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九十五章 设宴镇高厨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着众人来到后院,李泰指着一大片菜地笑道:“诸位们河州的一宝,整个大炎就这么一块菜地,大伙看看!”

        众人走上前瞧了半天,摇头道:“李公子,此物当真是没见过。不知道味道如何啊!”

        秀娘笑道:“你们也不想想,这海州盛宴的状元郎能差吗,咱们肯定没见过罢了。李公子。给咱们说说。”

        李泰看着前面长势甚好的菜地,慢慢开始给大家讲解一些众人所不知道的蔬菜,以及味道,形状和功效,虽然这只是一块菜地,但这其中包含了李泰太多的心血,同时,他也比任何人都知道这片菜地的重要,在这些大厨的眼里,这是一些新奇事物,有了这些蔬菜,他们可以向更高的层次迈进,然而在李泰眼里,这才是解决民生的根本所在,远得不说,就说这地里的玉米,虽然仅仅有三百五十多棵,但此物要是遍及大炎,整个天下的粮食何止多了两层?人们常常讲究衣食住行,可在李泰的眼里,这‘食’恰恰是该排在第一位的,如果一个国家连粮食都没有保证,那它还敢干些什么呢?所以,站在自己的菜地里,李泰不时的在指指点点,众人也听的津津有味,很有干部下乡检查工作的感觉。

        “大人,酒席已经备下!”

        “好!你下去吧。”李泰对着大伙笑道:“诸位远道而来。便尝尝这河州地风味吧。

        来,随本官一同进入,请!”

        再此来到大堂,李泰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只见在这大堂的正中央处摆放着一个近五尺长的面案,以面案为中间,摆放了十五张桌子,每个位置上摆放着碟、筷、碗,杯。最引人注目的便是每个雪白的杯子上面还有一张叠成仙鹤的餐巾,李泰苦笑摇了摇头。那日只是偶然一提,没想到做的甚是好看。想到这里,对着站在门口的班长点了点头,以示鼓励,然后笑道:“诸位,请入座吧。”

        随后,李泰拉着芝盟、凝儿座到自己的身边,与大庆、秀娘、月娘、邓建、何大叔等人座在一起。看见诸位坐好,李泰对着门口点了点头,只见班长喊道:“本次宴会由河州厨师学院诸位同学所献。还请在座前辈指点,上菜!!!”

        随着门口一声吆喝,众人眼前一亮。只见十五个穿着绿纱的女子玉手轻拖菜肴走上前来,把菜肴摆好,甜甜地报了一个菜名:“银耳素面羹!”说完,盈盈的往桌边一站。微笑不语。

        大伙一愣,同时看向李泰,此时李泰趴在桌子上哈哈大笑,妈的。这个班长太能整了,从哪里借来的女子,真打算按照三星级待遇伺候他们吗?还没想完,觉着腿被人掐了一下,猛一抬头,瞧见满屋子人都看向自己,李泰忙道:“诸位,尝尝,尝尝。这是河州的一道素材,乃是用银耳素面所做。诸位指教一下。”话音刚落。只见桌边的女子上前,拿起汤勺依次为众人盛了一小碗。看见有美女为自己盛菜。李泰很是开心的点了点头,与诸位寒暄一下先喝了一口,嗯,不错,面软清香,入口即化,很好很好,可能是心情所致,觉着今天这个班长很给自己露脸,不仅对着门口笑了笑,侧目见到芝盟眉头紧缩,不由问道:“怎么了?”

        芝萌瞧了瞧桌边的女子摇了摇头:“没什么,看上去他们很是面熟!”

        李泰转身对桌边的女子笑道:“你们是哪个酒楼的?这素面银耳羹做地很是不错。”说完,不由的又喝了一口。

        女子答道:“回大人,我们是娘子军的火军!”

        哧~~~

        好大一口,全喷在大庆地身上:“咳……咳……哈哈,你……咳……你们做的很……很好。”看见大庆恶心的瞧着自己,李泰连忙拿起餐巾给擦了擦:“嘿嘿,潘哥,一时激动,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大庆言道:“公子管管自己吧。”

        嗯?李泰一回头,只见芝盟脸色通红的拿着餐巾往自己身上擦,看见李泰回头忙道:“我、我没想到!会是她们。”

        李泰摆手:“无妨,无妨,这是友情客串,哈哈,没想到娘子军的女子都挺漂亮的。”说完,对着众人笑道:“对不住了,一时失态,海涵,海涵,来,大家尝尝!”说完,给了门口一眼。意示上菜.

        班长会意忙道:“上菜!”随后,桌边女子退下,又盈盈脱着盘子走上来言道:“此菜名为‘糖醋葡萄’

        大伙一看,顿时愣住,只见着盘子上摆放着两串葡萄,一串绿,一串红,秀娘尝了一口言道:“公子,这是什么菜式?为何有酸甜之味?”

