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八十六章 一金兑十银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州县衙

        后堂

        李泰看着地上画好的脚印头疼不已,这是平远带着四个沙弥画了半天才弄成的一幅图,看着平远言道:“师兄,你确定照这么练下去没错?”

        平远言道:“师弟,师兄如何会骗你?南山把着百步飞云译过来,正与老衲的相同,你今天叫老衲来,不也是想知道练法对不对吗?”

        “可…可这也太难了…唉!”李泰蹲在底下看着画好的脚印,脚印之间的距离都是近两米,还要在一炷香内走上十遍,这得多块的速度啊,据说这还是基本功,要是等练习招式,更是难上加难了、李泰抬头瞧了瞧平远:“师兄,还有别的功夫吗?”

        平远摇了摇头:“师弟,百步飞云乃我佛门无上绝技,岂能是谁都可以练成的?要想练成此法,必然要下比常人多十倍的功力啊。师弟乃聪慧之人,不用老衲多说,想来师弟的毅力当是不差吧!”

        李泰叹了口气:“唉,要是不练,还真对不起师兄这一番苦心,算了,师弟练习便是。每天一百遍成不?”

        平远:“至少要五百遍吧。多用功,多收益啊。师弟,眼是懒蛋,足为好汉。别看这多,你要是专心,两个时辰遍可走完。来,师兄让他们把铁砂给你。”说完对着四个沙弥言道:“脱下铁砂!”

        “是!”四个沙弥施礼后,开始把身上的行头往下卸,平远笑道:“他们四人练的***不同,所以背铁砂的位置也不同,呵呵,如今正好给师弟凑上一幅,你看,这个是系在双腿之上的,这个是系在双臂之上的,这个是前胸,这个是后背。正合适!哎……哎……师弟。你怎么了?”

        此时的李泰突然感觉头晕眼花,看着装满铁砂的袋子,***的心都有了,妈的,干点什么不好,偏要练什么功呢。听到平远问自己,李泰忙道:“没事,没事。就是心有点哆嗦!师兄。此物一天要带多长时间啊。”

        平远言道:“像师弟平时为民忙碌,没有什么时间练功,怕是要全天都带着吧。带一年吧。这一年之内,要是能练成百步飞云地前十步。师弟便算有了保命的本事了。南山真是有本事啊。师弟经过他的改造之后,虽谈不上骨骼奇佳,但经脉却是粗矿了许多,虽然此时没有真气,但只要师弟按照老衲传授于你的吐纳之法练习此图,定然会收益匪浅。如在江湖之上,虽为三流高手之列,但保命的本事却是无可比拟的,如师弟将此法练成,就是南山与老衲联手。怕是也抓不住你啊。”

        李泰大喜:“什么?要是练成,你们俩联手都抓不住我?哈哈,行,行,那我就练,不过师兄,你也练成了百步飞云。为何抓不住我呢?”

        平远笑道:“老衲可不敢当这练成之名,老衲对此法潜心练习十年,略有小成,怕是能达到三十步吧。呵呵,普天之下。只有恩师练成过此功啊。”

        本来听着挺高兴的,现在一想,完了,自己发明的功夫自己练成了,别人谁还能行?算了吧。这些都是***人物,咱不练行了吧。想到这里,李泰嘿嘿一笑:“师兄啊,您看,您也挺忙地。师弟我还官在其位,出佛寺已经开始动工,万名工匠还要师兄带领,为了师弟这么点小事操劳,呵呵,师弟实在是过意不去啊。这样,为了不给师兄填麻烦,师弟我就不练了。成不?”

        平远呵呵一笑:“前些时日南山到寺中寻我。说是要与你改造经脉,老衲听着新奇,便把寺中唯一的一粒转穴丹给了他。想来,他给你服下了吧。”

        李泰摇头:“那我就不清楚了。当时兄弟我都疼晕了。”

        “无妨,老衲看看便知。”说完,上前搭着李泰的脉门点了点头:“嗯,却是服下了。呵呵,有了此丹,身上的穴位都有所移动,便不怕被人点穴了。”

        李泰心里大喜,妈地,小爷穴位都移动了,看你们还怎么治我,回头对平远言道:“师兄,那师弟还练习百步飞云干什么?平时多点人保护,到了关键也死不了。还怕什么?”

        平远摇了摇头:“唉,凡事有利便有弊啊。”

        “有何弊端?”

        “南山虽说给你改造了经脉,但正是因为移动了穴位才好改造,但短时间之后,经脉稳定下来后,穴位还会在身子里不断的游走,因为没有真气把他固定下来。时间久了,怕是不妙啊。”

        李泰一愣:“如何不妙?”

        “唉,轻则***,重则毙命啊。”

        “啥?啥是***?”

