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六十七章 军歌嘹亮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外!

        李泰看着几百人忙活搭建熔炉,心里当真是苦笑不已,眼前的熔炉像个大蛋,上、左、右各有一个口,上面的是倒煤的,左面的是放铁的,右边的是出水的。而出水口分成上下两层,这么做就是为了能让铁与氧充分融合,整个熔炉以烧硬的泥土做成,也不知道这玩意行不行,原理咱是明白,可没炼过啊。看见一旁的蒲松手上拿着图纸不断的忙活,李泰嘿嘿一笑,反正咱是找人了。能不能出钢就看他的了。

        “蒲大官人?”

        蒲松侧头见到李泰笑迷迷的看着自己,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发毛,都到身前抱拳:“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李泰嘿嘿一笑:“蒲大官人,你说咱们这么弄,能炼出钢吗?我怎么总觉着心里没底呢?”

        蒲松看了看熔炉言道:“大人,属下看差不多。但也不敢保证。有了煤,想来八层是没问题吧。对了,大人,您在远处建立的是什么?好似比他大多了。”

        李泰向远处瞧了瞧:“哦,那是砖窑,专门烧砖用的。咱们河州人以后越来越多,争取多盖点房子。也好把街道清理清理,这么下去有点乱,你看那边,那个是烧水泥的。嗯,也可以烧石灰。水泥是用来建城墙的。不瞒你说,咱们的城墙要是建成,在整个大炎都没人敢叫第二,你信不?除了长安、你见过二百丈的城墙吗?”

        蒲松吸口凉气:“什么?大人要建两百丈地城墙?这、这也太大了,万一哪日铁骑进来。咱们不好守啊。再说了。得用多少人啊?”

        李泰笑了笑:“守什么?城墙高就十五丈,宽十丈。咱们不仅要在上面站人,更要在上面跑马?我就不信,就对面那些游牧民族,还能做出十五丈的梯子?切,真难为他了。至于人手嘛,你不用担心,咱们不还有一万多在押人犯嘛?要是不够,出佛寺马上要动工了。二万五千人修城墙,够不?材料咱们有得是。随便用。”

        蒲松听完摇了摇头:“大人,还没听说哪个城墙上面能跑马呢?”

        “蒲大官人啊,没听说过不等于没有。咱们不仅要建那么高的城墙,咱们还要有两层,上面一层,中间一层。上面一层用来御敌。下面也放人看守,不过是看守一些物资。省得总一批批的往上运。真打起仗来麻烦,河州的百姓虽说苦了点,但最起码有命在。要是对面的吐蕃过来。咱们连命都没了。只要本官在任,必然把城墙修的高高的,我看他们谁敢来。本官研究过。为什么土番不好打。那是因为他们的马快。等咱们出城,他们就跑。边跑边射,咱们马追不上人家,能不吃亏吗。到时候本官要在城墙之上立起五百个大弩,嗯,半丈就一个。整个河州城四周放他两千个。每个弩配三个人,再配上一百只箭,来吧,来多少杀多少。咱们不出去总行了吧。虽说人少,但有了你,咱们武器精良啊。这样河州地百姓也就安全了。蒲大官人啊,说实话,本官知道你心里不舒服。感觉掉沟里似的,其实你大可不必这么想。咱们都是爷们,保卫家乡那是职责所在,要不老婆孩子怎么活?你们蒲家乃冶炼大宗,自然很多势力对你们穷追不舍。当初春秋战国时期,不少君主为一把剑都能发动战争,可见你们多不容易啊。你放心,在本官这里,你的任务就是看好铁匠,打出好铁。别让咱们的将士在战场上送命,你自己说,万一敌军来了。咱们地将士为了保卫你们冲出去拼命,可手上的家伙不争气,你有这本事,却看着将士一批批倒下,你亏心不亏心。不好财,不喜禄,这是清高,但要是不把人命当回事,这就是不人了。当年你们蒲家的先祖,是为了不让你们卷入这纷争的势力最后落下个家破人亡地惨剧,不是让你们有这手艺留进棺材里的。你教会了那些铁匠,你知道这是救了多少人命啊,这是多大的功德啊。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武贵止伐,到时候你不仅光宗耀祖,而且能赢得百世流芳,这才是匠人的根本。你说,本官说地对吗?”

