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九十三章 意外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泰此时心情十分败坏,痞子风气立即败露。本来早将声势闹大。然后用话逼着平元吉与孙良文比试。到时候再暗中做些手脚。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想是取胜应该不难。谁曾想项阳竟然出了这个题目。一时之间没帮上孙良文的忙心里就很窝火。再听到家丁说起孙良文舍命抗米的事迹。当真是异常感动。可是既然是比试。就要有输赢。满场都是称赞平元吉的话。李泰留下来也是枉然。但是要走也要走的有气势。断然不能输了脸面。于是。指着平元吉一顿臭骂。反正自从大庆抢***以后。他对着平氏兄弟就没什么好感。根本不怕得罪人。既然骂完了。背起孙良文说道:“孙兄,挺住。要歇息咱们也回相府。别丢了脸面。走!”

        “把他给我放下!”

        一声大喝传来。李泰回头见到项阳指着自己,李泰冷笑道:“项大学士。本王将人带走你有什么异议吗?别以为你是霜儿的爹。本王便怕你。本王那是让着你。都给我滚开。谁敢拦着我。王与他终身为敌!”

        “平食郡王。把人给我放下!”

        李泰转身大喝:“凭啥!我就不放!”

        项阳冷笑道:“来人。将大门封死,我看今天谁敢把人送出去!”

        众人一听都愣在那里,李泰看了看项阳冷笑道:“你凭什么?”

        项阳冷声道:“老夫说要点评。老夫说要以银两多少为输赢了吗?平食郡王,你要是识相得就马上把人……”

        李泰连忙背着孙良文往回跑:“息怒、息怒、本王识相,本王识相。”将孙良文放在座位上,亲手给孙良文弹了弹衣服上面地尘土。又帮着拽了拽。随后吐了点唾沫把衣服抹平。小声道:“孙兄,挺住。你好像有希望了。”随后。一伸手,做个请的姿势笑道:“项大学士。您请。您请点评。嘿嘿,本王去那边座。!”

        李泰突然的转变,让项阳与众人都很不适应。但此时。项阳已然不去多想。不要脸就不要吧。反正明天也不会来了。

        李泰走到芝萌与惜花的身边:“好妹妹。来。给哥哥我让个座吧!”

        惜花扑哧一笑:“哥哥好不知羞,时才骂人骂的匪气十足。谁知道转眼间便是嬉笑。哼。整个一小人!姐姐,你说。是不?呀。你往外座。别挤到霜儿。”

        李泰可不管那些,使劲的往女人堆里挤了挤,最后一笑:“小人?呵呵。妹妹。哥哥告诉你吧。只要是帮助朋友。意那些。友成功了。小人又何妨?红花总是绿叶配。没有绿叶。哪能显示出红花呢。哥哥我就是给孙兄当绿叶来了。哈哈。嗯?芝萌。干嘛这么看我?嘿嘿,别看了。听着。要点评了。”随后。天真无邪地目光看着项阳。要不是现在元帅也想听点评。早就起来抽他了。

        芝萌看着李泰,突然又发现了他的一个优点,那就是重情重义。自我牺牲意识很强。(嗯!我这么写,也不知道芝萌能不能看懂

        项阳看着台下,良久道:“诸位,老夫既然是给自己的女儿选女婿。抛却女子三从四德不说。单说老夫要给女儿找的便是一个真心真意待她之人。诸位不妨想一想。倘若是自己的女儿选夫婿。咱们做爹的希望是个什么样的人做自己的女婿呢。老夫以为。便是孙公子这样地!”

        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妨的窃窃私语。李泰不管那些,连忙起身使劲鼓掌:“项大学士说的好!”

        芝萌见到李泰如此疯癫,连忙将他拽到身边。不让他说话。

        项阳道:“一个时辰赚五两银子。说良心话。这对谁都是不小的数目。如果放在百姓身上。怕是要及其高兴才是。诸位对比一下。起初。元吉贤侄与人商议。要传授人家子女武功。待人家不同意。便傲然离去。这说明什么?这便是说明他依然不把自己放到百姓身份上。家里没钱。他反而不急,看样子是成竹在胸。其实却是志在必得。因为元吉将此次看成了是一次比试!他想得不是怎么去照顾霜儿。想的不是养家糊口。想得却是怎么去赢孙公子!

