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十八章 惠山剿匪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甲鲜明的两千虎烈营兵卒站在城北门等候着李泰的到每人脸上都洋溢的热情的笑容,刚进入这海州的三天以来,住的都是房子。这让从军这么多年的兵卒新奇不已。三天中,所有的百姓都对待兵卒都十分的谦逊,什么你好了,谢谢了,再见等等,总是绕在嘴边。他们现在还没有体会到军民之间的关系,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从京中下来的傲气。但是说真话,这三天的日子过的。真是舒服。

        李泰穿着官府带着河州的第一批班底来到暂时的兵场之上,见到各个战士都跨着骏马,战甲鲜明,二千人的队伍不少。一眼望下去。队伍的宽度达到了三十丈。看着鲜明的虎头旗帜,李泰点了点头。从此后,这片的土匪有朋友了。哈哈。

        “参见大人!”王平带头单膝跪地。

        两千兵卒同时下马跪地,嘹亮的喊道:“参见大人”

        李泰扬起手言道:“诸位将士,请起!”

        “谢大人!”

        看着整齐的队伍,李泰心中高兴,今天是第一天扎进惠山,地图已经被派出的斥候全数的画了进来。惠山一带,大小十八寨,十八寨所有的人加在一起,竟然达到了万人,就像擒虎寨,竟然有四千多人。李泰也明白,这是在边境,要是在大炎境内,早就给你拿下了,皇帝那种变态玩意能让你们活在他的眼皮地下?开玩笑!不过,从今天开始嘛。这些寨子也要陆续地被拿下,谁让他祸害百姓,此时河州正缺人手的时候,难道就不能下来帮助河州建设吗?既然不下来,那就只有上去抓了。唉,这生活啊,就像强奸,你反抗不了。就要学会享受。没来的时候。百姓享受。现在嘛,你们也享受享受吧。很爽的。想到这里,李泰自己都笑了起来,燕儿轻言道:“少爷,您笑什么呢?大伙都等着你呢!”

        “啊?啊!”李泰点了点头,对着下面的兵卒言道:“诸位将士,来河州三天了。过的好不好啊!”

        “好!”

        “嘿嘿!”李泰点了点头:“好就行,但你们可知道,你们住的房子可是百姓的,你们喝地水也是百姓地,刚才本官打听了一下,你们最多还有十天地粮食,过了这十天,你们吃的也是百姓的。从今往后。大伙都要在河州生活。有的甚至还要安家落户,你们将来吃的、穿的、用的都是百姓地。但百姓要求过什么?没什么。只要你把土匪拿下,把所有的粮食。马匹。金银财宝都抢回来。虽然有的未必是百姓的财宝,但是也可能是别人的嘛,咱们还是要用的嘛,河州的未来大伙也看见了。干农活你们不行,但是打仗百姓不行,所以。百姓供养你们吃饭,你们就得要给百姓办事。这道理明白不?”

        大伙嘿嘿一笑:“明白!”

        李泰点了点头:“明白就好,明白就好,本官今天也不给你们讲什么忠君报国,因为现在毕竟没有外敌入侵,本官今天就给你们讲讲百姓。百姓难啊,真难,投胎到好人家呢,生下来爹娘能有点银子,供养你读书,不愿意读书的呢,就给你开个商铺,最后再给娶个媳妇传宗接代就行了,这一辈子也就这么过了。这是好地。不好地呢?也就是咱们河州的百姓,生下来穷,孩子没有书读,爹妈有了病,更是没钱去看大夫,一年到头,看天吃饭,今天老太爷高兴了,就多赏你们几斗粮食,明年不高兴了,一颗也不给你留,连年的大旱,让这地百姓遭了不少的罪,多少孩子被爹妈扔到了外县,不是爹妈心狠,是想给孩子找个活命的机会啊。咱们都是爷们,身上都有一腔热血,如在半路上见到有人抢钱,有人调戏妇女咱们能不管吗?更何况就现在的年景,百姓都饿成这般摸样的时候,土匪反而***撒欢了。在我李泰的眼里,能打,你就上战场,夺军功,封侯拜将,给家里的祖宗争份荣誉,你跟老百姓横什么?欺负他们没人管是不?告诉他们,今天大炎虎烈营来了,边境上的百姓都是我大炎子民。敢欺负他们。先得问过咱们才行,风水轮流转,新帐老账咱们一块算。你们给我记住了,惠山上一共十八个寨子,人数最多的是擒虎寨,听说有四千多人,按理说,人家人数比咱们多。咱们应该掂量掂量在打,可是不行,今天咱们就要拿下他,擒虎寨,我呸,它跟咱们虎烈营反相,他敢擒虎?那咱们怎么办?咱们虎烈营的名头这不是让一窝子土匪糟蹋了吗?以后虎烈营怎么在河州立足?四千多人啊,河州才一万多百姓,他们一个月来一次,这的拿走多少东西。大伙说,咱们该怎么

        虎烈营举着兵器喊道:“抢回来,抢回来!”

