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一十三章 冰儿来了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清晨,李泰抱着凝儿鼾声大作,凝儿睁开眼睛,抚摸着他的胸膛,嘴角含笑,好像在回忆昨晚的温情,看到天色不早,应该去给长辈请安,刚一起身,下腹便传来一阵疼痛,不由的轻哼一声,随即又被李泰闭着眼睛按倒抱在怀里:“再睡一会吧。”

        “不好!哪有新媳妇第一天就懒床的。公公还在等着咱们请安呢,相公,您也起来吧。妾身给您***!”

        李泰睁开眼睛嘿嘿一笑:“放心吧,我爹不会等咱们的,他儿子啥样他心里有数,来,昨夜你辛苦了,多休息一会吧。”说完,搂着凝儿,轻轻摸着她的玉背,良久突然起身:“你先睡吧。我先起床!”

        “为何?”

        李泰叹了口气:“下面的小家伙不听话,又硬了,我得带他出去散散心!”

        凝儿扑哧一笑:“咱们还是起床去请安吧。”

        两人起身收拾完毕,走出屋子,来到李安民处,此时厅中空无一人,李泰笑道:“怎样?没说错吧。”

        凝儿言道:“公公为何不在?”

        “切,我爹我还不知道?保不准昨天晚上就喝多了,还在后面睡觉呢,就那点酒量还敢逞能!你说喝那么多有什么用啊,早上给他请安都不在,这老头子,不是我这当儿子的说他……我……别拽我啊。”话还没说完,突然听到后面有异物飞来,李泰本能的一闪,刚一转身便看到一只鞋擦肩而过。还没等喘过口气,另一只鞋很是结实的贴在了自己的面门之上。

        “***,谁敢……嘿嘿,爹!您早啊。”

        李安民冷哼了一声走进大堂坐好,凝儿连忙跪倒:“公公。儿媳给您请安了,您喝茶!”

        “嗯,乖!”李安民接过茶喝个干净,嘿嘿一笑:“凝儿啊。以后这小子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我,咱们都不是外人,别公公、公公地。听着生分,你直接跟泰儿一样叫我爹吧,虽说你小时候咱们不认识,但是你毕竟是我义弟的女儿,跟我李家渊源甚深,以后我李家定会好生照顾于你。泰儿要是欺负你,老子马上就抽他!”说完,大马金刀的往那一座。撇了李泰一眼。

        李泰嘿嘿一笑,亲自倒了杯茶奉上:“爹,您喝茶!”

        “嗯!”吧嗒吧嗒嘴,李安民言道:“泰儿啊,你也是成婚之人了,以后不要冲动做事,凡事要考虑家人,考虑李家。”

        “是!孩儿记下了。”

        话音刚落,燕儿走进来施礼:“燕儿给老爷请安,给少爷请安。给夫人请安!”说完,盈盈下拜!

        凝儿连忙上前扶起:“好妹妹,怎么还这般生分。难不成是不认我这个姐姐了吗?”

        “燕儿不敢,燕儿本是丫鬟,眼中自然只有少爷。林雷如今少爷娶姐姐进门。理应是燕儿的主子。这是咱们做丫鬟的本分!”

        凝儿知道多说无异,走到李安民身前跪倒:“爹。凝儿与燕儿情似姐妹,您别让她以后叫凝儿夫人了。再说,有芝盟姐姐在,凝儿也当不得夫人这两个字。”

        李安民嘿嘿一笑:“嗯,好,那你们以后就姐妹相称吧。至于芝萌嘛,到时候再说,她必定是正室,但相信你们地关系应该不错吧。呵呵,好好的相处吧。有了你们,这是泰儿的福气啊。”

        李泰刚要说话,就听外面有人喊道:“大人,大人,您师傅回来了。”

        “嗯?”李泰一愣,随即大喜:“哈哈,我师傅回来了,这老头,不是说要云游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嘿嘿,定然是知道我成亲回来看我的吧。”说完,拉着凝儿燕儿笑道:“走,跟我接师傅去!”

