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九十八章 诬陷好人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左一……右二……上三……下四……”

        河州县衙后堂,李泰穿着铁砂正在院里练功。此时已近正午,树上的知了都叫得没有刚才响亮,阳光透过院子中的大槐树撒下了奇形怪状的光点,老天也算照顾他。最起码,此时还算有点微风,不然李泰就是一条死狗了,看他目前的样子,头发粘在了一起,一身衣服已经被汗水侵湿,脸上蒙着一层灰,腿在地上的格子中机械的跳着。当然,小腿到现在一直的哆嗦。已经累的很像条死狗了。

        燕儿端着一杯茶出来,手挡在额头上看了看天,这太阳够毒了,少爷还偏偏选在这个时候练功,早上、晚间各一次不是挺好的吗?看见李泰汗如雨下,燕儿连忙上跟前言道:“少爷,你这都练一个时辰了,喝点茶吧!”

        “***!***!换、换大碗,最大的那个。倒些凉水!”

        燕儿忙道:“少爷,您不能这么喝水,最起码要歇一会。”

        没过多久,李泰跳完最后一遍,站在地上擦了下汗言道:“唉,现在还是不行啊,怎么总感觉跳不起来呢?”见到燕儿站在边上等着自己,李泰用袖子抹了下脸,嘿嘿一笑,脸上留下了一层白印。

        燕儿笑道:“少爷,快喝点茶吧。瞧您弄的,来,坐着,我取水帮您擦擦!”

        李泰一挥手:“不用,少爷我现在改了,每次练完后都要从这里跑到山上,然后跳到温泉里泡一下。嘿嘿,那才叫舒服呢,走啊,咱们俩一起去?”

        燕儿打来水,拧干了毛巾抖开笑道:“那怎么没见少爷去过!”说完,开始给李泰擦脸。

        “这不是刚想起来嘛。有那么好的地界不会享用,怪可惜的。”

        此时,院中地两人彼此交谈,笑语欢声。李泰还不时的调戏一下燕儿,看样子很是***,见到凝儿一身香汗的走了进来。燕儿连忙进屋倒茶,李泰上前将她抱起笑道:“辛苦了。这事本来应该燕儿做,但她没你会说,再说了。海州那些朋友对你甚是信任,安排房子的事情还是你来吧。”

        凝儿要下来,可以却挣脱不开,不由笑道:“有段时日不见,泰哥儿的身子怎么如此精壮,这两条胳膊如粗藤一般,叫人都脱不开!”

        李泰嘿嘿一笑:“知道就好,实话告诉你,你不在这段日子,泰哥儿我正在练绝世武功。待哪天练好了,给你显摆显摆,哈哈。走,进屋!”

        放下凝儿坐好。燕儿连忙奉上香茶笑道:“姐姐回来便替燕儿干活,真是辛苦了,燕儿谢过姐姐,请姐姐用茶!”

        凝儿接过笑道:“瞧你说的,那般生分,咱们在一起便是缘分,姐妹之间休要说这些。来,座着!”拉着燕儿坐下,凝儿言道:“泰哥儿,凝儿在街上转了许久,看着城门当真是进人不断,买卖也甚是好做。要是这么下去。

        怕是店铺便要不够了。有没有什么办法?”

        李泰往凝儿身边挤了挤笑道:“不是过阵子就盖房子了吗?嗯,怕是最多再有五天吧。凝儿,你说,泰哥儿把这里治理得如何?”

        凝儿点头言道:“凝儿虽说没去过太多的地界,但这次走的却是远些,如此比较之下,咱们河州要比其它州县活气不少,街上吆喝之声也甚多,物件也不少,凝儿说句掏心的话,从咱们来河州到现在,泰哥儿能把如此一个贫苦之地变成这般模样,凝儿敢说,普天之下绝对找不出第二人!”

        李泰最喜欢被别人夸奖,凝儿这么一说,激动地连忙站起,负手来回慢慢踱步:“唉,一切尚未成功,本官仍需努力,燕儿,你先出去一下,本官要与她商议一件大事!”

        燕儿刚要起身就被凝儿拉住笑道:“妹妹莫走,他要欺负我!”

        李泰一愣:“嗯?这你都能看出来?我装得不像吗?”

        凝儿扑哧笑道:“像是像,可是你骨子里却不是这样的人呢!”突然之间,凝儿好像想起什么,连忙把门关好,走过来小声言道:“泰哥儿,昨***与我说咱们在流沙里提出四十万两金子,凝儿觉着,咱们应该拿出来做生意!”

