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章 初进河州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路行来。平安无事。众人过的也算安稳,人合商会聚齐,虽说经过十多天的车马劳顿,但是相逢的喜悦也减轻了不少的伤疼。又何况是劫后重生呢。

        凝儿的鞭痕已经在李泰精心照顾下好了不少。不时的可以下来走路。燕儿与他们相处的非常好。这不得不说燕儿也很机灵。姐姐长姐姐短的。没一会便和凝儿打成一片。

        骑在马上,看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在车子中嬉闹,不时的说些悄悄话。李泰顿感欣慰。面对前方不知的坎坷,心情也轻松不少。

        看了看前面。李泰嘿嘿一笑:“潘哥,你看。前面有一座城池,嗯,是城吧!怎么像古战场?”

        大庆远眺瞧了瞧:“嗯,是够破的了。公子,您看那城墙,这都什么色了。好像是用黄土垒起来的。你看那边,都倒下一片了。不过俺看。不像战场。您看。像还有人呢。

        抓住机会,李泰见到大庆远去,连忙跳下马,钻进车中,对着凝儿燕儿笑道:“美女,玩什么呢。带俺一个呗!我跟你们说。我会玩的可多了。燕儿,你往里点。我这一条腿在外面呢!”

        燕儿连忙让了让,李泰还没等迈腿,就听大庆离老远就喊道:“公子。公子。咱们到了。河州!是河州!”

        “少爷……”燕儿一声惊呼,可是已经晚了。沉重地打击让李泰身体顿时失衡。很利落的座在了地上!

        马车停下。众人下车,见到前方的一座废城。不由的叹了口气。回头看看李泰。发现燕儿正在使劲拉着李泰,而李泰却在左右观瞧!

        邓健走上前问道:“会长再找什么?”

        “我、我在下在找一个树。准备上吊!”

        “会长何故如此?”

        李泰哭丧着指这前面的废城说道:“你看看,啊,你们看看。那是城吗?那是废墟,你看看那个城墙。东倒西歪的,大庆一打马都恨不得跳过去。兄弟啊,我可是答应陛下了,两年后给他们两百万两白银啊。就这城池?两百万两白银?我靠!”

        凝儿被燕儿搀扶下车,走到李泰身边拽了拽李泰地衣角,小声说道:“泰哥儿,别灰心了。有个城池就很不错了。最起码。咱们也有安身之所了。泰哥儿,你想想。远处的城池中,有多少人等着咱们呢。要将此处治理好了。才更能显示出泰哥儿的大才呢。泰哥儿,你还在找什么?”

        李泰左右瞧了瞧:“这片地界碱性太大了。真不适合耕种啊!”

        大庆一愣:“公子怎么想起种地了?”

        “靠,都这样了。还是干点实事吧。我不准备上吊了。”

        李泰态度的转变明显将这些人弄的一愣。凝儿扑哧一笑:“泰哥儿莫不是在想些什么吧!”

        李泰从地上座起来叹了口气:“想什么啊?哥几个。进去吧

        燕儿忙道:“少爷,您现在不应该这么说话了。要讲官话!”

        “官话?嘿嘿。少爷不太喜欢。”

        燕儿忙道:“陛下封了少爷的官。少爷就要称呼自己为本官了!”

        抓起一把地下的土仔细的看了看。扔掉后叹道:“还什么本官啊,前一阵子还本王呢。”见到众人都在看着自己,李泰嘿嘿一笑:“不过用个郡王换个县官还是瞒好地。最起码。少爷我自由了。大家不用担心,只要有人,一切皆有可能!人合商会听令,好日子就在前方。众将随我杀啊!”

        凝儿看着李泰向远处跑去,心中叹道:“京城这段时日,泰哥儿变了。没有了锐气,却多了一份细心。听着他的口气。明明是在给自己打气嘛!”

        大庆见到李泰远去忙道:“公子。等等俺!”心中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一会人合。一会众将的。

        来到城墙门外,李泰用手抓了抓上面的土,凝视城墙良久不语。虽说古人夯土成墙,但是毕竟难以承受风雨的洗礼,此地匪人猖獗,又邻吐蕃。当真是危险啊。要是连个最基本的保障都没有。还谈什么为民啊!

        几人来到城里。李泰数了数。横竖共十三条街。最繁华的地段就是在刚进城门处。几个杂货店相邻。生意也比较惨淡。

        “掌柜的!有人在吗?”李泰话音刚落,就见柜台后站出一个四十多岁的老者,穿着青衣。身材精瘦。见到李泰一帮人进来。连忙绕出柜台笑道:“几位客官,可需要点什么。在这河州界内。咱们这是最全地了!”

