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九十二章 五两银子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阳给女儿擦拭下眼泪。起身对着在座之人抱拳:“稍等片刻、待下官考试一下这两个后生。元吉贤侄。不是老夫说话不算话。虽说你平家已然送来彩礼。但老夫却是没占没动。再者。元帅也未曾念下聘书。今天老夫问你。你可敢应试?”

        平元吉朗声道:“小侄愿试!”

        项阳点了点头,对孙良文道:“你口口声声的要比试。念我疼惜女儿。给你一个机会。但切忌。如此次败北。地。事。明年金榜题名。到时候会有更多女子任你挑选。但切忌。此次败北。要是再敢阻挠我项府行事,老夫定要元帅做主。取你向上人头!你可敢应试?”

        孙良文喊道:“小人愿意应试!”说完,回头看了看李泰。见李泰点了点头,给了一个我办事,你放心的眼色。反正李泰想到。除了文斗就是武斗。文斗。凭他平元吉必然不是对手。武斗?嘿嘿,俺还有四条藏獒呢。先借给孙兄用用吧。只要赢了就行。怕啥!

        项阳看了看天良久言道:“既然你们要比试。那么本官就给你们出个题目。你们现将身上的银两贵重之物全部取出。”

        看着两人取出银两。项阳道:“来人,与两位公子换上脏兮之服,越脏越好。涂面。饰憔悴之人!”

        下人将两人带下,不久又将两人带出。大伙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这两人哪还有公子哥地威风。虽说身材没变。却是相貌丑陋。面色饥黄。衣衫褴褛。小风在身边一吹。感觉衣衫晃动。面可是没穿什么衣服啊。想比之下。孙良文更是单薄。

        李泰看着心惊。感觉要跑出自己控制的范围。这项阳要干什么?心里不觉捏了把汗。

        果然不出所料。项阳见到两人扮此摸样甚是满意,点头言道:“两位,此时你们已然不是军中小将。更不是什么江南才子了。如今你们已经是有家事之人。此时今日。还有五天便过年了。但家中堪破。妻儿老小等着你们赚的银子买米下锅。你们就想法子出去赚钱吧。

        咱们京城便是长兴坊最为堪破。但也有店铺林立。两位便去那里赚取银子吧。此时两位已经身无分文。即使做买卖也没本钱。一个时辰内。各自拿回五两银子便可!但切忌。不可说出自己的名字。本官会派人在暗中跟着。一切各凭本事。去吧!”

        听到这里。李泰心里一惊。完了。完全跑出自己控制的范围了。而且还要找人跟踪。这该如何是好?就算是发明吃食。现在也来不及了。也没本钱啊。随即一想也没什么。毕竟孙良文一手好画。都快过年了。给人家写对子。画年画还是能赚来银子的。可是平元吉该干点什么呢?

        其后,两人对着元帅、项阳及众人抱拳而去。项阳道:“管家。派出六人。三人一组。面饰后。从后门走出,跟踪两人。待回时。定要将他们一言一行告之与本官。”

        见到管家领命而去。项阳与诸位言道:“还请诸位稍等!来人。上茶!”

        李泰慢慢走到芝萌身边坐下,面无喜色,芝萌言道:“哥哥为何如此?”

        惜花笑道:“怕是被项大人难住了吧。呵呵,要是惜花没猜错。便是哥哥想帮孙公子。而没成想项大人竟然如此出题。哥哥怕是没想到吧!”

        李泰苦笑:“就你鬼精灵。唉。两位妹妹。咱们好像什么都没帮上啊。”

        芝萌言道:“今日之事已然除了咱们意料之外了。当初芝萌想。要是武斗,芝萌在背后暗算那个平元吉呢。谁想到竟然是这般摸样。唉!真不知道庞大人是怎么想地。惜花妹妹。你可知道?”

        惜花摇了摇头:“妹妹不知。还是瞧着看吧。”

        李泰见到众人已经起身,互相闲聊。元帅也去房中歇息。大家很随便。李泰恨恨的伸了懒腰。咱也随便随便吧。妈的。大庆干嘛去了。找人唱会歌也好。热闹热闹!

