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十五章 兆洲演说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路嬉笑来到兆洲,进了城门,看着来往穿梭的百姓,羡慕人家的感觉,虽说这里比不上京城,比不上海州,可是比河州要强出很多吧。最起码,人家有饭馆什么的。嗯,还有当铺呢。这要是换了河州,想当都找不到地方。

        找到杂货铺,说名缘由,果然,这个时候哪有卖种子的,大炎的粮食不多,河州更是连个米铺都没有。更别提种子了,郁闷良久,也是毫无头绪。带着两个***在街上开始转悠。

        “凝儿,现在粟米多少钱一斗?”

        凝儿未加思索的答道:“南方一斗二百文,北方二百六,咱们这大约二百二三十文吧!”

        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找到一段必经之路,随后买了几尺麻布,做了一个大番,让燕儿用毛笔写上几个大字一两银子一斗种。

        看着燕儿写完,凝儿言道:“泰哥儿,太贵了吧?”

        李泰笑了笑:“要是有人卖就不错了。”拿着布番,站在街上打量着来往的人群,李泰心中一股莫名的冲动,我是不是该骗点呢?不成,这粮食可是人家的命根子,这缺德事咱不能干,看见有不少人围着自己打听,李泰心中一笑,种子不好整,那我把带种子的人弄河州去总成吧。

        见到大伙问自己,李泰找个高点的地方站了上去,对着大伙言道:“兆洲的乡亲们,在下家有几亩良田。奈何没有种子,今天便想跟大伙买点种子回去好种地。在下要的不多。白米,粟米种子便可。粟米五百文一斗,白米一两银子一斗。还望大伙互相转告,在下静候佳音!”

        大伙看着李泰讲话,七七八八地问道:“你这后生怎么还能把种子弄没了呢?”

        “就是,一看就是没干过农活,看着干瘦的身子。必然是……哼。纵欲过度!”

        “别说人家。你不也那样,你家要是有多余的种子就卖人家点,钱不钱的再说,可别让人家好好的地闹荒!”

        这话李泰爱听,本来有些青紫的脸转眼间便了摸样,对着人群喊道:“大伙谁有种子,多少卖给在下点可好?”

        大伙看着李泰。明显是落魄之人,家里有地,竟然还连种子都没有。还带着老婆上街买粮,这让一直当农民的人心里感觉到了很大的平衡,有钱怎么了?有钱能买到种子吗?

        这是,有一个年纪半百地老妇走了过来。看了半响说道:“这位公子,看你穿地也不寒碜,想来家里是有几亩良田地。如今咱们兆洲这地界旱了一些。哪家的种子都没多余的。唉。你要是真想要种子,我老太太还有些,年纪大了。大儿子前阵子去当了兵,吃上了皇粮,这二儿子的地还够种,老太太种不了多少地,就先给你一升吧。不过是粟米。”

        李泰连忙给老人家施礼,言道:“当真是谢谢您老了,老人家,不是晚辈没有种子,是种子不够种啊,在下家是河州人氏,离兆洲不远,那里干旱了两年,缺粮食啊。可就这时候,老天爷开眼,皇上给河州又派来一个知县,这个知县可了不得,来的第一天,你们猜?怎么了?”

        人群被李泰调动起来,大伙都想知道缘由,李泰也大萝卜脸,不红不白,有多邪乎说多邪乎,望着人群李泰言道:“这干旱都旱了两年了。就连大河都没水了,河州县二百多口深井啊,可还得去山上找泉眼。自从这大人来了第一天,好家伙,大人前脚刚进衙门,接着晴天一声霹雳,衙门内红光冲天啊。你们猜,怎么了?”

        “怎么了?”人群问道。

        “干枯十余年的井出水了!”

        人群顿时议论起来:“啊?出水了,那大人莫非是水神转世?他一来河州就有水了?”

        李泰严肃道:“可不是?刚开始大人让咱们去县衙打水,随后,大人带着手下几个人,用了三天的时间,整个河州地两百多口井都弄出水了。别看大河干枯,这河州可是一点水都不缺了。”

        “啊?”人群中小声言道:“有这事?”

        “啊?莫非那个大人真是什么神仙转世?哎呀,这样河州的百姓可有福了。”

        “是啊,听俺们孩子他爹说,河州以前有几万人呢,都是因为干旱才走的。这要是有了水,这不又有了活气不是?”

        看着大伙议论纷纷,李泰随即看了看四周,见到凝儿与燕儿两人低头不语,显然是架不住李泰这么夸奖自己。刚才那个老妇问道:“这位公子,你们河州有水了。也好种地了,你也不缺种子,为何要到咱们兆洲来买种呢?”

