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六十六章 夜香郎转行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到小屋子里,李泰往床上一躺!“芝萌!过来,捶捶

        燕儿刚要上前,李泰言道:“不用燕儿,芝萌过来。嗯?”

        芝萌放下手上的契约,走到李泰身边,眉间含笑,深施一礼:“奴婢服侍大人!”说完,座在床边给李泰捶腿:“大人,舒服吗?”

        李泰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嗯,舒服。很是舒服,芝萌啊芝萌,你也有今天,这条腿!”

        芝萌温顺的轻轻的点头,又给李泰捶了捶:“大人,您觉着奴婢伺候的好吗?”

        “嗯,好!”

        “那十万两军资……”

        “嗯,没问题,什么时候需要?尽管拿便是。有了蒲松这个人,十万两,太值了,哈哈。唉,这是怎么了?好事一个接着一个,弄的本官都有点不习惯了,嗯,这条腿!哈哈,周显要是在此会有什么感想呢?怕是要羡慕坏了,哎呀

        芝盟边捶边说:“周大哥不是要开个酒楼吗?也不知道开张没?”

        “放心吧,他开张定然会告诉我的。咦?你怎么也叫他周大哥了呢?他可是很怕你的哦?据说当初我被发配海州之时,你还上人家府上去闹了呢!”

        芝萌笑道:“那时候见到你走了,便恨你身边的狐朋***,自然一个都不肯放过,如今你平安无事,周显也不与你厮混,走的时候还送你银两,叫声周大哥也是应该地。”

        李泰心里笑了笑。唉,这就是女人啊,说伟大真伟大,说小气也这小气。或许这就是可爱吧。

        “大人……大人……大人”

        李泰躺在床上叹了口气:“潘魁啊,不是跟你说了嘛,进屋要敲门!你看,这么暧昧的场景都被你看到了,不好吧。什么事情都要慢慢来,别急!”

        潘魁擦了下汗:“大人。有几人在街上私斗。被俺们抓来了。关魁大哥在大堂上等着大人呢。”

        嗯?李泰一愣。看了看芝盟笑道:“哈哈,今天本官终于能审案了,妈的,来着快半年了也没动静。哈哈,那谁,赶紧的,上大堂之上等着。告诉那些衙役,都给我精神点。本官今天要审案了。我、我官服呢?”

        芝盟笑道:“瞧你乐的,莫要昏了头,切忌要公正廉明。”

        李泰站在地上让燕儿穿衣服笑道:“本官到是不想廉明。可谁送银子啊。河州最富裕的肯定是我了。嗯,好悬忘了,燕儿。你是师爷。也该记录吧。”

        燕儿笑了笑:“嗯。燕儿去记录,少爷。穿好了。”

        自己打量一下,嘿嘿一笑:“芝萌,到后堂听着,看看本官怎么审案,来人,前面带路!”

        与燕儿急走几步,来到大堂之上,看着新***的衙役整齐的站在两边,拿着沙威棒双眼平直,李泰点了点头,嗯,很有架势嘛,左右看了看,就是大堂破点,有机会再说。

        整理了一下衣服,迈着官步走到主位之上,清了清嗓子,找了半天,嗯?惊堂木呢?哦,在桌子下面呢,弯腰捡起,使劲往桌子上一拍:“带人犯!”

        嗯?没人动?所有衙役都在看着自己,怎么回事?

        关魁走到身边,贴着李泰耳朵言道:“大人,您得喊升堂!”

        “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下次注意!”说完,一拍惊堂木:“升堂!”

        左面衙役男高音:“升~~~~~~~堂~~~~~”

        右面衙役男低音:“威~~~~~~~武~~~~~”

        李泰左右看了看,嗯!很好,感觉不错!一拍惊堂木:“再来一次!”

        衙役侧头看了看李泰,没想到大人还有这爱好,随后,两帮衙役高唱:“升~~~堂~~~”“威~~~武~~~”

        嘿嘿,不错,不错。看着燕儿已经蘸好了笔墨,李泰琢磨一下,再拍惊堂木:“来人,把滋事之人待上堂来!”

        李泰喊完,一个衙役走到外面喊道:“带人犯!”

        随后,四个衙役押着四个青衣之人走到前来,拉开左右,分成两伙:“跪下!”

        那四人见到李泰,慌忙跪倒:“草民见过大人!”

        “嗯情。”啪!“讲!”

        底下四人一愣,左面指着右边的两人言道:“大人,小人是新来地。大人说河州招夜香郎小人就来了,城南那片都是我与自家弟弟干的。谁知道今天他们两人来后,说要跟我平分,小人不愿意,说着说着,就动手了。”

        李泰一愣,看着另外两人言道:“你们为什么去占别人的地方?”

