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六十三章 佛界盛事(九)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天是河州盛事的最后一天,或许是已经没有了***与前两天此地有些清净,但人数却是不曾减少,尤其是城门,县衙的告示贴的频频,不管是外来的香客还是本地的百姓,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告示。

        “哎!你看,这河州还***铁匠呢,每人白送住房一间,还给免一年的税务!免一年的房租呢!”

        “你那算啥,你看这个,他们还***郎中,别说房子了,药铺免三年呢!”

        “看看这个,河州县衙***衙役数名。要求身高体健,十八到三十岁,为人正直、热情助人,月俸每月三两,另***写字先生数名,年纪四十以下,待遇优厚,有意者河州县衙面谈!”

        “快看,快看,又贴出来一个,河州出佛寺动工在即,***工匠万人,哎呦,看看人家,真是大手笔啊,一下就***万名工匠啊,这寺庙得多大啊。”

        “真是啊。这河州的县令真不是一般人啊。这河州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光这次佛事会,怕是就要响遍大炎了。”

        此时县衙中的李泰抓紧最后一天的时间,在小屋中不断的往出发布告示,这是人数最多的一天,怕是将来难有这样的机会,这次一定要把人都招上来。不然这次河州不好翻身!

        “燕儿。你在想想,还有没有什么了?千万别露了。”

        燕儿笑道:“真得没什么了,少爷,怕是这里除了夜香郎,咱们什么都齐了。”

        李泰一愣:“是吗?那就多招些夜香郎,河州公厕已经动工了。对了,王将军派出去***女兵的人呢!怎么样了?招多少了?”

        燕儿摇头:“这可不知,少夫人今一早就出去了。”

        话音刚落,潘魁进来言道:“大人,外面有不少和尚道士找您!”

        李泰嘴角扬起一丝笑:“你告诉他们,都要大堂等我。其后把县衙的门关上。别让外人进来。对了,好好招待着,这些人可是好人啊。呵呵!”

        随后,让凝儿精心打扮一下,所为的精心打扮,就是要突出一个‘官’字。毕竟都是同门,有时候不太好说话。

        “知县大人到……”

        潘魁一声高喊,李泰从后堂而出。见到大堂之上近百人的和尚道士,李泰整了整官袍,对着大伙抱拳道:“诸位同门久等了。罪过罪过!”

        随后就是一阵乱七八糟的佛号。

        李泰看了看场上之人,还是和尚居多。大炎的高僧几乎全来了。不过这次里面也增加了很多不认识的面孔,李泰也没心思管那些,只是抱拳言道:“诸位,咱们虽是同门。但奈何在下有官位在身,所以,在这大堂之上,本官也就不一一的与诸位认识了。如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还希望诸位能担待一些。今天诸位到此地目的,本官也是心中有数,但此事参与的人太多。本官实在不好说什么。一切都看诸位的了。来人。把图纸拿上来。”

        随后,潘魁抱着一卷白布上来。与另一位衙役一起,将后面的旭日东升图用白布盖上,这样,李泰的身后便是一座惠山的山脉图。

        李泰拿个笔直的小棍对着他们笑道:“大家请看,这是我河州管辖之内地惠山,这惠山连绵百里,我河州就占近大半,昨天本官思量一下,为了不影响诸位的交情,本官将这个惠山分成了九九八十一个地盘,这地盘当中,都有一块可以开荒的良田,每块都是坐北朝南的好地界。本官虽说不懂风水,但也找人看过此地,都很不错。无非就是大小有些不同,这最大地,便是我河州出佛寺,喏,就是这块地,因为这地是我河州百姓选出来的。也是出佛之地,所以。贵贱本官是不能卖掉的。这最小的嘛,便是这里,建一道观或寺庙皆可,不过人数怕是少了些,也就二三十人地地界吧。但本官也想过,这土中出佛,观音显像,没过多久,怕是要惊动天下了,到那时,这河州的地界怕是要贵的离谱。诸位在大炎的佛道两界大多都是有头有脸地人物,这些事情怕是都明白吧?”

        众人此时都点头,说什么得都有,为信有点座不住,想了想还是第一个发问:“那按师弟所说,应该如何呢?”

        李泰听他把师弟两字咬得清楚,心里也明白什么意思。回头看了看图纸言道:“兄弟我打算将这里所有地界都卖出去!”