        “不必了!”一声宏音传来,南山身着道服飘然进来,对着李泰笑道:“泰儿,你看,为师把谁给你带回来了。”

        此时李泰地眼睛早就瞄到了南山的身后,见到一女子身穿白纱。背插利剑,走进屋内,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一阵清新之气。李泰不由的哈哈大笑,上前围着冰儿转了几圈笑道:“冰儿,好久不见了。呵呵,你还好吧!你师傅什么意思,不想放人怎么着?还要我师傅亲自跑一趟?哼,这次幸好是我师傅,要是本少爷前去,怕你们临霞山一个女子都不剩!”

        “泰儿,莫要胡闹!”李安民喊道:“怎能如此轻薄人家师门?没教养地东西。”说完,对着南山抱拳言道:“不知尊驾何人?”

        “呵呵,无量寿佛,贫道南山,见过李将军!”

        李安民一愣,随即施礼:“见过南山前辈!”

        南山笑道:“将军不必多礼,我本泰儿的师傅,咱们当平辈才是!”

        李安民连忙点头:“南山前辈乃是武林泰斗,晚辈犬子能跟随前辈当真是三生有幸!晚辈在此谢过前辈了。”

        李泰嘿嘿一笑言道:“爹,您别前辈前辈的叫了,您再叫,咱俩就是一辈人了,哈哈!”看见老爹向前迈了一步,李泰一眨眼的功夫穿出去五丈,站在门口嘿嘿一笑:“爹,别生气,别生气!师傅,几日不见,徒儿这功夫还成吧!”

        李安民万万也没有想到李泰居然有如此身手,李泰的身子始终是李家的愁事,如今竟然练成这么快的步伐,他不求李泰能有多好的功夫,如今这逃命地本事在他看来已经算是出神入化,想来保命是不成问题,一时间,喜悦之情难以言表,不知不觉已经虎目含泪,其实仔细一想也对,谁家的病秧子突然成了武林高手。换谁都开心!

        南山笑了笑:“尚可,看来这段时日还没偷懒,比为师想象中要进步不少。要是再这么练下去,怕是五年之后,便有小成了!”

        “切。用不上五年。”李泰往门口一靠:“这么说吧,在屋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怕是都没有我的对手。要算上对手地,也就只有师傅您了。要是您再回来晚几天,怕是您都不行了。”

        李安民喝道:“住口,哪能跟师傅这么说话!过来。跪下,给师傅道歉!”

        南山一笑:“无妨,无妨,泰儿,今日当着令尊的面,为师与你过几招,三招之内为师抓不住你,以后无人管你。要是三招之内被抓,为师重新给你画格子,每天五千遍,可敢?”

        李泰嘿嘿一笑:“有何不敢,但咱们说好了,徒儿可是要还手的,真要是伤了师傅可别怪我,当然了,徒儿不会打您死穴的。您着师傅我还没孝敬呢,可别出什么事!怪心疼的。”

        冰儿听到李泰讲话不觉一笑。心道,这人,师傅说他放荡不羁,没想到他跟自己地师傅也这般狂妄,南山前辈乃是神仙级别地人物。哪是你能逃脱的。不过想到这里,她还真的想见识见识李泰地功夫如何!

        南山一笑:“好徒儿。有志气。要是今日命丧你手,师傅高兴还来不及呢。但你也想好了,为师三招之内要是降住你,以后可就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李泰走到院子中间笑道:“既然师傅发话了,徒儿多说无异,来,师傅,您请吧。”

        南山站在屋中,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脚尖一点,化成一道残影直奔外面,李民安心中一惊,好快的速度,转头一看,每没到一个呼吸之间,院中两人已经交上了手。

