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怪诞乐园

第087章 人偶炼狱(四)    文 / 潇湘夫子 更新时间: 2018-06-13 21:0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将9527穿胸而过的那两根黑针在瞬间变到一个可怕的温度,变得通红滚烫。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中,9527燃烧起来。

    片刻功夫,便化为一堆灰烬,飘落在地。

    其余巫毒娃娃看着那空荡荡的针,都是感觉后背发凉,这个考验,成功了固然可以鱼跃龙门,但是失败,付出的却是生命的代价啊!

    “这个某种方式,到底是哪种方式?”林舟也在看那两根空针,不过他想的却不一样,“9527的方式是按照原有歌曲的节奏读出来,如果这种方式是错误的,那么第一句的时候他就已经读错了,为何第一句第二句的时候不杀他,偏偏等到第三句再杀?”

    “9527没有通过考验,下一个勇士是谁?”

    青铜兽面对于9527的死是丝毫不心痛,可以说是无动于衷。

    有9527这个“珠玉”在前,这一下,更加没人敢接受考验了。

    “你们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连这一点勇气都没有吗?”青铜兽面环视众人,口气凌厉,“你们如何担负起把人偶炼狱发扬光大的重任!你们如何和其他娃娃、玩具竞争,被人类所喜爱!你们······”

    “长官,我来!”



    这个巫毒娃娃距离林舟比较远,林舟拼命往前探脑袋,也只能从一颗又一颗脑袋的阻挡下,瞥到那巫毒娃娃的一角。

    “好,8846,好样的!”青铜兽面口气变为赞赏,“知道吗,我一进来,第一个注意到的就是你,我觉得你和其他人不一样,你比他们都有勇气,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谢长官夸奖。”

    “嗯,考验要开始了,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8846大声道。

    “1086!”青铜兽面目光突然落在林舟身上,“9527考验的时候,你居然还和他说话?这次不要再开口了。”

    “是,长官!”

    林舟总算知道了自己是谁,“1086”。

    幸亏他没有强迫症,要不少了一个0能难受死。

    “我倒计时三个数之后,考验开始,明白了吗?”

    青铜兽面目光重新落到8846身上。

    “明白!”

    “3、2、1,开始!”新一轮咒语开始了,“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

    “这咒语还是X未知数随时变化啊。”

    林舟对这一次的咒语,那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这不就是王勃的《滕王阁序》么?

    周董的歌词,吐字不清又快速无比;而这古文呢,虽然吐字清晰了,但却晦涩拗口意义难明;对于从没接触过这两者的人来说,倒也难说哪段更难听清。

    林舟竖起了耳朵,想听听那个8846是以何种方式来复述这咒语的。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

    8846的朗读抑扬顿挫,很有冲击力,和青铜兽面的腔调一模一样。

    他没有在节奏上做文章,而是在读的姿势上下功夫,虽然被针挂在空中,他还是双膝弯曲,做出向青铜兽面下跪的姿势。

    跪着读,这便是8846的方式。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

    青铜兽面读下一段。

    “兽面没有打断8846,继续读下一段,这8846的朗读方式是对的?”

    可想想9527的下场,林舟又不这么认为,9527第一段也是活下来的。

    还是之前那个疑问,从9527最后的结果看,他无疑是读错了,因为他死了,可他三段咒语都是按照同一种方式读的,既然错了,为什么不在第一段读错的时候就宣布考验失败,而是要等他读了第三段才宣布失败呢?

    “难道这个咒语,不同的段落,要用不同的方式来读?9527那种方式只适合前两段,而第三段就必须换一个新的方式?”

    这貌似是目前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但林舟也觉得不太可能,因为这难度太大了,别说找两种方式,就是一种朗读方式他都不知道要怎么找。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



    这一段,青铜兽面仍旧没“处决”8846。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

    这第三段咒语一出,立即就吸引了林舟的注意,因为这实在太长了,青铜兽面念了几段咒语,从没这么长的。

    “和朗读的节奏无关,和朗读的姿势也无关,而是和长度有关,这就是提示么?”

    林舟思考起来。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



    林舟立即扭头看向8846,9527就是在读完第三段的时候死的,那么8846呢,他也是以相同的方式读完三段,他会不会死?

    “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出乎意料,青铜兽面并没有“处决”8846,而是又往下读了一段。

    “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8846跪在空中,将这段话复述了一遍。

    “我以为你可以正确的读下去,没想到,你还是错了。”青铜兽面叹道,“可惜。”

    “长官,我不明白,我到底哪里错了?我一个字都没有错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