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九十五章 金殿穿龙袍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待在下给灾民们发放银两之时。在下从未说一句为之语。九月初九,人合商会成立。漫天五彩纸屑,那是何等的精彩。这匾额便是那时候所得。呵呵,这再造万民四字。李泰愧不敢当。”

        摸着巨大匾额,李泰感慨良久。自己回京便想着纨绔京城,却是未有任何建树,反而处处束缚。想来,还是在外面好的多啊。回头看着遍体鳞伤的几人,李泰心如刀割,难道今天便是离开之日吗?看着自己的娘亲,自己的妹妹。自己所有的挚友爱人都在这里。李泰心道,不行,我李泰绝对不能这么下去。我死可以。我的家人我的朋友都是无辜的。此时庙堂之上。断然不能再有人帮我了,看来只有自己救自己了。

        想到这里,拿起地上龙袍看了看。又拿起皇冠看了看。做出了一个令人惊奇的举动。

        他在天子面前,把龙袍穿上了。

        一时,群情激扬,甚至有几人要冲上来抢下龙袍,李泰喝道:“下去!”看见众人惊讶的看着自己,李泰对着天子一笑:“陛下。都说是臣做的龙袍。嘿嘿。臣就穿上,看看合身不?那谁?过来帮本王穿上。这玩意怎么穿?”

        见到无人帮着自己,李泰费时好久才穿上。待将衣冠穿戴整齐。看着众人笑道:“诸位……如何?哈哈。哈哈……”

        “疯了……疯了……平食郡王这是疯了!”

        “是啊是啊。平食郡王想当皇帝想疯了!”

        见到大家看着自己,李泰对着天子言道:“陛下。你觉着这衣服是给臣做地吗?虽说大小合适。但您看看这袖子,这个嗯、这个叫玉带吧。您看,合适吗?还有这个皇冠。***。金的?”说完,居然摘下来咬了咬!

        此时。天子的双眼微微的眯了起来。嘴角不断的轻抖,敢在他面前穿上龙袍。这是公然的挑衅。一***国君主何曾忍下这口气:“李泰。你意欲何为?”

        李泰笑了笑。将皇冠扔到地上,顺手将龙袍撕开笑道:“陛下。臣没别地意思。就是想给陛下穿上看看。臣这身子单薄,毫无贵气可言,即使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更不像陛下。再说。这龙袍一撕就坏。应该不是吧。

        陛下!此时臣命悬一线,本来想一死已成忠义,但臣想了想。还是不能死。臣要是这么糊涂的死了。可真是死无对证。臣的家人不知如何。但是几位挚友是必死无疑了。所以。臣想跟陛下做个买卖!”

        天子冷言道:“此时此地。你还敢跟朕做买卖?你想用你的命来换这几人的命?不可能!”

        李泰连忙摇了摇手:“非也,非也,他们的命臣想救下。臣自己的命也想保全。所以。臣要跟陛下说说。您是看、不、是别人看臣的家***利通天,祖父更是您地结拜兄弟。而且,臣联姻之人也是手握兵权的***人物,为了怕我、嗯、怕我李家***,所以先下手为强,臣也不想问是谁?想来陛下也不会告诉臣。不如这样!陛下,您就算是杀了臣,不过就是一蝼蚁,就算您能杀了臣全家。难道陛下不伤心吗?一个是陛下的结拜兄弟。一个是陛下的义女。杀了他们。天下会说您不顾及兄弟之情。你要是杀了臣的挚友,也不过就是出出气。但是您要是放了臣。天下就不会这么说你了。是不?依臣看。您就将他们放了吧。嗯。医药费是要给点的。”

        什么?满朝都用一种你疯了的眼神看着李泰。此时此地。你要陛下放人,还要陪什么费?天啊,这世道怎么了?当臣子的、不,就是一个京城纨绔就敢跟陛下这麽说话?