        此话一出,大伙也都点头,来了不就是为这个事的嘛,再说了,谁让这是灵山呢。既然李泰说要卖。那么就再好不过了,以后这里必定是香火鼎盛,谁还差那点银子。有人言道:“大人,那您就出个价吧!”

        “唉!”李泰摇了摇头:“实不相瞒啊,本官真的不敢出价啊,因为咱们都是同门,得罪谁都不好,万一有一快地大家都看中了。卖给谁都得罪人。诸位说是吧!”

        见到他们点头,李泰言道:“所以。本官打算拍卖。嗯,诸位不要多虑,这拍卖就是价高者得。这样一说出去,本官与诸位都好交待不是。河州出了这么大地事,陛下能不知道?到时候灵山之上,庙宇耸立,道观参差,陛下肯定会多想地,这对本官也是不利啊。所以,出此计策,也算是保全了诸位,也保全了本官吧。至于这规则,还是很简单地,说出一快地,本官告诉你们***,谁想要,可以往上涨,待三声之后,无人再涨。那么这块地就归谁了,。大家都是方外之人,想来对黄白之物看的也不重,那么咱们便开始吧。到时候诸位也尽早准备不是。对了,本官忘说了,凡在我河州驻扎之人,必须遵纪守法,如外敌入侵,必要挺身而出。如做不到这些,你就是给出天价,这惠山一草一木你都拿不走!”

        大

        李泰讲完,也都不住点头。对于他们来说,打架这要不再河州县城内。大人是不能知道地。至于银子嘛。谁都不多,但也谁都不缺,还是买地实惠些。

        看到他们都答应,李泰嘿嘿一笑:“来人啊,给诸位上茶。咱们现在便开始吧。”说完,转身瞧了瞧着图纸之上言道:“咱们先卖这块,此地离出佛寺仅五百步,本官算了一下。出了建寺庙道观外,还可开出近二百亩良田,嗯,此地风水绝佳。想必诸位也都看出来了。本官看过此地。日出之时,林中烟雾缭绕,白鸟朝阳,草木含灵。百物含珠啊,当真是一处宝地啊。嗯,本官也不敢多要,出价一千两。每次加价五百两!诸位,你们谁要啊。”

        所有人中,怕是为信禅师与南直禅师最急。见到李泰发话。南直言道:“老衲出两千两!”

        为信言道:“老衲出五千两!”

        啊?南直还有情可原。人家一涨才一千两,可为信禅师出口就五千。看来是誓在必得啊。但话说回来了,不是只有你们一家寺庙有钱,别的寺庙也不是摆设,更何况还有道观呢,所以,在第一轮,几乎所有有些背景的寺庙和道观都喊了一嗓子。而就这一嗓子,地价已经是九万两了。

        此时南直禅师有些恼火,冷眼观瞧场中之人,良久言道:“老衲出十万两!”

        看到火候差不多,李泰立马喊道:“十万两,南直禅师出十万两,本官喊三声可就没了。十万两一次,十万两……”

        为信言道:“老衲出十一万两!”

        南直言道:“为信禅师,你大德寺离此不远,为何要掺进其中呢。”

        为信笑道:“毕竟是灵山宝刹,老衲也是为了我佛门着想!”

        南直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老衲出二十万两!”

        嚯,满场人都是一愣,这南直禅师真是拼了命了。想来此地非他莫属了。李泰朗声言道:“南直禅师出价二十万两,二十万两一次,二十万两两次,二十万两三……”

        “阿弥陀佛,我广感寺愿出三十万两!”

        啊?广感寺?京城的寺庙也要进来?大家不由的把目光都瞧向了不起眼的一个位置,只见慧能禅师嘴角含笑的座在哪里。不急不躁。好似与他无关一般!

        李泰心道,妈的,怕是全国的寺庙你们是最有钱地了吧。但这三十万两对你们来说,对你们来说也是不少了。看了看现场,李泰喊道:“还有超过三十万两的吗?三十万两一次,三十万两两次,三十万两三次,成交!恭喜慧能禅师,买得宝山一处!来人,呈上地契,与慧能禅师画押,此地拍卖三十万两,限于一月内交清。定钱一千两。慧能禅师,请您在这里签上大名!”

