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正文 第九十三章 追悼大会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深秋之时。

        海州府衙素缟一片,县衙四朵斗大白花悬挂于正门之上。黑红的大门紧闭。边上贴着一副白纸黑字的宽大对联,上联是:视阳间,恋百姓,双眼垂泪。下联是:和清风,化细雨,有影无形。路过的人不觉驻足良久,见到门上斗大的‘奠’字感慨良久,感叹一代英才的逝去。

        辰时,海州官员身穿素服到场站于前排,商贾百姓站于身后,面对着大门唏嘘不已。

        李泰站在县衙之内,见到一切安排完毕,对何大叔点了点头:“开始吧。”

        何大叔会意,扬声喊道:“时辰到,打开中门。”

        随着黑红的县衙大门缓缓打开,站在外面的众人不觉一惊,县衙内,摆放着一大片青衫翠柏,翠柏上,放着一个鲜红的棺材,在棺材的周围铺满了五颜六色的纸花,而庞轩身穿崭新官府躺在其中,面目庄严。

        脚下,一个长尽三米的灵位赫然耸立,上书九个大字海州知州庞轩之灵位。

        周围的唢呐渐渐响起,哀乐的悲鸣让人禁不住心里发酸,不少的官员都眼眶欲红,只见门内走出两人站于门前喊道:“有客到。”说完,抬手对着官员虚引。

        第一批官员进入县衙,刚来到灵前,就听何大叔喊道:“来者止步!”

        “一叩首,二叩首,三叩首,家属答谢!”

        随后,走出一人引着官员走到家属身边施礼,庞夫人庞小姐还礼后,带着官员才一边站好。让官员不解的是,为什么他们站立的地方还有一个台子?

        外面一看,原来是这样,便有模有样的开始学者,此时,除了哀鸣的唢呐,边是何大叔的喊声。一批接着一批,整整两个时辰。院子里面已经站满了尽千人。

        看见大家站在那里,李泰走上前台,对着大伙施礼后,眼含热泪的言道:“感谢海州的父老乡亲来为咱们的庞大人送行,庞大人一生清廉,为民为国,当算我大炎中流砥柱,如今天妒英才,逢此噩祸,当失我大炎一栋梁。大人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大人的作为,当为我辈永远学习的楷模。李泰来海州不久,但大人没嫌弃在下的带罪之身与之结交。李泰对此铭感五内,大人不以李泰有罪,处处教诲在下当怀为国为民之心,在大人的全力支持下,人合商会得以成立,要是没有大人,就没有人合的今天,如人合将来壮大,大人居功至伟,天下所有的百姓都忘不了咱们的庞大人。当初在下刚来海州,气盛之时与衙役私斗,大人明察秋毫,毅然敲断衙役的双腿,此后,又带着衙役到灾民中赔罪,烈日下亲手为灾民烹饪粥食,在大人的带领下,海州各大善人纷纷解囊,终于使得灾民渡过难关。转走他乡。呼而想来,恍如昨日,大人的音容笑貌放佛就在眼前,而转眼间,却息于苍松翠柏之间。在下痛失一位师长啊!呜……呜……呜……”

        李泰擦下眼泪说道:“初闻噩耗,本不与信之,待随捕头来到书房,见到大人被刺身亡,突觉五雷轰顶一般,苍天轮转,大地动荡,使在下手扶案得以猛醒。此后,回想杀害大人之人,恨不得噬其骨肉,挖出心肝为大人报仇,随后,在下幸不辱命,在诸位衙役的帮助下,终于将一干祸首缉拿归案。但、但奈何官文下达,欲将此等贼子押送京城。在下心撕裂非,为不能手刃仇人为大人报仇而悔恨终生。大人不以李泰待罪与之相交,此等恩情,李泰如何报答啊……呜……呜……呜!诸位,有道是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在下初到海州,远没有在场的大人与其百姓熟悉,今建此台,还望诸位走上前来回想一下与大人的岁月,为大人光辉之一生做一个点评!”