        蒲松听完,低头不语,良久言道:“大人,我……”说完,就要下跪。

        李泰连忙扶住:“别整这套,虚心使人进步,遇事不怒、勤换内裤,基本吃素就知足。看你这么精壮的体格,当真是一块好料,本官都想让你当民兵团长,不过你还是先打铁吧。

        如你要是能把咱们河州的虎烈营、娘子军地兵器,盔甲全换一遍,我李泰给你自己立个功德碑,就在城门处抗匪纪念碑旁边,咱们样?哎呀,不太好,有点晦气,这样,立在右面行不?咱们河州穷,穷地就剩人了,但最富有地也是人,过段时间,待农忙差不多了,本官要建立二万人的民兵团。如果你们要是能把这些人地武器换上,我这个县令都让给你。怎么样!”

        蒲松低头不语,良久一抱拳:“大人,实不想瞒,蒲松前天还觉着你是一个奸诈之人,但今日一席话,却是让蒲松汗颜,大人为了百姓能费尽如此心机,放眼大炎也找不出第二个。大人对我蒲松有知遇之恩,蒲松无以为报,只有尽心尽力的把铁打好。大人,如果此次真能出钢,您给我半年的时间,蒲松送您盔甲武器各两万五千件!”

        这回轮到李泰傻了,两万五千件?半年?就这不足八百个铁匠?可能吗?看着蒲松,李泰弱弱的问了一句:“能行吗?”

        蒲松

        “我蒲家在大炎还有些名望,如果河州的人手不够,去,就说蒲家后人在此授徒。怕是再来千人都不难,不过手上的这些铁匠已经足足够用了。以后大人想做什么只要有图纸,蒲松一定给您做出来!”

        李泰一愣,都能做出来?:“蒲松,我给你画个物件,你看看能不能做!”说完,蹲在地上想了想,军队有号才行,但现在恐怕还不是时候吧?算了。先画个简单地再说。拿个石头在地上笔画半天:“蒲松,这个物件能做吗?”

        蒲松瞧了瞧:“这是什么?”

        “此物名曰长号,声音异常洪亮,可以做指挥军队和鼓舞士气之用。能行吗?此物当用铜或者银做!最关键是密封的问题。”

        蒲松仔细的敲了敲:“大人,要是想做这个东西,怕是没有几十年的手艺不行啊。这物件怎么像喇叭呢?这也太长了吧。嗯,待我瞧瞧。哎呀,还是用银做吧。喇叭好做,可就是这管不好弄,如果成型了。怕是要用银水再浇一遍,这样就不透风了。但这管里还套着管,难啊。大人。这物件长短能成吗?”

        李泰也叹了口气:“唉。这东西长短不同还真不行。这样。你研究研究,要是能行就做。待我试验完了咱们再研究研究!此物要是能研究成了,指挥军队事半功倍,真要是到了战场之上,明有军旗,暗有军号,定然会少伤些弟兄了。”

        蒲松激动的抬头言道:“大人时时刻刻都在为河州,我、我蒲松打心眼里佩服,蒲松今天说句大话,给我五百两银子,蒲松五天之内做出一把,要真行,也是为兵卒尽份力了。”

        李泰激动的一把抓住蒲松的手,使劲的晃了晃:“好!好。本官待百姓谢谢你了。”说完,很是殷切的拍了拍手:“努力啊,河州百姓地生命就在你手上了,如有需要,本官随时恭候。你看看你这大手,不打铁多可惜,这才是男人的手,哪像我。重点的物件都拿不了。”

        蒲松低头不语,脸色通红,在李泰眼里可能是激动的,但发现他一个劲地把手往回抽,李泰松手,明显感觉他长出了一口起。竟然还放在身后蹭了蹭。见到李泰看着自己,蒲松抱拳:“大人、大人先行回去。蒲、蒲松要去看看熔、熔炉了。蒲松说过的话定然办到。还请大人放心!蒲松告退!”说完,头也不回的向熔炉跑去。

        李泰看着他的背影,总觉着哪里不对劲,突然反应过来,指着他身后喊道:“姓蒲地,小爷不是断袖!真不是!”