        李泰说完,燕儿亲自端着地契走到面前,待慧能禅师签完后,激动的燕儿盘子都险些端不住,临下堂之前看了李泰一眼。有惊喜,还有惊慌。几步跑到后堂,把地契放进怀里,燕儿靠在墙上不住的拍打胸口,老天爷啊,可吓死人了,什么地界值三十万两啊。少爷太狠了。

        而此时,李泰则是对着光感寺一顿猛夸,什么京城手笔就是不一般了,什么高僧大德慧眼买宝地了,恨不得说得他们代代高僧,辈辈大德,立马将他的身份抬高,这可是第一块买地的主啊,三十万啊,这三十万还买不来一顿夸奖吗?

        而此时!

        河州城南!

        何大叔站在告示前,用棍子指着河州未来的蓝图,满眼的激动:“诸位香客。咱们河州将来就是这个样子,这是药铺,知道药铺吗?但咱们河州跟不一样,他是这样地……

        知道什么是幼儿园吗?幼儿园是这样的……

        知道什么是学校吗?学校是这样的……

        知道什么是敬老院吗?是这样的……

        知道什么是公厕吗……

        知道什么是菜市场吗……

        知道什么是养鱼池吗……

        知道什么是城墙吗……

        河州城北

        关魁带着衙役,站在功德箱边上,对所有来往地行人微笑,不时的还高喊几嗓子

        “哎~~~佛祖显灵了,大伙快来拜啊……”

        “哎~~~高僧开光的功德箱、祈愿箱……大家快来啊……”

        “哎~~~快来看啊,土佛出世……”

        河州城西

        邓健带着一些衙役,正在忙活中……

        衙役喊道:“哎~~排好队,排好队,要在此做生意的排好队,登记完毕就走吧。马上回去准备。这里已经留下存档了。十天后过来看房子。”

        此时地人群已经排出去三十多米,邓健累得跟死狗似的奋笔驰书:“姓名!年龄!籍贯!要做什么生意?嗯,我给你看看,哦,你的政策是住房一套,店面一间,一年内免税!家中可有老人?孩子?嗯,行了。交下定钱纹银三十两,若十天后不来,纹银官府收回。嗯,在这画押……好。再见!下一个!”

        离他不远处!

        月娘!

        此时月娘身穿一身素衣,对着周围的百姓言道:“诸位乡亲,咱们河州好啊。大人给咱们开设了幼儿园,谁家要是在河州做生意。没有时间看管。咱们‘人合幼儿园’愿意给大伙帮忙,在幼儿园里,孩子肯定比在家里吃地强,这里地孩子都是有先生管教。平时教书识字,这可比咱们都强啊,而且。每天中午还睡上一觉。这些孩子。精灵着呢。啥?还管什么?这么说吧,什么都管。平时头疼脑热的,都有专门地郎中给瞧病,一天还洗一遍澡呢,放眼大炎,这哪是普通人家能享受得起呢。你们要是到河州来做生意这不剩了一份心吗?大伙是吧。来,我给大家

        些孩子平时都学什么,吃什么。看见没,我身后地表……”

        河州城东!

        芝萌!

        身穿红衣,手拿火龙***站在桌子上对着下面言道:“诸位大婶、大妈、诸位姐妹们。几千年来,咱们女子都在爷们地眼色下活着,咱们满家都是爷们说的算,保家卫国也是爷们地事情,好似咱们女子就是靠着他们生活似的。今天,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咱们河州要开创大炎第一个娘子军了。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今有娘子军扛***为君王,咱们要让大炎地爷们看看,大炎不止有冲锋陷阵的猛将,也有杀敌千里的巾,谁说女子不如男?我说女子能挺半边天~姐妹们,这次娘子军就招五千人,凡是没有婆家,想建功立业的,都到这里来留下名号,也好让自己不白活一回,进了娘子军,不管是闺中秀子,还是江湖儿女,咱们都一视同仁,大家在一起就是好姐妹,就是换命地交情,谁惹到咱们都不行,不会武功不要怕,只要肯吃苦,咱们一样能上场杀敌,一样能精忠报国。”

        说完,芝萌从兜里拿出一叠稿子,打开看了看,心道,哥哥还不让我来呢,你看今天多少人啊,多好的机会啊,随后,芝萌对着下面言道:“姐妹们,今天,我就给大家将一个杨家将十二寡妇挂帅,话说在大炎以西极北之地,有一个大宋王朝……”

        河州各处!