        那两人互相看了看,低头不语,李泰笑了笑,心道,怕是收抱保护费的吧。妈地,河州还没钱呢,你就开始了,我叫你收,想到这里,一拍惊堂木:“不说是吧,来人,重打三十大板!”

        “属下遵命。”说完,衙役上前将他们两人分开,按在地上开打。见到衙役举起棒子,其中一人喊道:“大人啊,小人说了,说了。”

        李泰笑了笑:“说吧,怎么回事?”

        那两人低头言道:“大人,草民也是大人招来的。本来在城东干的挺好,谁知道城东的厕所已经建完了,咱们是在是没有地方去了。要是不干。咱们是一点银子都赚不来了。大人,草民家上有老下有小,实在是逼不得已啊。”

        听着他们一说,李泰心里言道,这就是与时俱进啊,发展到了一定程度,也会带走一定地事物,嗯,看了看下面的人,李泰轻声问道:“咱们在有半个月怕是全城的厕所都建完了。到时候你们怎么办?”

        下面地人听完摇了摇头:“小人也不知道。当初看到河州如何好。头脑一热便来了,如果实在不行,那也就从哪来,回哪去了。”

        李泰点了点头,看了看另外一伙:“他可曾打伤于你?”

        那人瞧了瞧李泰,又瞧瞧另外一伙,低头言道:“回大人,不曾打伤。便是气性大了一些罢了。”

        “嗯,你们都是同行。彼此之间应当照顾一下。唉。说起来。这也是本官地不是,咱们河州百废待兴,有很多的事物都要改一改,而这建厕所便是其中一项。你们天天清早便端着夜壶,这些本官都知道,也知道你们不容易。当初是本官没想到这步,对不住了。来。都站起来吧。”

        “草民谢大人!”

        李泰看了看他们:“但是本官还要说说你们。大家都是外地来的,能到河州相识那就是缘分,别为了一点事情就动手,万一伤到了谁都不划算。”

        “草民记下了。”

        “嗯。本官问你们。像你们这样地人还有多少?也就是说,咱们河州有多少夜香郎?”

        几人彼此瞧了瞧:“不超过十人,最多九人吧。”

        李泰心中思量。九个人。虽说不多。可多少也是份力量啊。应该加以利用

        .=。嘿嘿一笑:“诸位,本官自有办法让你们有所依靠、”

        啊?四人抬头看着李泰。脸上露出惊喜:“大人,您说真地?咱们就会倒粪,还能干什么?”

        “倒粪怎么了?一不偷,二不抢,靠自己劳动吃饭,有什么不好?再说了,河州要是没有你们。他们难道光吃不拉,这样,本官再此等着,你们去把河州所有地夜香郎都叫来。本官有话要说!”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即跑出大堂,还为出门口,其中一人就喊道:“河州的夜香郎都来啊,大人给咱们找出路了。”

        李泰看着他们一笑,心里突然有种暖暖地感觉,突然听到老鼠声响。妈地,这老鼠赶上大堂,拿起惊堂木弯腰钻进桌子下,仔细寻找,别让小爷发现了,要是发现了,哼,一下拍死你。本官现在还没过瘾呢。妈的,这案子审的,回头还要给人家找工作。

        “大人……大人……您找什么呢?”

        李泰钻出桌子:“刚才听到有老鼠,本官看看,你们也别闲着,都帮着找找。粮食本来就不多,不能……”

        关魁清咳一声,李泰抬头,看到他的眼神指望后堂瞄,随眼望去,原来是芝盟发出地声音,还不时用小手召唤。不过现在看到李泰的举动,脸色有些微红,怕是生气了。

        李泰笑道:“芝盟有话便过来说,干嘛出着声音。”

        关魁言道:“大人,咱们大炎律法,县官升堂,家属一律不得迈入,以防徇私。”

        “切,真没人性,徇私还差这么一会。行,本官下去便是。”说完,走到后堂。“芝盟,啥事!”

        芝盟言道:“你是否要将这些人放到一起掏粪?如果是这样,你就要收取百姓的银子了,他们都是百姓***的。与官府没有关系!要是你管了这事,怕是偶更多地人来找你呢。河州现在的事情够忙的了。莫要再添些事非了。”

        李泰笑道:“知道你是为我好,别担心,一会看看本官怎么处理。到后面学着点!哼!”说完,趾高气扬离去。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其余五人全部到场,这些人就是河州所有掏粪的人员,他们听说知县大老爷要给找出路,连忙带跑赶到这里,站在大堂之上,累地气喘不已:“草民见过大老爷!”