        李泰话音刚落,马上站出数十位大臣跪地道:“陛下,请下令斩了李泰。此人口出狂言。欲……”

        “行了,行了,本往在跟陛下谈话。有你们什么事!”李泰挥了挥手,继续说道:“陛下,这匾额之事臣承认。但是龙袍断然不是臣的。臣也没有***之心。臣就是想让陛下明白。我李家满门都是以陛下为天。断然没有***之心。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下。陛下给个机会。如今臣的父亲兄长皆在外抗敌,如现在杀了臣。虽臣死微不足道。却怕寒了将士地心啊,人家在外为您征战。您在家把他儿子都杀了。这对不陛下不好。再说。陛下也损失了一个像我这样的人才,嗯。应该说是贤臣!”

        天子冷眼看着李泰,见他已经如此地步还敢嚣张跋扈。想了想李泰的所为。这人,当真是遇强则强!听到李泰说了这么说,却没说要干什么。天子问道:“你如何证明你的忠诚?”

        李泰一笑:“臣已经很忠诚了?陛下封了臣为平食郡王。却连块封地都没有。臣都没要。难道这不是忠臣吗?再者,听闻陛下有此和家祖垂钓之时,偶得一联,臣也对上来了。陛下本该赏微臣一个县令。臣依然没要。这不是忠心吗?”

        天子一愣,心道,怎么没人提起过?想一想也就释然,李家势大,此时在海州对上此联,下面的人断然是怕李泰回京,才不向自己报告。想到这里言道:“你能对上?那便给朕对一下!”

        李泰也没废话,朗声道:“陛下的上联是:岂必跃龙门,万里河山容纵目!臣对:何须传尺素,无边***任谈心!”

        天子言道:“此事过去日久。庞轩已然被害。口说无凭。你李泰既然大才,便在七步之内给朕再吟上首垂钓地诗如何?”

        李泰笑了笑,一步未迈,朗声道:“一一橹一渔舟,一个渔翁一钓钩。一拍一呼又一笑。一人独占一江秋。”看见众人惊讶地眼神,李泰微微一笑,心道,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拿下这个知县好远走高飞,回头再说,于是。又朗声言道:“陛下垂钓兴正浓,碧波春暖水溶溶。凡鱼不敢朝天子,万岁君王只钓龙。”说完,负手言道:“陛下,可否?”

        “大胆,陛下让你吟诗,你为何吟两首?你这是挑衅!陛下,平……”

        陛下一挥手:“爱卿不必多言。朕心里有数。”天子看着李泰。良久说道:“封地那是朕不给你。不是你的忠心。至于知县。朕也没听谁说过。所以。朕也不知道!除此以外。你还要有什么吗?”

        “陛下。臣只是想做一个知县罢了。您就给个知县吧。”

        天子一愣:“大胆。说你***之事,为何还敢跟朕要官!”心道。好悬没让他拐沟里。

        李泰言道:“陛下。事到如今。臣也不想多说什么。日久见人心,你给微臣一个县城。臣去给您治理。这样,离着您还远。您还不用杀臣,其一,全了陛下的名声。其二,家父在边疆也好安心,其三,臣也好安心活命。其四、臣的家祖也会体谅陛下大恩、其五、臣的母亲也会铭记陛下大恩,其六

        家都会感激陛下。其七、嗯!嗯!也好见证臣对陛其八、其八……”

        

        天子冷笑道:“还有吗?”

        “还有。还有。等等……再等等!”说完。给李景一个眼神。

        李景走出跪倒:“陛下。臣请陛下要李泰出去当个知县吧。臣愿意告老!带着相府之人,永世不踏出京城一步!如陛下不信臣。只要臣一声令下,所有李家之人立刻自刎于陛下面前!”

        “这……”天子想了良久,叹道:“三弟。朕知道此事定然与你无干。你又何苦呢。”说完,看了看李泰:“李泰,看在你们家祖份上。朕给你这个知县。你去河州当县令吧!”

        “陛下!不可!”李景大惊:“陛下。河州与吐蕃隔山相望,山上匪寇横行,又无驻军,连年大旱。此去怕是不好治理啊!陛下!”

