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八十三章 小姨子项霜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少爷,起床了。”

        “嗯再睡一会,再睡一会,好燕儿,别吵!昨天弄了一天的牛肉。累的紧呢。再睡一会吧。你叫管家把牛肉干再晒一晒。便可给元帅送去了。”

        燕儿座在炕边看着李泰,心里说不上来的一种喜悦。少爷回来了。呵呵。真好。

        忽听外面犬吠,连忙走出,将芝萌迎进屋中,此时。只见芝萌脖间白狐缠绕,身穿白色缎裙,左胸下绣着一只含苞待放的粉色梅花,身披白色披风,手拿白色皮鞭。对着燕儿一笑:“少爷起来了吗?”

        燕儿看着芝萌笑道:“少夫人。您真美。”

        “呵呵,燕儿也不差呢。呀。怎么还不起床啊。”说完,走到李泰身边坐下,学着燕儿的声音说道:“少爷,起床了。”

        突然,李泰猛的坐起,对着芝萌的脸蛋就亲了一下。随后躺下翻了个身,闭着眼睛说道:“哼,想骗我。燕儿看我不起床,第二句准叫我好少爷。切、你没叫。”

        突然的一亲,芝萌一下愣在当场。看见李泰闭着眼睛,嘴角含笑,原来是在戏弄自己。羞的芝萌不知如何是好。想要打他,却是下不去手。只有坐在炕边良久不曾说话。李泰实在憋不住了。睁开眼睛哈哈大笑:“清晨起床。面向太阳。一亲芳泽,情深意长。嗯。好诗。好诗。哈哈。芝萌,你今天好漂亮啊。”

        芝萌微微一笑:“哥哥喜欢便好。”

        李泰看着芝萌嘿嘿一笑:“芝萌,你知道吗?你笑的样子真好看。”

        “快别说了。燕儿还在呢。哥哥快起来吧。惜花约了咱们去西霜亭呢。”

        “唉,可不,都忘了,惜花供饭吗?算了。还是自己准备一些吧。燕儿,去准备两个食盒,一会咱们准备一下。出发。嗯,闲来无事,你也去吧。”

        “少爷,燕儿还是不去了吧。那可都是贵人。那有燕儿的份。”

        “干嘛。少爷让你去你就去。看谁敢说咱们。走。对了。给少爷我穿的好点。嗯,咱也来件缎子白衫。我与芝萌一对白,白头偕老嘛。是吧。嘿嘿。对了,人家有鞭子。嗯。把我双截棍带上。”

        芝萌打了一下:“贫嘴,快些起来吧。燕儿。去端些水给少爷洗漱。咱们用过早饭便走。”

        一切收拾妥当。三人三骑直奔西南,让李泰郁闷的是,燕竟然也会骑马。更郁闷的是。芝萌居然骑匹白马,唉。谁让咱没白马呢。算了。

        西霜亭位于芙蓉园北侧。远远便望见遍山的梅花,急奔近处,将马栓好,带着燕儿和芝萌信步游玩,李泰不禁感慨。此处以梅饰山,倚山植梅,花径蜿蜒。粉白相间。呼吸之间,近吐梅子芳香。当真是不可多得之景色。古雅的西霜亭,上仰四角点缀在梅海里,窈窕多姿。山坡上地群梅,冲寒怒放,山翠梅艳,风光旖旎。见到亭中有人向下挥手,李泰一笑。不仅加快脚步走了上去。

        “平食郡王驾到,惜花有礼了!”

        看着惜花,李泰打心眼里高兴,今天她穿着一身粉色的衣裙,下摆微微上扬。好似要仙飘一般。娇嫩的脸蛋上一丝红晕。不知道是冻的,还是热的。见到惜花如此给自己见礼。李泰一笑:“好妹妹。为何如此拘礼?难不成不认识哥哥了吗?”