        李泰言道:“凝儿,不是泰哥儿心疼这钱,关键是这钱乃是建筑河州所用,不是人合商会的啊。两下不能混为一起,再者,泰哥儿也想做生意,可是咱们现在没有什么人手,都是商会地一些班底,还能做什么买卖?现在河州正在建设,虽说不用这些钱,但也要以防万一啊。再说,咱们现在还有一百多万两银子呢,干点什么不成?不需要那么大的本钱。”

        凝儿笑道:“泰哥儿,今天凝儿在街上发现此处没有钱庄,咱们现在人手少,为何不在附近州县开设钱庄呢?”

        李泰笑道:“我也想过啊,可是钱庄这东西太露脸了,咱们弄地动静太大了也不好。泰哥儿觉着,这钱庄怕是没有别的生意来钱快,要是讲做生意,泰哥儿这脑子里多得是,关键是河州刚刚建成,底子太薄,百姓手上虽有银两,难以置办家业,咱们还是留着给他们贷款吧。”

        “贷款?”凝儿与燕儿同时一愣。

        李泰苦笑:“一不小心,把想法都告诉你们了。呵呵,也罢,今天本官就告诉你们,这银子究竟是要做什么!”说完,开始从河州未来的砖房谈起,百姓可以先付三层地银两,随后逐年还清,可以分十年,二十年都行。其后,又开始给她们灌输贷款的好处,解释了半天,凝儿眼睛渐渐发亮,频频点头:“泰哥儿,你、你这想法真是太绝了,如此一来,咱们比开钱庄赚的稳妥。百姓还能置办下家业,真是好办法。难怪

        把银子拿出来。”

        李泰嘿嘿一笑:“唉,这都要慢慢来,急不得。其实,贷款不止可以买房,还可以买任何物件,不过咱们一般以固定产为主。先让百姓买房子吧。”

        凝儿欢喜点头笑道:“泰哥儿说的这是在理,要是凝儿想,就是下辈子也想不到这个好办法呢!”

        李泰嘿嘿一笑。刚要夸自己几句,突然有人敲门,燕儿开门。见到王平走进来言道:“大人,咱们地道挖完了。”

        “挖完了??”李泰连忙问道:“都通了吗?多宽。多高?”

        王平言道:“回大人,按照大人地吩咐,咱们这边一个入口。连接惠山之上两个山洞,道路足够两辆推车并排前行,地道中有一人半那么高,而且,三十步内就点燃一个火把,甚是明亮,要不大人现在去瞧瞧?”

        “瞧瞧?”李泰一笑:“当然要瞧瞧,嘿嘿!”说完,拉着燕儿和凝儿笑道:“走。咱们都去瞧瞧!王将军,前面带路!”

        一行四人来到柴房。王平推开门一笑:“大人,您猜这入口在哪里?”

        李泰一愣:“不是说在柴堆下面吗?难道还有别的入口?我找找!”一时兴起,便在柴房之中来回敲打。过了盏茶时间,三人都找不到。李泰笑道:“王将军,别难为兄弟了,这入口实在不好找。这墙都快敲漏了。”

        王平一笑,走到门外把柴房的窗户一开,又走到门口连开三下门,此时,只听门后一声微响,在这门板后面居然有一个和左右两扇门对应的入口,这门要是开着,一般人都不会想到门后,而且,还要开窗户,还要来回开三下门,如果没人告诉的话,怕是真不好办。

        李泰新奇的瞧了半天言道:“王将军,这是谁设计地?这也太隐蔽了吧。”

        王平笑道:“这是蒲松蒲兄弟设计的,昨天刚弄好。大人觉着如何?”

        李泰连忙点头“嗯!甚好,甚好。这么一来,车进去更加方便,出来也顺畅不少了。好,好啊。走。咱们进去瞧瞧!”

        四人走进地道,迎面一股冷风,吹的李泰不觉一阵寒冷,回头见到王平掰着门口地一块小石头,只听一声微响,这门又慢慢的合上了。王平回头笑道:“大人,请吧,这里面火把通亮,道路平坦,只管走便是!”

        李泰点了点头,把自己地白衫脱下言道:“王将军,衣服脱下来!”

        “为何?”

        “靠,你没看两个女子都冷了吗?这么不会怜香惜玉,将来遇到女子可怎么办,脱!”

