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七十七章 南山秘笈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

        “小嘛小二郎,被着书包上学堂……”

        “我们的祖国是花园……”

        “小燕子、穿花衣……”

        “世上只有妈妈好……”

        李泰咬着笔杆,在大脑里收索小时候曾经唱过的歌曲旁边,手上端着茶壶亲自服侍李泰。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时辰,李泰脑子里的儿歌已经断货了。想了半天,实在是没办法了,李泰把钢笔一放:“月娘姐姐,您就饶了我吧,不写行吗?”

        月娘给李泰续上茶水笑道:“公子说的哪里话,这么简单的事情还能难住公子吗?邓公子说呀,他认识这么多才子,只有咱们公子才是贤才,就像您昨天传授大伙做蝗虫,那是何等的聪慧,月娘真是佩服的紧呢。区区几首儿歌怎么能难住公子呢?”

        李泰最抗不住就是别人夸他,听月娘这么一说,嘴咧的都能看见后槽牙:“嘿嘿,既然姐姐说我行,那我就再想想,人这一生啊,只有在孩童时期是最开心的。越大烦恼越多啊。对了,姐姐,幼儿园最近怎么样?”

        月娘笑道:“好着呢,公子说要让孩子们学三字经,千字文,平时唱歌,练武都有,找蒲铁匠做了一些滑梯、单杠,双杠,孩子们玩的也很好呢。今天早上衙役抓了几麻袋蝗虫送去,炸完后给孩子们吃。香着呢,有年纪大点的孩子还自己烤着吃呢。公子。那蝗虫真是好吃地紧。”

        李泰笑了笑:“姐姐辛苦了。再找几个帮手吧。”

        “不用,这几个人就成了。公子,您再帮着想想。还有什么歌儿?那天您教的两只老虎孩子们可喜欢了。”

        李泰苦笑着摇了摇头:“月娘姐姐,兄弟我这实在是没有什么歌了,要不您在让我想两天?这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呀。”

        月娘叹了口气:“不是月娘逼着公子,实在是公子太忙了。想抓个影都难,晚上回来累的要命,咱们也不忍心再来打扰,正好今天看公子无事。要是过了今天,怕是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李泰笑了笑:“行,既然姐姐这么看的起我,那我就再想想。姐姐座。别总站着。容我再想想!”说完,咬着笔头深思。再来几首。“采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竹筐……”“小锣号滴滴得吹……”

        一声门响,南山满面红光的走了进来笑道:“乖徒儿在作甚?”

        “师傅来了?”李泰笑道:“座!徒儿正在帮着月娘姐姐找些孩子唱的歌曲。师傅找徒儿何事?”

        月娘给南山倒茶。南山喝口笑道:“为师近日研究出了一种药浴,每天泡上一个时辰,可帮助人锻炼筋骨,要是练习内力的话。在浴中练上一天,怕是顶上他人一月。”

        “啊?”李泰一愣,这不扯吗?泡上一天就能顶上它人一月?靠。谁信啊。摇了摇头:“师傅。您还是自己留着吧。徒儿怕泡出残废来。您自己泡吧。都这么大岁数了,泡出点啥也没事。再说了。您最近不是刚领悟出太极要领吗?再泡上那么一段时间,到时候内力大增,普天之下哪里去不得?看上谁家的姑娘……不是、徒儿地意思是您想打谁都成!”

        老道一摔茶杯:“呸,就你那点出息!那药浴本是为师苦寻了三十年的灵药,苦于没有药引,经过这么多天,突然发现蝗虫可以。呵呵,为师年纪大了,不需要补,到是乖徒儿需要啊,毕竟徒儿体弱!腰间无力。难以持久啊。”

        李泰是何等人?算不上色中恶鬼,也能算上了狼中之王,南山随便的一句话,李泰马上分析思思入扣,放下手上的钢笔,很是严肃地点了点头言道:“咱们河州没有好郎中啊,想来师傅配置出来的药必然有过人之处,为了百姓,本官哪怕舍生也在所不惜,月娘姐姐,你先出去,待我于恩师研究一下药浴都有何作用,也好为百姓谋些福!”

