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八十七章 再入火军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子的力量是伟大的,李泰一边吩咐人往屋子里搬,一开始清理屋子,燕儿上前帮忙笑道:“少爷,您可别忙活了,这屋子能放下。”

        李泰言道:“怎么可能?那叫四十万两金子,那可是金子啊。四十万两不得放下大半屋子?来,把这个桌子拿走。哎呦,这破桌子怎么这么沉,这不耽误事吗?来,找个斧子,我劈了它。”

        燕儿笑道:“少爷,可别忙活了!燕儿虽说没见过四十万两黄金,但是估摸着也就二十箱吧。”

        李泰一愣:“为啥?”

        燕儿笑道:“您说咱们这一两银子有多重?那不跟一两金子一样吗?再说,这金子还没有银子大呢。肯定占不了多大的地方!”

        李泰刚要说什么。就见何大叔带着人来到屋内,三个人很是轻松的把箱子往屋里一放,待人走后,何大叔笑道:“公子,一箱是两万两,一共二十箱!”

        李泰没想那么多,抄刀就把封条挑开,随即打开箱子。接着啊的一声大叫,往后退开好几步,揉了揉眼睛:“妈的,太亮了。”随后,看着箱子中的金子脸上渐渐露出微笑,慢慢上前,摸着满箱子的黄金,感受着从金子上传来的阵阵凉意,把头往下低了低,灿灿金光照在脸上,让李泰感觉这才是最好的美容办法,最起码,他能保证微笑。

        拿起两锭金子揣到坏里,嘿嘿一笑,再拿两个再笑,再拿再笑,不知不觉。手上已经捧着十多个了。“老子有钱了,有钱了,哈哈,我有钱了有钱咯,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花,我左手拿个诺基亚,右手拿个摩托罗拉,我移动联通小灵……”

        “少爷,少爷……莫要迷了心窍~~少爷~少爷回来,回来~”

        “嗯?”李泰一愣。随即看了一下燕儿笑道:“放心,少爷还算正常,还算正常”

        燕儿言道:“少爷,快、快盖上吧。”

        “为什么?”

        燕儿低头言道:“太多了,让人看着心乱,总是不安生!”

        李泰掂量掂量下手上的元宝言道:“别说,这东西太好了,哈哈。何大叔这就是二十两?”

        何大叔连忙点头:“公子要是不信,我这就给您取称来。”

        李泰一摆手:“不用,不用。我就是说说,嘿嘿。实在是没见过这么多金子。有点发蒙,何大叔,让人都抬进来吧。”随后,李泰座在桌子边,拿出一张纸开始算,对于这个问题他很早就研究过。再加上到了大炎,更是明白一些,旧市斤是十六两,大炎的一两相当于十四克。那么这四十万两就是五百六十万克,要是折合成公斤的话就是两千八百公斤。分成二十个箱子,每个箱子才一百四十公斤嘛,靠,我说怎么三人就抬进来了。是没多少!

        看着他们把红漆铜钉的箱子放在自己眼前。虽说有二十个,但也没占多大地地方,李泰心中暗爽。待人走后,屋里就剩下燕儿,李泰拿出两锭金子递给燕儿:“拿着,少爷有钱了。哈哈,喜欢什么就去买吧。”

        燕儿笑着摇了摇头:“这可是金子啊,在河州能花出去吗?想来河州只有几个商家才敢收吧。”

        “谁能收就去那里买。”

        燕儿笑道:“谢谢少爷了,这金子燕儿可用不上,燕儿本是孤儿,也不知道爹娘是谁,也不知道该拿金子孝敬谁,再说了,从京城出来的时候,夫人赏赐了好多的首饰,那可都是宫里的饰物,商铺之中根本没那手艺,燕儿跟着少爷不缺吃,不缺穿,要金子何用?少爷还是留着做大事吧。”说完,轻轻的把金子放在箱子里。盖上箱子,贴好封条笑道:“少爷,别看了,这东西看常了伤人

        李泰笑道:“没想到我们燕儿还这么懂事,看到金子你都不动心?”

