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二十八章 平空是谁?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时,大德寺

        藏经阁外。

        人头攒动,黑压压的在外面围了一***,整个大德寺顿时被围的水泄不通,李泰观瞧良久,见到前面有不少的椅子和铺垫,但是却没几个人座,再往前看,只见藏经阁前端坐一位老者,头上薄薄的一层白发,满面红光,一掌多长的眉毛飘于两侧,竟显威仪,身穿红格袈裟,盘膝,双手合十,眼帘轻闭。嘴中念念有词,好似不闻外界吵闹一般。见到人群向这边而来,睁开双眼。嘴角含笑。对着大伙点了点头。接着又低头不语。

        一会,上来九命僧人,排成三排。对着人群施礼,中间走出一人言道:“大德寺,静默、静玄、静空、心念、心驰、心恸、克己、克清、克通恭迎各位道友。恭迎众善男信女!阿弥陀佛~”

        李泰对芝萌笑道:“这是什么名字?怎么不是一个辈分呢?”

        芝萌言道:“这是大德寺三代中最杰出的三名***。方丈带着他们迎接宾客。算是得体的很。你看前面那么多座位,看来很多人物还未到场呢。等着瞧吧。”

        话音刚落。只听外面喊道:“极乐寺主持南直禅师到!”

        唰!人群中自动的分开两侧,在两名风尘仆仆精壮的和尚陪同之下,又一个老和尚闪亮登场。

        芝萌言道:“此人乃武林奇才,三十岁还是个书生,得罪绿林惹上满门之祸,一时悲愤。入极乐寺出家,拜名相禅师闭关十年,不惑之年出关后,一夜之间屠了仇家一百一十六条人名,造下无边的罪孽,名相禅师也没责罚于他,只是让他每日诵经十个时辰。每天只吃一顿饭。谁知道,又是十年地光景。名相禅师圆寂。便让他做了主持。当时多人不服。但无论是佛理还是武功,皆不是他的对手。后来也就无人敢于直言了,再后来,这南直禅师动用寺中的继续,为附近乡村修桥铺路,那时,有一女子与人通奸。。未曾婚配便怀了孩子。当时族人问其缘由,她怕连累那名男子,便随口说是极乐寺主持所为,待人家找来后。南直禅师也没争辩,对着山门前的大石便是一掌,留下了尽寸的手印,那些族人也没敢言语。便回去了。后来,南直禅师在山下给那女子搭建个草房。几月后。女子产下一个男婴后离去。方丈二话不说便带走抚养。时隔两年,那女子念子心切,与当初通婚之人跪在山门外向佛祖忏悔。想要回那个孩子。南直禅师依旧没说什么。把孩子送还于他们,那夫妻感其大德,便与族人说了当初之事,族人心中无不感叹,想起他对百姓的功德。便在他印掌之处刻了三个大字,抛辱石。以纪念南直禅师未就生灵,抛去荣辱之心。”

        李泰点了点头:“真行啊,要换成是我。气都能气死。替她养孩子也未尝不可,毕竟是个孩子。但要是给我安插这个罪名,我、我可受不了。对了,你怎么知道得这么多?”

        芝萌笑道:“你知道与那女子私好之人是谁?”

        李泰摇头:“不知道。”

        “那是咱们大炎十一年的探花。呵呵。还是爷爷告诉我的呢。要不是探花。那些族人还不得再次打死他们呀,不过也是因为这事。陛下对他好像也不怎么看好。只给了一个翰林之职。”

        李泰点了点头,看着南直地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观音刹、满慈师太到~”

        “地藏讲寺、主持义光禅师到”

        “碧灵宫、碧灵师太到!”

        “药师古刹、普生禅师到!”

        “法备寺、佐竹禅师到!”

        “福法寺、上信禅师到!”

        “玉佛寺、满慧禅师到!”

        “归宁庵、灭绝师太到!”

        “府文观、田玄道长到!”

        “安远观、丹羽道长到!”

        “台黄庵、长秀师太到!”

        “洪福寺、一丰禅师到!”

        “落霞庵、了尘师太到!”

        随着门外和尚高喊,几十位道士、尼姑、和尚带着自己地徒弟纷纷而来。与为信见礼后,座在一旁,有熟悉地,彼此聊上几句。也算是叙了旧情。

        此时的李泰,又一次的见到了幻冰,她站在了尘的身后。眼神不住的在人群中寻找着,突然见到李泰,慌忙低头,好像一个小猫,好奇,却又胆小。李泰嘿嘿一笑,刚要说话,忽觉腰间一麻,回头看到芝萌与凝儿愤愤看着自己,不由的望天上看了看。言道:“不对啊,我师兄怎么没来!”