        平远言道:“便是你胯下之物缩……”

        “啥?啊~~~~南山,你个牛鼻子,你个老棺材,小爷

        你,你要绝我后,南山,小爷跟……”

        “师弟莫要吵闹,莫要吵闹,完事都有解决之道。莫要移恨他人啊。”

        “师兄教我,有何解决之道?”

        “便是练习百步飞云,待前十步练成后,身上的穴位都定了下来,所虑之患便不药而愈了。”

        李泰低头想了良久,抬头笑道:“呵呵,我算是明白了。你这是绕着弯的让我练啊。你与南山联手坑我啊。师兄啊师兄,你本出家之人。焉能说此谎话骗人?枉费你列为大炎高僧之列啊。”

        平远低头施礼:“阿弥陀佛,师弟,出家人不打诳语,这些话都是南山与老衲交谈之语,老衲定然不会欺瞒师弟,师弟并非武林中人,老也想让你有个保命的本事罢了。如师弟不练,老衲也不勉强,平时出门多加小心便是。如当真有***那天,老衲就是拼了性命,也要保护师弟,最起码。让师弟还能活下去!”

        李泰苦笑:“师兄啊,你们真是好心啊。兄弟我就这点嗜好,你说你们怎么总和我过不去呢?我哪错了?我改不行吗?要是按着你的话,真有一日师弟我***了,你也治不了是吧。最多给我留条命。是不?”

        平远点了点头:“师弟莫怕,如真到那时,便是师弟尘缘以了之时。出佛寺现在以***千名武僧,老衲也在日夜加紧练习。想来。明年便可凑齐万名,到那时,师弟到出佛寺出家,老衲会让出主持之位,让万名武僧保护师弟!”

        李泰此时真想大哭一场。妈的,小爷居然让一个道士一个和尚耍得团团转。算了,等到***那天。小爷自己就摸脖子了,还当个屁主持,对平远摆了摆言道:“行了,行了。师兄别再说什么了,兄弟我练还不成吗?我练!把铁砂给我穿上!”

        四个沙弥服侍李泰穿好,按照平远传授的步骤先记在一张纸上,省得以后忘记,然后在地上按照步骤标出一二三四,随后,穿着一百多斤的铁砂开始练习,李泰虽说改造完身体,但毕竟没有什么力气,背着一百多斤的铁砂腿都直打哆嗦。更别说一下跨出两米。打发走南山之后,李泰一个人开始在院中苦练,不能一下跨两米,小爷走总行吧。

        不知道练了多久,估计也没多长时间,李泰已经累地身被铁砂躺在院子当中,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此时已经正午。太阳已经快挂到正中,李泰闭着眼睛,感觉着四周,说良心话,自从改造完身体之后。这耳目确实比原先灵敏了不少,不光是床上功夫见长,四肢也比原先有劲了,可是再有劲,也架不住背上一百多斤的铁砂啊。

        此时燕儿刚刚把河州蓝图贴完,正擦拭香汗走进后衙。见到李泰躺在院中紧闭双眼,燕儿心中好似有一股气没上来,立刻感觉头晕目眩,缓了好久,跑到李泰身边慌忙抱起哭喊道:“少爷,少爷,您怎么了?少爷……您别吓燕儿……少……”

        李泰睁开眼睛,看了看燕儿,缓缓说道:“燕儿,别忘了替我报……报仇……”说完,继续闭上双眼装死。

        燕儿本也是聪慧之人,对李泰脾气也算了解,看着他浑身没伤,身上背着沙袋,底下画的脚印,一摸脉门,心跳都正常,一颗芳心才算落下,看着李泰紧闭双眼,一股担惊受怕的思绪顿时消失无影无踪,可能是喜怒反差太大,心里有点接受不了,不觉抱着李泰哭了起来:“少爷,以后别再那么闹了。吓死我了。”

        听到燕儿哭泣,李泰连忙闭着眼睛笑道:“好燕儿,少爷错了,错了,以后不闹了,别哭。少爷刚才是练功太累了,在地下躺一会,来,你也躺一会,闭着眼睛看太阳,很有意思!”

        燕儿扶起李泰言道:“哪有闭着眼睛看太阳地。少爷胡说!”

        “呵呵,睁着眼睛也看不清楚,还不如闭着眼睛看呢。”

        燕儿看着李泰这身打扮言道:“少爷,你穿得都是什么呀?”

        此时,李泰可算找到倾诉之人了,睁开眼睛,座在原地,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个清楚,反正南山和平远从李泰的嘴里说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人,自己绝对是没有占有一丝便宜,反而是被残害地对象。

        燕儿听完言道:“少爷,燕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看着少爷累成这样也确实心疼,但燕儿觉着,还是有些武艺尚好,人都有落单的时候,万一出什么事,怕是后悔都来不及呢,您可是河州的主心骨啊,再说了,少夫人那么好的武艺,您就不羡慕?少夫人是处处让着少爷,但少爷心里舒服吗是?”