        看见蒲松摔倒又爬起的样子,李泰欲哭无泪,大哥,我他妈真不是啊~~

        怀着郁闷的心情又检查了一下砖窑和水泥窑,这两样让李泰很是放心,刚进河州的时候就发现惠山上面地石灰石多的离谱,城南满地的粘土,这不用来烧砖炼水泥对得起谁?嘿嘿,既然本官在这里,就一定要好好地保护这里地百姓,以后,咱们有粮食,有军队,还怕什么?嗯,军队最近怎么样了,芝盟那里怎么样了?不行,最近这阵子光忙活了,这些兵得好好地训练训练了。四处望了望,一招手,关魁走上前言道:“大人有何吩咐!”

        “走,咱们去看看王将军的兵卒怎么样了。最近芝盟也带兵了,虽说是女兵,可也要有个兵地样子才好!咱们把他们放在一起试试!”

        “啊?”关魁下巴好悬没掉下来:“大人,这男女一起,这还练什么兵了?这不乱套了?”

        “靠,又不在一起睡,怕什么。走!去虎烈营!”

        两人打马来到城西,离着老远就能见到前面黄烟滚滚,杀声震天,李泰笑了笑:“这王将军真是下功夫啊。”

        关魁点了点头:“大人,属下不知道别的军队怎么样?但这虎烈营却是好样的。属下有时候巡街的时候也过来看看,看他们在马上杀敌,各个骁勇,当真是羡慕!”

        李泰点了点头:“那是,陛下的军队,能不好吗?走,咱们过去。”

        此时的王平正在训练队形,练习马上刺杀,见到李泰到来。一挥手上的小旗:“停,与本将一起迎接大人!”说完,走下将台,冲着李泰走去:“属下见过大人!”

        李泰点了点头:“王将军请起!”看着满场之上的兵卒,一个个灰头垢面。但眼睛却是精神地紧,李泰喊道:“诸位将士好啊。”

        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居然不知道怎么答了?其后,一顺水的单膝跪地:“见过大人!”

        李泰言道:“诸位将士,请起,以后,本官要是说将士们好,你们就说‘大人好’。本官要是说将士们辛苦了。你们就要喊‘为大炎的鼎盛战斗’!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嗯,好,咱们试验一下!将士们好啊!”

        “大人好!”

        李泰掏了掏耳朵:“是不是爷们?这么点动静,再来。喊齐点!将士们好!”

        “大人好!”

        点了点头,嗯,不错。随后,又训练了几次。大伙掌握的也快,李泰看着他们一个个激情饱满,心道,芝盟既然建了军队。那么就一定要训练出样子才好。嗯,一会过去气气她们,也好让她们能憋住气。李泰看着将士喊道:“诸位将士。看你们精神头不错。咱们唱只歌吧!你们会唱什么?”

        王平言道:“大人。您在丙组火军留下的歌咱们都学会了。但却没怎么唱

        ;

        李泰一摆手:“王将军,你错了。一支有灵魂的军队。必须要唱歌。这是培养军人的集体荣誉感、自豪感,这也是思想教育的一种形式。以后不管咱们虎烈营走到哪里,咱们就要唱到哪里,通过歌声,百姓就知道这是一支热爱国家和民族,热爱百姓、敢于战斗的军队,军队要地是什么?军队要的是一股子士气,而唱歌却是提升士气最好的办法,别看咱们才两千人,真要是放开嗓子,那绝对是惊天地,泣鬼神!百姓有百姓的歌声,军人就要唱军人地歌!”看着眼前的兵卒,李泰喊道:“所有将士,你们敢唱吗?”

        “敢!”

        “好!放开你们的喉咙,跟着本官唱,向前……向前……向前……预备唱!”

        听到李泰起头,所有的将士都跟着开唱,一时之间,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听着李泰热血沸腾,但是这些远远不够,先不说会地歌曲太少,就是气势也不行,待他们唱完后。李泰又强调了好几遍,告诉他们,在军队,饭前唱歌吃的多,睡前唱歌睡的香,走路唱歌不知道累,反正,就是放开嗓子给我嚎~~

        练习了半个时辰,结果让李泰很满意,想起自己军训的时候还感觉这很老土,现在一想,是自己太土了。

        看着面前地兵卒士气高涨,李泰笑道:“嗯,不错,一会就这么给我唱,诸位都知道咱们河州成立一个娘子军吧。想看不想看?”

