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二十三章 厕所构想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到芝萌离去,李泰心里美屁了,正在高兴,突听外面便可大庆进来笑道:“公子,俺回来了。”

        李泰抱着大庆哈哈大笑:“回来好,以后你经常别回来了。哈哈,你不在,兄弟我可享……可想你了。”

        大庆挠了挠头:“这才不到一日,公子为何想我?”

        李泰连忙掏出拿串珍珠:“给,这是给你的蓉儿的,拿着。”

        大庆摇头:“不,俺可不拿,这是公子给百姓的。”

        “唉,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别墨迹,给你我不心疼,再说了,你到现在孤家寡人的,连个像样的东西都没有,你不觉着亏了蓉儿?说实话,想不想她?”

        大庆点了点头:“想,虽说他让俺逃过陛下抓捕,陷俺不义,但俺还是想她!”

        “哎,这就对喽,不要把事情往女人身上推,你看我多好,不管自己做什么事情,都跟女人没关系。”说完,想起刚才的温存,李泰嘿嘿一笑:“走,去看看你都缴获了什么?一会请你喝酒!”

        到了外面,看着百姓堵在大门外,见到李泰出来后喊道:“大人,潘将军又抓了好些匪人呢问道:“怎么拿下的,伤了几个弟兄?”

        大庆嘿嘿一笑:“俺可不敢伤了他们。俺用公子交的那招,让那个传话之人又去了黑虎寨,就说已经打赢了。叫他们过来喝酒。等他们一出寨们,我这边一围,另派一百人冲进寨子,一下就全解决了。嘿嘿,公子,俺没缴获什么,就几十匹马,还有点三箱子银子。珠宝才一小袋子。别的没了。”

        李泰笑道:“有东西就成啊。咱们没白忙活!”看着下面地百姓。李泰言道:“大伙先回去吧,明日正午,咱们给大伙派牲口,不过,咱们现在没有牛,光有马,大伙先对付着用。这些马是借给大伙的,等咱们有了牛再换回来。这日子快了吧,还有几天就开荒了,大伙都准备什么了?”

        百姓喊什么的都用,但李泰都没听过。让一个人回家取来看了看,原来就是一个犁杖,太古老了,李泰长叹了一口气:“唉。咱们河州连个铁匠都没有啊。要不打点家什,也好开荒不是。”

        有人喊道:“大人,您要打什么啊。咱们会!”

        李泰一愣:“你们怎么会打铁?”

        那人言道:“本来是打铁的,年景不好,赚不到银子,家里还有几亩地,就种地了,邻里要是缺个什么的,有闲暇了也打几下。大人要什么。咱们看到样子就能打出来。”

        李泰连忙点头,心里想到,还是人多好啊,你知道哪块云彩有雨?这不,一万多人里面居然还有铁匠,让他们等了一会,李泰慌忙跑进屋,跟着三个做账的***打个招呼,特意狠狠的盯了芝萌一眼,芝萌被他瞧的低头羞红,李泰哈哈一笑,走到桌子边上拿起钢笔,回想现代最简单地耕犁,中间一条大铁棍,上面四个铁螺旋片,前面在有几个铁环,栓上绳子,用马一拉,成了。不过想了想,特意又在上面按了一个小座位,好让人座在上面,第一,这样增加重量,翻出地地更深,第二,也好控制牲口。用了半个时辰画完后,拿到外面递给那个铁匠问道:“此物,你可能打出。”

        那人仔细地瞧了瞧言道:“大人,打是能打,这东西也简单,看着叶子是用来翻地的吧?咱们现在人手不够,最多才六人,估计连夜赶也就能打出一个来。大人想要多少?”

        李泰叹了口气:“我想给咱们家家都配上,此物一下能开六垄地,比起你们的可强多了。”

        大伙一听,大人居然会做犁杖?这文人哪有会干农活的?那个铁匠看了半天点了点头:“大人啊,您真是神仙啊,此犁杖却是能开出六垄,这一家就能开出六倍的地啊,呜呜呜……大人啊,您真是救了咱们大伙了。”