        李泰看了看左右,很神秘的招了招手,待将周围的人渐渐靠上来后,小声的说道:“老人家,您是不知道啊,河州新来的大人说要将

        大山和那一眼望不到边地土坡开荒。还要分给咱们说,在下地种子能够用吗?”

        老妇呵呵一笑:“这位公子,莫听那些,咱们河州的大人也说的可好了。什么过秋免赋税,什么清理河道,可哪样算数了。就算碰到个好官,充其量把地包给你,让你一年拿多少租子。要是年景好还成,就你们河州那地皮。没个三年两年地,土还没了劲,哪什么打粮食?到时候再欠下衙门租子,可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泰眼睛一眯:“老人家,你错了,俺们这个大人可是不一般。听说啊,我是说听说,听说俺们这位大人前知五百年,后晓五百载,儒子百家,无所不知,三教九流是无所不晓。当真是武可上马安天下,文可提笔定乾坤……燕儿。你怎么了?”

        燕儿低头,脸色通红言道:“回少爷,夫人有些不舒服,想去那边歇一会!”

        哼,等一会在收拾你们,李泰点了点头:“嗯,去吧,我接着跟你们说啊。这大人来了之后。先是让河州有了水。其后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粮食,足够河州百姓吃上一个月的了,然而,就在放粮地时候,你们猜怎么着?土匪进城了?二千土匪啊。骑着上百匹大马,冲进河州了。”

        被李泰感染的人群,顿时惊呼一声:“那粮食岂不没了?”

        李泰点了点头:“可不是。在下当初也是这么想的,谁知道那个大人真是了不得,见到两千多人骑马杀来,面不改色心不跳,嘴角微微扬起一丝笑,一挥手,大人手下的一员猛将,一个人骑着高头大马对着两千人就冲了进去。那家伙。那员大将好似天神下凡一般。手持狼样朝天***,手下全无一合之将,当真是猛虎下山谷。饿狼入羊群啊,当时咱们都吓坏了。可是大人没有犹豫,带着七个人就冲了进去。这一战打的。那是天昏地……道长,您来了?”

        南山实在是憋不住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见到李泰大肆宣扬自己。真恨不得上前一脚踹死他,李泰见到老道本就一肚子气,如今正是紧要关头,私人恩怨先放在一边,见到老道冲出人群,对着自己而来,连忙言道:“道长,您来了?大伙快瞧瞧啊,当初大人带着猛将中就有他一个,这道长厉害啊,那真是……唉,道长,您别走啊。嘿嘿,他是不好意思了。“

        南山掉头走出人群,狠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一时激愤,自己也跟着丢人。

        李泰不管别的,他今天地目地就是为了将大伙忽悠到河州去。见到道长离去,回头跟大伙接着说:“当时那仗打地,大人带着几个人都被砍死两个了。乡亲们,你们说。大人这么护着咱们百姓的粮食,咱们能眼看这不管吗?”

        “不能……”

        “对!不能,那个大人真是好样的,为了百姓这么拼命。咱们绝对不能看着不管!”

        李泰一拍大腿:“可不是。人心都是肉长的,咱们得将心比心啊。看着大人带着几个人都敢往里冲,咱们怕啥,当时。整个河州的百姓拿镐的拿镐,提叉的提叉,为了大人,就是要跟匪人拼个鱼死网破!而就在此时,大人手下地那位天神,一棒子就将匪人头目打死。百姓紧接着就冲了上去,将匪人围在中间。咱们河州百姓一万人啊,围着两千土匪算什么?可是大人心善,只留下了他们的马匹。好言相劝的都放了。有人说大人心善,有人说放虎归山。然而,大人却不那么说。他说,天下之大。莫非王土,不管是哪里的人,都是咱们大炎的百姓。匪人也是过不去日子才闹的啊……”

        百姓此时已经被李泰刻画的人物感动,不由的点了点头:“是啊,河州真是来个好大人啊。”

        见到差不多了,李泰言道:“后来啊,大人见到河州百姓齐心协力,赶走匪人,心中甚是感动,当场就说,只要是河州地百姓,一年之内。免收所有地赋税。大人还说了。河州百姓地不多,鼓励百姓开荒,最好的一点啊,就是每开荒出三亩地,就有一亩永久是开荒人的。而且。还说让河州以外地百姓都来。谁开荒地就给谁,只要开出三亩地,就给你一亩地,在下家中还有些人,趁着没开荒的时候先来买点种子。这等开荒后,好给自己的地种上不是?到那时候。咱们河州也不缺水了。也有地了。咱们的好日子就来了。”

        大伙听着李泰的言辞,不免羡慕道:“哎呀,这下可好了,河州的百姓享福喽!”