        李泰笑道:“此菜乃是用面筋捏成丸子所做,这绿的乃是用醋,这红色地便是用糖,来,诸位尝尝!”

        话音刚落,随着门口的吆喝。桌边女子陆续将菜肴摆上,同时不忘报下菜名:“素面狮子头!”

        “素耳拌青丝!”

        “罗汉烧面筋!”

        “香辣蝗虫!”

        “玉薄裹肥身!”(大饼卷蝗虫)

        “昆布焖鸡块!”

        “昆布酿玉劲!”(海带炖萝卜)

        “糠面金黄大饼

        随着女子报上菜名,这些外来的人全都愣住了,其中自然包括大庆与凝儿,李泰笑着起身言道:“诸位,今天上这些菜式,其一是想让大家多提意见,其二,是让大家见证我河州的一路难关!”说完,李泰指着糠面黄金大饼言道:“诸位,或许这糠面上不了台面,但这是我河州第一次万人盛宴所食之物。那时候,虽说河州穷,但每家每户都把自己家地粮食拿出来与众人一同分享,整个河州香气阵阵,做的最多的便是这糠面大饼,每逢见到此菜。3本管都好似回到了以前的日子,呵呵,虽说河州比原先要富裕了一些,可这毕竟是百姓与本官的一份缘分。”李泰说完,又指着素食言道:“这是河州穷苦。没有肉。为了解馋,只能以面食代替,但也有很多百姓不会做,吃不起。因为此菜要用白面啊。要本官想地不错,诸位现在怕是想吐吧,不为别的,就因为桌子上这盘香辣蝗虫是不是?诸位不知道啊,要是没有这道菜,咱们河州今年怕是颗粒无收了,为了怕周边地县城遭灾。本官还特意派人到四周地州县传此菜式,我河州厨师学院的学生都是出家之人,但为了四周地百姓。也不得不杀生,大家还没吃过吧。好好尝尝。”说完,李泰率先夹起一个蝗虫放进嘴里:“嗯?母的?哈哈,香,来来来,诸位,吃这菜先别看。一口就上瘾。来。都尝尝!”

        大庆对李泰那是相当信任,李泰第一个夹,他肯定第二个,等李泰说完话的时候,这小子已经吃了不下五个了。而且连连点头:“嗯,好吃。

        好吃,就是少了些!这蝗虫有什么了,当初灾民的时候,连老鼠都吃呢。”

        在座之人看见大庆这么吃法。碍于情面也都吃了一口,随即便被这味道俘虏。这里有人问道:“大人。你这辣味是芥末吧!”

        “嗯,这是研究的芥末粉。辣椒太奢侈了。咱们暂时吃不起。诸位,这味道如何?”

        众人言道:“好……好……”

        “好啊,大人,您能发明此菜抑制蝗虫,当真是功德无量啊。”

        “是啊,是啊,大人,功德无量……”

        李泰一挥手笑道:“哎~本官不求那些

        凝儿看着芝盟笑道:“姐姐甚是爱吃这蝗虫呢,第一眼看上去真是吓人!但确实美味!”

        芝盟笑道:“妹妹,你走这段日子,咱们这大老爷做了好多事情呢,待晚上讲与你听!”

        秀娘指着昆布焖鸡块言道:“公子,这昆布是药材吧?这么多不能吃出毛病来?”

        李泰一笑,随即把河州百姓的病情告诉大家,大伙听到李泰发明此菜便是为了拯救百姓,不少人都眼眶欲红,凝儿更是泪光闪闪,握着芝盟的手哽咽说道:“姐姐,你们这阵子挺难吧。”

        芝盟一笑:“还好,有哥哥这么尽心,凡事也就不难了。”

        李泰看见众人对菜肴都甚是满意,心里也不觉得意。妈的,别看小爷刀功不怎么样,吃点东西还算可以吧。还没得意完,就听大庆言道:“公子,有酒吗?”

        李泰笑道:“人家说无酒不成欢,今天怎么能没酒呢,就是不知道他们蒸出多少了。”说完,对着门口的班长言道:“你们那有多少酒?”

        “回院长,不足三桶!”

        “靠,那么多,怎么就不拿来点,去。取一桶来。让诸位痛饮!”

        没过许久,班长带人抬进来一棕色木桶。李泰笑道:“诸位,此酒名字还没想好,由于咱们河州的粮食还没下来,所以,咱们拿别地酒蒸,大伙尝尝,帮着想想名字。呵呵,此酒甚烈,慢饮!来人,倒酒!”

        随着班长把木桶打开,满堂之人便喊起了好,不为别的,此酒闻着甚香,当真是勾引馋虫,刚与诸位倒好,有些嘴急的已经拿起来喝了下去,良久才言道:“此酒甚烈,甚赞!”

        李泰本想多说两句,不过既然有人赞誉了,那么自己就谦虚一点好了。举杯言道:“此酒甚烈,诸位莫要贪杯,一会咱们还有一碗面呢!”

