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正文 第八十六章 庞轩之死(中)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李泰喊到仵作之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个老者,年纪五十开外,身穿青衣,胸前系着一个黑色围裙样子的物件。走到李泰身前抱拳施礼:“本城仵作拜见公子。”

        李泰点了点头:“麻烦你好好查看一下大人的尸体,发现什么立刻告诉我,但你要记住,查完了就要回家,明天肯定有人向你打听府衙中的事情,你就说大人重伤,但是有郎中看护,命还是保住了。所以最近府衙不办理公务,一切等庞大人伤好再说。”

        “公子,这……”

        李泰回身道:“不要多问,按照我说的半。”说完,也没多解释,让冯钢去找郎中,院子中留下了几个人与李泰勘察现场。

        举着火把,按照分配好的地方开始查找,不久,大庆便发现了墙下的脚印,李泰走进一看,既然与窗边的脚印一样,那么就是说这人是从墙上翻进来的。正当李泰想继续查找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墙的那边居然是大街。找来了打更的查了一下,也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

        忙活了尽两个时辰,天都快亮了。李泰揉了揉脑袋,妈的。这一夜,一点觉也没睡上,冯钢已经把所有的郎中都叫到了府衙。按照李泰的吩咐谁也不许走出府衙。仵作已经取出了凶手用的凶器,李泰仔细的看了看,这就是一把普通的***罢了。按照大庆的说法,市面上五十文一把随便买。

        李泰长叹一声,唉,前世的侦探小说算是白看了,居然连个线索都没有,现在也没有指纹对比,打更的也没看见有人翻墙,凶手还留下了一个很普通的***。再加上书房中的脚印,李泰可以断定杀害庞轩的就只有一人而已,那么这人为什么要先与庞轩说话呢?为什么不突然一刀毙命?

        想了许久,李泰有了些思路,按照常理来推断,有一个女子翻墙而入,掀开窗户突然跳入庞轩的书房,而此时庞轩正在看书,看见来人,庞轩一定认识。如果不然,在这府衙之内,只要庞轩叫一声,就算自己被杀,那凶手绝对跑不掉,只有认识,才能让庞轩与其交谈。

        至于谈的是什么,李泰并不知道,但想来是仇杀的可能性很大,其一,庞轩死后,财物并无丢失,其二、如果要刺杀一人,不需要和他说些什么,趁着对方不注意突然杀死才是最保险的招数。终上所讲,此人一定于庞轩有旧仇。而庞轩似乎也知道。所以才不会声张。

        李泰想了很久,对冯钢说道:“把冯泉带来,我要仔细的问问他。”

        良久,冯泉带到,施礼道:“公子,您找小人。”

        李泰问道:“你说庞大人的人品如何?”

        冯泉道:“那是没得说,您问问咱们海州的百姓,虽然不敢说什么青天,但身为百姓父母官,庞大人很是尽忠职守。而且不偏不袒,事事讲个理字。小人跟随大人多年,还未曾见到大人有什么过错的地方。”

        “哦?庞大人倒是称的上好官。那在下想问问你,人这一辈子不可能没过错,你没见过大人对什么时候清懊悔的吗?你仔细想想。”

        冯泉摇了摇头,良久说道:“公子一问,小人还真的有些想起来了,庞大人一声做事光明磊落,可是曾有三件事情让大人悔恨难当。”

        “哦?你说说吧。”

        “其一,那是十多年前,大人刚到海州上任,一个穷家的小姐拦路喊冤,原来是他于傍晚回家之时被赵员外的儿子***,那女子听闻大人清名,便拦轿告状,庞大人当时也收下了状子。奈何赵员外知道后,便来寻庞大人套些交情,当时员外送了整整千两黄金,弄的海州几乎人人都知道,虽然庞大人不收,但谁知赵员外就好像料定了一样,主要把声势造大便可。那女子以为官官相互,报仇无望,便投了井中,等大人得知后懊悔多日,最后还是赵员外找人发送出去的。其后给其母白银千两,便了解了此时,当时既然死者家人不告了,庞大人也没什么办法,此时便不了而至。”

        李泰叹了一口气,唉,这样的事情在古代相当普遍,人名如刍狗。当真如此啊。

        冯泉接着说道:“其二是把州郡的一个公子,来到海州之时,酒后将一个店小二打死。庞大人闻听后便带人抓捕,谁知道那人竟然是京城中三品大员的侄子。官大一级压死人,庞大人即使想抓人,也要想想自己的后路了,那日,大人喝了很多酒,酒后言道:“我欲捕之,奈何海州庙小,哪里敢的上京城的菩萨,即便本官抓他下狱,一纸调令回京审查,那本官还不是一样把人放了吗,呵呵,如此来,本官的头上乌纱不保啊。”

        李泰点了点头心道;权大于法,这就是国家致命的原由。长官一句话,下面不想干也得干,不让你抓。你偏抓,行!把你撤了,换上别人不一样放出来了吗?呵呵,哪多哪少。庞轩也不是傻子。李泰笑道:“此乃两事,那第三件呢?”

        冯泉道:“这第三件便是发生在年前。”

        “哦,今年之事?说说看。”

        冯泉道:“年前,还塔镇县令纳了一方小妾。此女年芳二八,出落的也标志,可是人家已经有了婚约在身,那县令却不管那些,相中了便硬是抓了回去。后来此女的家人与其理论,奈何势薄,哪斗得过官家,县令命手下将其乱棍打出。致使其母当场死亡。其父断了腿骨。县令见闹出人命,便将女子从府衙中放了出来,那女子此时已被县令***,又看见家人惨遭厄运,便寻个没人的地方自尽。也是命不该绝,遇见贵人,途中一位姓武的侠客经过此地,见女子自尽,便救了下来,打听原委后,勃然大怒,便一人杀到了府衙,在百名衙役***之下取了县令的首级,大笑而去。

        后来此事传到庞大人耳里,庞大人也没说什么。此时上面官府派了高手又了一个月时间将那人抓捕。便囚禁于海州大牢,待上报后斩首示众。

        那姓武的倒也刚强,受刑时没哼过一声,庞大人敬他是个汉子,也没继续拷打。后来行刑之时,围观上万百姓,此时突然冲出数十人要劫人犯,慌乱之时,大人下令立斩,待官兵赶来之后,匪人退去,大人回府与小人说‘此人仗义,胜本官太多矣!’除此三件事外,平时没见过大人与小人谈过什么,今日公子问话,小人便告诉公子。”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