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十六章 河州欢迎你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在马上,老道脸色青紫,一看就是被李泰嚣张且不要逼的。不时的轻夹马腹,很有划清界限,我不认识你的架势!

        凝儿与燕儿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谦虚,就这种口口声声说谦虚的人最不知羞。凝儿与燕儿言道:“泰哥儿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了?万一他们到了河州,见到原来在兆洲的人就是河州的知县大人?他们会怎么想?”

        燕儿看了一眼骑在马上笑嘻嘻的李泰摇了摇头:“不知,万一真被人家认出来怎么办?”

        然而,李泰此时却没想那么多,他想的却是想什么办法让他们来了就不走了,骑在马上,细细的思量,想到高兴处不仅对天高唱:“天上的白云一朵朵,牛郎织女下银河,俊男靓女结伉俪,妹妹爱哥哥……”

        老道使劲的呸了一口,骑马前奔……

        河州。

        李泰带着两人打马而进。来到县衙外大喊一声:“本官回来了。”

        大庆连忙出来笑道:“公子,您回来了。”

        李泰笑了笑,打扫一下身上的灰尘笑道:“大伙都在呀?”

        “没。何大叔和潘魁带人在城门看着百姓运沙呢,月娘和关魁在府内呢。”说完,看了看李泰,又望了望身后:“公子,您不是说带种子回来吗?”

        李泰抱着大庆肩膀笑道:“不买了,买也买不到。嘿嘿,兄弟想了一个好办法。走。进去告诉你。”

        大伙聚齐后,李泰喝了一口茶,见到大伙焦急的眼神,哈哈哈大笑三声:“那日到了兆洲后,见到买不到种子,当时本官就想,既然没种子。那么就把有种子地人弄来吧!”

        大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明白李泰的意思。大庆言道:“难不成?绑票?”

        “靠。你就知道绑票。能不能有点技术含量,这年头,要靠什么。嗯!”伸出舌头给大伙显摆了一下:“嗯靠按困不了……呸,这舌头放外面是说不了话,我的意思是,要看三寸不烂之舌。嘿嘿,凝儿。你给学学。当着熟人面我不好意思。”

        凝儿低头道:“泰哥儿……凝儿学不出口!”

        “唉,那有什么?泰哥儿一没骗人,二没使坏,不过就是夸大了一些,燕儿,好燕儿,你给学学!”

        燕儿点了点头笑道:“回来的路上燕儿也想明白了,少爷当真是费了心思。管那么多干嘛?能将百姓招来才是正理。嗯,我给大伙学学!”说完,从李泰开始买布做番到给大伙讲述河州来个神仙。又是红光,又是八人打两千的,反正,把屋子所有的人说的笑的直不起来腰才算罢手。

        月娘摸了下眼泪笑道:“这么说也没错。不过就是大了一些。燕儿姑娘说地对,公子都能这么不要脸面往河州拦百姓,咱们一样能行。”

        大庆点了点头:“嗯,公子。哪天你有空闲,给按抄下来。俺不会骗人……不是……俺不会说瞎话,唉,俺嘴笨,不知道咋说。反正俺没公子会说。有空暇给俺抄写一份,以后出门,俺也这么骗……这么说”

        大伙此时都觉着李泰算是尽心尽力了,一个人,连脸面都豁出去了还有什么可说地。大伙一言一语地开始商议到哪里招人,还是凝儿反应快些:“泰哥儿,咱们该怎么办?怕是过不了几天,那些人便要来了。”

        李泰笑了笑:“嘿嘿,我在路上都想好了。咱们这么办,潘哥,钟呢?”

        “公子不回来,咱们没敢动!”

        “现在就挂上,敲,把百姓都敲来才好!燕儿,还有大红布吗?多拿些,挂在城门头上,就写河州欢迎您!”

        “河州欢迎您?那咱们还有一条全民抗匪的标语呢?“

        李泰想了想:“那就挂在下面,上面是全民抗匪,下面是河州欢迎您。然后,写告示,大点写着,把咱们在兆洲的话都写上,嗯,潘哥与关魁去挂钟,挂上就敲,把百姓都叫来。凝儿,找张大布,嗯,就像被子那么大的,最好是白色的,咱们有吗?”

        “有!少爷要干嘛?”

        “嘿嘿!少爷我要画一个设计图,挂在告示下面,让河州百姓都看着,将来的河州什么样子,也好对日子有个奔头。找来。咱们现在开始!嗯,大伙都跟着研究研究。对了,拿点油彩过来。咱们画彩色的。”

        大庆带人走后,李泰铺开白布,开始将心中地河州融入笔下,因为有漫画的功底,画出的东西又简单有形象,几人不时的商量,这盖什么。那盖什么。每人都对河州的未来充满信心。

        当~!当~~~

        当~!当~~~

        李泰叹了口气:“唉,潘哥干活真快,咱们刚画完一个大概,他就弄完了,燕儿,凝儿,刚才我说的都记住了吧,我画完了,你们染上色就成了,百姓怕是来了,我的去瞧瞧了,辛苦你们

        .:.