        “呵呵,这分在哪里,燕儿觉着,少爷的就是燕儿的,这金子放在少爷那里,跟放在燕儿身边一样。没甚动心的,要是扔到大街上,燕儿第一个过去捡。呵呵

        李泰嘿嘿一笑:“唉,一个丫鬟都比我有见识啊,少爷跟你比,有点丢人了。那行,咱就先放着。”

        燕儿言道:“少爷,燕儿突然想到一个办法。不如咱们把衙门好好的修建一番吧,这样一来,放些什么都不会让外人知道,咱们河州城要是建好了城墙,怕是不比京城小多少。虽然现在还没看出样子,但丈量之数在那里摆着呢。从咱们来开始,这河州县衙就破旧不堪,要我说,咱们把县衙修得比原先大三倍左右,外人看起来也威风,等县衙的地方够大了,咱们放置什么别人都不知道,最好是修完后再把地道连到各处,想送贵重物品过来就直接走地道,要不像这些箱子似得,满大街地转,谁都觉着不是个事!”

        李泰点头:“嗯,别说,燕儿的说法是好,但各处都在干活,咱们还是先让他们干吧。想来过段时间凝儿回来了,到时候把所有的人聚在一起商议商议,这个地道真是个大事,以后要是城墙建成了,外来的人必然多,做什么事情都不像现在这么放开手脚了。如果对面吐蕃的探子过来就更麻烦了。呵呵,燕儿真给少爷出个好注意!聪慧之人啊,就是不一样。”

        燕儿递上一杯茶:“燕儿可不想当个聪慧的丫头,有少爷在,燕儿就想做个傻丫头才好呢。可是少爷太忙了,凝儿姐姐还未回来,少夫人忙着带兵,要是燕儿在不替少爷想点事,当真是说不过去了。来,少爷喝茶,看一会就成了。人家说看金子看多了,会得失心疯呢!”

        李泰点了点头:“嗯,少爷听你的,不看就不看。”说完,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的铁砂笑道:“燕儿。你说我怎么感觉这么轻松呢?要不以后你把所有的脚印上都放上金子吧。嘿嘿,少爷捡起来不累!”

        燕儿扑哧一笑:“要是等少爷练成了,那得多少金子呀。不行换铜板吧。”

        李泰笑道:“少爷可不是丐帮的,要不然还真能练成!”

        没过多久,王平就来报告地洞已经挖好,李泰点了点头,毕竟是一百人,干活就是快啊。随后带人把二十二口箱子(外加珠宝两箱)放入地道之中,此时刚挖完地洞却没有摸水泥,李泰索性也不想把自己地藏宝室弄的那么讲究。直接用水泥和石头封门,忙活了大半夜,才算一切搞定

        从地道中出来,看见满天星斗,李泰狠狠伸个懒腰:“哎~~燕儿啊~~饿了::的去。哎,这大半夜,月娘姐姐已经睡下了。咱们还是自己动手吧

        话音刚落。就听外面巨响,李泰一皱眉头言道:“王将军。怎么又炸上了?”

        “回大人,石头已经都用光了。还剩下不多,为了不影响进度便又炸了一批。”

        “这么快?”

        “是啊,现在修城墙之人怕是不下五万人了。反正都有工钱赚,干的自然快些!这些人晚上都不睡觉,现在还在干呢。”

        燕儿言道:“少爷,最近进度是快了不少。但燕儿觉着,这里还是有鱼目混珠之人,没干什么活却白领工钱!”

        

        王平忙道:“不会的,不会的。关魁带人守钱,潘魁带人检查发签,多少人干一段都是有数的,断然不会出现混吃之人的。”

        李泰心里笑道。这样的人哪都有,算了。毕竟他们都不容易。混就混吧。想到这里一愣,笑道:“走啊。咱们去城墙看看,其一是瞧瞧进度怎么样。其二看看他们吃什么。咱们也跟着混些,哈哈,这个办法很好。走。现在就去!”