        而孙公子刚开始确是为人家题字。画像。待人家不愿意之时,却依然跟人苦苦商议,这便是对银子的渴望。其后。他更是为了得到银两不惜放下身价去舍命抗米,这次,不仅得到了五两银子。还居然带回了一升白米。诸位。这白米在我等眼里不算什么。但在普通百姓家。却是过年才能吃上几次的米啊!难道为了自己的妻子如此拼命之人。咱们当爹的不高兴吗?”

        看着宾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项阳又道:“我项阳一生清苦,便想将女儿许配给家境殷实之人。也算求得一个好的归宿。护国将军府乃是门中显贵。老夫宁可背上一个嫌贫爱富地名声。也不想误了女儿的终生。但孙公子家境也算殷实。又有如此疼新霜儿之心。所以。老夫要选择孙公子为女婿!”

        下面有的人思量后喊道:“项大人。您说的对啊。”

        “是啊。您说的对……”

        “唉。咱们当爹的。谁不想把女儿找个好人家啊。项大人。您说地对!”

        孙良文听后大喜。挣扎着站起身施礼。霜儿这次还是哭。但却是喜悦的泪水。就连李泰都为之感动。这老头子。我现在看他越来越顺眼了。

        此时,平元吉站起说道:“不服,本将不服。谁说本将不疼惜霜儿?本将为了霜儿也会去拼命。不过未到时候罢了。还请项伯父作证。咱们现在就出去。看谁赚地多!”

        项阳笑道:“元吉贤侄。有时候银两是不能救命的!唉。今天逢此同僚再此。老夫便给诸位说说心里话吧。元吉贤侄,老夫知道你是如何想的。我项阳虽是朝廷翰林。却无实权。要是老夫不是左右逢源、溜须拍马。怕是要

        还要凄苦啊。呵呵,诸位只知道老夫是麟德三年的少知道老夫之事啊。”

        喝了口茶,项阳望天,似乎在回忆什么。良久言道:“当年举国战乱。又逢乡里闹蝗灾。父母高堂都已经仙逝。老夫少年之时便带着身怀六甲的发妻月霓到外乡逃荒。这一路。赤地千里。到处都是被扒干净的枯树。那个时候,就是你富有金山。也买不到一粒粮食。随后。灾民们渐渐地各奔去处。我与月霓便本打算投靠远方的亲戚。谁知。哼。谁知道他们竟然给了我们一升粟米便打发了出来。拿着粟米。月霓气血上涌晕了过去。幸好有一和尚经过,给了我们吃食。才不至于饿死。

        那和尚心善。见到我们凄苦。便带回了寺庙。那里的方丈见到月霓即将待产。便空出一间房子让我们住了下来。此后。暮鼓晨钟,我便到斋堂讨些米粥来给月霓充饥。那时。寺庙也被蝗灾所累,没有多余的粮食。时日久了。不少沙弥便嫌弃我们。那时虽然知道。但月霓身子不便,又经常饥饿。实无他法,便硬着头皮去讨要。

        有一日。月霓饥饿难忍,正好晨钟响起,可待我走到那里,居然看见一群沙弥在冲着我笑。原来。他们嫌弃我们讨要。特意吃完才敲钟。当时。羞得我真想找个门柱撞死。可是想到月霓。还是回去了。

        待月霓知道后。与我抱头大哭、还、还说她自己没有用。让郎君受此屈辱。可能是羞愤难当,引动了胎气,虚弱之身便要生产。幸好方丈前番便告知产婆地住处。并给了银两。待将产婆寻来。霜儿才算临世!