        众人越说越激动,不少人哭着哭着都跪了下来,这地对百姓讲就是命根子,家里有牲口的,也是一垄一垄的开,一年中,就算让你开,最多有个两亩三亩算多地了,如今大人画这物件,一下能开六垄地,拿岂不是谁家都有了盼头?看三亩给衙门一亩,按照一家,最多开出四亩地,那就得给衙门三亩,可有了这个,一家能开出二十四亩地,给了衙门后,这一家可就有了八亩地了。八亩地,大人还当年不收税,这一下来、这可多好了,不少人想着想着,眼泪不由的掉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嬉笑的大人,当真是贴心的缓和啊。

        此时,人群中走出一个老者,被人搀扶着走到李泰身前,见到他要跪下,李泰连忙服气言道:“老人家,您可别跪,本官岁数太小,您这一跪本官受不起啊,大伙都起来吧,咱们不是说了嘛,谁也别跪,以前给你们打井的时候,也你见得大家伙这个高兴啊,呵呵,都起来吧。”

        那老者言道:“大人,您给咱们打出水来,咱们大伙感激你,但您来的日子短,大伙摸不准大庆的性情,也不好说什么。上任地关大人就说过,新官上任三把火,都是面子上地事,但大人来了这么久,说良心话,哪件不是实事啊,您给咱们打出水来,这就是救活了这片地啊,有了地,百姓都能活命,大人现在想法给咱们弄粮食,现在整个河州的百姓,吃的都是大人给地粟米啊,老人和孩子还能吃上白米,就是关大人在此,也没这样的日子啊,您清理河道,还给百姓工钱.还让咱们看那个河州未来图,

        面找人帮忙。现在又带兵剿匪,把所有的匪人捉来明日还给大伙派牲口,不是老汉卖老,活了这把年纪,能不用百姓掏银子打井,不用百姓掏银子清理河道,不用百姓掏银子买粮。不用百姓掏银子买牲口。如此种种。您是我老汉平生见到最好地一个大人了。”说完动情处,老者不禁擦着眼泪说道:“大人,咱们大伙把大人干的事情都看在眼里,以后,您说怎么干,咱们就怎么干,河州百姓穷。但是大人说过,有人就有一切,您就是百姓的衣食父母啊。大人!”

        李泰此时感慨良多,自己苦笑一下问大庆:“潘哥,我做的多吗?”

        大庆敬佩的点了点头:“公子,你是俺见过最好的大人了。真的。”

        李泰嘿嘿一笑,看着大伙言道:“你看,好事还哭什么。嘿嘿。都别哭了。明天就发牲口了,是好事啊,都高兴点。人多力量大,咱们想个办法,能不能多弄点这个家什出来,现在铁匠太少了,不够咱们用啊,最好是每家一个,那样就好了,大伙开荒就容易多了,嗯,都回去吧,有好办法过来告诉本官,本官也回去琢磨琢磨!散了吧,散了吧!”

        良久,大伙才依依不舍的离去,李泰站在门外送走最后一个人叹了口气:“我他妈上哪去弄铁匠啊!”

        懊丧地回到房中,正与凝儿撞个满怀,凝儿言道:“正要出去找你呢!”

        “哦?何事?”

        凝儿笑道:“时才我们已经算出来了,所有地银两和财宝加在一起,怕是有二十万两上下呢,泰哥儿,咱们又有银子了。”

        见到凝儿笑迷迷地看着自己,眼睛好似弯成一个月牙,李泰心中一激动,突然脑中浮现了一个画面,想到深处嘿嘿一笑,不由的摇了摇头,哎呀,这河州还没整出个样子,这脑袋怎么总琢磨这事,拉着凝儿的手走进屋子,往中件一座:“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咱们屋子里一共五个人,难道连个解决的办法都没有吗?潘哥,你干嘛去?”

        大庆往门口一站,回头道:“公子商量吧,俺给你看门,不让别人进!”

        “靠,这时候你倒想起来了。赶紧的,进来。”说完,自己有画了几幅图纸,分给几人言道:“这就是犁杖,大伙看看,有没有好办法,让他们快点,咱们现在有银子,找到附近州县左右的铁匠,大约需要多长时间?”

        芝萌与燕儿拿着图纸看了半天,摇了摇头,凝儿眉头深锁,良久问道:“泰哥儿,你这几个叶子是后装上去的吧?”