        “是啊,是啊,唉。咱们什么时候能碰上这事?”

        “他三叔,刚才这位公子不说是外地人也能去开荒吗?这位公子,您说的是这个吧!”

        李泰连忙点了点头:

        在下说的是。大人说了,只要是在河州办理了***过来开荒,开的多,得的也多。大人还说了,要是谁愿意去做生意。百姓要是没钱买,就先欠着。过十两以上的。衙门给担保,这钱一年内给不上。衙门就替他们还,而且,还白给用房子呢。一年内房租、连税都不收,多好。嘿嘿,在下就想啊,这要是开出几亩地,再家上家里地几亩。一年下来。收成一般也能剩下点银子。到时候让娘子在家看着。咱们就出来贩卖点杂货。这日子岂不是一天比一天好了?”

        大伙看着李泰不住的点头,也有不少头脑快的人问道:“那有外地***的呢?就不给地了?”

        “嘿嘿,有外地***的不给地,不过你要是开荒也给工钱的,不让你白开。不过话说回来了,办理***也不难,现在河州百废待兴。正是缺人的时候,万事都容易。只要去了,按个手押便有了***了,谁还去要工钱.说,号召百姓去河里挖沙,一大车给两文钱呢?”

        大伙一愣:“啥,真有这好事?清理河道不用百姓花钱?”

        李泰点了点头:“可不是?就有这好事。嘿嘿,先不说了。你们谁有种子。多少卖在下一些可好?”

        刚才那个老妇人看着李泰问道:“这位公子。那河州可贴了开荒地的告示?”

        李泰摇了摇头:“还不成!”

        “那公子是如何得知?”

        “哎呀,您不知道,那新来地大人每天都去街上溜达。逢人就讲。还说最多三天就要出告示了呢。海州地百姓都知道了。”

        大伙听着李泰地话,很多人都动了心思。有人说道:“有这么一个好官,那里的百姓真是要有好日子过了,要是这位小哥说的不假。咱们是不是也能去?”

        “能啊,你刚才没听这位公子说吗?就是家有高堂的走不开啊。这兆洲也算能吃上饭,老人都不愿意走啊。”

        李泰连忙言道:“不怕,不怕,等你们去了,有了地,有了银子,就把老人接过来。咱们大人说了。将来河州还要有幼儿园,敬老院呢!”

        “幼儿园?敬老院?”大伙彼此看了看问道:“这是何物?”

        李泰言道:“你们想想,一家就这么几个人,有下地的,还有伺候公婆养活孩子的,那女子岂不是都在家中了吗?要是给她们找点活干,岂不是还有银子赚吗?女子要是愿意抛头露面,就把这孩子放到幼儿园里,那里有专门的先生教他们读书写字。都是一群孩子,好着呢!咱们说句良心话。现在请个先生多难啊。”

        大伙对这个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听完李泰讲述,不禁也点了点头,真要有那地方,多好啊。现在地爹妈有几个识字的,要是把孩子送那去。岂不是学到了本事?

        大伙你一眼我一语的互相盘问,有人问道:“这位小哥,那敬老院是什么?”

        “哦,这敬老院就是将一些无依无靠的老人养活在一起,由衙门出钱,找专门人伺候他们。给他们养老送终!”

        那人点了点头:“那岂不和人合商会一样了吗?”

        李泰一惊:“你也知道人合商会?”

        那人得意道:“在下上个月从定州回来。那里便有人合商会的店面,挺好看的呢,那商会的人啊,可好了,谁有困难都帮一把,也不要报酬。唉。咱们兆洲的地界太小了。要是大点。也能来呢!”

        李泰连忙点头:“大伙不知道吧,我听说啊,河州新来地那位大人就是人合商会地会长啊。”

        啊?一石激起千层浪,人群顿时僵在那里,这一个地方的商会就能帮助别人,这会长要是去了。这河州岂不是?想着想着,大伙都想去见识见识。不时三三俩俩的聚在一起开始计划着。就算不去住。也想去看看啊。

        李泰见到火候差不多了,连忙拱手走出人群,见到凝儿和燕儿在一旁发笑,老道脸色不对,李泰也不管别地,抓起凝儿就走:“赶紧的。回河州!”

        燕儿忙道:“少爷,怎么了。为何如此着急?”

        李泰言道“能不急吗?少爷我为了这点破事,脸都不要了。万一人家要是到了地方什么都没有。我死的心都有了。快回去吧。赶紧收拾收拾。咱们争取让他们进来就出不去。道长!别用崇拜的眼神看我,有本事跟我回河州,咱们算算总账!”

        ~新章报道,请多关照,胃疼的要死。今天能码出字来不容易啊,我还特意检查了一下错别字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