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京城轶事 第六十一章 大庆升职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此时场上已经倒下尽三千人,虽说没出人命,但哀嚎之声不觉于耳,程元拿着木棒和千总靠在一起问道:“千总,如何是好。”

        千总回头问李泰:“公子。咱们怎么办?”

        李泰喊道:“告诉兄弟们,缩紧***,三圈彼此配合。慢点无妨,别挨打。”

        千总点了点头喊道:“兄弟们。围好***。尽量别挨打。”

        众人本就聚在一起,听到千总喊话,自觉的向里聚了聚,李泰见到远处的大庆威猛异常,光着上身与两人缠斗不乱方寸,就在瞬间,大庆突然倒地,还没等李泰反应过来,左手用棒子往那人脚下一扫,右手支地,两腿一记横扫千钧,将两人同时击倒,随后大庆一跃而起,棒棒不离那两人的脑袋。李泰看到大喜:“潘哥,好样的,丙组的兄弟,结好队形,冲啊。冲过去就可以进京城了。冲啊……”

        李泰与大庆的到来,给丙组注了一个强心剂,看见大庆如此英勇,众人士气大震,在李泰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向前慢慢推进。有倒下的。立刻拉进圈中,马上找人补上,不时的转动。让每个人都有喘息的机会,三个圈互相配合。依然不显败绩。

        当……当……当……

        众人一愣,向台上望去,只见大将身边有人鸣金,本就打红眼的士卒过了好一阵子才平息下来。只见台上上来一人,手里拿着五色小旗一挥动,众人慢慢离场,留下了不少倒地之人。

        反正也闹大了。爱怎么着怎么着,李泰喊道:“兄弟们。把丙组受伤之人都带回去。那是咱们的兄弟,不能躺在地上,都抬回去。”

        此时。本来十股力量开始像四周扩散。突然有一股最多之人又回到场上,三三俩俩彼此扶持。渐渐的退了回去。

        台上的大将站起,声音如洪的喊道:“监军何在?”

        台下一声大喝:“在!”

        “将丙组火头军一干人等带上来!”

        “诺!”

        三十个监军齐转身,手持军棍朝着丙组前来。大庆一叹:“公子。俺拖累你了。”

        李泰哈哈一笑。朗声喊道:“丙组火头军。跟着本火长出列,”说完,当先站出。丙火成员跟在李泰地身后,朝着监军走去。

        监军一愣,干嘛。这还上来了?只见为首一人,仰头挺胸,路过监军身边恍如无物,带着一票人走到台前站好。面无惧色。

        此时,护国将军也是一愣,好个气势,不听军令。还有理了,看着台前这一票人。将军喝道:“尔等不服军令,擅自加入战营。该当何罪。来人,没人一百军……”

        “慢!”李泰高喊一声。走出到人前。对着年顺天抱拳:“将军。我等不曾违反军令。为何要打杀我等。”

        年顺天站起喝道:“尔等不听军令,擅自杀入战营。还敢说为何打你。尔等乃是火头军夫,焉能征战沙场。不怕贻笑大方。”

        李泰朗声道:“请问将军,难道火头军夫便不是大炎朝的兵卒吗?”兵卒乃是上阵杀敌之人,安能是尔等如此模样?”

        李泰一笑:“这位老将军,我等确实不入将军法眼,但却敢说是大炎的热血男儿。兵马未动,粮草现行,火头军乃是重中之重。我等食地朝廷俸禄,穿着军衣,为何不算大炎的将士呢?难道就因为我等不习攻法,天天与粮草为伍,便不是兵卒吗?我等明白,如若大炎将士都征战沙场。.吃食必然缺少。如缺少吃食,诸位如何上阵杀敌?为了能让我大炎常胜,我等甘愿做他人之叶,与人锅下忙碌。但这并不是我等犯贱。乃是我等为了更好地辅助将士,吃食好了。身子有力,必然能报销朝廷。为何我等如此炽热之心却被说成不是大炎的兵卒呢?”

        老者心中一笑,好一张厉嘴,老夫难道不是火头军之用吗?还用你来狡辩。想到这里,年顺天冷言对着李泰喝道:“军有军法,国有国规,尔等不听号令,擅自杀入阵营。如不惩戒,以后如何带兵?来人。”

        “慢!”

        年顺天心中一愣。好一个倔强之人。冷言问道:“你可不服?”

        李泰一笑:“自古多征战,由来尚甲兵。只知粮草重,谁认火夫兵!我等不服。不服!”