        “哎!哎!”王平脱下后,李泰将衣服给她两人披上,随后四人开始走入地道。

        王平说地没错,此地甚是宽敞,而且头上也有不少的空间,每隔不远就有一处火把,远远望去,漆黑地地道之中,火把连成了一条望不到头的火线,李泰拉着两个女子的手笑道:“燕儿,凝儿,此地阴冷异常,怕是与阴曹地府相差无异。一会你们要是见到有一白影,头重脚轻地走路,千万别多说话,咱们这地道连到外面的山上,怕是有不少孤魂野鬼都喜欢此处呢!”

        两个女子听完,本能的往李泰怀里钻去,李泰左拥右抱的不断给她们壮胆,回头对着王平一挑眉毛,王平不禁在心中竖起大拇指,这大人,就是不一般,说瞎话都这么有鼻子有眼的。还能让她们投怀送抱,真不简单啊。

        凝儿上下左右来回瞧,不时的小声问道:“泰哥儿,这不会真的有鬼吧?”

        李泰嘿嘿一笑:“别怕,此处有本高僧在此,定然鬼魅远离,但是你们离我太远便不敢保证了。来,为了给你们壮胆,我给诸位讲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

        “鬼吹灯!”

        李泰话音刚落,正巧来阵阴风,吹得火把忽明忽暗,吓的两个女子一声尖叫,李泰也是一激灵:“换、换一个,咱们不讲这个了。我给你们讲古代版的灵异案件吧。”风阵阵,甚是吓人,千万别说那些神神怪怪的事情了,咱们都是凡人。经不起吓!”

        燕儿也连忙跟着点头,一边打量四周一边言道:“少爷,别、别讲了,燕儿好怕。”说完,不住地往他怀里钻去。

        李泰嘿嘿一笑:“那好,那咱们就不讲,来!我给你们唱个神调吧!”

        “什么是神调?”

        李泰笑道:“就是神仙唱地歌啊!”

        几人一愣,王平更是惊讶:“大人连神仙的歌都会唱?”

        李泰很是得意地一笑:“那是,今天咱们有缘分。本官就给你们唱一段!”说完,清理下嗓子在地道中喊道:“哎~~~

        日落西山呐黑了天呐,哎咳哎咳呀。日落西山黑了天。家家户户把门关,喜鹊老森林奔。家雀扑蛾奔房檐,五爪的金龙归北海,千年***回沙滩。

        十家上了九家锁,还有一家门没关,云淡淡,雾漫漫,点起了大难香请神仙呐,哎咳哎咳呀!”

        自己正唱着过瘾,就见身后几个人捂着耳朵,面目甚是难受,李泰一愣:“怎么着?不好听?”

        凝儿点头:“这是哪家地神仙啊,唱的这么难听!”

        李泰一耸肩:“算了。你们不懂艺术啊,不唱了,走!”

        这人要是在街上走路。怕是要哪都瞧瞧,可在地道里。看了一会便够了,所以,这四人走的也快,待半个时辰后,李泰等人走出地道,步入山洞之中,这山洞便是当初擒猛虎寨的大厅,李泰站在这里,看着四周,又回想起芝盟装鬼,不禁有些思念她了。

        凝儿抬头看着山洞良

        :“泰哥儿,这地界当真是不小呢。怕是能放下***。”

        王平言道:“咱们当初算过,这里放下几百万斗都不难!可能是地方太大了,唐姑娘有些不习惯。”

        凝儿点头:“是呢,这人啊,要是与这鬼斧神工比起来,当真是渺小的紧呢。泰哥儿,此处甚好!当着是一个好粮库呢。”

        “那是,你也不瞧瞧咱是谁!嘿嘿,行了,王将军,看也看完了,咱们出去吧。”

        王平尴尬地言道:“大人,按照大人的吩咐,这洞在外面都封死了,咱们还是往回走吧。”

        李泰一愣:“***,还要当耗子?我跟你……嗯?听?什么声音?”

        几人屏住呼吸仔细听,王平笑道:“这是那些娘子军在练兵呢,呵呵,没想到此地甚是拢音。”

        李泰点了点头:“嗯,还能听到这个?嘿嘿,真不错。潘哥儿一个老爷们待群女兵,真是有点难为他了,王将军,想个办法,咱们去瞧瞧?”