        天子言道:“三弟。不可多语,朕对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多说无异。李泰,今天朕就封你为河州知县,从六品,管辖七万百姓。未得圣旨。终生不得***!来人,除李家人外。一干人等拉出去斩了。”

        “慢!”李泰连忙喊道:“陛下。臣再说几句,陛下觉着不可。便将我们一起斩首!陛下。臣想问。您说地河州一年给朝中多少赋税?”

        天子道:“赋税?朕一年要给那里七万斗口粮。这得多少税?李泰。你不口口声声说自己大才吗?你只要两年之内不管朕要粮食便可!”

        李泰忙道:“那如果微尘两年之后给陛下交税呢?要交多少?”

        天子言道:“两年之后嘛!嗯。众位臣功在此,朕也不瞒你。河州乃是吐蕃邻县。许久不曾交赋税了。你要是真有大才。两年之后。给朕每年一万两便可!”

        李泰忙道:“好。陛下。两年之内臣还您百万两白银!”

        嗯?大家直直地看着李泰。不知道他是疯了还是傻了。那河州连兔子都不拉屎的地界。焉能弄出百万两白银。

        天子一愣:“此话当真?”

        “当真!还请陛下放了臣的挚友,臣带着他们给陛下治理河州。”

        天子喝道:“不行,你想将他们救出。其后逃走?”

        李泰摇了摇头:“天下之大。莫非王土,臣能跑到哪里?陛下。不如。您将他们放了。您也知道。人合商会不会危机到殿下。这也是给臣一个证明的机会。河州地处边界,还希望陛下给臣一个营地军队吧。臣两年后,不止不管陛下要粮,臣还给陛下百万两白银。这是臣为了表忠心。如果这些人逃掉。臣愿意为他们去死。还请陛下明鉴!”

        元帅忙道:“皇兄。那河州离京城也不远。陛下便给他一个营吧!嗯,就把旌旗营给他吧!”

        陛下摇了摇头:“不可。旌旗营乃军中翘楚。李泰。朕看在你这百万两的赋税上。就给你两组人马。嗯。就是京城会战地那两组吧。此时他们已然回家过年了,待年后。让他们去河州寻你。但你给朕记住了。要是两年后交不出一百万两白银。朕摘了你地脑袋。”

        李泰长长的喘了口气,心道。能保命便好。到地方再说吧。心中一动:“陛下。既然不如这样,臣与朕立个约定,两年之内。臣给您交上百万两赋税,但这两年。臣上面的官员不得为难臣。一切由臣说了算。臣不找他们要银子。他们也不可找臣,更不能对臣横加管束。只要臣不***。一切都由臣如何?”说到这里,李泰突然觉着不妥,连忙接道:“陛下。臣虽是两年。但如果将此县城治理起来。便是给陛下打开了吐蕃的要道。还请陛下给臣下道旨意。万一上面的官员寻臣地麻烦。臣也好有个说辞!”

        天子想了想:“既如此。朕便给你这个机会,带着你的人合商会滚出京城,来人。拟旨,夺取李泰平食郡王身份,降为河州知县。从六品衔。配备两千虎烈营兵将,二年后,交上赋税一百万两。治理县城,除连罪外。任何官员不得问政,立即离京,李家之人留候京城,所有联姻全部作废,如两年后交上赋税。一切再行定夺。次日离京。若无圣旨,终身不得***!钦赐!”

        “臣遵旨!万岁万岁万万岁!”李泰接过圣旨,心中一悲。这下好了。一辈子不用***了。

        芝萌刚要说话,被元帅一把拽回来。“别闹!老夫自有办法。”

        天子看了一眼芝萌。对着李泰冷哼了一声:“带着你的人。滚!”

        清晨!

        相府!

        燕儿收拾了好多物件,转身看了一眼屋子说道:“少爷。咱们走吧!”

        李泰叹道:“燕儿,还是别去了。少……”

        “不!燕儿要去。少爷,求您了。燕儿再也不想离开少爷了。少爷此次是派到外面做官,不是发配了。您就带着燕儿吧。昨天夫人也同意了。求您了。”

        李泰穿着摸着燕儿精致的脸蛋:“燕儿。谢谢你了。放心。少爷一定不让你吃苦!走!”