        来到城门下,见到大庆特意还找了一张桌子,李泰嘿嘿一笑,这潘哥会办事。

        回头见到一群群地百姓向这里走来,李泰站在桌子上笑着跟大伙打招呼,大伙见到李泰也没了往日地惊慌,有人喊道:“大人,叫咱们来什么事?”

        李泰心道,看见没?这钟就是好用,一敲人都过来了。李泰嘿嘿一笑:“今天叫大伙来,有两件事,这其一,在咱们城门处挂了口大钟,大伙看见没?以后,只要是大钟响起,便是匪人来了。大伙不用多想,抄家伙过来就成。有了这个东西,可比那些锣好用多了。”

        见到大伙高兴,不住的对大钟指指点点。李泰笑道:“这其二,便是跟大伙说说,咱们河州百姓,从明天开始,愿意运沙就运沙,不愿意运沙地就开荒!”

        “开荒?”大伙彼此瞧了瞧。有人喊道:“大人,这百姓怎么能开荒呢?”

        李泰言道:“本官说能就能。咱们河州耕地太少。不开荒大伙吃什么?现在咱们不缺水了,干嘛不多种些地?告示明早就会贴在城门处。本官今天借着机会就告诉大伙。北门外地树林和山坡处。南门、西门、东北外,没有界限,只要能种粮食大伙随便开,但咱们说好了。开三亩,给县衙两亩,剩下的一亩就归开荒人,开得多。自己的地就多。大伙是好不好!”

        大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的人眼圈都红了,耕地啊,这是百姓的命啊,朝廷不让开荒,说是害怕逃税,如今眼前这位大人却让开荒。那朝廷让吗?

        李泰看着大伙眼圈通红。可是没人说话,连忙问道:“怎么了?本官说错了吗?”

        有人说道:“大人,朝廷说过。不让开荒,咱们开荒行吗?万一朝廷怪下来。大人您可是……”

        李泰心中感动,多少的百姓啊,还没捞到实惠就知道为我考虑了,李泰笑道:“大伙不用担心,出事有本官顶着,大伙只管开荒就成。咱们这人少,以后,咱们还要往这里招更多的人。什么开酒楼地,开饭馆地,开当铺地嘿嘿,那位小哥儿笑了,放心,开青楼的时候告诉你。”

        哈哈,大家一笑而哄,看着李泰这么平易近人,心里顿时踏实不少。这是,燕儿与凝儿拿着一张大布过来,李泰让大庆将这块布挂在城门口,等大庆将布打开,百姓中哄的一声。

        “大人,这是哪啊……”

        “是啊,那个四四方方的是什么?房子吗?”

        “这是哪啊。这么好?怕是长安吧?”

        李泰看着大伙,说了四个字:“这是河州!”

        啊?大伙愣了,看着李泰又看了看着图纸,言道:“大人?这怎么是河州呢?”

        李泰回身看着上好色的蓝图,心中不由的激动,多美啊,这宽敞的道路,明亮地学校,偌大的操场,绿茵茵的草地,此时孩子们正在兴高采烈的彼此欢笑着,这么大的医院,多好,里面聚集了全国的药材,请得都是有本事的郎中。图纸中间,一个红色的大四方型建筑,那是菜市场,别看河州现在穷,将来咱们要往全国批发蔬菜。满街林立地商铺,叫卖声不绝于耳,城墙高高耸立,上下两层,第一层站狗,第二层站人,这宽大地城门,再也不是木头的了,是铁的,是闸,不是靠边境吗?,没有炸药,看你拿什么开。城外,此时已经稻花满地,香气飘香,在北城那,还有一个公园,让一些年轻人在那里花前月下,谈情说爱。到了晚上,有一个大广场,立起十根大柱子,点上巨大地火炬,唱戏的,杂耍的。讲书的,满满都是人,随着先生的讲述,大伙的笑声一浪高过一浪,将一天的疲惫都在这笑声中慢慢的退去,想着想着,不觉眼睛渐渐发红。这就是河州,这就是百姓的生活。

        “大人……大人……”

        几声叫喊将李泰拉回了现实,抬头看了看破旧的城墙,李泰指着图纸喊道:“河州百姓们,这就是河州!”