        李泰带着几人深夜走出县衙,远远望去,前面地城墙上每隔一段距离就点燃着一只火把,黑夜中一眼望不到头,宛如一条火龙般横卧大地之上,此时,在火把的照耀下,每段地工人都在紧张的忙碌着,他们分工明确,有人负责搬运石头,有的负责运送水泥,有的负责找平,反正大家都忙得不亦乐乎。李泰点了点头,几万人地场面就是不一般啊。

        此时城墙的高度已经达到了近七丈,宽度十丈,目前在上面跑马或者运送一些物资不成问题,要是再这么干下去,用不上一个月城墙就可以竣工。李泰仰望着城墙,心里不觉美滋滋的。他娘地,全是石头和水泥,这跟钢筋混凝土差不多吧。嗯,上去瞧瞧!

        走了近一炷香,李泰才算找到上城墙地台阶,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前面绿油油的稻田,火把之下更显翠绿,侧目望去,脚下十丈宽地道路被火把照映的一眼往不到头,此时城墙之上来往人不断,但并未觉着拥挤,燕儿看了良久,感慨道:“少爷,这城墙比京城的大多了,太壮观了,怕是不亚于长城吧。”

        “嗯?燕儿去过长城?”

        “哪有,就是听说这长城连绵万里,甚是宏伟,却是无缘一见,但燕儿想来,肯定没有咱们城墙宽,也没咱们城墙高。少爷,您向下看,这人不过三尺,要是修到十五张高,再看人怕是就三掌之数吧、”

        李泰笑了笑:“是吧,少爷也不知道啊。嘿嘿,走。何大叔,王将军,咱们往前走走。瞧瞧!”

        走到人多的地方,大伙见到李泰到来,都放下手上的活问好,李泰也对大家抱拳不止,此时夜间凉风阵阵,大伙不时喊着号子,看着石头一个个的传到城墙之上,李泰第一次体会到人多力量大的真理。

        “大人来了……是大人来了……哎~~老少爷们!大人来看咱们啦!”

        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这么一嗓子,顿时问好之声此起彼伏,李泰也知道,此时说话后面的人根本听不见,不由的走到城墙之上对这大家挥手致意,看着下面的百姓对自己招手,李泰很有伟人地感觉,难怪人越多越愿意挥手。这感觉太好了。哈哈,再挥一会!

        王平在身后言道:“大人,咱们这是城西,您要是去了城东。那边地进度要比这边快上一些,毕竟都是一些人犯干活,有虎烈营看着,干的也甚卖力气。”

        李泰言道:“王将军,那晚上给他们吃什么?”

        “回大人,吃糠面的大饼,喝得是粟米粥!大多数都能吃饱。”

        “有菜吗?”

        王平笑道:“菜不曾有!白天有菜。晚上有饭吃就不错了。咱们这边都是家人晚间给送饭。那边都是虎烈营地火头军做饭。”

        李泰一愣。随即笑道:“走。咱们去瞧瞧,呵呵,这火头军本官是有时间没去了。走。”

        众人来到城东,看着城墙是比城西的高了一些,此时的犯人也在有条不紊地搬运沙石,李泰也没怎么看,直接走到火军处,离着远远就见到火军的旗帜飘扬,一时间,李泰感觉又回到了军营一般。不觉加快脚步,边走边喊道:“丙组的兄弟们。我回来啦,哈哈。”

        几步跑进院内,看着干活的战友都在端着勺子瞧着自己,李泰嘿嘿一笑,抱拳道:“诸位,自从来到河州,兄弟就不曾与大家见面,实在是太忙了,对不住大家了。给大家赔不是了。”说完。对着大伙抱拳施礼。

        有反应过来地,连忙放下手上的活跑过来单膝跪地言道:“参见大人!”

        一人带头。大伙都要过来,李泰忙道:“诸位兄弟,快快请起!程大哥,你……”

        此时。程元单膝跪地,双眼含泪道:“虎烈营丙组火长程元拜见大人!”

        李泰上前抱着程元站起,哽咽言道:“你不是火头军长。本官才是。你是丙组的火记

        “不!不!属下不敢,不敢!”

