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八十二章 相府美食的开发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那谁!把皮留好了。摊开了,挂树上就行。”

        “那谁!把牛头给放那边。”

        “那谁!牛鞭留下。牛鞭留下。我爹回来好用。”

        “***,大哥,这可别扔啊,这里还有牛蹄筋呢。”

        看着满地被解剖的牛肉。李泰当真是一块都不舍得往出给啊。唉。这年头,吃牛要是交税的。一般人家吃的次数当真很少。这么好的肉。这么好的骨头。这么好的牛油。***,我真不想做牛肉干了。太浪费了

        芝萌问道:“哥哥,哪里不舒服?”

        “没有。没有。哪都挺好,就是有点心疼。一会便好……***。回来。牛心不能扔啊。”说完,连忙上前将牛心从家丁手上抢下来。最后逼着没办法,家丁杀完牛后没人敢动了。不知道扔什么好了。

        李泰将所有的下水分门别类的放好,一时之间,干煸牛肉丝、煮牛肉、红烧牛肉、葱爆牛肉、土豆炖牛肉、铁板牛柳、山楂炖牛肉、洋炒牛肉、粉蒸牛肉、煎牛扒、香辣牛肉、蒜片牛肉、红焖牛腩、芝麻茴香煲牛、豉汁蒸牛柳、一系列菜式冲进李泰的脑海之中,此时李泰都快哭了。这是谁出这么个主意啊,多好的肉啊。做什么牛肉干啊。

        想了良久。妈的。算了。要吃自己再买吧。于是。思考过后,将所有有的下水和最好最嫩的部位全部留下。其余的让家丁开始将牛肉切成小块。用开水除去血筋备用,看在大家都在忙活这。自己则琢磨着剩下的东西怎么吃。

        芝萌与燕儿站在李泰的身边看着,燕儿道:“少爷,您这是要做什么呀?”

        李泰一笑,从兜子拿出所剩不多的牛肉干分给她两,燕儿不敢要。李泰硬塞进手里:“你们俩尝尝。好吃不?”

        两人尝后一致大赞,李泰看着切完牛肉少说也得大半天。算了。还是琢磨琢磨剩下的怎么吃吧。老太爷马上就回来了。先让厨房做好再说。

        燕儿见到李泰要进厨房。连忙上前拦住:“少爷,君子远离庖厨。少爷还是别去地好。让夫人见到了怕是不高兴了。咱们府上有大师傅的。手艺不差呢。”

        李泰笑了笑:“燕儿,不是是你们吹,今天要是少爷不告诉他们怎么做。你们一辈子也别想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嘿嘿。燕儿,芝萌。这样吧。咱们一块进去。看少爷给你们大展***,嗯,***现在还不是时候。以后再说。”

        厨房的师傅看见李泰进来连忙施礼。李泰笑道:“几位师傅。今天的饭菜还是我来做吧。你们出去歇着吧。”

        “那如何使得。二少爷虽说给咱们做过吃食。但福伯都说了。下不为例。不让再做了。”

        李泰心道,也是。自己虽然会吃。但是未必会做啊,刀功什么的根本就比不上人家。看着师傅笑了笑:“那就这样,几位师傅按照我说的办,先在院子里面架起大锅。.将牛头收拾干净了。其后准备一个砂锅。再将牛蹄筋放入后加上一些佐料,盐啦。花椒,八角,牛油。哎呀,你们做吧。我怎么说你们怎么做。”

        芝萌与燕儿站在身边看着李泰有条不紊地指挥做饭,突然发现李泰竟然如此可爱。想他刚来的时候摆弄吃食。自己看在眼里当真是窝囊的紧,为何如今却是异常开心呢?哥哥当了火头军。听爷爷说还发明了些吃食,今天送来牛便是为了让他再做些。自己刚才也吃了一些。当真是好吃的紧呢。

        燕儿倒是知道李泰的性格,他是想给大家做些没吃过地。他明白少爷的心思。站在边上看着李泰静静不语。

        然而,李泰此时并不知道她们在想什么。脑海里只有那些美味的吃食。看着大师傅将牛蹄筋放如砂锅之中。自己亲自上前调了下口味。唉。这年头没有鸡精。有了鸡精更完美了。嗯?可是有鸡汤啊。哈哈,一样的,一样的,鸡精还没有鸡汤好呢。放点。嗯,再放点。