        看见大伙懵懂的眼神,李泰找到一个树枝,不时的在上面点着:“两年后,这就是咱们河州的样子,看,这是给孩子门上学的书院,这是药铺,它叫百姓药铺,这是菜市场,咱们不能像地名一样,河州!喝粥!咱们还要吃菜,咱们更要吃肉,以后,这菜市场专门卖青菜,整个大炎最好吃的都在咱们河州。这是酒楼、这是饭馆、这是茶棚、

        这是广场、这是寺庙。大伙现在运的沙子,就是为了盖起这么大的城墙,让敌国永远不敢踏进河州半步,我让大伙开荒,就是为了让城外变成画上这样,稻穗弯腰,稻谷飘香……”

        李泰不断的指着图上,地下的百姓渐渐响起了哭声,虽说李泰这是画饼充饥,但却是让大家看到了好日子,谁能想

        界,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此时,不少妇人都在瞧瞧的摸着眼泪。好日子谁不想过?可是,这哪天是个头,如今,大人来了。带着咱们一步步的把日子过好。自己的孩子都有书读了。不少爷们都已经眼睛通红。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么美的家园。就是做梦也不敢想,不少地人已经跑回家。让没看到地人第一时间内来瞧瞧河州地样子。

        人群中,有人哽咽的喊道:“大人,咱们不会说什么,您就带着百姓干吧,您是咱们大伙的衣食父母,咱们跟着你。您说怎么干就怎么干!”

        “是啊。咱们跟着你,大人,您说吧。怎么干……”

        李泰激动的看着百姓说道:“大伙别这么说,我不是什么父母。我就是一个带着大伙要过好日子的小官,咱们不要父母官,咱们要靠自己。只有把日子过好了,让整个大炎就高看咱们一眼,咱们再也不能吃朝廷的救济粮食了。咱们要给他们粮食。将来,咱们种的菜,咱们种地粮。都是全国最好的,咱们要让陛下瞧瞧。河州的百姓是最好的。”

        “好!”

        “好!”

        李泰停了一下手:“大伙听我说,要想将河州变成这个样子。咱们没有人可不成,光靠咱们河州的一万人是远远不够的,前一阵子本官看到了河州县薄中原来的地界,那可比现在的河州大十倍不止啊。现在地河州,至少要有十五万人才能变成这个样子。所以。本官在此要告诉大家,从今天开始。所有地百姓要对新来的人多担待一些,咱们毕竟是主人,要拿出点气度。别让人把咱们看扁了。以后无论谁来,大伙都帮着讲讲这河州将来的样子,让他们跟咱们一起,共同建设美好地家园。大伙共同努力。努力!再努力,建设河州!”

        看着李泰激扬的演说,大庆高举拳头喊道:“众志成城!建设河州!”

        此时百姓的激情被点燃了,跟着大庆高喊着:“众志成城!建设河州!众志成城!建设河州!”

        看着激扬的百姓,李泰坚信,只要大伙一起努力。眼前的蓝图不远便会变成现实,向下按了按手,叫燕儿在白布上写到几个字:“请、您好、谢谢、对不起、再见,河州欢迎你!”

        大伙也有很多不认识的,不免问别人,李泰一笑:“大伙看好了,要将这几句话记在心里,时时说出。这几个字是请、您好、谢谢、对不起、再见,河州欢迎你!估计明后天就会有人来了,大伙见到后,要说,您好,河州欢迎你。走的时候要说再见,给人家造成的麻烦要说对不起。和和气气的,多好。虽说咱们河州有不少百姓不认字,可怎么着咱们也是主人不是。一定要拿出家里来客人的劲头,让外地人瞧瞧。啥叫文明!只要是帮助咱们建设河州的,咱们都欢迎,要是匪人来了,咱们也让他们见识见识河州百姓的本事。这叫亲人来了,有好酒,匪人来了,有刀枪!嘿嘿,以后啊,不光是对外地人。咱们本地人一定要互相帮衬,和和气气的。一块过日子、多好。行了,大伙都去忙吧。本官还有些事情,就不陪大伙闲聊了。呵呵、再见!”

        大伙一愣,随即,学着李泰的样子挥了挥手:“再见!”

        有一个人连忙喊道:“大人再见!”

        往回走的李泰一回头,对他竖起一个大拇指,这哥们,有前途。

        回到县衙,往床上一躺,凝儿座在床边看着李泰,李泰一笑:“怎么了?眼泪怎么还没干!”

        凝儿擦了擦眼泪:“泰哥儿,时才讲的真好。在凝儿眼里,泰哥儿可算得上是大炎第一才子,也是最把百姓放在心里的才子。”

        看了看左右没人,李泰嘿嘿一笑,抱住凝儿笑道:“凝儿啊,燕儿出去写告示了。这屋子就咱们俩了。你看,你这么夸将我,多不好意思呢?嘿嘿,来,分享一下。”说完,强行的将凝儿按倒……

        “会长,会长……城门那个图甚好啊……会……”

        李泰起身座好,很有深意的看着邓健:“邓兄,您觉着此时进来合适吗?”

        邓健看了一眼凝儿,本想退出,可是心中的喜悦必须找人发泄一下才行,咱在门口说道:“会长,刚才在下去城门看了,太好了。会长真是……唔唔唔……潘将军,您别拽……唔唔……”

        看着大庆将邓健捂这嘴拽走,李泰指着门口大喊:“小爷迟早让你们整阳痿!靠。凝儿,这页翻过去。换个话题!”

        ~窗外雷声太频繁了,隔壁的电视已经没画面了。传完早点睡觉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