        众人随即往中间望去,只见门口地班长身穿洁白的工作服走到面案中间与诸位施礼,随后开始和面、做汤!

        借着这个空隙,李泰言道:“诸位,咱们河州有句话,叫做上车饺子下车面,常言道,十

        俗,诸位不远千里而来,今日,河州便用这抻面来欢看着那边已经准备好,李泰笑道:“班长,开始吧!”

        班长点头应许。把和好地面打条、拉抻而成面坯,随后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开始了凭生第一次的抻面表演,只见他两手将手腕粗的面坯轻轻拉开,随即一则,再拉,待面的韧性恰到好处之时,往涂好油地面案上啪啪啪连续击打三响,借着面的反弹之力在空中一折,随即落下又是三响。

        李泰对他的实力也算明白,因为他见到过班长苦练抻面的功夫。看他此时额头已经渗出汗水,估计是今天人多影响了发挥,借着班长瞄向自己之际,李泰重重的点了点头,班长会意,嘴边露出笑容,大喊一声:“佛光普照!”随即两手抻面往头上一挥,这面瞬间边在头上形成个圆圈以成佛光。接着又喊:“手生莲花”将面胚在手上几个对折,型成莲花模样,随后双手一抻。

        对着面案又是三下,快速地撒上一些面粉:“天女撒花!”双手一抖,薄面轻飞。彷佛将他裹在雾中。接着一声大喊,“龙须乍现!”猛一转身,双手之间,这面坯已经变成了根根龙须!

        静!

        静!

        还是静!

        包括李泰在内,谁也想不到这抻面竟然能这么表演的这么完美,当初李泰只见过他伸出过佛光普照。并未想到还有别的名字,今天班长初显身手。果然是下过苦功,练出了真功夫,李泰心中大慰,刚一拍桌子,大庆就喊道:“好!”

        一时间,大堂之上掌声雷动,身在其中彷佛震耳欲聋,李泰明白,这些掌声是发自内心的。看着在座之人地表情便能看出端倪,只见他们一个个面色激动。满脸通红。对班长露这一手大声叫好,谁也想不到。在普通的面粉也能变成艺术!

        班长把面放进锅中,煮好后分给大家,大伙看着根根龙须赞叹不已,更有些人都不舍得吃了。秀娘也是激动异常,站起身对班长施礼:“这位师傅当真是身怀绝技,让我等大饱眼福,不知您是那座寺庙地师父,这手精湛地厨艺何人所创?”

        班长双手合十言道:“女施主过奖了,小僧是大德寺的沙弥,当不得施主夸奖,此抻面之法乃出自我们李院长地手中!”

        啊?李泰?

        满堂之人地目光唰一下聚集在李泰的脸上,李泰尴尬的笑了笑,摆了摆手:“本官虽说发明此法不假,但手法远远没有这沙弥地高超,呵呵,都别看我,吃面,吃面。”

        此时满堂之人对李泰是由衷的佩服,不管怎么样,这是他发明的方法,而且,当着这么多人坦然的承认没有眼前沙弥的手法高超,这份坦荡就让人钦佩,席间,有一男子站起言道:“大人,虽说此次酒席没有山珍海味。但每道菜都让我等见识到了大人的爱民之心与聪慧之处,河州有您这样的大人,是河州百姓地福气,我们远道而来能投奔您这样的大人,也是我们的福气,我许某当真是没白来一次啊。大人,我不会讲话,来,我敬你一碗,先干为敬!”说完,双手捧着碗一仰而进,满眼真挚的瞧着李泰。

        此时,李泰感觉头皮发麻。为啥,这可是高度白酒啊,一碗干下去谁受得了?但是人家干了,咱也不能不干,可是万一这口一开,席间每人敬自己一碗,怕是小命就要交待这里了,李泰笑着端起碗言道:“这位大哥,你们能来,也是我李泰的福气,更是河州百姓的福气,河州有了你们,名气将更加响亮,我李泰其实不会什么。不过是耍一些小聪明而已,论资历,论刀工,论年头,都不能与诸位比肩,诸位这么捧我,实在是有些受宠若惊,谢谢许大哥对我的抬爱,今天这碗酒,兄弟借你的情献与诸位,还望在座诸位在河州过的开心,本分做人,踏实做事,抛却门户之见,各展所长。将大炎地厨艺推上新的高峰。此酒甚烈,诸位小饮,我干了!”说完,一口干掉,举碗过头。一滴未剩!

        看见李泰这么仗义,众人不仅拍手叫好:“好!”

        “大人,好酒量……”

        “公子,豪爽啊……”

        李泰哈哈大笑:“谁也不许敬我了,本官到量了,吃菜,吃菜!”

        凝儿忙道:“泰哥儿,别喝多了。一会还有大事要与你说呢!”

        李泰迷迷糊糊地点头,刚一座下就觉着天旋地转,看着凝儿笑道:“你、你说”

        咣当~~~桌子跑头上去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