        月娘虽是结过婚的人,但却听不太懂,感觉李泰要做大事,便施礼而去,回身还不忘关门。

        南山只是侧目看到月娘出去,再回头吓了一条,只见一张脸都快贴到自己的脸上,双目泛着绿光,南山往后挪了挪,才算看清:“没想到乖徒儿速度奇快啊。呵呵,怎么?有兴趣了?”

        李泰嘿嘿一笑。帮着南山轻轻弹了弹衣服:“师傅,您刚才说可以持久?嗯!是何意呀?”

        南山清了清嗓子:“为师历经三十余年地潜心研究,终于研究出一套让人增长内功的法门,嗯,也就是这个药浴,只要泡上一月,身体好似从里到外换了一般,与少林的《洗髓经》却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嘿嘿,师傅,您就说能不能长个吧!”说完,瞄了瞄自己的胯下。

        南山呵呵一笑:“这个嘛,怕是不行,但效果还是有一些地,要是泡上一年,怕是能长出两寸,嗯,也可粗些!”

        时间的概念被李泰过滤,听到能长,还能增粗,李泰仰天哈哈大笑,妈的,没曾想这老道手上还有这宝贝呢,哈哈,小爷发达了,低头看了看自己地兄弟,脑中幻想着大杀四方地情形,唉,男人最喜欢在女人地眼中看到恐慌,哈哈,我一定会让她们恐慌的,哈哈……

        不知道笑了多久,李泰把脸色沉下来叹了口气:“师傅啊,徒儿是这河州地知县,实在是没什么时间孝敬师傅,如今师傅更是发明此物,徒儿要是再不尽心,怕是说不过去了。唉,河州的忙啊,我……哎!哎!师傅,您干嘛去?”

        南山起身言道:“徒儿忙吧。为师找别人去。”

        “不用,不用,虽说徒儿忙些,但为了师傅,徒儿哪怕上刀山

        都不会含糊,何况这区区以身试药呢。来,咱们开去!要不我现在脱?”

        不知道为什么,南山对李泰当真是喜欢的不得了,可能是他顽劣地脾气。也可能是他为民的诚心,也可能是他表面的轻浮,内在的沉稳,反正就是怎么看怎么顺眼。看见李泰要脱衣服。南山一笑:“不用,你待个人随为师进山吧。咱们要泡上两夜才好!”

        李泰心里盘算一下,城墙的地基已经完事了,百姓现在都开始运石头了。虎烈营在炸石头。芝盟在训练女兵,燕儿、月娘,何大叔,邓建他们走在忙。嗯,自己好像没什么事情,行。去就去。

        梆梆梆!!!

        “谁?”李泰整理一下衣服上前开门:“王将军。有事?进来吧。”

        见到南山在屋中。王平连忙上前见礼,随后言道:“大人。属下已经带着人在后衙开挖了,不过没在院子里,在最后面的柴房之中,挖完后再上面盖上板子,再盖上一些干柴,谁都看不出来。如果大人同意,属下还想再挖一个。大人不是说过一阵子要给虎烈营与娘子军盖军舍吗?属下想在那里的柴房下也挖一个,毕竟狡兔三窟,咱们就一个地道也不好。”

        李泰想了想,点头言道:“行,那就王将军安排吧,你打算怎么挖,是从山中的岩洞与柴房两边同时开始?还是从一头来?”

        “属下想先把岩洞封死,然后在从另一边动工,先挖衙门柴房的。等咱们地军舍盖好了再挖。都是一批人,这是属下从人犯中选了两天才选出来的二百人,干活利索,人也老实。都是河州的百姓。”

        李泰点了点头:“嗯,既然王将军想好了就办吧,本官最近两天有些事情,怕是不能回衙门了,有什么事情就问燕儿吧。”

        王平抱拳言道:“是!属下还有一私事想劳烦大人。”

        “你说!”