        李泰点了点头,心中言道,可算没白忽悠,知道抢了。“对!咱们要抢回来,咱们要抢光他们的粮食回来养活百姓,还要抢光他们的财宝回来建设河州,更要抢光他们的牲口回来开荒种地,还要抢光他们的女……嗯,估计山上没女子了。要是有,也要抢回来。反正本官今天就给你们说句实话,河州穷,百姓穷,以后,所有的物件都需要你们出去给我抢。大伙明白了吗?”

        “明白!”

        “好,记住了,尽量不要伤害匪人,咱们要活的,要他们回来给咱们干活,帮着咱们筑城,帮着咱们盖房子,他们欠咱们河州的太多了,一定要他们还。金银财宝,牲口粮食,那都是利息,要人才是还本!大伙明白没有?”

        下面的人哪听过这样的讲话,往常都是什么奋勇杀敌,什么忠君报国。今天李泰的讲话亦正亦邪,但却是句句说在大伙地心里,军人都希望别人去尊敬,但怎么尊敬他们还都没有学到。李泰今天给他们上的第一堂课,不是什么训练,不是什么战绩,不是什么大话,就是两句话。为百姓。为河州!

        见到下面士气正旺。李泰一挥手:“所有将士下马!与我杀进惠山,想骑马的,去擒虎寨抢,走!”

        王平言道:“大人,您不能去,这擒虎寨四千多人,真打起来。您穿个官服,容易被认出来,到时候都向您冲来了。不成,哪有大人穿着官服去的。大人,您还是别去了。”

        李泰嘿嘿一笑:“不去?那可不行,本官怎么说也是丙组的火长,怎么能不去?那可是四千多人啊,我不放心兄弟们。这样。我把官服脱下来总成吧,大庆掩护我!”

        王平刚要说话,就见大庆一指:“公子。您看!”

        李泰回头,只见兵场之外,芝萌拿着一杆红枪,身穿红色战甲,头戴金凤燕翅盔,白皙的脸上写满刚毅,双眼望着李泰,寒风中有一种别样的飒爽,李泰连忙过去言道:“你怎么出来了?赶快回去,人少就带你去了,今天人多,都是爷们,打仗是要脱衣服的,谁脱地多谁就赢,回去吧。啊,听话。”

        芝萌摇头言道:“不,休要骗我,沙场之上,哪有什么脱衣服之人,芝萌今天就一句话,哥哥保护百姓,芝萌保护哥哥!誓死相随!”

        看着芝萌地坚定地眼神,李泰感受到她对自己的爱慕,摸着芝萌的脸点了点头:“等我!”

        来到兵场中间,将官服脱下往燕儿手上一塞,喊道:“老子今天左面兄弟,右面老婆,我就不信谁还敢动我。出发!”

        带着两千多号兵卒,浩浩荡荡的来到城门,见到燕儿已经组织百姓等在那里,李泰点了点头,为了让将士们更加懂得百姓,李泰喊道:“百姓们,今天,虎烈营的兄弟去给你们出气去了。大伙等着我们凯旋而归!”

        “凯旋而归!凯旋而归!凯旋而归!”

        听到百姓的呐喊,所有的将士都憋着一口气,李泰一举大刀:“必胜!必胜!必胜!”在将士地吼叫中,第一个冲出了城门!

        惠山,

        连绵五百多里,覆盖周围十三个县城,常年翠柏茂盛,走兽飞奔,听说,在深山之中,麋鹿成群,灵药成林,如今这山中的匪人尽在进山十里处左右,李泰带着两千虎烈营将士走了尽一个时辰才算在离此地五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趁着将士歇息的功夫,李泰重新研究了一下地图,按照王平的说法,应该是截断水源,但是李泰死活不同意。虽说可以拿下他们,但时间太长了,等粮食都让他们祸害没了,百姓吃什么?再加上一个四千多人的寨子对周边的威胁太大,说什么,今天也要拿下,此寨座落于前方坡上,周围怪石林立,只有一条小路可以进军,谁也不是傻子,这么多人进山,李泰绝对相信对方也知道了。他们也明白强攻不行,想来已经是做好了长期战斗的准备。看着地图,不由地叹了口气:“两位咱们只能用第二种办法了。”

        大庆言道:“咱们昨天不是商议好了吗?俺看成,晚上动手。咱们占便宜,穿上公子地迷彩服,趁着天黑摸进去,俺与王平把守门之人放倒,大伙再上。这不挺好的吗,公子干嘛叹气

        李泰言道:“我能不叹气吗?那粮食是给百姓的,他们多吃一顿我都心疼,要是都像你那么能吃,我这心啊……唉!”

        芝萌笑道:“哪有你那般算计地!”