        将四獒放到车上,看了眼自己的车队,笑道:“好大地排场啊。五个马车呢?还有几十个随从呢。哈哈!不错。不错。”说完,走到第一个马车之上,撩起车帘看了看凝儿,将自己的紫雕披风盖再她身上:“凝儿,一会哥哥就过来陪你!我先去看看他们。”依次将车上的病患看了一遍,李泰走到李景等人地面前跪下磕头:“爷爷。娘,二娘。孩儿这便去了。给相府带来如此灾难,是孩儿得不是了。”

        蔻英连忙上前扶起,将李泰抱在怀里哭道:“泰儿。无妨无妨。我儿大才。必会凑出百万两白银。待那时,为娘在去求陛下。让我儿回京。泰儿。来。给你的天丝蝉偻衣,贴身穿上,可保利刃不透。呜呜……回来这几日,武功一招半式都没学会。怎么就又出去了。这还没过年呢!”

        二娘走上前来,拿出一叠银票:“泰儿,这是二娘的五千两银子。你先拿着。到了地方千万别苦了自己。如若不行,便远离河州。找个人少地地方隐居。待明年咱们向陛下讨旨,定要让你回来!”

        李泰点了点头:“谢谢二娘了。孩儿知道了。”蹲下身子抱起岚儿亲了一下:“岚儿。哥哥又要走了。等哥哥回来。岚儿就长大了!”

        看着李泰,岚儿的小嘴慢慢瘪了起来。抓住李泰的衣服哭道:“二哥,娘不让岚儿哭,可、可岚儿忍不住,呜呜呜……二哥。等岚儿长大了去找二哥!”

        李泰哽咽的点了点头:“好……好……二哥等着岚儿!好妹妹。不哭。不哭!来。亲亲二哥吧!”

        脸蛋上感觉到温热,李泰强忍着与家人分别的痛苦,回京这段时日。让李泰最幸福的便是与家人相伴。如今。又要离开。心中不免难受。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儿去了,爷爷。娘亲。二娘保重!”说完,转身上

        “公子……公子……等俺!等等俺……”

        李泰回头见到大庆一愣,待走近笑道:“潘哥怎么也来了?兄弟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俺也是商会地人啊。公子为啥不带俺去河州!”

        李泰一笑:“大哥,你现在可是护国将军地女婿了。可别……”

        “俺不干了。他家不地道……”

        李泰一愣:“怎么了?”

        “昨日俺在门口。听到将军府地下人说蓉儿急病,吓得俺赶紧回去。谁知道竟然是要他们已经知道要抓公子了,俺不稀罕这样的人。俺不成婚了!俺跟着公子。”

        李泰苦笑道:“大哥,千万别这样啊。你前途无……”

        “别跟俺说那些。嘿嘿,公子。您当俺不知道吗?您要了虎烈营的两组兵马。俺还是其中一员小将呢。俺先跟着你。等王平王将军回来了。再带人去河州寻咱们吧。嘿嘿。公子。说了。想跟俺。就去河州找俺便可。要是不去。爱嫁谁便嫁谁。想来是今生无缘了。”

        李泰摇了摇头:“潘哥。你放心,兄弟一定让蓉儿去找你!”说完,走到蔻英身边将此事说出,蔻英点头应许去帮大庆说说话。李泰转身来到大庆身边,拍了一下肩膀笑道:“哈哈,潘哥,俺娘说要给你说说情呢。不怕,不怕。再说了,蓉儿那也是为了你好。你这何苦呢。不过有了你。兄弟我小命可保了。咱们人合商会的人也就成了。走。去河洲!”

        车队慢慢远处。蔻英擦干了眼泪,叹了口气,见到李景脸上并无伤寒之意。不由地一真悲愤!

        此时,李泰正在独自待在凝儿地车上给她验伤,嘴里不断诅咒着打她的人,凝儿看在眼里笑道:“泰哥儿不必生气。咱们这不都出来了吗?本来凝儿想会死的。没成想哥哥又将我等救下呢,凝儿一切都已经知足了!”