        “哼,民女不敢,自从上次匆匆一别,能见到郡王爷当真是惜花的福气了。”

        哦,这是生气了。怪我许久不成找她,李泰笑了笑:“好妹妹。哥哥错了行吗?你看,今天知道要来见你。哥哥连食盒都带来了,一会亲手给你做菜赔礼还不成吗?别生气了。呵呵,你不知道啊,哥哥我最近去当兵了。火头军长呢。管理一千人吃食呢。怎么样,威风吧。”

        还未等惜花答话,见到亭边西南角三人哈哈大笑,其中一人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见到李泰看着自己,不由地抱拳:“让郡王爷见笑了。哈哈。火头军长?哈哈。”

        李泰看着此人。身材修长。面如满玉,浓眉下一双贼眼。虽好看。却是透露着一种邪光。穿着跟自己一样,白色长衫,对着自己抱拳说话,却眼睛总往自己的身边瞄。李泰笑了笑。没有言语。

        芝萌看在眼里。突然发现李泰竟然没有丝毫火气。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种无视。芝萌心道,此人虽是高傲,却是胸有有才,毕竟翰林大学士吴林之子,不是浪得虚名。联中小圣吴楚白谁不知道。京中小圣,江南对仙,乃是闻名的才子呢。怎么哥哥却不用正眼瞧他?嗯,想来是失忆过后。当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吧。又或是哥哥赢了大食国王子。当真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此时李泰正于惜花攀谈,浑然不知道那人的来历,要是知道这个吴楚白是江南对仙白长山地师弟,当真不知该哭该笑。

        惜花见到李泰,心情好的不得了。上次寺庙一别。正赶上他在训示芝萌。没一会便走了。如今见到他。怎么也要问问他近日情形才好。惜花拉着芝萌的手言道:“妹妹。休于他们见识,你与哥哥随我座那,咱们好好聊聊。一会人便来齐了,一会霜儿来了。咱们上山去玩。”

        芝萌看见惜花看李泰的眼神,顿时心里有股子莫名的愁伤。惜花乃是京城花魁。为何对她常常追问。难道惜花去了海州跟他发生了什么吗?听燕儿说,哥哥在海州挫败江南四大才子与对仙。难道这都是真地?这、这怎么可能?

        李泰拉着芝萌的手笑道:“芝萌,来。咱们座这。冷了吧。我带了些酒,你暖暖身子吧。”

        惜花忙道:“哥哥请慢。小妹自有好酒呢。前日铜雀楼来了几个外邦之人,据说有什么好酒。..小妹就买了几坛,虽说不是上好之物。但却是个新鲜,人家说了,上好的酒是给皇上进贡地呢。小妹能有此酒。当真美得紧呢。哼。等着。”

        看见惜花转身离去,李泰心道。葡萄酒用坛子装。呵呵。真长见识了。与芝萌聊了一会,惜花拿来一坛子酒。毕竟人多。不好单独送于李泰,只好对着那三人笑道:“三位才子。如不嫌弃。过来同饮如何?”

        三人对视一眼,笑了笑,起身向这便走来,惜花对着李泰说道:“哥哥,小妹给你介绍。这三位可不是一般人。这位是翰林大学士吴林之子。京城才子称他为联中小圣。这位是京城南苑书院的掌教(教导主任)夏秋凉,这位是京城南苑书院的掌教柳人。他们三人可是闻名的才子呢。呵呵,三位才子。这便是惜花地挚友,陛下封的平食郡王李泰李公子。哥哥,今日乃是游玩。不可用你郡王爷的身份压人哦。”

        李泰哈哈一笑。站起对着几位才子抱拳,其后对着惜花笑道:“哥哥这个郡王连个封地都没有,只好去火头军里混了。还欺负什么人。呵呵。几位,有礼了。”

        三人对着李泰还礼。吴楚白言道:“平食郡王当真是让我等如雷贯耳啊。前些时日,金殿翻案。斗赢大食国王子。风头在京中一时无两。今日一见,当真是三生有幸啊。”

        李泰忙道:“吴才子过奖了,李泰愧不敢当啊。金殿翻案。不过是保命之举,与大食国王子比试也不过就是家事。小打小闹。让几位见笑了。”

        惜花扑哧一声笑道:“哥哥好会谦虚,那你在海州斗败江南四大才子,斗赢江南对仙怎么说?”