        李泰一白眼:“谁让俺穷疯了,告诉大伙,原地休息,

        名斥候巡山,以免被匪人发现咱们换衣服,只要发现人,立即杀掉,待天黑,大伙换上衣服在山下趴着,潘哥,王兄,带上十个手脚利索的,趁黑摸上去,打开大门,待匪人冲出来后,扔下二十个响天雷,不吓唬死他们也震蒙他们,然后再动手。这样,咱们或许能少伤几个,这匪人太多了,伤到人,咱们不划算!”

        芝萌皱了下眉头言道:“要是到了时辰,斥候不回去。岂不是露馅了?”

        李泰笑了笑:“就是不派巡山之人,他也知道咱们进山了,这两千多号人,多大的阵势,谁能不知道?呵呵,现在他们想地就是怎么保住山寨而已,等后半夜,天最黑的时候。就看大庆的了。”说完。拍了大庆肩膀一下:“潘哥。王兄,辛苦你们了。”

        大庆嘿嘿一笑:“不辛苦,不辛苦!跟着公子俺觉着舒坦!”

        李泰一笑:“俺也舒坦,哈哈,等今天拿下这个寨子,兄弟我就要回河州了,不能总跟着你们剿匪不是?以后这大山可就是你们的天下了。到时候。你们可就是名副其实的山大王了。嗯,等过一阵子,河州富裕的,咱们也弄个山寨,咱们弄个大炎最牛的山寨,里面驻扎的都是京城禁军,哈哈,那可威风了。”

        几句话说地大伙都跟着高兴。各自忙完后。原地休息,李泰也找了一个相对隐蔽地地方,开始调戏芝萌……

        “芝萌啊。亲一下呗!”

        “不!羞得慌!”

        “亲嘴治牙疼!”

        “你骗人!”

        “芝萌啊,你瞧瞧着山中,空气多好,来吧,亲一下,有益身心健康……”

        深夜!

        李泰带着人趴在山寨地下面,下午斥候共杀了四个巡山之人,望着远处的山寨,门前的火把亮如白昼,这给大庆进寨子造成了很大的麻烦,虽说大庆功夫高,但是也不能穿着迷彩服在人前晃悠。一时间,几人都没了办法。

        大庆此时急的直转悠:“公子,咋整啊?”

        “别吵,别吵,待我想想办法,这寨子大门能有两丈,潘哥过去倒是不费事,关键是这么去,总不能被人当箭靶子吧?你别着急,我琢磨琢磨!”

        李泰望着天空良久,脑子中不断寻找灵感,此时,月黑风高,吹的李泰一激灵:“唉,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啊。如今这两样都有了,为何就没办法了呢?咱们要是鬼就好了,无声无息的就能进去。唉,看来迷彩服还要改进啊,总……”嗯?李泰看着芝萌在月下望着自己,脑子中灵感一闪,嘴角扬了扬笑道:“芝萌,你真好看!”

        芝萌急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这闲心!莫要恼我!”

        李泰言道:“芝萌啊,求你件事,能不能拿下这寨子就看你地了!”

        见到芝萌懵懂的样子,李泰一笑:“潘哥,去,打两只兔子来,芝萌,走,我给你装扮一下!对了,谁有白布?”见到没人说话,李泰一把抓过来大庆从脖子里面看了看:“你的衣服是白色的,脱下来!”

        “干……干嘛?”

        “别问那么多,脱,脱完了去打兔子!打完了,到这块石头后面找我!”

        大庆很不情愿的走到远处将衣服脱下来递给李泰,头也不回的去打兔子,李泰将芝萌拉到暗处言道:“穿上!”

        “干嘛,那是潘哥的内衣,芝萌焉能穿?这成何体统!”

        “哎呀,这是夺寨子的关键,我特意给你找个大号地,穿上它,你会有飘逸之感,嗯,对了,把头发全都打开,嗯,放下,放下,把脸挡上,别动啊,等我一会!潘哥打东西快,一会就能来!”

        话音刚落,大庆拎着两只兔子走过来言道:“公子,给你兔………鬼啊~”

        李泰连忙捂住他地嘴:“别叫,是芝萌!”

        大庆良久才缓过劲来:“俺的娘嘞,可吓死俺了。这黑灯瞎火的。公子您唱地是那出啊。”

        李泰嘿嘿一笑,接过兔子言道:“芝萌,闭上眼睛,委屈你了。我要用你吓唬寨子中的人!”说完,拿刀一桶兔子脖子,将鲜血顺着芝萌的头上浇下,此时,芝萌长发披肩,低着头,鲜血不断的从他头上流下,滴到脸上,衣服上,很自然的,一个贞子的形象在这大山之中第一次亮相了,李泰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剩下的血往芝萌的手上沾了许多言道:“嗯,不错,很不错,潘哥,你瞧……嗯?人呢?跑哪去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