        只见南山瞬间跑到李泰身边伸出左手抓向其肩膀,李泰心里明白,虽说是他传授自己百步飞云,但决然不会用此轻功来对付自己,毕竟这不是道家地功夫,见到南山抓来,李泰双腿后撤,一个转身躲在树后,趴在树杆上脚下用力向着树上跑去,但眼看着南山地袖子要打到自己,李泰一甩胳膊,飞刀顺势飞出,只听南山咦地一声,***一步仔细瞧了瞧自己地袖口,看着李泰的眼神慢慢变成欣慰。随即手腕一抖,凭空多了五个小银豆:“呵呵,乖徒儿,没想到你还有这手,看来力度比为师都大出一些,那咱们就手下见功夫吧。着!”

        李泰妈呀一声大叫:“不行啊,我还没学会躲呢。”说完,顺势从树上跳下,看着最后一棵银豆贴着头皮飞走,李泰一咬牙:“我跟你拼了!”说完,借着下跳的顺势连续发出几个飞刀,李泰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我出手了,那么坚决不让你有反弹的机会,反正飞刀多得是,南山功夫又那么高,使劲射,打不死也吓死他。

        此时南山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徒儿几日不见,脚下功夫有些进步外,这手上的飞刀当真是又狠又专,每次只能见到一个光影闪过,这也就是南山,换成一般的高手,怕是已经死了几个来回了。但此时南山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原因无它,这小子地究竟有多少飞刀?怎么干飞不完呢?南山本想用罡气震飞,可是这么大的力道实在是有点难,要是一批还好说,关键是一个个奔着自己而来,用不了几次内力就该消耗没了。现在只有慢慢打下去,看看能不能缓口气吧。

        此时李泰越打越兴奋喊道:“师傅,如何呀,这都几招了,哈哈,还没抓到我吧。”

        南山一笑不语,总是聚精会神的盯着他的飞刀,南山越看越心惊,从这个飞刀的速度上来看,刀刀的力度都是相同的,一把拇指长的小刀***树中都没了踪迹,可见伸手当真不一般。李泰这手露的漂亮,要是换成一般人,怕是早就被乱刀射杀了。南山毕竟是南山,实战经验那是相当的丰富,见到李泰有些得意,在空中躲避之时,手上拿住了几个树叶,身子一歪,脚下一滑,卖个李泰一个破绽,李泰大喜,直奔南山脚下扎来,南山一跃腾空,左手飞出十余枚银豆,右手几片树叶顺势飞出,这一下,钢中带柔,柔中带钢,快中有慢,慢中有快。一股脑地向着李泰齐齐飞去,在南山的眼里,只要他一出手,李泰断无取胜之势了。

        然而,李泰就是李泰,此时他充分的发挥了病秧子的优秀传统,只见他在空中一个华丽的转身,让南山意外地事情发生了。

        站在场中地李泰,浑身上下一点没浪费,全都被打中了……

        此时李泰站在场内累的跟死狗一般,浑身上下已经汗水打透了,银豆不偏不倚地钉在他上中下三路上,左右两肩各插两片树叶,剩下的几个银豆全部打在腿上,幸好南山的力度不大,要不然现在弄不好已经骨折了。最最可气的是,两个树叶插在了他的鼻眼之中。

        “相公,您没事吧?”凝儿赶到身边问道。但却满眼笑意。

        李泰摇头,喘息良久言道:“没事,就是腿木了。”说完,直直的躺在地上看着蓝天言道:“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南山上前一脚笑道:“起来,别装死了。服不服!”

        “切,你是我师傅,服就服了呗,反正也不丢面子。嘿嘿。输了也不丢人,我连发了五六十刀呢。”

        南山点了点头:“呵呵,你有此成绩为师甚为啊,不过你着脚下的功夫确实不怎么样,还要多家练习。你身上的铁砂袋呢?”

        “昨晚洞房,脱了,今天早上接着洞。没穿。啊

        凝儿狠狠的掐了一把:“叫你胡说!”

        冰儿在边上扑哧一笑,这人,真有意思!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