        “公子……公子……合阳郡主在城门外等候!”

        李泰心中一惊,连忙下车,见到芝萌穿着一身白衣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忙道:“芝萌。你怎么来了?”

        “哥哥。芝萌想跟你走……”说完。眼泪唰的掉了下来。

        “不成。不成,元帅年纪大了。需要人看护。你要尽孝啊。”

        芝萌点了点头:“芝萌知道。爷爷也答应芝萌了。过一阵子必会让芝萌去河州寻哥哥去。”说完,拿出一个包袱递过来:“这是白银两万两,还有一些首饰,解毒灵药、金疮药、哥哥带上。这里还有一把利刃。乃是爷爷无意中得来的。堪称宝贝。都给你了?”

        李泰看着芝萌良久才问道:“芝萌。跟我说实话。这银子从哪里来的?莫不是……”

        芝萌点了点头,李泰顿时一身冷汗:“我说萌啊。这要是让你爷爷抓到。腿不给你打折了。快拿回去吧。别闹,快。..着,这刀我也留……”说完。拿着刀看了看芝萌。

        芝萌毛茸茸地大眼睛盯着李泰,又看了看刀,良久点了点头。

        “***!”李泰都快哭了。这媳妇,你着急就偷啊。看见芝萌可怜地样子,李泰也没说啥,想了良久。这刀还算实在。嗯。揣好。至于这银子嘛。想了想说道:“芝萌啊。听哥哥话。这偷银子和偷刀是两码事,嗯,你把银子拿回去吧。剩下的我拿走!”

        看见芝萌犹豫,李泰忙道:“好芝萌。听话。好好表现。把爷爷哄高兴了。要是能寻来最好。寻不来。李家之人就拜托你照顾了。”

        芝萌抓着李泰的手,看着李泰哽咽言道:“棒打鸳鸯各西东,梅雪不惧寒冬隆!”

        李泰心道,这是听到陛下说解除婚姻,她在安慰我呢,叹了口气。看着芝萌说道:“待道来年阳关日,桃花满山再相逢!芝萌。我信你!”

        “哥哥!”芝萌一声啼哭,扑在李泰怀里:“哥哥,芝萌非哥哥不嫁,芝萌等着哥哥!”

        “嗯!”

        一声洪音传来:“我说。当我不存在怎么着?”

        李泰一愣,笑道“大哥,你也来了?”

        周显嘿嘿一笑:“怎么着?这出门当官了。威风了。给。拿着!”说完。扔过来一个纸包,李泰打开一看,两章五千两的银票,还有一些散银:“大哥,不可。你酒楼未建成,还需要银子呢。你……”

        “这你拿着你就拿着。嘿嘿,告诉你吧,你大哥我在德胜坊开了两个肥皂店。哈哈。赚不少了。嗯,放心,大哥我不会跟那个女人抢生意地。兄弟。虽然不在京城,时常来信。缺钱说话。哥帮你!嘿嘿,大哥这一万两里,可有惜花的五千两哦。”

        李泰感动良久。看着芝萌和周显:“周兄。替我谢谢惜花。有事便给兄弟去信吧。听说河州离京城也就十日路程。说远也不算太远。兄弟定会时时惦记你们。芝萌。哥哥先走了。切忌。将元帅服侍好才可过来寻我。诸位。后会有期!”

        *******************************************

        座在车上,与众人摇手相挥,见到人影远去。不由的叹了口气。

        凝儿躺在身边哭道:“泰哥儿,凝儿连累你了。在金殿上皇上都把你的郡王给拿了。还不让***,都是凝儿得不是。”

        李泰笑道:“傻丫头,说什么呢。郡王我本就不在乎。呵呵。在京城那一段日子。过得也谈不上逍遥。我给你说凝儿,有一次***街上,看到一个***。哇。好漂亮的,我一想。咱们怎么着也是郡王啊。调戏一下不算什么吧?哪成想,她居然是个练家子。打不过我、嗯。不对,是说不过我。就要拿***扎我。一直追到相府呢……”

        第二卷

        敬请期待第三卷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