        吴楚白一愣:“难不成真有此事?我到是在南苑书院听说过此时。今日惜花再次提起。看来定是所言不虚了。如有闲暇,还请郡王也多多指教。”

        “哎!诸位,就别郡王郡王的叫啊。在下听着难受。如不嫌弃,就叫一声李公子便可。呵呵。指教不敢当。李泰本就没什么本事。呵呵,到军中做个火头军还成。好妹妹。你着光拿着就也不打开。莫非是不想给哥哥喝?”

        惜花笑道:“哼。就不给你喝,芝萌姐姐,咱们俩喝!”

        话音刚落,就听亭边一声娇笑:“哼,说等我。自己先喝了起来。走了。”说完,转身要走。

        芝萌笑骂道:“你个丫头。还是这么顽皮。过来。”

        李泰一回头,见到亭门外站着以为年纪与芝萌相仿地女子。身穿白色大褂,腰上缠着一条白玉带,面如桃花,黛如远山,圆圆的脸上一笑两个酒窝,刘海与脑门一起。毛茸茸的大眼睛对着芝萌一笑,顿时变成弯月“哼,不来。你们喝酒不带我。哼,惜花坏姐姐。明天把你画成丑八怪。”说完,一嚼小嘴。面视众人。

        惜花笑道:“好妹妹。好妹妹。姐姐不是了。来。这第一杯先给你。”

        那女子学者男人地样子信步进来。单手接过后,举杯道:“各位才子佳人,本公子先干为敬。”说完,一口干掉,瞬间吐了出来,白玉的小手不断在嘴边挥打:“呀,你给我喝地是什么呀。青涩的紧呢。一点都不好喝。”

        芝萌笑道“霜儿,切莫调皮。惜花姐姐给你拿地可是外邦葡萄酒。”说完,对李泰言道:“哥哥,这是我大炎朝地小才女。项霜是也。呵呵,她天天假扮男子,却是天天不像。呵呵,当真是笑死个人了。哦,他父亲便是咱们大炎第一工笔国手,项阳!”

        李泰抱拳道:“见过项小才女!”

        项霜一步跳到李泰身前:“姐夫,你不认识我了?我曾经在你衣服上画过大乌龟。你还要打我呢。哼。忘了?”

        李泰苦笑:“忘了,忘了。呵呵,不过你这姐夫二字叫的甚好。哈哈。甚好。”

        项霜一愣,背着手围着李泰绕了一圈,抬头对芝萌说道:“姐姐,姐夫当真失忆了吗?嗯,依我看,失意也好。免得一天软弱无能。喂,现在的姐夫。你功夫如何?咱们过几招!李泰心道,小丫头。什么叫现在的姐夫。嗯。你叫的也没错,听到项霜要与李泰过招,吴楚白笑道:“李公子乃是咱们大炎火头军长,虽不算将士,却也应该是有功夫之人吧。呵呵。你可要小心啊。”

        项霜一愣“呀。姐夫什么时候去做火头军了。呵呵。真是好玩,听我爹爹说,行军之时,吃饭用地锅好大好大呢。当真如此?如有机会带霜儿见识一番可好。呀,差点忘了。我还要与你比试武艺呢。来吧。”说完,退后两步,从腰间拿出一杆白玉做的毛笔。往头上一举,左手一支:“请!”

        李泰哈哈大笑:“我虽不会武艺,却也不想与你争斗。再说。姐夫看你怎么都不像会武之人,好好的玉笔被你拿地像棒子一样。哈哈。”

        “哼,你懂什么。这是我自己独创的一门武艺。名为玉笔点睛藏九龙。看好了,这是第一招,潜龙勿用!啊!”

        项霜跺着小步,对着李泰杀来,看见她调皮的摸样,李泰突然觉着像自己的妹妹一般,见到冲到身边。李泰一捂肚子,一弯腰。哈哈大笑。太滑稽了。太可爱了。哈哈。

        项霜见到李泰如此。愣在原地喝道:“为何不与我动手?”

