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九十七章 元帅病危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时的大堂内很静,众人虽说没有说话,但内心却是激种激动,是他们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办一次整个大炎朝的盛宴还不够,还要把国外的势力也拉进来。这种感觉,跟造反的感觉差不多。反正很激动。

        李泰也随着与大家慢慢的分析冷静下来,当激动的情绪过后,他才发现,自己的身边真的没有什么人手。如果通知大炎的厨师还容易些,可是要通知国外的应该怎么办?貌似自己一个小小的县令可能没这本事吧。

        芝萌言道:“哥哥,这、这与国确是好事。但就凭借咱们小小的河州怕是不行吧。再说了,人家为什么来呢?咱们河州有什么东西能够吸引他们?咱们大炎之内可以用百万两的银子,可是外来的人呢?他们如果能够前来,绝对不是一般的厨师,肯定和皇家有所牵连,要不单纯的较艺怎么可能跑大炎来呢!

        李泰点了点头:“是啊,咱们有点高兴的过头了。就凭借本官一个小小的县令怎么可能请来这么多人呢?但是我相信,只要肯干,咱们一定有办法!都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咱们大伙研究研究,还有什么好办法没?”

        众人低头不语,一时间,大堂之中冷清了许多,良久燕儿言道:“少爷,真要是想把邻邦的人请来。除非咱们能动说动陛下,让他下旨把周围的部落和邻邦都请到京城!”

        芝萌点头不语。看着李泰趴在桌子上单手脱腮闭目不语,言道:“哥哥在想什么?”

        “啊?”李泰抬头一愣:“我在想,时间凡事都是求利,金银只不过是能满足咱们大炎地百姓而已,有什么事物才能吸引别国呢?”

        一个河州有什么资格让国外的人都前来呢?李泰不仅低头揉着太阳穴,妈的,佛圣显像都没把他们引过来。还有什么事物能吸引他们呢?而且,就算是有了条件,又怎么能把消息放出去?又怎么能让这些人前来呢?现在出国好像也挺难的吧!

        凝儿笑道:“泰哥儿不必烦恼,咱们既然有了这个想法就好。泰哥儿大才,想来过段日子必然会有办法,凡事不能急,慢慢来!”

        李泰笑道:“凝儿说的是,那么咱们就再想想办法,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想出来了呢,眼前先把河州建设好了再说吧。看样子这城墙怕是用不了多久便能建成,水库也要开始动工了。本官琢磨着东面除了田地和砖厂以外,钢厂也用不了多大的地方,那么大的草地是不是有点浪费了?咱们养点什么吧!”

        大庆言道:“公子。要俺说咱们就多养点猪吧。那牲口吃起来过瘾。”

        何大叔:“公子,咱们养牛吧。以后耕地方便些,咱们大炎缺耕牛啊。”

        芝萌言道:“哥哥。养马吧,多养些好马,咱们自己留着用,剩下的买出去也好啊。”

        李泰琢磨半天言道:“养猪,咱们只能吃。养牛只能耕地,养马只能骑,这些牲口太单一了。不划算啊。而且,繁殖太慢。不行,咱们就养羊吧。大炎的羊也不多吧。”

        芝萌言道:“为何要养羊呢?咱们也不是游牧异族!”

        李泰笑道:“这羊是好东西啊,其一,这肉可以吃。而且,甚是美味,其二,羊毛可以纺成线,可以御寒。其三,这羊皮还可以做成衣服什么的。其四。此物繁殖要比别地牲口快许多。最是划算!等咱们水库建成后。可以养鱼,养鸭子。养鹅,再水库的边养猪,用不了那么大的地界。

        大庆起身言道:“成,公子说养什么便养什么吧。

        别断了吃食就成。公子,咱们晚上涮锅子吧。”

        李泰笑道:“行啊,你自己一个锅吧,要不我抢不过你。燕儿,凝儿,芝盟咱们三个一锅,别……”

        “闪开!闪开……”

        “不行,大人在此办公,一干人等不得入内!”

        “再赶拦路摘了你脑袋,滚!”

        “兄弟们,抄家伙,你进去禀告大人!”

        此时外面的响声惊动了大堂内的众人,李泰一拍桌子:“操,哪来的人物,敢在我河州撒野,走,咱们出去瞧瞧!”随即李泰带人出来,见到几名衙役已经拔出腰刀与门口之人对峙,抬头观瞧门口之人,身高七尺,浓眉大眼,虎背熊腰,年纪大约四十左右,身穿蓝色大褂,此时天热,胸口已经被汗水打透了,此时,正把门口的狮子举起要砸门。

        “住手!”李泰大喝一声走出:“哪来的汉子,一点规矩都不懂!欺负我河州无人吗?潘哥,拿下!”

        “唉!”大庆见到那人举起狮子一脸兴奋,刚要迈步,就听后面芝萌言道:“住手!”说完,把大庆拉到身后,向衙门口跑去:“桂叔,您怎么来了?”

        那人见到芝盟,放下手上的狮子言道:“小姐,快与我回京!元帅不行了。”

        啊?芝盟一听来人答话,顿时觉着山摇地动,身子彷佛没了骨头一般四下摇晃,李泰连忙上前扶住言道:“芝萌,芝萌!你怎么了。哎~!你谁啊。”

        那人看清李泰言道:“少爷,您不认识我了?”

        芝盟在怀里长吐一口气:“哥哥,他是管家!”

        哦,李泰点头,自己好像还从来没进过元帅府呢,自然不认识他。听到芝萌答话,李泰对衙役言道:“你们退下!管家你进来!说说,怎么回事?”

        “这……”管家看了看左右,想说还不敢说,李泰抱起芝盟言道:“走,跟我进屋,你们都去忙吧,燕儿也进来!”