        李泰点了点

        是啊,我算是明白了,上了南山这条贼船,你是练也也得练。妈的,万一老天有眼让小爷我练成此功,你看我怎么收拾他俩,燕儿,扶我一把,咱们进屋歇息一会,从明天开始。咱们早上天不亮就起床,每天早上练一个时辰,晚上一个时辰。全天带着铁砂,你看可好?”

        燕儿点头:“都听少爷地,少爷背上的铁砂怕是走不远吧,明日给少爷做顶轿子吧。大炎的官员都有轿子,少爷也该有个才是。”

        两人正在闲聊,何大叔来到院中,看到李泰这般莫样,也没细问,走到李泰身边言道“会长。咱们进屋说话!”

        李泰一愣,很少看见何大叔这么激动,心中琢磨,老人家莫非是看上谁家的姑娘了?嗯,此事是要进屋才是。三人进屋,李泰拿起凉茶喝个干净,其后言道:“何大叔,什么事啊?”

        何大叔努力平息自己地语气:“公子。在押人犯已经把所有的河沙掏完了。刚刚算出账目!”

        李泰一愣:“多少?”

        何大叔小声言道:“公子,咱们已经找人把河沙铸成金锭了,总共是四十万两!”

        李泰点了点头:“哦,还行。不少,换成银子怕是一百六十万两吧?哈哈,丰收喽,你们说,当初咱们谁想到能淘出这么多金子,那沙堆放在城外,怕是比城墙都高吧?呵呵,毕竟是好几万人干地活。能淘出这么多也不奇怪,何大叔啊,不是我说您。您是商会的元老,多少银子没见过。至于……”李泰光顾着自己说话,说着说着发现燕儿与何大叔的眼神不对,李泰言道:“我、我哪里说错了吗?”

        燕儿看着他言道:“少爷、咱们大炎一金兑十银啊。”

        “哦,一金兑十……什么?”李泰腾地站起身来,看着何大叔不语,何大叔点了点头:“是。是一金兑十银!咱们共淘出了四百万两银子!”

        李泰看着他俩,良久哈哈大笑:“***,四百万两白银啊,四百万两啊,哈哈。哈哈,我……咳……咳…咳……四……”

        燕儿连忙倒杯茶给李泰送下笑道:“瞧吧少爷乐的。少爷,淘出这么多也不算奇怪,毕竟咱们沙子多啊,那是按照县薄上的地界挖的,那么宽的河挖出百里。怕是不少呢。不过一听到这么多金子,燕儿也高兴地紧呢!”

        何大叔起身言道:“公子?金锭刚刚铸完,放到哪里啊?”

        李泰笑道:“没事,咱们有得是地方,燕儿,去柴房瞧瞧。王将军挖了多少了。把他叫过来!”

        “嗯!”

        不久,王将军到此,见到李泰抱拳:“大人有何吩咐!”

        李泰笑道:“王哥,老大,咱们挖到哪里了?”

        王平很不习惯这么称呼,不过李泰问话,王平言道:“回大人,已经挖完一半了。”

        李泰言道:“你这样,把所有的人都叫上来,今天务必在下柴房的地道背面给我挖出一个像这个房子一般大小地洞。可能办到?我的意思是,咱们下地道后,不是往前走吗。你在后背给我挖出这个大一个屋子。”

        王平言道:“这不在话下,咱们人手足够,晚间便可挖好。”李泰点了点头又说:“然后你让他们找些水泥过来。把这洞从上倒下,从里到外,都给我抹上水泥,把砖准备好,我有大用!”

        “好,属下这就去办!”

        看到王平离去,李泰嘿嘿一笑:“何大叔。麻烦你把金子抬到我屋里吧。咱们也好开开眼,对了燕儿,当初剿匪之时,不是还有不少财宝没有换成银子吗?什么珍珠玛瑙,金叶子、翡翠!好像有两箱子吧。”

        “嗯,原本有三箱,咱们换了不少粮食了。现在就剩两箱子了。卖得都是一些名人字画。”

        李泰点了点头:“好啊,那就把那些都抬进来。把他们和金子放在一起。咱们现在要是不算这些物件,手上还有多少银子?怕是过几天又要买粮了吧?”

        “够了,够了,少爷,光河州盛世一下就赚了一百多万两,虽说给平远禅师拿走一些,但咱们原先也有,买粮食够了。都算上,咱们现在还有进八十万两呢,还有三十万两是修城门的工钱。没算在内!”

        “嗯,好,那就搬进来。快点!”李泰此时心里直痒痒。妈的。咱们也是有钱人了。哈哈~~~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