        芝萌笑道:“李家哥哥不会武艺。切莫为难与他。你胜便是了。”

        李泰笑的言道:“我说小姨子。姐夫认、认输了,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就见你武艺最好。哈哈。真的,真的。当着是巾帼不让须眉,姐夫我甘拜下风。”

        项霜一跺脚:“哼。我才不信呢,要比试过才知道。你腰后那个棍子是什么东西。可是你用地兵器?”

        李泰笑道:“你看错了。那个是我引火用地。断然不是你的对手。认输。姐夫认输。”

        燕儿在边上看着他们嬉闹,心道,少爷当真是洒脱,对着才子才女都是如此谦逊。性子真是变了呢。随后,走到外面,捡起一些枯枝,用石头架好。烧上一壶开水。待水开,沏了七杯清茶,用托盘送到李泰面前:“少爷请用茶,少夫人请用茶,诸位才子才女请用茶。”

        燕儿的清音,顿时把吴楚白吸引过来,看着燕儿两眼泛光,上前拿了一杯笑道:“如此可人。呵呵,好个丫鬟。见到霜儿喝酒如此难忍,便给我等沏茶。呵呵。聪慧的紧呢。李公子好福气啊。”

        李泰接过茶杯:“谢谢燕儿”会有看了吴楚白一眼,笑了笑。没有言语。

        项霜打开茶杯,见到里面地茶叶惊讶道:“呀,姐夫,这、这茶你也有?”

        李泰一愣问道:“谁还有?”

        “惜花姐姐也有,前些日子家父带***兵部尚书府玩,见到史家姐姐也有呢。她还给我沏茶了呢。当真是清香地紧。嗯,我尝尝你的。”

        惜花笑道:“霜儿,我地茶也是李公子给的。”

        “是嘛。姐夫?嘻!姐夫。姐夫。我叫地好听吧。姐夫。姐夫。”

        李泰哈哈大笑:“好听,好听,明日便让下人送你一些可好、”

        项霜高兴道:“看看,跟聪明人说话就是容易。嗯,累了。去喝茶喽!”

        李泰看着他小步轻跺,摇头晃脑的想亭边走去。李泰笑道:“看她样子。当真怕他摔倒。”喝了一口清茶,吐出清新的茶香,看着遍山地梅花。李泰心境慢慢的沉淀了下来。走到亭外一株梅花旁,信手摘下两瓣梅花。放在鼻前深深一吸,随手放入茶杯,浅浅的尝了一口。闭上眼睛感受着一丝芬芳。

        “寒梅傲心蕴冰骨。轻拈雪心入茶香。哥哥,好性质啊。”芝萌拿着清茶走到李泰身边,摘下一瓣梅花放入茶中,学着李泰的样子轻轻的尝了一下。不由笑道:“哥哥好会享受。捏来之物甚是芬芳。”

        李泰回头一笑:“芝萌当真是才女啊。随口便是好联!”

        芝萌一笑:“哥哥过奖了。芝萌可不是什么才女,只会几下花拳绣腿而已,人家吴公子出的才是名联呢?”

        话音刚落,就见惜花跑到身边:“哥哥,快帮我,刚才吴公子出联,小妹对不上。”

        李泰一笑:“对不上便不对。费那脑子干嘛!”

        “不要,吴公子说。要是对不上来。让***给他做丫鬟。”

        李泰哈哈一笑:“你是京城花魁啊。哈哈,要是有你当丫鬟当真是福气。呵呵。”

        惜花娇声道:“好哥哥,好哥哥,许久不见,见面也不帮人家一次。哼,还说人家不生气。”

        李泰笑道:“好,好。说吧。什么联!”

        “吴公子的上联是荷花茎藕蓬莲苔!”惜花说完,调皮的笑了笑。

        李泰看了一下周围接到:“那就对芙蓉芍药蕊芬芳吧”

        惜花道:“哥哥,不是那么简单。人家出地字上面都有草字头。”

        李泰一笑:“我对的难道没有吗?”

        惜花想了想,转身跑回亭子。一会,便传来了嬉笑的声音。李泰回头看了芝萌一眼,发现芝萌张着嘴看着自己。“芝萌。你怎么了?”