        “那谁?把牛头收拾好后。一片一片地切下来,。记住啊,眼皮留大点。”

        “那谁?水开了没有啊。料都下完了,等着酱牛肉呢,快点。对。牛尾巴,牛心都放进去。”

        此时。李泰已经忙活的找不到北了,良久才回身,看见芝萌与燕儿站在自己的身后笑道:“你们看着***嘛,芝萌啊。最近都瘦了。哥哥给你好好补补。燕儿,你也要跟着忙活,这次做出来。府上下人也要一起吃呢。嘿嘿,。芝萌,你知道怎么吃饭才香吗?”

        芝萌笑着摇了摇头。

        李泰言道:“只有自己做地才好吃。真的。芝萌啊。我告诉你,我留了一块特好的肉。真的。相当好了。有时间做给你吃。对了,等一下,***给你取块肉。嗯。给你做牛肉羹吃。哇哈哈。好的很呢。”说完,转身离开厨房。而芝萌也不由自主的跟了出去。待李泰拿完肉才发现自己身后竟然有人,看着芝萌,李泰笑了笑。牵着手回到厨房,拿出块十公分正方型的牛肉,对大师傅说道:“师傅,想问一下。您的刀功如何?”

        “呵呵,还成。还成,豆腐能切成细丝。”

        李泰一笑,将肉递给他:“麻烦你横切一百刀。竖切一百刀。可否能做出来?”

        大师傅一愣,拿着肉看了看言道:“少爷稍后,我试一下。”

        把肉放在面案上,让李泰惊讶地事情发生了,只见这大师傅拿着一把薄薄的刀,手腕一抖,一片刀光一闪,横着将牛肉片了下去。更绝的是。竟然没有片下来。上面留下了薄薄的一片连接,随后,刀光渐闪,横着片完后。改刀竖着切。一炷香的功夫,一块如菊花般地牛肉出现在李泰的面前。“少爷,您觉着这样可行。”

        李泰都傻了。只在电影里见过地东西活了。听见人家问话,李泰连忙点了点头。崇拜地眼神看着人家师傅脸都快红了。拿到手上,不免觉着他不是一块牛肉。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

        亲自拿起一个大碗,放如牛肉后加满鸡汤,唉。可惜了。没松子啊。要是有松子。当真……哈哈,谁说没有。相府还有花园呢。苍松更是不在话下。转身跑到相府门口。看着门前的两颗大松树,李泰乐的跟什么似的,看见上面结出的松塔正在向自己招手。看了看左右,找来一个大杆子。咣咣咣!三下。其后便开始了幸福的哼着小曲开始捡松塔:“采松塔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竹筐,为了老婆身子好,踩来松子去做汤……”

        听着李泰不伦不类地曲子,芝萌边捡边笑,她突然发现。李泰是那么快乐。满身好像没有愁事一般。在他身边,当真是舒服的紧。

        “哥哥,你要这些塔子干什么呀!”

        “哦?要里面的松子啊!你不知道啊?”看着芝萌摇头。李泰笑道:“我告诉你啊,这个东***在松塔的里面。你看,掰开,就是这个。”

        芝萌拿到手看了看,笑道:“我当是什么呢,原来是海松子啊,在药铺见过。还不曾知道是在塔子里面呢。哥哥是怎么知道的?”

        “切,像我这样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通人事。能掐会算,前知五百载,后知五百年。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地绝世奇才。我安能不知道里面藏了松子乎!”

        扑芝萌莞尔一笑:“哥哥当真是奇才,呵呵,说的怪吓人的。不如这样可好。明日惜花让我等去西霜亭赏梅,哥哥便一道去了吧。你不在的时日,惜花找我两次呢。她还问你呢。哥哥。去不?”

        李泰笑道:“行啊,唉。咱还没赏过梅呢。明天咱们也去赏赏。嗯。差不多了。走。”

        来到厨房。将松子砸开,用火轻轻炒了一下,碾碎后放进牛肉中,慢慢的放在笼屉里,盖上盖子,冲芝萌摆了一个自我感觉良好地姿势。伸出两个手指,成功!

