一叹:“乖徒儿,河州的事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但就算河州铜墙铁壁,也架不住人多啊,俗话说的好,蚁多咬死象,城墙在坚固也有被推倒的一天,要为师说,不如已退为进!”

        “怎么办?***?我爹不得弄死我?”李泰说完,看了一眼老爹。

        南山把几人带进屋言道:“为师前些日子已经跟令尊说了此事,为师乃方外之人,本不应该管此俗事,奈何你是我徒儿,河州百姓也不容易,要想保住河州,只有***一途了。”

        李泰一叹:“师傅,不瞒你说,陛下那里,我算是没甚感情了,巴不得拿板砖砸他一顿才解气,可是***不一样啊,为了我一人,那得死多少人啊。再说,我对皇位也没那兴趣。如今秋收在即,打下的粮食够河州百姓吃上三五年地,等过了这三五年,怕是江山也就安定了吧。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皇位是没兴趣!”

        南山笑道:“乖徒儿,你错了,为师让你***是两全之法,如太子***,必然不敢明目张胆,要是让天下知道他是杀父夺位,反他的人更多,你不如在陛下太子斗到最后的时候再起一支军,这样,不管是谁都想拉拢你,你的加入就会决定谁能登上皇位,这样一来,河州可稳,李家可稳了。”

        李泰言道:“师傅说的不无道理,看着事情怎么发展吧,先把河州弄好再说!对了,师傅,冰儿走还是不走“呵呵,为师哪里知道。这要问你吧。”

        李泰琢磨一会:“算了,国难当头,别耽误人家了。”

        南山欣慰点头:“徒儿真乃男子也!”

        李泰笑道:“要我看,还是今晚就把事情办了吧,然后再放她走,万一吐蕃打过来,我李泰也好在外面留个种!”

        南山一愣,接着撸起袖子:“贫道他妈抽死你……”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