        奈何月霓身子单薄。看了霜儿一眼便要西去,弥留之际,在腰间拿出碎银。说是平时积攒未曾花销。便是留着让我***赴考,金榜题名之用啊。想我一个堂堂男子,当真是不如月霓之坚韧啊。我不如啊……”

        “爹……”霜儿急跑两步扑到项阳的怀里。父女两人抱头痛苦。

        李泰哽咽良久。心中叹道,如此贤妻当真是人间少有。这项大人确实不易啊。

        在座宾客无不为之感动,见到项阳痛苦也不断安慰。待项阳哭后言道:“此后,我便告辞方丈,葬了发妻,抱着霜儿一路乞讨赶赴京城!上天怜见。黄金榜上。陛下点为三甲龙头。我与霜儿才算?活下来。诸位。老夫提起旧事。便想到人生变幻无常。与其给霜儿找个殷实之家。不如给她一个好郎君啊。孙公子能放下文人身份与其抗米。老夫甚感欣慰。能拿回白米。更是喜出望外。呵呵。。于你。老夫放心啊!”

        孙良文噗通跪倒再地,哽咽良久:“我……我……”

        

        “呵呵,起来吧。起来吧。不必多言。老夫明矣!”

        看着感人的场面。宾朋都为项阳的事迹感染。突然觉着孙良文才是更好地夫婿。期间,有不少大臣心里也在盘算着。自己要给女儿找个什么样子的夫婿。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向项阳祝贺。看着孙良文的脸色也慢慢的变为尊敬。

        惜花与芝萌异常心喜,看着李泰笑道:“哥哥为何愁眉不展?”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李泰还想着替孙公子出谋划策呢。呵呵。即便再聪明之人。也难懂舔犊之情啊!”

        元帅站起身抱拳道:“项大人。恭喜了。哈哈。得此佳婿,羡煞旁人啊。哈哈!”说完。很有深意的看了李泰一眼。李泰心道。看***什么?我也……如果我没穿越。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我行吗?

        项阳抱拳笑道:“让元帅见笑了。今日元帅到此,没想到下官再择它人。下官汗颜啊!”

        “哈哈,无妨,无妨。那个孙公子啊。你现在便写下聘书。老夫于你主婚!”

        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听到元帅主婚,孙良文连忙道谢,待下人端上笔墨。下笔如飞。唰唰唰,写好一封聘书,李泰心道。这都不知道在梦里背多少遍了。

        待元帅念完后。宾客拥上与项阳道喜。李泰走到孙公子身前,又看了看霜儿笑道:“小姨子。恭喜了。哈哈。今天姐夫实在是没帮上什么忙啊。对不住了。”

        两人连忙摆手,孙良文言道:“李兄怎可如此说话,今日要不是李兄支持,弟安能走到这步?李兄当真是功不可没啊。要是没有李兄坚持。处处维护在下。或许……”

        “哈哈,别、别这么说。兄弟我可没帮上什么。还是孙兄感动了项大人。哈哈。恭喜。喜啊。哈哈。”

        然而,就在此时。项府冲进来一帮衣甲鲜明地禁卫军。打头之人正是吴公公。项阳连忙上前施礼:“见过吴公公!”

        吴公公抱拳笑道:“恭喜项大人了。呵呵。老夫还是先行公事!”

        见到吴公公手握圣旨,心中一惊。还未言语,就听李泰喊道:“哈哈。项大人,恭喜啊。陛下都来给您道喜了。恭喜恭喜!”

        众人闻听李泰一说,顿时喜笑颜开。吴公公看着李泰哈哈大笑,打开圣旨朗声道:“圣旨到……”

        唰,众人齐齐跪倒,三呼万岁。只见吴公公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查相府二子李泰,在海州纠集难民,成立商会,代朝廷施德。然!经宗人府暗查,竟在海州商会发现再造万民巨大匾额与皇冠龙袍。实乃***之由,特此押往候审。钦赐!”

        众***惊,元帅大惊,李泰更是大惊,怎么可能?再造万民的匾额到是有的。但皇冠、龙袍?海州人合商会?凝儿……瞬间,李泰脑中一片空白!

        吴公公嘴角扬起一丝冷笑:“来人,与我拿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