        “我看你就是。咱们当初在京城八营会战,火头军虽说未立大功,却是小功不断,当初陛下也赏赐咱们了,我李泰明白,当你们知道我是平食郡王的时候,就已经觉着我不在是你们的兄弟了。现在我李泰已经不是什么郡王了,只是一个县令,难道你们还不认我吗?”

        李泰几句话说的大伙热泪滚滚,就连王平都不住低头,程元哽咽道:“大、火长,咱们认,认!只要火长认得咱们弟兄,咱们永远记着你才是咱们丙火的火长,您看,火军战旗依然飘扬,经过八营会战,咱们这二十人的火军给天下所有的火军都立下了榜样,这都是您的功劳啊,想起当初虎烈营选拔入京之组时,是您带着咱们冲进了战场,为咱们丙组地兄弟出了一口气,当时大将军要打你,您喊着本为一灶之兄弟,焉能与难不救?您可知道,就是您这声一灶之兄弟,咱们丙组和火军算是融到了一起。您忙,没时间来。但是咱们大伙吃饭的时候都谈论您,今天咱们炸石头,明天咱们修城墙,今天咱们开佛事,明天咱们拿祈愿箱,您地一举一动,您每天的事情,大伙吃饭的时候都在谈论着,您留下的歌曲,现在虎烈营所有的兄弟都会唱,王将军带着咱们每天吃饭,早操,睡觉都唱。咱们大伙想你啊,有空你要多回来看看啊……呜呜呜……”

        几句话说得李泰嗓子堵着难受,鼻子发酸,眼泪不住在眼眶打转。抱着程元对大伙言道:“是我李泰对不住诸位兄弟了。是我对不住大伙了。兄弟我刚到河州

        ,这里穷得不像样子,兄弟当时真是心力交瘁。无着让这里的百姓能吃上包饭。当时兄弟弄来的第一批粮食就好悬让土匪给抢了,就连我的命都是河州的乡亲们在乱刀之下救下地。我当时真想你们啊。可是你们来了。我却没有过来瞧瞧。是我不对啊……你们刚到河州的时候土匪闹的凶,本官还要带着人派粮食,打水井,始终没有见到诸位,不是我李泰忘记你们。实在是太忙了……太忙了……”

        燕儿在旁边哭泣不止,她虽不明白战友之间的情谊,但看到李泰与他们相谈,却是句句真心,燕儿上前言道:“少爷,别难受。你们兄弟见面应该高兴才是。你忙大伙都是看到地。没人怨恨您,您也是为了百姓啊。反正咱们以后还在河州驻扎,今天见面了,还有以后呢。以后您就常来看看吧!”

        程元言道:“是啊……火长……您就别难受了。”

        李泰拍了拍他的肩膀,对着大伙笑了笑:“好,咱们不说了,不说了。今天我只要大伙听着一句话,只要我李泰不死,永远是丙组的火头军长,永远是诸位地兄弟。永远是大炎火军的一员!”

        程元笑道:“信!信!火长说话咱们都信,火长啊,前些日子您让虎烈营踢正步,练队形,打军体拳,咱们可都一天不拉的跟着学呢,王将军还特意指点过咱们呢,火长您看着。”说完,转身喊道:“***!”

        二十人迅速战成一排,程元喊道:“向前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报数……”

        “一……二……三……四………七……十一……十六……二十……”

        程元笔直一个转身。对着李泰喊道:“火长,丙组火军正在做饭。应到二十人,实到二十人,请您指示!”

        李泰欣喜若狂,怎么也想不到这二十人居然也是有模有样,走到人前李泰喊道:“兄弟好!”

        “火长好!”

        “兄弟们辛苦了!”

        “为大炎的鼎盛战斗!”

        李泰哈哈大笑:“来。本火长今天教你们做点咸菜。以后你们要看仔细了,这咸菜好做的很,任何蔬菜都可以,以后晚上再怎么忙也要做点咸菜,人不吃咸的身子没有力气。不管打仗还是干活都不成。大伙明白没有!”

        “明白!”

        “好!全体都有,听我口令。稍息,立正!解散

        看着大家都去做饭,李泰笑道:“程大哥,咱们还有什么菜?”