        台下被李泰渲染的不是发出低泣的声音,一些昔日的同僚走上前台开始回忆与庞大人一起走过的岁月,不时感叹,不时痛哭,整个衙门,都沉寂在悲痛的气愤当中。

        而就在此时,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一生疾呼:“师尊,师尊,山儿来迟了。呜……呜……师尊,山儿来迟了。”说完,对着庞轩的尸体奔驰而来。停在灵位前,何大叔道:“来者止步!”

        看见白岐山一愣,何大叔说道:“一叩首,二叩首,三叩首。家属答谢。”

        百岐山施礼后,官员中走出一人道:“白公子,大人在世之时已将公子逐出师门之外。公子既然来了,以祭奠过大人,公子就请回吧。”

        有段时间不见,白岐山似乎憔悴许多,但是眼睛却异常明亮,李泰看在眼里,不免一叹,毕竟白岐山是因自己被逐出师门,李泰道:“白公子,庞大人西去,还请公子节哀。”

        白岐山看了李泰一眼,眼神中充满了异常,修长的眼眶微微轻颤,走到李泰身边深施一礼:“公子替我恩师抓捕凶手,大仁大义,想到前时跟公子对决,真乃自不量力。岐山虽被逐出师门,但恩师待我之情谊,在下感激肺腑。对公子为我师尊报仇,更是感恩戴德,还请受在下一拜!”说完,对着李泰深施一礼。

        嗯?怎么了,转性了。李泰明显的一愣,连忙上前扶起:“公子快快请起。再在可受不起公子一拜。”

        刚搀扶到白岐山的手臂,突觉被一股大力打掉,白岐山道:“在下乃被逐出师门之劣徒,实在没有颜面叨扰下去,这便拜会师母。”

        说完,也不理李泰,独自走到庞夫人面前,看着他们交谈,放佛彼此很是熟悉。

        “公子,时辰到了,大人要启程了。”何大叔说道。

        李泰回身走到台上:“诸位,大人启程在际,让我们最后一次瞻仰大人的遗容,大人的精神将激励我们奋进,大人的音容,将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请诸位与我等一起,向大人的遗体告别。”

        在衙役的带领下,大家有条不紊的在庞轩身边走过,时才李泰的渲染,加上唢呐的哀鸣,让人感觉更加揪心。

        李泰点了点头:“何大叔开始吧。”

        “时辰到,钉棺,庞大人启程喽!”

        一时间,痛苦的声音填满了整个衙门,在李泰的煽动下,大家回想起庞大人的音容笑貌,如今便要长眠棺内,不觉有些骚动。听着敲击的声音,看着木制的大锤将签子打入棺中,一声声,好像敲在大家的心上。李泰闻听此音,不觉悲痛难当。

        此时,门外佛音渐渐响起,众人抬头望去,只见十八名僧人,身穿袈裟,手捧十八般法器,何大叔扬起一把纸钱,前面两个招魂幡打头开道。在佛音的指引下,庞大人的灵柩缓缓被八人抬起。在众人痛哭声中,渐渐走出了县衙大门。

        送了一段,灵柩被放在车上。庞夫人将李泰叫到身边:“泰儿,咱们这便回去了。老爷信中言到,你性子倔强,万事需当谨慎,妇道人家,不识大体,一切泰儿多担待些吧。唉。山儿欲要为师尊尽孝百日,老身自小便喜欢于他,今老爷不在,泰儿觉得如何?”

        李泰一笑:“母亲,万物皆有情,白公子愿意的话就去吧。孩儿无甚可说。按说孩儿应当为义父守孝,奈何重罪在身,商会第一批会员毕业在际,孩儿实在无法分身。还请母亲担待。”

        庞夫人笑了笑:“不需多礼。见你如此为民,老爷定当欢喜。时候不早,我们便回去了。泰儿,有时间回家里看看,老身与你妹妹等着你。”

        李泰点了点头:“如有闲暇,定当摆放母亲。孩儿恭送母亲。”

        庞蓉走过身边:“哥哥,待百日过后,蓉儿想来海州加入哥哥商会。不知可否。”

        李泰笑道:“好妹妹。哥哥随时恭候。呵呵,待百日之期后,哥哥在海州等着你。”

        见到马车缓缓启程,众人都已走远,李泰长叹一声问道:“大庆。你说我做的对吗?”

        大庆点了点头:“挺好,挺好。”

        李泰苦笑一下,挺好,那就回去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