        话音刚落,一声洪音传来:“兆洲兰若寺,平远禅师到!”

        李泰高兴的说道:“我师兄来了。哈哈。”刚要走出人群,芝萌连忙拉住:“你看,他们都起来迎接了,连为信禅师都站起来了。”

        李泰一瞧,可不是,所有在场地道士、尼姑、和尚听到平远的名字纷纷起立,等候平远到来。为信禅师更是向前走了几步,看着门外独自一人的平远,双手合十道:“见过师兄。”

        平远还礼:“见过方丈!”最后,对着到场之人施礼:“老衲见过诸位同门!阿弥陀佛!”

        “无量寿佛……”(道士)

        “福生无量天尊……”(道士)

        “南无阿弥陀佛……”(尼姑)

        众人一一还礼,李泰在人群中笑道:“尼姑也念阿弥陀佛?”

        芝萌点了点头:“那应该念什么?”

        李泰在胸前画个十字:“她应该念阿门!哈哈!”

        在场之人都是功力深厚之人,听力也是格外的好,听到李泰在人群中取笑尼姑,不由的用眼神同时锁定李泰。平远笑道:“平空,休要胡闹,快些出来与前辈见礼!”

        平空嘿嘿一笑,走出人群,来到平远身边,双手合十:“嘿嘿,见过师兄。”随后,与大伙施礼:“见过诸位前辈!时才兄弟我一时口快。对不住大伙了。给您们赔礼了。阿弥陀佛!”

        众人看着李泰嬉笑地样子。实在不好说什么。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如此年轻之人竟然是佛学泰斗的师弟,那李泰不知道平远的辈分,可不代表别人不清楚,既然平远发话,众人也就不好说些什么。只有默不作声,心中言道,先是见过前辈。其后便是称兄道弟,哪有用阿弥陀佛赔礼地。这人,一身地顽劣。这搞不懂,平远为何要选他做师弟?

        在场之人,属为信禅师与平远相当,为了给大伙一个说法,对着平远施礼:“敢问师兄,这位……嗯!平空何时入得空门?”

        平远笑道:“老衲愚钝。想跟随平空钻研佛法。奈何平空不许。老便代师收徒。这平空尘缘未了,不可入我空门,老衲便许他做个俗家***。呵呵。让诸位见笑了!”

        啊??在场之人全部傻了。场外的善男信女也傻了,这才多大的年纪,就能有如此佛性?莫非是佛祖转世?当然,这里也包括那个为信禅师,

        学何等精深,还要跟他钻研佛法?这人是哪来地。望,都希望在对方地眼神中找到***,可是,都是摇头。一点线索都没有。

        为信良久念了声佛号:“果然是江湖后秀翘楚,我辈老矣。呵呵,来,平空师弟,请坐!”

        李泰点头致谢,眼神一扫见到了尘师太站在哪里,后面地三个土地都张着小嘴,直直地看着他,任谁也不敢相信,前日还满嘴秽语的登徒子,转眼便是高僧大德之人?上哪说理去。了尘心中一沉,此人前日与南山一起,近日又与高僧一处。这……

        还未等想完,就听外面喊道:“京城广感寺执法长老慧能禅师到!”

        李泰连忙转身,见到慧能带着十多位僧人。鲜衣持手而进,毕竟是京城的和尚。穿着都比一般地方上的强好多。李泰正在感慨之时,见到众人都去见礼,便跟着走上前去。还未等开言,慧能禅师笑道:“见过平空师弟!”

        李泰一愣,心中道,靠。还想装一装呢。没想到跟我同辈。郁闷。

        这话要是说出来,估计能把别人当场气死,如此的辈分,他还想要什么?

        李泰嘿嘿一笑:“见过师兄,哈哈,咱们当真是有缘分啊。哈哈!”

        为信禅师一愣,嗯?这人连慧能禅师都认识?好奇害死人,注定今天的风头要被李泰抢走,为信言道:“慧能师兄,你与平空相识?”

        慧能呵呵一笑:看了看在场之人,又看了看下面的善男信女,朗声道:“诸位,怕是不知道吧,这位平空师弟与老衲却有渊源。他俗家姓李,单名一个泰字!其家祖乃是咱们大炎开国宰相,李景,其父乃皇帝帐内大将军李安民,其母乃是当今陛下地天合公主。呵呵,其外祖便是当今的皇太后。这李公子天性率真。却是心胸坦荡。当初他杀了兵部尚书之子,陛下将他发配海州,李公子见到海州灾民无粮度日,硬是凭借着自己的带罪之身,秉承老有所依,老有所养创立了人合商会,为了成立商会,李公子在海州盛宴之上,戏花魁,斗才子,一举拿得海州盛宴头名,其后,又将所有的银两用与商会。当真是我辈向佛之人的表率。呵呵,老在广感寺第一次见到李公子,便看到他夺妻斗大食的一段佳话。哈哈。”

