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黑道学生iii天门龙凤

天门龙 第五章 报复    文 / 煮剑焚酒 更新时间: 2013-01-22 21:0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当晚,我、猛子、水老鼠和公司的两名刚加入不久的收银员根据老挺给出的地址来到那五个家伙的住所。

        出来混,很讲究恩怨情仇,你打我一巴掌,我肯定还你一拳,你给我一砖头,我必须给你一刀。谁都是人生父母养的,凭啥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既然出来混就别怕死,怕死的人往往死的最早。

        别说你们五个小混混了,就算是某个帮会的大佬弄了我,背地里我他妈也得给你几下。

        我们五个人分成两批笑盈盈地进入小区,八、九点的时间小区内还是有不少家长,老人领着孩子在花园里坐着,那些门口的保安正每个人抓着个饭盒边吃边打屁,完全就是行同虚设。

        [是这。]我看了看地址,挥挥手走了进去。

        二楼,我让长的稍微像点人的小弟去摁门铃。

        [叮咚!]

        里面传来男人的声音:[谁?]

        [修管道的!]小弟说。

        要不怎么说现在的人的安全意识差呢?问都不问明白就开门了。

        猛子等人直接从裤子里掏出砍刀推着门就进去了,进去还大声嚷嚷:[操你妈的,谁都别出声,谁出声老子弄死谁!]

        [操!别出声,听见没!]

        恩,这还有点混混的样。

        我是叼着烟最后进去的,房间里弥漫着烟酒味道,那些用来袭击我的凶器还血淋淋地摆放在角落里,地上铺满报纸,还有一些花生、瓜子壳。

        五个人,一个不少的在屋里,两个站着的,还有三个团着腿坐在地上,根本就没来的及起来。

        我吐了口香烟,说:[哥儿几个,好久不见了。]

        他们脸上的恐惧显而易见,当天那个带头的男人咬咬牙,没吱声。

        我轻轻关上门,冲着猛子说:[把地上的报纸卷吧卷吧塞他们嘴里去,老子听不得那些求饶的话。]

        [操,既然落在你手,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要是敢动我们兄弟一跟汗毛,日后我他妈一定弄死你!]坐在地上的男人凶狠地说。

        我耸耸肩:[先从你开始吧,我更听不得威胁的话,我他妈现在全身都颤抖了,你吓到我了。]

        四个人抓着砍刀看管,猛子将报纸卷成五个团塞进他们嘴中,里面还夹杂着不少花生壳、烟灰啥的。

        我将手掏进裤裆,将藏起来的榔头取出来,这东西其实才是最好的凶器,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储备,就算被害人指控我,届时将这东西往哪个五金店一扔,没有赃物在手他们也无法把我怎么样。

        水老鼠搬来凳子,他还是蛮熟悉我办事手法的,我一脚踹在刚刚说话男人的脸上,扯着他的头发将他摁拖了过来。

        [老鼠,摁住了。]我说。

        水老鼠怪笑:[收到。]

        那男人的左手,被牢牢地摁在凳子上,我吐了口吐沫狠狠地将榔头砸了下去。

        沉闷的声音响起。

        [呜!!呜!!]一锤见血,那男人疼的在地上发抖,额头上冷汗直冒。

        连续二十几下,男人已经疼昏过去了,跟我一起的那新来的两个小弟脸色也不太好,泛青。

        再看看男人的手掌,里面的骨节完全被榔头碎了,估计现在里面全是骨头渣子,治好了这手也废了,绝对跟鸡爪一样,伸不直的。

        别看我们是出来混的,可很讲究这一点,得饶人处且饶人,要废也是废你的左手,右手的话一定会留着给你去干点活什么的。

        [下一个。]我边擦汗边说。

        [呜!呜!呜!]一个大男人竟然被吓的眼泪汪汪的,这场面我看了不少,我骂咧:[别他妈装出一副可怜样,当天老子被你们堵起来的时候还不是一个鸟样!抓上来抓上来!]

        男人死命挣扎,猛子二话不说,对着他后背就是连续的四刀,血呼呼的往外冒。

        [妈的,给脸不要脸!]

        我在手心唾了口吐沫:[何苦呢?非得挨这四刀才舒坦?真是自己给自己找罪遭!]