        李泰点了点头,凝儿又说:“就是不知道附近州县有多少铁匠,要是都用上,怕是够了,银子咱们还有些,要是先让一部分人打叶子,再让一部分人打铁杆,然后拿回来咱们自己装可好?这样,他们也不知道泰哥儿要做……”

        “哈哈……好凝儿,你可帮了大忙了。唉,我这脑子啊,怎么就转不过来弯呢,这不就是流水作业吗?”

        流水作业?几人彼此看了看,没明白李泰地话,李泰随后讲解一番,几人马上就明白了,李泰兴奋的搓了搓手:“来,把县薄拿出来,咱们看看,附近可有什么州县?”

        燕儿连忙找出,李泰跟几人趴在桌子上开始研究,找出一张纸,在纸上慢慢勾勒出一副附近的地图,按照县薄上写的,附近有?R洲、兆洲、原州、抿洲、松洲,秦洲、兴洲、但离此地最近的就是兆洲,另外六个州县怕是要有两天两夜的路程,李泰望着地图良久,用手一拍:“妈的,就这么干了,潘哥,调集出七十人,每十人一组,骑上战马,带上银子,?R洲、兆洲、原州、抿洲、四地专打铁片,记住,一定要有一指厚才给银子,打出多少咱们要多少,让人在哪里等着,十天之内,必须将所有的铁片运到河州。松洲,秦洲、兴洲、这三个地方就打铁杆,也不用告诉他们干什么,只要打就成,有多少要多少,十天之内务必运送回来。马上就开荒了,大伙都等着用呢,能打多少算多少吧。对了,告诉他们顺便再买些粮食回来。有多少要多少。咱们银子不缺!回来,我再给你画个图纸。”说完。走到桌子旁边画了几个类似于洗衣板地东西交给大庆:“还有这个,告诉附近几周地木匠,做,这东西容易,每个州县做两千个不难,匪人抓来了。赶紧让他们干活。没粮食养活闲人。嗯,还有水银,也多买一些回来。潘哥可记得了?”

        大庆点头:“俺都记住了。俺这就安排去。呀。这月亮都出来了。公子。俺明天安排吧,完事告诉你。俺先回去了。”

        看着月亮升起,李泰伸个懒腰:“哎呀,几位还没吃饭吧。弄点饭吧。吃完了好睡觉,我打算今晚湿性大发,哈哈。尿他一床”凝儿与燕儿被逗的直笑,只有芝萌明白什么意思。白了他一眼,低头不语。

        夜!

        李泰悠闲的站在院子里看着星空,又看了看这个衙门,唉,此时,邓健、何大叔,大庆他们三人一个屋子,凝儿与月娘住在一起。芝萌单独一个屋子。自己和燕儿住在一起,不应该啊,应该这样。凝儿,燕儿,芝萌,我们四个住在一起,这样,就能多空出一间房子,好让潘哥自己一个,他那呼噜,太响了,何大叔和邓兄要倒霉了。唉,我这个人就是厚道啊,宁可自己挤一些,也要让别人舒坦。多好地人啊。

        “想什么呢?小心着凉!”一件披风披在肩头,李泰望着星空言道:“芝萌,我是好人!

        芝萌笑道:“为何有这感慨?”

        “我觉着,应该是你、我、凝儿、燕儿、咱们四个住在一起,空出一个房子给别人,这样宽松一些,是吧!”

        “呸!你想的什么芝萌都知道,不如这样,我、燕儿、凝儿、月娘,我们女子住在一起,空出三间房子给你们爷们住,可好?”

        李泰忙道:“算了,算了,这样不利于团结,算了,当我没说。”

        两人正聊着,突然听到四獒乱吠,望门口一瞧,见到邓健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见到李泰笑道:“哦?会长还没睡呢?”

        李泰笑道:“还是第一次见到邓兄喝高了,什么事这么高兴?”

        邓健笑道:“会长神勇,擒下匪人,得了那么些家什,百姓到是得到甜头了,这一路上,光听他们跟我说您的好来着,这不,被一个老哥拉去喝酒,一时高兴,多饮了几杯,实不相瞒,在河州还未见到有人喝酒呢,这老哥是把给女儿的女儿红拿出来,两人喝了一坛子,哈哈,就一坛子酒,都喝了。”

        李泰笑了笑,对芝萌言道:“芝萌,你知道邓兄是谁吗?”