        李泰点了点头:“都起来吧。本官问你们。现在有多少人没有活干?”

        几人瞧瞧,走出一人言道:“回大人,此时这里只有四人有活了。”

        “你们一个月赚多少银子?”

        “回大人,都是早上的活,算下来一个月能拿三两吧。”

        “嗯,这样吧,有活的先干着。没活地。让燕儿师爷给你们在城外找个地方。你们以后去哪里干活吧。从现在开始。没有活地人。每天去外面找一些杂草,越多越好,嗯,每天两大车便可,其后用铡刀铡城小段,晒干。待丰收之后,所有地稻谷壳与禾杆都要收回来。同样铡城小段,想来过些日子,你们这里的人就都没活了,就都去割草吧。其后待厕所地粪池满了,你们要负责掏干净,把所有的粪便与枯草掺在一起。再加些石灰粉便可。切忌,粪便占七层、石灰粉占一层,枯草占两层。把他们和在一起后放在一个大池子里。等过了五天之后拿出。其后烘干,待变成粒状便可。本官有用。要是你们干的好,以后就是衙门中人,本官每月给你们九两银子。如此可好?”

        几人听完李泰讲话,乐的连忙点头:“虽然咱们不知道大人要做甚,但大人要做的,肯定不会错。大人,俺们干。干!什么时候开始!”

        李泰笑了笑:“嗯,你们先割草吧。本官会让人挖出大池,随后掏粪便可。但切忌,这些事情不得让外人知道。要不本官也不可能给你们这么高的银子。明白吗?”

        “明白。明白。那大人,咱们明天就开始成吗?”

        “嗯,行!去吧,都忙去吧。”

        几人互相看了看,跪在地上给李泰磕头:“谢谢大老爷给咱们找活干。谢谢大老爷!”

        李泰嘿嘿一笑:“行了。都别谢了。那谁?以后不许动手打人。听见没?念你初犯,本官把板子给你记下了,回头到家里,做几个好菜在一起高兴高兴,都是爷们,心眼别那么小。有道是不打不相识嘛,以后还要在一起做事呢。好好相处,还有你们。也别白吃。虽说咱们河州没什么酒楼,但酒还是有些吧,人家出菜,你们出点酒吧。”

        听到李泰这么说,几人连忙点头,彼此之间也没了隔阂,能重新干活对他们来说真是最大的喜讯了。其后,对着李泰又是一顿拜,兴高采烈而去!

        看着他们背影,李泰嘿嘿一笑,这么一来,化肥是事情便解决了。嗯,审案都能审出新奇事物,本官真是人才啊。嗯,人才!看着站在两边的衙役,李泰言道:“诸位,以后对百姓们客气些,莫要横眉冷对。谁都不容易啊。怎么样?本官这次解决得不错吧?”

        关魁点头言道:“俺不知道大人要作甚,但想来必是好事,这些夜香郎没了去住,大人还给找了活,真是好啊。真是好!”

        李泰哈哈大笑:“好就行,今天工作完毕,大伙都散了吧!本官也走了。”说完,离座而去,来到芝盟跟前笑道:“怎么样?本官厉害吧?人才吧?牛……”没等说完,连忙跑回官位,见到衙役三三两两的往外走,一拍惊堂木。啪!

        所有衙役都回头,见到大堂之上的老爷脸色严肃,也不知道怎么了,潘魁上前言道:“大人,。何事?”

        “退堂!”说完,转身离去。

        衙役彼此哈哈大笑,这大人太有意思了。咱们也得帮衬些,见到李泰离去,所有的衙役变成男低音:“退~~~堂~~~~!”

        见到李泰走到自己身边,芝盟笑得肚子都疼了:“哪有你这样的大人,下堂之后喊退堂!”

        “嘿嘿,这是程序,荒废不得。官威嘛,干嘛不耍耍,跟着百姓不能耍,自己耍呗,过瘾就成。燕儿,都记下来了吗?”

        燕儿点头笑道:“都记下来了,就是大老爷喊的退堂忘记了。呵呵!”

        芝盟笑道:“你让这些人做的是什么呀!”

        李泰言道:“此物名叫化肥,放到地里,可以让庄家长的更好,如果一亩地能打十斗的话,上了化肥怕是能打出十一斗来。嘿嘿,这就叫产量,懂不?切,学着吧。学会了都是自己的。跟着本官,是不会让你们俩吃亏的。哈哈,走,***,咱们进屋,继续捶腿!本官给你们讲一个《西门大官人的爱情故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