        五榔头砸下去,男人完全昏厥,但我不会就这样罢手,不敲废他一只手,以后在道上我没法混。

        不知哪个不要命的将嘴里的报纸掏了出来,哭喊道:[强爷,求求你,放了我们吧!小弟该死,当天不应该向您动手,我是您孙子!您放了我吧!]男人连滚带爬地来到我面前,直扯我的裤腿。

        我蹲下来,搂着肩膀看他,拍了拍他的脑袋,我说:[哥们儿,有些事一旦做了就别后悔,在做事之前要想清楚,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你们既然打伤了我,就应该预料到我会回来找你们吧?乖了,把手放上去,让爷爷敲二十下就好。]

        [不,强爷,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放了我,小弟愿意跟着你做牛做马!]

        [啊!这句话比较中听!]我笑,紧接着狠狠一脚踢在他肚子上,厉喝:[那也得等老子把你的手废了,操你妈的!]

        如法将这五个人的左手废掉,五个人无一例外,全都昏了过去,我吐了两口气,将榔头塞进新来的小弟手中,挥挥手:[走,宵夜去。]

        青年区夜宵市场。

        这里人丁兴旺,三教九流的人都习惯在这里徘徊,道上的人喜欢叫这里[夜迷小街]。这里有全市最多的烧烤摊,最多的混混,最多的小姐。还有一点,这里的价钱是全市最便宜的!

        五个人坐在烧烤摊前,要了五瓶啤酒,我没理会他们,咕嘟咕嘟直接往自己肚子里灌,近年来不知怎么了,不管是被打,还是打人,我总是会心惊肉跳,难道我的魄力要消失了?不能啊?可我为什么那么怕死?一年前的我面对几十个人围殴也没说出什么软话啊。

        猛子将衣服担在肩膀上,衣服上的血还清晰可见,换作别的地方那些老板估计早就吓的去报警了,可这里不同,这里是小混混的天堂。

        [强哥,咋啦?愁眉不展的,有心事儿啊?]猛子举杯。

        我跟他碰了一下,咧嘴笑:[没事,更年期的男人都这个逼样!]

        水老鼠那双眼睛正贼兮兮地打量着过往的啤酒妹,那雪白的大腿也委实勾的我欲火焚身。

        [几位大哥,要不要试试这种新出的冰霜啤酒?味道很不错的哦!]啤酒妹扭着屁股站到猛子面前,猛子指我:[找他,他才是老板。]

        啤酒妹转过脸,一脸媚笑:[老板!]

        我将口里烟头随手弹飞,一把将她搂入怀中,调戏道:[啤酒,老子就没兴趣了,倒是你,什么价钱啊?]

        啤酒妹娇笑着在我胸口划圈圈:[一次三百,包夜八百。]

        [我操!你他妈坑谁啊?]水老鼠不爽了,大叫道:[这里最高价包夜才五百,你他妈的敢要八百,你那玩意是金子做的啊?]

        [哎哎哎,老鼠,冷静,冷静点]我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捏了捏这个啤酒妹的胸部,发现是货真价实,我微笑着掏出八百块钱,从小衬衫的下方塞了进去。

        [一会跟我走。]我说。

        啤酒妹在我脸上重重地吻了一下:[老板,那我去换衣服了哦!]

        [去吧。]

        水老鼠叹了口气,数落道:[强哥,您也太厚道了点,出来打工赚点血汗钱不容易,怎么就能随随便便花到这种女人身上?]

        我边喝酒边说:[这是老挺给的医疗费,差不多一万块钱呢,今天哥儿几个帮了我出了这口恶气,都别跟我客气,一会每个人叫个女的带走,我买单。]

        这下子水老鼠来劲了,他也不管这是我[打工赚来的血汗钱了],也叫了个八百起价的女人,连还价都不还了。最后还是新来的两个小弟懂道理,跟两个女人调侃半天,终于以四百块的价钱拿下。

        我这边心里偷着乐,这两个傻逼,为我省钱,呆会带去宾馆做爱也不爽啊,真他妈笨,新来的就是新来的。

        我们这正吃着喝着,小姐们也都提着包,换了身性感的服装坐在我们身旁,我正上下摸索的不亦乐乎呢,不远处两个烧烤摊上的数十名男子开始吵架了。

        [我操你妈!你混哪的?老子是跟天门老炮的!]

        [干!都他妈什么年代了,还天门呢?老子是青年帮的!]

        [青年帮?]我有点纳闷,这是什么牛逼的组织啊?连天门的人都敢呛?天门小子口里的老炮应该就是天门十三位大哥之一的[炮手]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