        把芝盟放在床上。李泰言道:“芝萌,别担

        先问问!”说完,回头对这管家言道:“座,燕儿,说,怎么回事?”

        那人言道:“七天前元帅在相府吃酒回来,不小心在院子摔倒,其后就感觉身子发虚。不知道怎么就口眼歪斜了,找郎中看,郎中说是中风,但元帅年纪大了,那一下正好磕在头上,郎中说元帅头上有瘀血,怕是不行了。后来相爷赶到,说要封闭消息,为了不引起注意,便叫我单人火速赶来。接小姐回京!”

        管家说完,芝萌躺在床上不语,此时她双眼通红。却是没哭,吓地李泰连忙安慰道:“芝萌啊,要哭你就哭两声,别憋坏了身子!”

        芝萌摇头:“帅府梁柱欲倒,八营便要分散,皇权即刻危机,各位皇子争权在即。一切都需要芝盟回去,只要芝盟在相府,封死消息,一切还能稳定几日。剩下这几日就交给陛下吧。帅府现在除了我,怕是没人指事了。所以芝盟现在不能哭,要立刻动身回京!”说完,一改常态,脸色肃穆对李泰言道:“哥哥,芝萌此时不能带兵了。先让潘哥带吧。燕儿。马上准备干粮,准备吃食。我与桂叔吃完饭即刻回京!”

        李泰一愣。感觉此时芝盟好像变了一个人,此时她已经完全成为了娘亲一般地女子。面对亲情殆尽。却能看到背后的危机,这一点,让李泰自愧不如!

        一切准备完毕,李泰送到衙门口,拉着芝盟的手言道:“芝萌,凡事都有转机,遇事切忌要保全自己,如果皇子威胁到你们,陛下糊涂,你定要和李家之人回到河州,一切咱们从长计议。”

        芝盟点了点头:“芝萌定然小心。哥哥放心,芝盟不在身边,潘哥带兵,你身边无人,要万事小心啊。”说完,对着凝儿燕儿言道:“我不在此,还劳你们费心了。”

        凝儿言道:“姐姐放心,泰哥儿我等会细心照顾,一路没有人护送,姐姐可要当心。”

        芝萌点了,接过马缰,拿起火龙枪翻身上马,转头言道:“哥哥,爷爷英名享誉四海,如果归天,军权必然旁落,加上陛下糊涂,很有可能边关告急,此时秋收在即,哥哥要加快城墙,训练人马。以防吐蕃趁乱侵入。”

        李泰点头:“此事我心里有数,莫要担心了。”

        “嗯,哥哥大才,胸中已有百万雄兵,芝盟信你。诸位,芝盟告辞了。驾!”说完,双腿一夹马腹,与管家两人踏马而去。

        李泰看着他们地背影叹了口气,妈的,这元帅那么雄壮之人,怎么还能中风呢?老天保佑啊,你可千万别挂,你这三军总司令要是出事,整个大炎的边境都不能消停,小爷的河州可还没建设完呢,你要考虑考虑别人啊。别光顾着一个人死啊。

        大庆言道:“公子,方姑娘说的甚是。咱们也要准备准备了。”

        李泰苦笑:“准备什么?城墙现在已经修到十二丈了,三尺厚的铁门已经装上了。就算现在土番来人,咱们也不怕啊。无非就是粮食没收,弓弩未架上而已。”说完,叫来衙役,让他通知王平与蒲松前来。

        屋内,李泰将河州所有地办事人员找到一起,将事情地大概说了一下,其后问王平:“王将军,地道怎么样了。”

        “回大人,最后再有三天便可结束!”

        李泰点头:“嗯,城门怕是再有几天也能完事了。想来再有半个月便能收麦子了,潘哥,王将军,这段时间定要抓紧训练兵卒。燕儿,海州来的朋友尽可量的都给安排,千万别让他们寒心,蒲大哥,城墙上的弓弩做出多少了?”

        蒲松言道:“回大人,前些日子刚把城门做完,娘子军的兵器与三天前全部打造完毕,此时正在库中,盔甲还未打,弓弩已经造出不少零件,要是即刻安装,怕是能出来五百!”

        李泰叹道:“蒲大哥,还望加把劲啊,咱们城墙四周要架上四千只巨弩,五百远远不够啊。想来最近十天半月内不会有事,还是等城墙建完以后再说吧!”

        蒲松言道:“大人,咱们现在有钢有铁匠,只要大家加紧时间,还是够用的。大人不必为此忧心!”

        李泰摆手笑道:“本官不忧心,河州有了你们,本官还没想过逃跑。哈哈,王将军,咱们那个手雷抽空多做一些吧,只要手雷够用,来多少人咱们都不怕,呵呵,本官就不信瞎子也会爬城墙?”

        王平笑道:“咱们城墙建了这么高,想来敌人断然不会再攀爬了,他们很可能会挖地道,或者是引我等出城一站。再说,前面大河的水已经涨起来了,要是没有船只他们也不好办,咱们派出伺候多多查看,定然会防范在先!”

        李泰点头:“是啊,你们跟本官想的一样,既然如此,一切照旧,该干什么接着干,城墙接着修。

        大伙都忙去吧。”

        看着他们离去,李泰叹了一口气,河州现在什么都没有,就有一座城墙也顶不住多久啊,不行,能利用的一定要利用才好,不出事怎么都好,这万一出事,怕是百姓遭殃了。想到这里,连忙写了一份信装好,叫来衙役言道:“把此信送给出佛寺方丈。叫他亲启!”

        “是,属下这便去办!”

        李泰伸了一个懒腰,妈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要是真有那天,小爷真要打开杀戒了,唉,阿弥陀佛,我是好人啊,还是琢磨琢磨干点正事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