        芝萌与惜花叫唤了一个眼色,对李泰言道:“哥哥再此稍后。我们去看看霜儿!”

        “嗯。去吧。好生安慰!”

        就在大家闲谈之时。一个时辰已经慢慢的过去了……

        “平将军回来了?”

        门外一声吆喝。将大家目光再次聚集到了平元吉的身上。只见他虽是衣衫褴褛。却掩盖不住得意的脸色。走到项阳与帅元身前。掏出两锭银子放在桌子上笑道:“小侄幸不辱命。将银子赚来了。此乃十两!”

        此话一处。赢得满堂喝彩。赞誉之声不觉于耳。而霜儿却是满眼泪花。一股悲愤心中涌上。双腿一软。座在了地上。萌与惜花两人抱住她好生安抚。

        项阳言道:“诸位少安毋躁。贤侄,你这银子是如何赚来的?”

        平元吉笑道:“小侄最然没有本钱。却有一身的功夫。寻个富贵人家。传其子功夫。先收五两纹银便是。呵呵。侄幸不辱命。已将银两赚来。切有是双倍。请伯父选出获胜之人吧。哈哈。那孙公子即便赚了回来。也是输了!”

        项阳言道:“来人。将暗中追踪之人叫上来。”

        见到三人站在身前。项阳道:“你们说说。平将军是怎么赚取银两地?”

        三人首先竖起大拇指:“回老爷。这平将军虽说身无分文。却凭着一个好身手赚了银两。起初来到长兴坊。平将军找了些门面阔达之家。要教其子女习武。由于平将军饰面。无人认得。实吃了不少闭门羹。平将军一身傲骨。对待众人只说一遍。如不习武,立即转身便走。有人嫌弃将军丑陋。居然放狗咬他,只见将军一脚将狗毙命。挥洒而去。却有大将风范啊!我等看着真真切切。平将军不曾作假!”

        项阳点了点头:“嗯,做地不错,下去吧!元吉贤侄

        沐浴更衣吧。一会孙公子回来。老夫自有点评。”

        

        平元吉傲然而去。留下了一片赞叹之声。元帅笑道:“元吉这小子不错啊。哈哈。一个时辰便真的赚回五两银子。却是比一般纨绔强上许多。项大人。先恭喜你了!”

        项阳笑而施礼……

        “孙公子回来了!”

        众人嬉笑的看着孙良文啷呛的迈进院中。此时。只见他汗水已然湿透了衣衫。左右摇晃的走到项阳跟前。拿出五两碎银子放在桌子上。虚弱的说道:“此乃五两纹银。小侄幸不辱命。”说完,将手伸进怀里。两眼一番,鼻子流出鲜血。欲欲倒下……

        “孙兄……”李泰大惊!连忙跑上前扶住他问道:“孙兄。你为何如此摸样。你要打劫也挑比你弱地下手啊。你看你被打的如此狼狈!这……”

        “良文哥哥!”霜儿一声惊呼,扑到他的身边痛哭:“哥哥,是霜儿不好。害你受伤了。呜呜呜……霜儿对不起你啊……”

        孙良文看着霜儿笑了笑:“霜儿,我将银子赚回来了。你看、我、我怀里还有一升米(1公斤)。咱们能有……有白……白米了……”

        李泰顺着孙良文地手看去。只见孙良文的鼻血已然顺着手背流向怀里,而他的手上。紧紧握着小一袋米!李泰将米缓缓拿出递给霜儿。瞪了项阳一眼。也不问话。直接将他抱进房中歇息。待出房门。见到项阳将跟踪之人叫到身边。李泰上前一把抓住那人衣领喝道:“说,孙公子为何如此狼狈。说,今天你们要是敢有一句假话。本王今天活扒了你们的皮!”

        元帅喝道:“泰儿退下。不可鲁莽!让项大人问话。”

        项阳看着眼前几人。问道:“将孙公子一言一行告诉老夫!”