        “火长。咱们现在有和胡瓜、王将军派人到外地买菜去了。过一阵子就有了,但是想来不多,路途虽然不远。但到了河州也就没什么好菜了,都烂了”

        李泰笑道:“无妨,无妨,大家先忍忍,今年咱们冬天就能强些,到了明年冬天,哼!怕是全大炎的人都没有咱们这的菜多。来,我先教大伙做点咸菜,以后你们就按照这个做便可。来人,准备点花椒大料,葱姜蒜!”

        随后,找来一口大锅,倒上油烧热,把花椒大料,葱姜蒜全倒进去,待凉后,笑道:“这叫料油,专做咸菜之用,这油你们就留着吧,做咸菜的时候放上一些,很是提味,但是咱们这个盐不行,太粗了,要是没有时间磨,就先拌着,等盐化透了再吃。”随后,李泰教他们做了几个简单的咸菜,无非就是切成小块用盐拌一下即可。其后告诉他们,不管是什么。只要是可以生吃地,都可以拌成咸菜。这样吃起来方便许多。但有条件的最好还是放点蒜,这样更加好吃。

        看着做好的咸菜,足足有几大锅,李泰对着燕儿笑道:“看见了吧,一万多人吃饭,就是壮观,不管吃什么都香啊。”

        燕儿点头道:“是呢,燕儿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菜,还以为相府的就是最多得呢。今日一比,真是小巫见大巫了。呵呵,难怪少爷当兵的时候胖了一些。原来这么好啊。说的我都饿了。”

        李泰笑道:“来,今天让你尝尝大锅饭!哎~~兄弟们。忙完没啊。咱们吃饭了、”

        二十多人围在一起,每人捧着一个大碗,手上拿着一个大饼,圈中放着一个大盆,里面是白菜和黄瓜拌的咸菜,大伙边吃边谈,甚是开心,光李泰自己就喝了两碗粥,两个大饼!

        吃着吃着,突然好像听到前面人群喊着什么,李泰走出去一看,只见城墙之上,火把之下,不管是犯人还是兵卒,都是手上端着一个大碗,拿着大饼对李泰这边喊道:“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李泰哈哈一笑,咬了口大饼跟他们挥了挥手,找个高点的地方站上去,一举大碗,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瞬间,一万多人跟着李泰一样,一大碗粥仰脖全干,李泰站在高处上哈哈大笑。拿着大碗不住地晃动,身上已经撒了不少的米粒都没在意,下来之后打个饱嗝:“靠,吃撑着了。”

        燕儿捂着肚子:“是呢,是呢,刚才一激动,我也跟着干了一碗,现在肚子都涨了。少爷,人多吃饭就是热闹,饭量也大,呵呵,这犯人跟兵卒能这么和气,怕是千古少有啊。少爷更是有趣,硬是干了一碗粥。您都喝三碗了。”

        李泰笑道:“你没看见吗?少爷现在背着铁砂都不觉着累,为什么?因为军队就是有种气势,即使身上千斤重担也是压不跨、捣不烂。何况这区区百斤。哼,你还没看见潘哥呢,那家伙,在县衙还好点,要是在军营,一顿一盆啊。也别说,人家那朝天狼牙***使地。真是霸道。对了,王将军,你那兵器想必送来了吧,用着合手不?”

        王平一提到兵器,当真是变了一个样子,那脸上笑的是异常灿烂:“大人,送来了。哈哈,太好了,太好了,你不知道,这军中还有不少人不服气的,跟我一个照面兵器就被打飞。好家伙,厉害着呢,等潘将军回来定要和他比试一番!”

        李泰笑道:“虽说潘哥的兵器比你大些,但你的兵器乃是精钢打造,这便扯平了,呵呵,等他回来试试!对了,程大哥,我上次在军中做的酸菜可还有?”

        程元笑道:“火长做的早就吃没了。不过咱们一直都在做,将士也都喜欢吃。现在还有不少呢!最近天热,不怎么做了。”

        李泰拍了拍吃饱的肚子一笑:“嗯,好,一会给我拿两棵!带走!”说完,自己心里琢磨,妈的,明天弄点大骨头炖酸菜!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