        “想!”

        “靠,这么大动静,刚才唱歌怎么没有?既然想,那么就跟本官去瞧瞧。告诉你们。到那别给虎烈营丢脸,都听我的。要不以后不戴你们去了。走!”

        来到城东,听到里面一声声的娇喝,李泰摇了摇头苦笑,听这动静真不怎么样,嗯?怎么停了?

        此时,芝盟正在对着下面地女子讲解枪法,远远望去一只军队向这边走来,带头地居然是李泰,一时不明所以,告诉大家原地站好,等着李泰到来。

        看见他们走近,芝盟迎上前去:“哥哥怎么来了?”

        李泰跳下马笑道:“想过来看看你训练得怎么样了。”

        芝盟笑道:“本姑娘亲自练兵,还能不好,你看看她们练地多卖力。”

        李泰不以为然的一笑:“是吗?本官倒要看看。虎烈营到那边站好。咱们向女兵学习学习!”

        看着虎烈营稀稀拉拉地走路,李泰心里这个郁闷,唉,队形都没练好,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自己走到台上,看着下面五千女兵,李泰笑了笑:“诸位铁娘子,你们好啊

        嗯?女兵也不会啊,都站在原地看着芝盟,而芝盟也愣了,哪有这么说话的,以为在对百姓呢。

        李泰看她们不说话,笑了笑,侧头对着虎烈营喊道:“将士们好!”

        虎烈营整齐的喊道:“大人好!”

        李泰掏了掏耳朵,摇了摇头,大声的喊道:“将士们辛苦了。”

        看着李泰的姿势,大伙明白是动静小了。所有人鼓起一股劲答道:“为大炎的鼎盛战斗!”

        很是得意看了芝盟一眼:“如何呀!再看看你们,捂着耳朵干什么。”

        芝盟看了一眼自己的军队,喝道:“把手都给我放下,本将早就跟你们说过,你们是军人,不是女子。”说完,使劲瞪了李泰一眼,李泰嘿嘿一笑,不以为然,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气气她们,要不然怎么练兵。看到不少女子放下手,李泰笑了笑:“唉!女子就是女子啊,就不是当兵的料,这样吧,给咱们唱首歌听吧。”

        芝盟言道:“这是军中,不是青楼,你们爷们想唱歌找青楼去。”

        李泰笑道:“行,既然不唱,咱们虎烈营唱一个。嗯,来。本官给你们起个头,让她们也听听爷们是怎么唱歌的。向前……向前……向前……预备!唱!”

        男人啊,最大的爱好就是装逼,尤其是在异性面前,听到李泰起头,所有兵卒扯脖子就喊:“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君王……脚踏这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亮的军歌响起,顿时震倒了一片,近四千人都捂上了耳朵,在场的女子谁也不曾想到,男子居然能唱出这么高昂的歌曲,听着他们的歌声。好像一批冲上沙场的将士,此时,面对敌人,面不改色,手上的兵器一拥而出。杀尽头,染尽血,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向前,向前,向前!

        芝盟从小便生活在军旅环境下,初听此歌就被一股子血腥之气吸引,这时,她全然忘记了李泰是来砸场子的,看着虎烈营的将士,眼神里有种激动和羡慕。

        一曲终了,李泰点了点头:“嗯,还行,就是动静小了点。怕是女兵没过瘾啊。芝盟,要不咱们再唱一遍!”

        幻想归幻想,芝盟瞪了李泰一眼,大有回家等着瞧的架势,听到李泰说再唱一遍,不由的摇头:“不必了。还有什么显摆的吗?”

        “嘿嘿,暂时没有了,如果你想看,虎烈营随时奉陪,那谁?王将军,把人都带回去吧,看也看了,唱也唱了,回去好好训练,对了。棉花籽不是给你们发下去了吗?明天种上,要是表现的好,本官再带你们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