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黑道学生iii天门龙凤

龙凤 第一百二十三章 诡异    文 / 煮剑焚酒 更新时间: 2013-01-22 21:0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那也应该先通知我一声吧?至少要询问一下我的意见,万一出事了呢?把这话转告你姐。”

        “切,告诉你哥,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这点小事,我还是有信心办妥的。”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了?怎么越说越来劲儿啊?”小草郁闷地拍一下额头。

        “告诉你姐……”

        “告诉你哥……”

        “……”

        “……”

        与萧凤的口水战一直持续到下午才结束,这对我的黑道事业没有半点意义,但我发现与萧凤的感情却越进一步的加深了,从中我领悟到一个真理,每天必须与自己心爱的人说上半个小时的废话。

        躺在床上,我搂着萧凤的肩膀,屋内的空气还弥漫着她的体香,我很满意,萧凤也很满意,因为我与她在床地之间的配合早已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我傻笑道:“凤,记得我们早上还在吵架呢?”

        萧凤懒洋洋地说:“不吵了,下次再也不吵了,怪累的。”

        “呵,我也有同感,好好的吵什么架,但是作为一个大男人。我必须跟你约法三章,以后再去做这种危险的事,一定要事先通知我!你一个女人。。我不放心!”

        “好吧好吧。唉,找一个带有浓厚大男子主义的男人,真是让我又爱有恨,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小丫头吧?”

        我想了想说:“呃……是的。”

        “讨厌!”

        跟萧凤在床上又折磨了一个多小时,十点钟左右,我们穿好衣服前往关押钱鼠王女儿的地方。合同区的一间私人小酒吧,这里地经营权是很早以前烈火拿下来的。不过他现在人已经不在了,为了纪念他,情圣等人一致同意将酒吧的名字改为“燃烧”。

        “强哥。凤姐!”成群成群身体健硕地小弟有礼貌的站在门口向我们打招呼。

        “恩。”

        径直进入到酒吧内部,小白,力钢等一票二线老大正围在一起灌啤酒。

        “强哥!”

        “哈!”我笑嘻嘻地来到他们身边坐下,取来一厅啤酒,咕噜咕噜灌进肚子后才问道:“那女的现在怎么样了,没闹腾吧?”

        力钢咧嘴笑道:“一开始是挺闹的,给她打一针催眠药。马上就变成乖宝宝了,现在就算有几十个兄弟一起把他上了,她都没感觉。”

        “妈的,你啥时候也变的那么色了,说归说。这女人碰不得,这是咱们和钱鼠王谈判的资本。”

        “放心吧强哥,我们再坏也不至于去做欺负小女孩地事。”

        “那就好。”

        顺着他们指出的房间。我和萧凤走了进去,这是整间酒吧最偏僻的一个角落。

        门“吱呀”一声被我推开,房间不算很大,应该有六十多平方,随手打开灯,面前地一幕看的我心都紧随着颤抖起来,紧握着我的那双手,也越来越紧。

        床上有个女孩,但他已经死了,从她脑袋,脖子,手腕,肚皮,脚腕处流出的鲜血浸红了整张床单,女孩的死相极惨,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她的眼睛瞪的很大……

        “**!谁他妈干的!”我一拳打碎了无厘米厚的木门,小弟们闻声赶来,见到屋内的事物后全都呆楞在一旁不说话。

        萧凤也是怒火攻心,指着房间吼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这。。这怎么可能?有,有谁进去过吗?”力钢害怕地向后退了一步,可想而知我现在的眼神有多么的恐怖。

        我指着小弟们的鼻子:“你们最好马上给我一个解释!”

        钱老鼠女儿的死,让我感觉到一丝恐慌,这究竟是谁干地?脑海里出现几个人名。

        小播求,他跟钱鼠王有不共戴天之仇,会不会是他?

        阿神以及他的手下,为了挑拨两帮之间的关系,偷偷杀掉钱鼠王的女儿,前者有待调查,如果是后者,那么这阿神也太恐怖了点,她竟然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潜入内部杀人,而且内部中也有例如小白之类的高手。

        光是想,我全身就开始冒冷汗。

        所有在场的大哥都不说话了,我们静静地坐在一间原本是用来K歌的房间里,屋内很安静,隔音门将这个小房间与外面世界的联络完全切断,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

        沉默有时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半个小时后,我打破这可怕的沉默:“说说吧,都想到什么了。”

        “强哥,我不知道你信不信,但我向你保证,哪个防哪个件除了几个送饭的小弟外就再也没有人进去过,而且把她关起来也是秘密行动,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就算她父亲恐怕也不知道她在我们手里。”小白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心虚。

        “是啊,没人进去过,按你这么说就只有***两种可能了,第一,她闲着无聊瞪着大眼睛用指甲在身上割出了几十道口子,然后看着自己的身体往外冒血,从中领悟一种很独特的感觉。”

        “第二,就是那个房间闹鬼。你想说的是哪一种?”

        棉队我的冷嘲热讽所有老大都不再吭声,萧凤咬着嘴唇站起来:“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她看着我的眼神里有一种深深的歉意。

        我摇摇头:“先把女孩的尸体埋了吧。”

        一个二十岁不到的花季少女就这样莫名其妙死在床上,这太诡异了。

        我陷入沉思当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