        王平嘿嘿一笑:“大人,听说蒲松那边已经出来不少钢了。据说成色很好,能不能、能不能给属下打造一把兵器。就像潘将军那样的。他告诉属下是大人帮他打造地,所以,所以属下想求大人也帮着打造一付,比潘将军的小些便好。不知道大人……”

        李泰哈哈一笑:“没问题,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咱们都在一起,别那么客气,人多的时候叫大人,没事的时候叫兄弟、公子什么地。王将军放心,兄弟肯定帮你打造一个跟潘哥一样的兵器。”

        王平急忙道谢,感觉南山在此必定有什么私密的话,自己有些多余,连忙抱拳道:“多谢大人,那属下就告退了。”

        李泰忙道:“王将军有事吗?能不能与兄弟出去两天?”说完,转头看了看南山,见到南山摇头,李泰言道:“那就算了,别去了。”

        王平苦笑,心道,我好像还没说话吧。不过他也明白这里没自己什么事,既然兵器的事情已经说完,那么就不在此逗留,抱拳后转身离去。

        李泰再次将门关好言道:“师傅,为啥不让王将军去,您不说再待个人吗?”

        南山喝口茶:“为师说要再待个女子!”

        “为啥?”

        “为师地药物甚猛,泡入三个时辰后阳气在腹中不散。必须要找一个女子泻火才好。所以,还是要待一个的,如果乖徒儿觉着难办就算了。为师……”

        “不难,不难,绝对不难,师傅您等着,我马上回来。”说完,李泰连忙向外面跑去,心里这个乐啊。这是什么世道?怎么就这么好呢。还能强身健体,还能增加内力,还能长粗长长,还能泻火,哈哈,老子发达了,发达了,什么强身健体,老子根本不想,哈哈,这两天可要告别处男了,哈哈,越说越高兴,跑出县衙后顿时不知道该去哪里了。找芝盟?她在练兵啊,找燕儿?她也忙得要命,凝儿远在海州。这、这找谁呢?

        “少爷,您干什么呢?”

        李泰站在衙门口一回头,见到燕儿正往会走,对着燕儿一乐,心道,你可别怪我了,这是你自己送进虎口的,上前啦着燕儿言道:“燕儿,少爷有些是要出去两天,你陪我去吧。”

        燕儿点头笑道:“好啊,少爷想去哪里,燕儿陪这您!”

        李泰抓着她地手就往县衙里跑,来到小屋对着南山说道:“人我找来了,咱们走吧。别耽误功夫,都挺忙地。”

        南山笑了笑:“如此,便随为师去吧。”

        说完,三人一路北行,穿过城内,直奔惠山。

        跟着南山走了良久,怕是最少有两个时辰,李泰言道:“师傅,在哪啊。骑马骑地腰都折了。”

        南山一指远处一个悬崖之上笑道:“看见那个洞口便是!”

        来到此地,李泰向上瞧了瞧,此洞口少说也离开地面十多米,怎么上去是个问题。南山呵呵一笑,抓住李泰和燕儿的手,几个腾空就飞进洞中,原来这个洞是一个天然地小洞,大约有二十平方,头上有不少石笋,远处有一个大木桶坐落在一堆柴禾之上,里面已经灌上了清水,在洞的最里面有一张床,上面的被褥都是新的。南山笑道:“乖徒儿,走了这一路怕是累坏了吧。来,进去吧。”

        李泰嘿嘿一笑:“唉,还是师傅疼我啊,行,徒儿这便进去。”说完,不怀好意的看了燕儿一眼。

        走到木桶跟前一看,李泰吓了一跳,只见这桶中的最下面,居然躺着一层蝗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