        大庆连忙上前拉住李泰:“公子。您这是多出怨言,怒其主将。按军令是要斩首的。”

        李泰把大庆甩开。抬高八度喊道:“我没多出怨言,毫无怒其主将,我等乃大炎火头军夫。为何不能上阵杀敌?如到沙场之上。危机之时,兵卒尽丧。难道我火头军还要做缩头乌龟不成?丈夫四方志,安可辞固穷,被逼无奈,我火头军也要上阵杀敌。难不成要坐以待毙?我丙组火头军乃是丙组之一,如何能见到丙组败北而事不关己?本为一灶之兄弟,焉能遇亡不救?我火头军无罪。火头军无罪!”

        年顺天哈哈大笑:“好一个一灶之兄弟。哈哈。来人!看赏!李泰一愣,看了看大庆,看了看台上老将。老将看着李泰点了点头:“老夫带兵数十年,还未曾见一个火长能有如此气魄。哈哈,老夫甚慰!如大炎将士都能如尔等一般,何愁四海不定。好,今日之事,尔等当应赏赐。赏白银二百两。”

        李泰与众人大喜,单膝跪地:“谢将军。”

        几位监军拿来白银二十腚交于李泰,李泰连看都没看交给程元:“一会给兄弟们分了。不用给我,我就打了一个。哈哈。还没你们多呢。”

        老将看着李泰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大庆,眼神中闪过一丝赞赏:“可会弓马疆场之技?

        大庆道:“俺曾习得!”

        老将喊道:“来人。备马!”

        待人牵过一条枣红大马。拿过一张大弓,将军道:“此弓乃军用选拔力士之用,乃是四石之弓。臂张远达一百三十步,四发两中。你可敢试?”

        大庆道:“俺敢试!”

        “好。来人,于百步之外立靶!”

        看见箭靶立好,大庆一跃夸在马上,接过大弓,还未上箭。双臂一用力。拉成满啪……

        大弓受力而断,大庆朗声道:“将军。俺用不惯此弓,可否让俺用自己的铁弓。”

        年顺天一愣:“嗯?铁弓。速速拿来。”

        大庆打马而去。一会便背着铁弓回来递给年顺天。年顺天用手一拉,那弓丝毫未动,丹田一动力。也只是微微一动,年顺天递给大庆说道:“此弓可射多远?”

        “回将军,此弓可射三百五十步!”

        啊!场上之人一听全傻了,三百五十步?怎么可能?年顺天想了想喊道:“来人。三百步外立上箭靶。”说完问大庆“四发两中你可敢试?”

        大庆一笑:“四发三中算俺白学。驾!”说完,一调马头。原地转了两圈对李泰喊道:“公子。俺先去了。”

        李泰远远望去,离着这么远,靶心如红枣般大小。着实为大庆捏了把汗。但如此时刻。安能灭了自己的威风,李泰对着大庆喊道:“潘哥。加油。别丢人啊。要是敢给我射偏了。我罚你一辈子不让你吃肉。火头军挺令。一起给潘哥加油。潘哥加油。潘哥加油!”丙火成员学着李泰地样子。高举双手齐声呐喊。大庆嘿嘿一笑,打马而去。向前猛跑五十多步。嘞马回奔。李泰一愣,这是要干什么?只见大庆骑在马上,左手拿弓,右手拿出一枝箭搭与弦上,猛一回身,放出一箭,瞬间,只听嗖的一声,剪枝脱弦而去,空中画过一条弧线,直奔靶心而去。

        众人屏住呼吸,还未等看清楚,就看远处监军举起一只红旗。

        众人大惊,瞬间叫好之声不绝于耳。但大庆丝毫没有给人喘息之机,双腿一夹马腹,战马吃疼前奔,只听大庆一声大喝,猛然挑起,空中一个转身拿出三箭,搭于弦上一齐射出。回身又座在了马背之上。

        满场鸦雀无声,直直地看着远处箭靶。李泰一愣。嗯。箭靶怎么没了。一会,只见两个监军上前慢慢扶起箭靶,李泰大惊,我靠。射躺下了。

        看见远处举起四面红旗。满场之人叫好之声不觉于耳。

        ”好样的,“

        “好!好!好!”

        “好功夫。丙组火头军,好功夫啊……”

        大庆打马回奔,跳下马来,单膝跪地:“回将军。俺射完了。”

        年顺天大喜,忙道:“可会兵刃?”

        大庆应道:“俺会,就是没有合手之物!”

        年顺天道:“你用多重的兵器。”

        “六十斤!嗯,最好是七十斤。如腕粗细便可。”

        年顺天道:“此刀四十六斤。可敢一试?”