        李泰点了点头,四处看了看。这店面大约五十平方米,出了一些盐、糖。基本再无其他调料。别的杂货到是齐全。最让李泰气愤的是,

        然一粒都没有。

        李泰问道:“掌柜的,你这有粮食吗?有油吗?”

        那人一愣,随即笑道:“客官,不瞒您说,咱们这里已经大旱了两年了。所有的粮食都是朝廷给的,呵呵,至于油嘛,更是别提了。俺敢说,除了猎户手上能有点油,这城内所有人家,一滴油都没有!”

        啥?李泰浑身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虽说不大,可一个县城一滴油都没有?“那、那这里有钱地人家呢?也没有油?”

        

        “呵呵,客官说笑了。此地穷山恶水。哪有什么富裕之家。以前有几个打猎的,也跟着做了山贼。几天便进来一次,有富裕之家也都跑没了。小人不知道客官为何来到此处,但是小人还是劝客官切莫停留。这里粮食不足。没有一家饭馆。住宿甚是便捷,大半城都是空房。”

        李泰忍住心情。笑道:“哦?那现在这里有多少人?”

        那人想了想:“满打满算不到一万吧。原先是多一些。但是近来年景不好。早就走干净了。剩下一些都是有几亩薄田之人。都祈求老天能下点雨。好给咱们接济接济!”

        “那你们这地知县不管吗?”

        那人笑道:“客官,咱们这哪有知县啊,几年前有一个老知县,为民却是辛苦,带着大伙挖井耕田。谁知道,天不怜人。没有一口井能挖出水来,天上一滴雨都没掉啊。咱们这也有条大河,可是都干了两年了。知县辛辛苦苦带着百姓种田落下一身的毛病,见到苗秧一天天低头。上任不到三年就活活的窝囊死了。唉,可惜那个好官了!现在咱们都归兆洲管了。每月给点粮食也就是了。谁管啊。嘿嘿,不说了,这都是旧事了,您看我这嘴。说起来没够。客官。你想买点什……哎……客官……客官……别走啊!”

        凝儿连忙追了出来:“泰哥儿,你怎么了?”

        李泰深深的吸了口气:“没、没事。”

        凝儿走到李泰身边,看着这座废城,言道:“泰哥儿,你是心疼这里的百姓吧!凝儿也心疼,泰哥儿,你最有本事了。海州三万灾民你都救下了,你就再帮帮这里的人吧。”

        李泰良久言道:“海州有粮食啊,这哪有啊。走吧。去县衙!”

        问了几个路人打听县衙所在,大家都又一种奇异地眼神看着李泰。最后。还是一个老太太告诉他们。又补充几句,要是打官司告状。去兆洲。那县衙有人。

        几番周折来到破旧的县衙,见到的是稀露的大鼓。紧关地大门,河州县衙的招牌依旧趴在上面。有一头已经倾斜要掉了。

        “潘哥。麻烦你把着招牌拿下来!”

        “哎!”大庆一个起落。将招牌摘下,几人推门而入,一座破旧的大堂展现于眼前。旭日东升图已然没了模样。红漆的回避牌子散了一地,还好。明镜高悬地匾额依旧健在。

        李泰走上前将牌子一一归拢好,叹了口气:“诸位。走吧,进里面看看!”

        走过内堂,来到一个单独的院子。此院子一个正方。五座厢房,院子的正中种着一棵大树。由于干旱,已经没了生机。四周的院墙已经残破。李泰心道。这个地方已然没了生机,又怎么能养活人呢?看着四周。一种莫名的悲愤涌上心头。李泰深深的吸了口气。尽量安慰自己。转身露出笑脸,对着身后之人笑道:“诸位,欢迎来到河州,从今天开始。这便是咱们的家了。嗯。现在开始分配任务,大家开始打扫院落。咱们收拾干净也好住下。潘哥,去打点水来。”

        大庆的点头而去,不久回来道:“公子。后院的井是口假井。此地一点水都没有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要是没有水。这城怎么能有人存活。一定会有水的。”说完,自己来到后院。看着枯井良久不语,凝儿走上前去说道:“泰哥儿别伤心了。在海州有个习俗,就是未婚女子对着水井许愿,都能找到好郎君呢。说是井神显灵呢。泰哥儿,你也许个愿望吧。老天知道泰哥儿为民。总会有一天出水地。”

        李泰感激的看着凝儿,他知道凝儿这是在安慰自己。想到河州的百姓因为没水连粮食都种不了。没有办法背井离乡。海州的灾民的日子突然出现在眼前。李泰心中不由的一阵子悲愤,笑了笑:“凝儿,你让开,我对井神许个愿!”

        见到旁边有块石头,李泰双手举过头顶。狠狠地往下一砸!对着井下大喊:“井神。**你祖宗!”