        啊??大家听闻李泰的身世,倒吸一口凉气,京中纨绔听的多了,可是有如此豁达之心却是罕有,大家看着李泰,突然发觉他也不是那么讨厌,越来越顺眼了。

        外围地善男信女第一次听到有如此来头之人,突听人群中有三人连忙跑出,双眼通红地跑到李泰跟前施礼,哽咽道:“泯洲人合商会分会长王贺见过会长!”说完,几人掏出徽章带在胸前。看着李泰。

        李泰见到他们拿出徽章,确实是人合商会之人,上前连忙扶起。看着商会的人都到了泯洲,突然鼻子有些发酸。妈的。老子发配了算什么。人合商会已经到了泯洲。将来还会走地更远。看着眼前之人,身材矮小,却是异常健壮,年纪大约三十左右,一身的黝黑。铁打的筋骨,李泰言道:“这位兄弟,咱们人合何事驻扎泯洲?”

        “回会长,前日刚刚成立。”

        李泰点了点头:“辛苦你们了,是我李泰对不住大伙啊。陛下将我发配河州,为了那里的百姓能吃上饱饭,我李泰几乎忘记人合,是我对不住大伙了,是我这个会长没用。我给你们赔礼了。”说完,笔直的一个九十度鞠躬。抬起头,已经双眼欲红。

        在李泰心里。人合的任何一位办事员都值得鞠躬,能抛却自己为百姓服务。这就是伟人。

        几人见到李泰如此激动,也不由的哽咽道:“会长严重了,咱们人合在会长建立的,不管会长忙什么,都是咱们人合的会长。前些日子听闻会长被陛下发配。大伙都跟着着急,那时,咱们正在***商家进入商会,不少的商家听闻咱们人合蒙难。讥笑我们。但各地的分会长各个以身作则,因为他们坚信,老天爷是公平的。会长定会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俺原来是建州的一个铁匠,家中老母病急,欲求郎中,但奈何没有银两,那日,俺抱着老母蹲在地下哭,有个办事员经过,问明缘由,二话不说,背起俺娘就走。到了药铺,一拍案子言道,老人家多要药钱,人合商会包了。当时俺还不知道什么是人合商会,后来郎中给俺娘开了方子离开,等俺去谢恩之时,才知道人合商会是为咱们百姓谋福的。当时的办事员还跟俺说,让天下的孩子有书读,让天下的老人都有养老之所,听着俺心里热乎,就跟着进了商会。后来俺觉着,光打铁也赚不了什么钱,也办不成什么事,就想跟他们说要俺当个办事员,但他们却说俺没入会。建州的会长考验了俺半年。才算让俺跟着办事。但还说俺始终不是人合商会的办事员。建州的地方不大也不小,有不少做小买卖的商贩都受过商会的利,见到身子困难(残疾)之人,还传授活命的手艺。大伙不少人也都想进来当办事员,可是会长不许。后来,为了更好的扩展商会,分会长就把俺派来了,没想到刚进泯洲几天,便见到会长,俺……俺真是……真是高兴的紧啊。会长,俺想问问。俺们好好干,什么时候才能当正式的办事员?俺娘临终之时跟俺说了,这是积德的买卖。让俺跟着您。”

        李泰看着他,良久不语,许久拍了拍他的肩膀言道:“兄弟,谢谢你。谢谢你为百姓做了这么多事情,但是商会有商会的规矩,没有在旗下发誓之人,永远都不是合格的办事员。咱们海州总会现在还没有搬迁过来,等过些时日,定然迁到河州,到时候,会告诉天下所有分会长,明年的九月初九,咱们举办第一次人合大会。你们可以互相转告,所有想加入办事员的兄弟姐妹。都要经过这两年的考验,待明年,我李泰带着你们,一起在会旗下发誓!终生入会,用不背叛!”

        王贺激动的点头:“好。俺等着,俺一定好好干。会长,您还有何吩咐?”

        李泰笑了笑:“没什么吩咐,大伙下去吧。此乃高僧讲经之处,切莫打扰了诸位的清修,闻听佛法是好事。下去听听吧。”

        芝萌此时泪眼婆娑的站在人群中央,看着李泰,不觉的心中一酸,他太不容易了。转头看了看掉泪的凝儿,芝萌言道:“妹妹,这羡慕你与他在海州之时,遇到你,是他的福分,姐姐都要谢谢你了。”

        凝儿摇了摇头:“姐姐不必言谢,跟着泰哥儿,也是凝儿福分。”

        两个女子在人群中看着穿着袈裟的李泰。不知不觉,竟然痴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