        芝萌笑道:“名动江南地四大才子之首,哪能不认识

        邓健连忙摆手道:“方姑娘过奖了,那些都是往事,不提也罢,在下看来,做什么都没有跟着会长做事痛快,邓健一生只想为民做点事。跟着会长。好、好、好!对了,你我三人,此时此刻,联袂做首词如何?”

        芝萌笑道:“好啊,还未见邓兄做词呢?做什么词?”

        邓健笑道:“做首如梦令吧,每人两句,我先来。如何!”

        “邓兄请!”

        邓健摇晃了半天言道:“小烫铜壶甜酒,飘飘渺渺云走!”

        芝萌眼睛一转,看到院子中地四獒接到:“离家三尺路,吠吠相迎顽狗!”

        李泰哈哈大笑:“扶柳,扶柳,尽吐残汤浊酒!”

        邓健哈哈大笑,摇手道:“好一个尽吐残汤浊酒,在下还成,没吐。没吐。”说完。言道:“几位慢雅,在下入寝了。”

        见到邓健进屋,李泰摇头笑道:“唉,这个邓兄啊,真有意思!等有机会咱们自己开个酒馆,好好地喝上一顿才是,嗯,盖个楼,五层的。盖个大炎最高的。怎么样?”

        芝萌笑道:“你盖塔呢?塔才七层,哪有五层高的楼,最多四层在大炎还少呢,再说了,去哪里弄那么高的木材?”

        李泰笑道:“要木材干嘛,以后我教他们烧砖,那东西才好呢,盖的房子暖和不说,比木头结实!”

        “呵呵,瞧你说的,好似什么都会一般,就算烧出来你说地砖,谁会用,天下就你一个会用,你一人去盖?”

        李泰笑道:“怎么不叫哥哥了?”

        芝萌低头道:“谁还叫你哥哥,哪有哥哥欺负人家的。”

        李泰哈哈大笑:“行,那就不叫了,但你要知道,我、我可是天才啊,但就算我是天才,一个人最多也就能盖一个厕所,。那还不知道要盖多久呢?说着说着,李泰突然停在哪里,厕所?公共厕所?嗯,别说,这是个办法,这样,冬天的肥料就有了。哈哈,不错,不错,明天动员大伙干厕所!”

        芝萌愣道:“什么是厕所?”

        “哦,就是茅房……”随后,给芝萌讲述了公共厕所的概念,芝萌也觉着稀奇,连声说好,就是不明白李泰说的什么人粪和石灰粉,稻谷壳放在一起,还说能多打粮食,叫什么肥料?一时间听的芝萌晕晕乎乎,但他相信李泰,一定会做到。

        既然来了灵感,也就不与芝萌闲聊,把她送到房子里,两人缠绵了一会,李泰回到屋子里拿出笔,回想老师教的最原始的化肥,第一步,在人粪中,加入石灰粉、或谷壳粉或者是杂草,拌匀,自然发^小时,第二,在100150烘干,即得粒状肥料。此物廉价易得,工艺简便、成本低、无臭味、方便运输、方便使用、保留了人粪原有成分地特点。据老师说,还符合国家农业部地标准呢。嗯,应该不错,看看咱。这粮食还没中呢,就先想化肥了,唉,人物啊,就是人物。不佩服自己都不行。

        燕儿见到李泰在一边嘀咕,连忙问道:“少爷,您说什么呢?”

        “嘿嘿,燕儿,明天号召大伙盖公共厕所,嗯,就让那些抓来的人干吧,反正他们也没事。对,明天就开始。”

        燕儿问道:“厕所?莫不是相府用的那个?”

        李泰点了点头:“是啊,攒足了粪便,便可以把它做成化肥,撒到地里,能多打不少粮食呢。对了,咱们河州最近可有外来之人?”

        燕儿摇头道:“有是有,但却是少地可怜,才不到二百人!”

        李泰狠狠的伸个懒腰:“行啊,有人就成,就怕没人。只要咱们好好的干,他们都会来的。你说,是吧。”

        燕儿点头道:“嗯,少爷说的对,现在河州的百姓对少爷那是没话说。少爷是有大本事的人,定然会带着他们过好日子的。”

        李泰笑道:“是啊,一定会的,嗯,睡觉。明天早起呢。”说完,连忙叉上门,靠着门,李泰色***的笑道:“燕儿,来,少爷叫你玩游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