        “哎~快来啊,出佛寺招工处~~七天结算次工钱啊~~管吃管住啊~~”

        “哎~快来啊,河州学院聘请先生,会琴地,会功夫的,会算账的都行,哎~~快来啊~三教九流都能当先生啊,月俸每月五两银子啊。多高的价码啊。快来啊~~~”

        “快来啊,诸位乡亲,谁会养牛养马,咱们河州聘请这样地能人,要是会养别的活物,县令大人还给官当呢。”

        “诸位,谁会染布……”

        “诸位,谁会做纸……”

        “诸位,谁会刻字……”

        “诸位,谁会做衣服、做鞋……”

        今天,是佛事会的最后一天,河州处处都是***人员地场面,不大地县城第一次被十多万人光顾,第一次成为大炎地焦点,第一次有了翻身的机会,这第三天地一切种种,都是李泰预谋良久的结果!他要大家做的,就是除了绑票以外,使尽一切手段把人留下来,就算不留,也要让他们知道,河州是最好的地方。就算现在要走人,在临出门的时候,都能看到头顶上多了一个‘欢迎您再来’的标语。

        天色渐晚,华灯初上,所有的百姓在这三天内都累的要命,但此时,他们没有一个喊累,几乎家家都在点着灯,夫妻二人坐在床上,拿出自己的小筐,盘算这几天赚了多少银子。待将所有的收入加在一起后。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此时,作为这次最大的受益者,河州县衙内依旧是***通明,河州领导和衙役***一堂,手上端着师爷亲自手送上来的茶水。看着满满三桌子的酒席。每个人都乐得喝不上嘴。

        李泰端起酒杯起身笑道:“诸位河州的功臣们,大家辛苦了,经过这三天的努力,咱们河州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不管是在人口上,还是银两上,都是河州从来没有过的,这都是大伙努力的结果,我代表河州的百姓,谢谢你们了,来。咱们先干了这杯,燕儿师爷在后面算账呢,一会总数便能出来,大家慢吃慢喝。”

        月娘笑道:“公子,今天听燕儿说,您可是赚了大钱了,山上的地界都卖出去了?”

        李泰嘿嘿一笑:“可不,最少的地方还买了一万两呢。哈哈,今天可算得上是赚个满盆啊。我跟你们说,当初拍买第一块地的时候,好家伙,给我吓的汗都下来了。你们猜卖多少?三十万两啊。哈哈!给燕儿脸都吓白了。”

        众人哈哈大笑,听着李泰讲着拍卖会,当真是又新奇,又过瘾。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燕儿拿着一张纸从后堂出来。李泰连忙喊道:“燕儿,过来,给你留了位置了,过来,快座!”

        燕儿笑了笑,走到李泰身边将纸递上,李泰笑了笑:“别介,你是师爷,你来念吧。”

        燕儿看着众人笑道:“今天借着机会,燕儿把整理出来的告诉大家!”

        “停!”李泰端起茶杯:“师爷,喝口水再说!”

        芝萌扑哧一笑:“瞧把你乐的,。燕儿,快说

        “嗯!”燕儿拿起手上的纸笑道:“最近一段时间内,河州开荒共计二十七万亩,加上原先的地界,一共是三十一万亩,除去衙门的十八万土地,百姓还有十三万亩,按照目前的人数,平均每人近十亩地,平均每家近四十亩!其中水田占了三成,旱田七成,都已经全面播种完毕!等待丰收!”

        “好……”

        燕儿接着说道:“这次河州盛会,***各种人员共计三万一千名,***做生意的近四千家,所立寺庙、道观八十二处、铁匠七百名、木匠两千名、娘子军六百七十人,王将军在外征集不算,鸡鸭鹅共计一万四千只,狗五百只,***二百头、黄牛六十头、百姓平均赚钱纹银十一两,咱们河州县衙一共收入白银一百六十九万两!”

        燕儿宣读完毕,众***声叫好,李泰站起身,一脚踩在凳子上喊道:“啥也不说了,来人,换大碗,喝!”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