        大庆单手拿起,来到场中,一声大喝,大刀挥出,随后猛转刀头,一记横扫。两旁兵卒叫好不断,大庆刀法大开大合,渐渐地,大庆越抡越快。越抡越快。只见大庆身边处处刀光。让人看的眼花缭乱。李泰心里不免叫好。潘哥如此功夫,不入军旅,当是可惜了。可是不知道怎么,思绪一下被拉回了与芝萌交手地时候。那芝萌能将大庆打退,怎么可能。莫不是大庆放水?靠。更不可能。

        一趟刀法下来。大庆神态自若,来到将军台下说道:“将军。俺练完了。”

        年顺天看着大庆,眉语间展露出高兴:“单人独战两将而全胜,三箭射倒箭靶。一趟春秋大刀密不透风。好身手啊。哈哈。你可愿做我军中小将?”大庆挠了挠头。

        李泰心道,大哥,这机会可别再丢了。想到这里感觉不保险。连忙走到大庆身边对将军说道:“愿意,愿意。大庆身手了得。愿意当小将。愿意。”回头小声的对大庆说道:“你他妈敢不愿意。老子跟你绝交。”

        年顺天一愣:“你是何人?为何替他拿主意?李泰嘿嘿一笑:“这人是我结义兄弟,见我投身军旅特意而来。可怜我身子单薄。我兄弟怕我受人欺辱。便跟我一起当了火头军夫。将军慧眼。识得我兄弟一身本事。我自当为他谋想。还往将军恕罪!”

        年顺天点了点头问大庆:“如此你可愿意?”

        大庆道:“俺行,俺愿意。但俺请将军答应俺件事情。”

        “哦。讲来。”

        大庆道:“俺向来跟着公子。将军能不能还让俺在火头军地帐篷里睡觉,还有,俺昨天跟丙组的兄弟才认识,觉着他们挺好。将军能不能让俺带着他们。俺教他们射箭。不行俺教他们练武也行啊。”

        年顺天笑道:“你把京中八营当成什么了。你道这些兵将都是草包不成。他们武功虽不及你,但却也是军中翘楚。兵马骑射也算精通。今日手持木棒乃是为了京城会战而选。难道以为真是沙场对决不成?呵呵。本将军今天就给你丙组。你有授艺之权。并无号令之权。”

        大庆嘿嘿一笑:“行啊,行啊,让俺跟公子跟丙组的兄弟在一起便可。”

        年顺天点了点头:“尔等退下。”说完,朗声道:“今日一战,本将甚慰。选出丙、丁两组跟着本将入京城。”

        “必胜!必胜!必胜!”

        将士们高喊口号。望着台上地将军满眼崇拜之情,李泰看在眼里,心道,此人带兵有道,看眼神就能看出来。唉。牛逼人啊。众军散去。李泰等人回到帐篷,程元拿这银子低头不语,李泰抱着大庆肩膀进来后一愣:“嗯?你们这是怎么了?被打傻了?”

        程元等人走道李泰身边鞠躬哽咽道:“咱们向来都是军中笑柄。今天跟着火长才算扬眉吐气。都说君子远离庖厨。我等男儿却做女子之事。今日才算体会一次男儿热血。跟着火长还被将军赏赐。咱们……咱们都不知道如何感激公子了。”

        李泰哈哈大笑:“程大哥。咱们可是在一个锅里吃饭。你跟我客气什么。将军给咱们银子,这是咱们打的好。看见没。连将军都说咱们打地好。还怕别人说什么。一个军队。不是只有将士才英勇。咱们也是好样地嘛。是吧。嘿嘿。我李泰这个人很随便。不喜欢那些客套。大家把银子分了。不用给我,我刚才就打了一个。哎呦。说起来腰都疼了,大庆帮我看看。对了,也别给他,他都当小将了。有银子了。大家伙平分了吧。对了,不许乱花。万一咱们去京城闯进三甲。可都要回家省亲呢。到时候都给家人些银两。不许乱花啊。潘哥,上这边,帮我看看腰。我靠,。你轻点。”

        众人看见李泰如此大方。心里不免感激。程元将银子分给众人后走出帐篷。端进一盆热水。放在李泰身前:“火长身子单薄。腰间受伤,用热水敷敷,想是好的快些。剩下地便烫烫脚。躺下休息一会。咱们出去起火,别打扰火长休息。”

        看着众人要走,李泰忙道:“诸位等一下。”

        “火长有何吩咐!”

        “呵呵,不是说了吗。别张口火长闭口火长的。官不大,叫的挺勤。叫我李兄弟便可。呵呵。经过今天一战,在下发现了很多事情,想跟大伙商量一下。其一。咱们火头军体力不行。真到了沙场之上怕是要保全不住自己。从明天开始。咱们便起来练武可好。我没什么教大伙的。只会用双截棍。大伙学吗?”

        还未等别人说道,大庆忙喊:“俺学,俺学。公子地双截棍甚好。公子。俺明天跟着你学。”

        李泰笑道:“潘哥,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是火头军地人了。只能吃住在这里。嗯,一个月就收你三头野猪吧。哈哈,这下有理由吃猪肉了。你快出去跟丙组的兄弟认识认识吧。我要跟兄弟们商量一下菜谱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