        芝萌良久才道:“哥哥,当真是大才。片刻之间便能对好?”

        李泰一笑:“人家也是片刻之间才出地嘛。”

        话音刚落,惜花跑到跟前:“湛江港清波滚滚!”

        李泰喝了口茶:“渤海湾浊浪滔滔!”

        没一会,惜花又跑回来:“宠宰宿寒家穷窗寂寞”

        “客官寓宫宦富室宽容!”

        惜花跑去。又跑回来:“最后一个逢迎远近逍遥过”

        李泰一笑:“进退连还运道通!”

        看着惜花跑去,李泰对着芝萌一笑:“如何?”

        芝萌高兴的眼泪含着眼圈,不住地点头:“哥哥当真是大才。真好。真好。以后便无人敢说哥哥是无用之人了。”说到情深处。不禁哭了起来。

        李泰明白芝萌的心思,能感受到屈辱给她带来地伤害,走到身前,轻轻的将她抱进怀中:“芝萌,这么些年。委屈你了。”

        芝萌趴在李泰怀里摇了摇头:“哥哥以后若能如此,小妹死都甘心了。”

        “呵,瞧你说的。死什么。以后还要跟着哥哥我过好日子呢。对了,跟你说件事。”

        “哥哥。说!”

        “能不能把你地茶杯拿走。倒了我一身”

        芝萌噗嗤一笑,连忙脱出李泰的怀抱,帮着擦拭衣服,突然问道:“哥哥,我有一联。你务必要对上。”

        “好啊,你说。”

        芝萌道:“岂必跃龙门。万里河山容纵目!”

        李泰一愣,这联我听说过啊,随口说道:“何须传尺素,无边***任谈心!”

        芝萌想了一会,开心道:“哥哥,果是大才。恭喜哥哥,以后不用去做火头军了。”

        “不做火头军?那***嘛?我的职业很有前途地!”

        芝萌忙道:“什么呀,哥哥,我告诉你,刚才说的一联是陛下与李家爷爷在垂钓之时突然想到的。李家爷爷苦思不出,又不想输,便退出皇宫找几位挚友商议,谁知道三天过后竟然没有得意之作,无奈散朝之时与同僚谈起。陛下听闻大笑道:“如谁能在一炷香之内对上此联,朕便赐与伴驾之幸,以后朕垂钓之时便叫爱卿陪在身边。如有民间才子对出此联,朕便赐于县令之职,卿等散去,如有此人便告与朕之。哥哥,凭借此联,你便可以做一方县令了。”

        李泰一愣,啥,这比送礼还好用。唉。天才啊,不过仔细看了想:“芝萌,我觉着火头军还是很有发展地。前途很光明。哈哈。以后再说吧。瞧把你乐的。走。去亭子里吧。”

        两人走进亭子,见到燕儿在边上笑。李泰问道:“燕儿,干嘛这么高兴。”

        吴楚百见到李泰到来。连忙施礼道:“李公子,你可害死我了。”

        李泰一愣:“怎么了?”

        看见吴楚白不好说话,惜花道:“哥哥,时才我与吴公子打赌。吴公子出四个联,要是小妹能对上,吴公子便给小妹做书童。一联一个月。要是小妹对不上。便去给他做丫鬟。哈!他还说让找帮手呢。所以,小妹便假借哥哥之手,赢了这么一个书童。四个月呢。呵呵!”

        看见大家打趣,李泰笑了笑,轻声的对芝萌道:“如何?我对的好吗?”

        芝萌点了点头。

        “那你亲我一下。”

        芝萌低下头,脸色通红,一跺脚。跑道亭外,李泰哈哈大笑:“别跑。别跑。我亲你一下总成吧。别跑啊。”

        刚要追出亭子,见到项霜两眼通红的坐在那里,李泰往她身边一座,拍了下肩膀:“怎么了。小姨子。谁欺负你了。告诉姐夫。”

        项霜摇了摇头:“没、没什么,看你和姐姐真好。“呵呵,好什么呀,你没看前一阵子。他都要杀了我呢。呵呵。小姨子,你怎么了?”