        三人低头哽咽良久,一人说道:“回老爷,时才我们跟着孙公子来到长兴坊。孙公子便挨家挨户的上门。说要给人家写对子。开头,有几人侮辱公子。然公子却是忍气吞声地与他们商议。不写对子画年画也好。说什么过年了。图个喜庆。一府字画才要一钱银子。要是不画。便给家人画像也可!起初那些人家不是关门便是辱骂。半个时辰过去,孙公子才赚了到一两银子。这时,正好有一个米铺运来一车白米。此时以近年关。不少劳力都已经回乡过年。虽是工钱比往常翻倍。但长兴坊能搬抗之人却是寥寥无几。那店主正在与其他人商议。见到几人不愿意卸车。已然将价钱涨到四两。孙公子在旁路过。思量一下便跟老板说要帮着卸米。周围人笑他单薄。孙公子也不言语。一人独自走到粮车边将米一袋袋地抗进米店之内。由于身子单薄。几次磕在门槛之上。店主看着心疼。劝其别干了。可孙公子硬是咬牙将米全部放入店中。半个时辰。一车的白米啊。周围之人感叹之时。也对孙公子大加赞赏。后来店主看公子老实。说是过年了。给一升米。就算是工钱以外的赏钱了。待公子接过后。便倒了下去,我等怕出事,连忙上前扶起。公子缓了良久才醒。不让我等搀扶。自己便走回府内。老爷。咱们可是亲眼看着孙公子一袋袋的抗米。就在他晕厥之时搀扶了一把。别的什么都没做啊。孙公子真是一个时辰内赚了五两银子,只是歇息了片刻啊。老爷不信可以去长兴坊对峙!”

        众人听着家丁的描述。赞叹者有之,嘲笑者有之。感慨者有之,幸灾乐祸有之!而惜花与芝萌却是抱着霜儿双眼垂泪。霜儿听着家丁的描述。看着手中白米泣不成声!

        元帅叹了口气:“唉。虽是诚意可嘉,却是……唉!”

        项阳看着众人。嘴角扬起一丝嘲笑:“来人,将两位公子请出来吧!”

        三个家丁连忙跑到屋子里将孙良文搀扶出来座好。而平元吉已经梳洗完毕,看着孙良文狼狈样子哈哈大笑。走到项阳身边施礼道:“还请伯父选出获胜之人吧!”

        项阳点了点头:“贤侄请坐!诸位。请座。如今比试完毕。在下有些话要说。”说完,将平元吉的十两银子摆放在桌子上,又将孙良文地五两银子放好。项阳看了看在座之人笑道:“诸位,你们说。此事该是谁胜出?”

        众人言道:“这还用问。自然是平将军胜出……”

        “就是……就是……你说五两,人家可给你赚回十两呢……”

        “是啊。不卑不亢地赚银子。还多赚了五两,别看就多出五两,却竟显大将之风……”

        “唉。虽说孙公子也不容易。但是谁让他身体不行。要是将军碰到此事,一车白米算个什么?嘿嘿,不过咱们想来。将军断然不会去做那等下贱之事吧!”

        平元吉站起对着诸位抱拳:“谢谢诸位抬爱了。哈哈。带本将大婚之时,定当请诸位光临!谢谢诸位了。哈哈。伯父。这孙公子体质虚弱。赶快送去郎中那里调养一下吧!”

        李泰走出大喝道:“都***给老子闭嘴。孙兄!咱们走!你已经尽力了。奈何天意弄人。今天咱们算是栽了。兄弟也没帮上什么忙。实在对不住了。不过你放心。好好去我家养好身体。到时候兄弟再帮你抢。妈的。只要一天不洞房,咱们就有机会。去他妈地吧。就是洞房了。兄弟也帮你抢回来!”说完,转身指着平元吉骂道:“姓平的,你给我记住了,小爷今天把话放这,今天是你赢了。但你给我小心点。有小爷在此,绝对不让你舒舒服服的把霜儿娶进门!孙兄,我背你。咱们走。”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