        李泰一吼,众人大惊,“少爷,不可!”燕儿连忙拦着李泰:“少爷。不可亵渎神灵!”

        “去***神灵吧。

        有神灵,老子砸死它!操***,一天到晚的供奉它用。”李泰越说越气,左右看了看。拿起石头又砸了下去。

        凝儿忙道:“我们知道你生气,可是生气也不能亵渎神灵啊。泰哥儿,亵渎神灵是要造报应的!”

        “小爷愿意。有报应就来。今天他不报应我。小爷就报应他”说完,又拿起一块石头砸了下去。

        发了一通邪火,李泰顿时感觉轻松不少。长长地喘了口气,座在井沿上低头不语。

        其实,众人的心情也是一样,来到此地。先是见到黄土垒城,一片残废。又是不能耕种的土地,接着跟店家地闲聊让大家心里都很是沉重。不由的都跟着低头。

        突然,燕儿吓的声音都变了:“少爷,您要干什么!”随后。一把抓住了把头伸进井中地李泰。

        燕儿地一抓,好悬没把李泰推下去,没时间解释,李泰忙道:“潘哥快来!”

        “嗯?”

        “潘哥。你能下去吗?先别下去。来。先点了火把扔下去再说!”

        李泰拿出火把点燃后扔进井中,见到井下火光闪亮,李泰连忙到马上上取来绳子,找个结实的地方栓好:“潘哥,你先下去。要有不对马上再上来。”

        大庆被李泰弄的直愣:“公子,。你要干什么?”

        “刚才我往下扔石头怎么能听到声音,好像是石头撞击的声音,快下去,看看!哎呀。老大,求你了。你先下去。一会我再下!”

        大庆点头顺着绳子滑到井下。李泰趴在井沿上带着回音喊道:“潘哥,下面是什么?”

        过了一会,大庆回到:“公子。这下面是石头啊。难怪没有水,挖到此处便是石头啊。”

        “你先上来,我下去瞧瞧!”

        “公子。别下来了,一口枯井。没甚看处!”

        李泰闭上眼睛琢磨半天。此处怎么能没有水呢?站直了望向远处的大山。虽是冬季,却也可见到长松耸立。而且,听店家说,附近还有一条大河。此地怎么会没水?绝对不可能!

        “盐!咱们盐在哪里?”

        燕儿跑到车上拿出一个小纸包:“少爷,就剩这些了。”

        李泰想都没想的扔到井下:“潘哥,你把盐撒在石头上,看看一会能不能变潮!”

        “成!”

        几人趴在井沿在见到大庆忙会,燕儿问道:“泰哥儿。您这是干嘛呢?”

        “试试这石头下面有没有水!”

        “啊?为何拿盐?”

        李泰一笑:“不知道有个小事燕儿发现没有。每逢下雨之时,燕子低飞,盐便反潮。如若井下有水。必然会潮湿。”

        凝儿摇了摇头:“还真不曾知道。但就算有水,下面要是巨石深厚。那不是也取不出来吗?”

        李泰嘿嘿一笑:“别说是巨石。就是下面是个山。泰哥儿都能给你挖空了。潘哥!怎么样了!”

        “好像有点潮湿。公子,俺先上去行吗?这下面太冷了。”

        “好!快上来,我下去看看。”

        “别下来了。这冷的紧啊!”

        李泰不顾燕儿地劝阻,顺着绳子来到井下,狭小的空间让两人不好转身,李泰蹲下身子仔细的感觉了一下。捏起食盐放在手上瞧了瞧,嗯,有点扎推。有点潮。用手摸了摸下面的石头。寒冷刺骨,不由的身体一机灵。摸了摸周围的土层,放在手里潮糊糊的,在里面良久,李泰才算回到井上。

        “泰哥儿,怎么样!”

        “啊欠!啊欠!啊……啊欠!下面有水、有水,潘、啊欠、潘哥,快上来吧……咱们要干活了!”

        大庆爬了上来问道:“公子,干啥!”

        “嘿嘿。来。咱们做点炮仗,试试!嗯,你去杂货点问问!”

        大庆对炮仗那是情有独钟,见到李泰发话飞奔而去,不一会便拿回来一些原料,随后,轻车熟路的开始制作炮仗!

        一个时辰后!

        “公子。这个行吗?”

        “再大点!”

        “这个呢!”

        “再大点!”

        良久,大庆问道:“这个呢?”

        “再……够了,够了!”看着三根尽一尺高。胳膊粗细的炮仗,李泰身子一机灵,仔细的检查好火线,亲自下井找到一个石坑处,使劲地往里塞了塞,心道。没有炸药,那就先来点火药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