        王平瞧了瞧左右言道:“可是此地已经封死了,咱们出不去啊。外面那是巨石啊。仅凭咱们四人可推不开。”

        李泰摇了摇头:“无妨,我来试试。”说完,瞧了瞧左右,从袖子里拿出一些纸点燃,在洞口来回的走动,看着烟慢慢地往外跑,李泰笑道:“你们瞧,这烟可以从下面跑出去,证明此处有缝隙,王将军。把你刀拿来。咱们挖一挖试试!”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山洞上面是岩石,可下面却是泥土,两人忙活了半个时辰,可算挖出一个两尺宽小洞,李泰嘿嘿一笑:“怎么样?瞧见了吧?咱们能挖出来,野兽一样能挖出来,明天让蒲松把这洞口也换成机关的算了,然后上下左右都用岩石封死,没有机关便不能开启。这样多省心,嘿嘿,你说万一有人围城,咱们还出不去。

        到时候派人从地道中钻出,在背后袭扰敌人,这也是个不错地法子嘛。反正他们是不知道咱们怎么过来的。你说是吧。”

        王平点了点头:“大人说的甚是,明日属下便去找蒲松!走。咱们出去吧。”

        四人钻出来后,长长地吸了口气,看着附近的树林,听着鸟叫,李泰笑道:“这地下地上相差就是大啊。此处本官路熟悉,走,前面有个温泉,咱们洗漱一番后,瞧瞧潘哥去!”

        几人简单的收拾一番下山,王平指着前面笑道:“大人,您看,那就是娘子军营!”

        李泰此时站在山腰处看着远处的军营,只见这五千人一会做俯卧撑,一会打套军体拳,一会拿起缨***一阵耍,李泰笑了笑:“别说,这潘哥有点意思。走,咱们去瞧瞧!”

        几人来到军营,在门口验过身份偷偷的藏在大庆不远处的一辆装粮草的车后,此时女兵们已经训练完毕,全部***等着大庆训话,李泰笑道:“咱们看看潘哥

        怎么训话!”

        此时,只见大庆身穿小将银白盔甲,头戴燕翅盔,身背铁弓,右手处放着新打造的精钢狼牙朝天抢,此时,他站在台上对着下面凝视良久,大喊一声:“稍息!立正!站好了,瞧瞧你们什么样子,哪有一点军人的风范,这才做多少训练就累成如此模样,不要觉着你们是女子就不用像男子一般,我告诉你们,到了这里,就是军人!就是准备上沙场战死的军人!”

        王平在车后言道:“好,潘将军说地真好啊!嗯?这站好了是您经常说的吧?”

        李泰嘿嘿一笑:“潘哥这是照样子全抄啊,那日说要让他带女兵,可把他难为坏了,还是兄弟我教了两天才算过关呢。别说,今天一听,果然像个样子!”

        四人趴在车后看着,只见大庆喊道:“作为军人,力量与体力永远都是第一位的,本将见你们近日练习甚是刻苦,骑术也很像样子,***术也不赖,但是仅仅这样远远不够,沙场之上,人家不会管你是男是女,你们只会是他们地敌人,当战斗到最后时刻,一切条件都不具备,便是人与人最终的较量,这才叫做单兵作战!你瞧瞧你们刚才地样子,互相厮打像绣花一样,哪有什么力气。这样上了沙场不等着送命吗?还有,军体拳要求稳,准、狠,只有练习精湛,使用起来才能得心应手,本将本来想给你们示范一下。奈何没有对手,你们都是女子。本将不屑与你们比试。这是你们的损失!本将告诉你们,与男人战斗,力道不行便要用招式取胜。来人,把木人抬上来!”

        话音刚落,数十位女子低头抬上十个与真***小一致的木头人,这人浑身精光,乃是按照男性的模样做成,而且,在在木人的眼睛、裆部画了重笔,用红圈标好,在场的女子见到这木人不觉的低下头去不敢观瞧,大庆喊道:“都给我看仔细了。这就是男子的致命弱点,你们以后不管是练习***法还是拳法,主要打这两个部分,这眼睛咱们可以用沙土迷惑对方,最关键的就是这里,一定要狠狠的打。只要打重了,就是再爷们也得变成残废,以后争取给你们每十人配发一个木人,要记住,多打,多摸,多看,要把这些记在脑子里。我告诉你们。这是大人亲自吩咐的,都给我好好的练!”

        大庆说完,王平、燕儿凝儿同时向李泰望去,只见李泰趴在车后咬牙切齿的言道:“潘大庆,***出卖我。我哪说过多看、多摸!”见到车后几人瞧着自己,李泰苦道:“不关我的事,他诬陷我,我没说多摸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