        “公子。公子。”

        李泰连忙跑出,冲大庆挥手:“这呢。”

        “嘿嘿,公子,你这是干嘛呀。要做什么吃食?”

        李泰一笑:“唉。潘哥,我还以为去你老丈人家不回来了呢。呵呵,今天有口福啊。咱们来个全牛宴。哈哈,对了。潘哥,去买些酒,多卖些。老太爷喜欢喝烈酒。咱们再蒸一些。”

        “好嘞。俺现在就去。”

        看着大庆离去,李泰笑了笑,见到所有工作已经准备好,李泰大喝一声:“全牛宴正式开始!嗯,做菜”爷爷,您吃这个,这个是扒牛脸,嫩着呢……”

        “娘,您吃这个,这个是干煸牛肉。很有嚼头……”

        “二娘,您吃这个,这个是牛蹄筋。哇。美容啊,娘。您也吃点,芝萌。来。给。”

        “岚儿,乖,多吃些。呵呵…”

        一家人座在一起,看着李泰忙活,蔻英笑道:“泰儿,你也吃啊,这孩子。几日不见。当真是孝顺的紧,怕是在军营有惹什么祸了吧。”

        李泰笑道:“哪有,你儿子我到了军营。那当真是隐姓埋名,凄苦度日啊。唉。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就想家人,嘿嘿,如今回来了。正好赶上有都牛。便亲自下厨,孝敬孝敬您们。我好吧。哎呀。爷爷。您少喝点吧。芝萌,吃。这个牛肉羹就是给你做地。牛蹄筋,美容。哦。美容的意思就是越吃皮肤越娇嫩的意思。”

        看见着桌子上满满的一桌子菜,李泰心里当真是美屁了。唉。跟着家人吃饭。当真是一大享受啊。忙活了好久。牛肉干已经基本做完了。剩下的就是除去水分便可。

        李景拿起小盅喝了一口,不由的点了点头笑道:“泰儿,这就当真是好啊。呵呵。依老夫看。比它邦进贡的葡萄酒强上百倍。”

        李泰一愣,这个时候就有葡萄酒了?不由问道:“爷爷,您喝过葡萄酒?”

        “呵呵,今日番邦进贡后,与陛下把盏时尝过。青涩的紧,唉。今年吐蕃不稳,陛下忧心啊。河洲匪寇横行,两年大旱。陛下时常便要接机粮草。吐蕃在兰州欲***我边界。唉。想起都头疼啊。呵呵,你看。说着说着就是政事了。不谈,不谈……”

        李泰看着李景,良久言道:“爷爷,虽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您都多大岁数了。该享福了。咱们大炎上有君王,下有能臣。根本不差您一个。你就别管了。再说了。我爹和大哥都去兰州了。咱们相府当真是表率了。您还操那心干嘛。来。孙儿给您满上。呵呵。吃菜。干煸牛肉丝,当真是下酒佳肴啊。”

        李景看着自己地孙儿如此孝顺,心里不免欣慰。拿起酒盅一仰而进,看着李泰言道:“泰儿。你跟老夫说实话,你想做火头军吗?虽说看你表面洒脱,但你不觉着有失志气吗?”

        李泰嘿嘿一笑:“爷爷,说真话,孙儿不愿意做火头军。但不做有能如何?难不成真的要纨绔京城吗?唉,一天两天还行,时间一长。谁受的了呢。其实当火头军也挺好的。管着一千人的吃食。不错呀。爷爷,您是不知道啊,刚要那里。孙儿还在想,这京城八营都得是陛下地精锐吧。哪成想吃的竟然如此之差。所以。孙儿便想要给他们改善改善。自古多征战,由来尚甲兵。只知粮草重,谁认火夫兵?八营会战。孙儿当夜便带着火军二十人烧了旌旗营一组地粮草。嘿嘿,这也算是军功吧。既然是孙儿做了火头军,也要做个让人瞧得起的火头军,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把他腿剁了,你连块铜都找不到。所以。做人,还是先做事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