        惜花走到项霜地身边。座下来言道:“好妹妹。别哭了。父母之命。不是咱们说的算呢。”

        李泰一愣“怎么回事?”

        惜花牵着她的手,愁容言道“哥哥有所不知,霜儿画艺非凡。京城少有比肩者。二年前她认识了江南奇画孙良文,从此鸿信往来。情愫绵长。可他爹爹偏要将他嫁给军中小将平元吉。霜儿不愿意。他爹爹不许。据说要腊月二十定亲呢。我看霜儿妹妹心情不好。便想带出来游玩一番。谁知道。她见到你与芝萌欢喜,便又想起孙良文了。哥哥可还记得,就是在海州与你比试画艺之人?”

        李泰笑道:“如何不记得。呵呵,没想到我小姨子当真是慧眼,认识这么一个才子。呵呵,小姨子。姐夫支持你,大不了就私奔。”

        惜花道:“瞎说什么呀。真是地。好端端地女子被你教唆坏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是儿戏?霜儿,别听他的,要是被人抓回来。你这一被子都毁了。”

        项霜看着李泰,眼泪唰的掉了下来,牵着李泰的手哭道:“好姐夫。您是郡王,能不能帮帮霜儿啊。霜儿不想嫁给军中小将。霜儿想良文哥哥。呜呜……好姐夫。求你了。帮帮霜儿吧。”

        看着霜儿如此难受,惜花眼泪不由的掉了下来:“好妹妹。姐姐本是风尘女子。欢喜惯了,不曾有过爱慕之人。想是姐姐还不明白霜儿的苦楚。但父母之命不可违啊。你真想做不孝之女吗?”

        一句话说的项霜愣在那里,看了看李泰,又看了看惜花。站起身,摸了下眼泪:“今天霜儿就是死。也断然不会嫁于他人。良文哥哥不日便到京城。霜儿怕是无缘见他了。姐夫,既然你与良文哥哥相识。就劳烦你告诉他一声,霜儿生是他地人,死是他的鬼。今生无缘,只有来世再……”

        李泰一挥手:“行了。你是不是想说,来世再见,然后找个结实点的东西一头撞死?”

        项霜一愣,看了看前面的柱子没有言语,问道:“你怎么知道?”

        李泰道:“唉。傻子都能猜出来啊。没看到芝萌站在哪里吗?就是防着你这手呢。唉。小姨子。你当真是死也不嫁?”

        项霜坚决的点了点头:“死也不嫁!”

        李泰一笑:“行。那姐夫就帮帮你芝萌道:“哥哥,不可!这可是犯了大忌啊。自古便是父母之命。哪有几人是自己寻地夫家。要是将此事传出去。怕是要玷污了霜儿的名声啊。”

        惜花接到:“哥哥,芝萌姐姐说地对,。你这是陷霜儿于不孝啊。我知道哥哥大才。千万别做与天下为敌的傻事啊。”

        李泰看着满亭子的才子才女,笑道:“诸位都不想让我帮霜儿吗?”

        吴楚白叹道:“李公子啊,不是我们不想帮霜儿,实在是无能为力啊。怎么着也不能让他和孙良文私奔啊。那是父母之命。不是我等所能抗衡地,霜儿若是不愿意。那便是不孝。咱们不能把霜儿往火坑里推啊。”

        项霜喝道:“都别说了。诸位哥哥姐姐。大家都不是外人,霜儿跟你们说句实话,霜儿本想昨日便了解了性命。奈何与姐姐有约,便想见上一面。诸位哥哥姐姐何苦逼我呢……呜呜……”

        李泰叹了口气,拉着项霜坐下:“诸位。在下给你们将一个梁山泊和祝英台的故事吧。”接过燕儿递过的茶杯饮了一口说道:“东晋时期,浙江上虞县祝家庄,玉水河边,有个祝员外之女英台,美丽聪颖,自幼随兄习诗文,慕班昭、蔡文姬地才学,恨家无良师,一心想往杭州访师求学……”成功。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