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马前卒

第四百八十七章:贺人屠    文 / 枪手1号 更新时间: 2018-03-31 00:3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与李挚相谈甚欢,回来的路上,秦风稍稍落后李挚半步,看着对方那苍老的如同枯树皮一般的脸庞,心中涌起的敬意,当真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㈧㈠中文网对方身为这片大6之上巅峰的人物,却仍然心怀庶民,虽然只是秦国的庶民而苦苦奔波,努力想为他们挣取好一点的生活环境,这份心怀,便极其难得了。

    与李挚的谈话,使得秦风完全放下了心中的疑虑,可以放手大胆的去做自己的事情了,陈家洛的那五千人马可以抽调回来,这对于兵力捉襟见肘的秦风来说,是极其重要的。

    接下来,自己的目标,要开始慢慢的转向吴鉴了。

    不得不说,吴鉴去打秦人是一着高棋,要是李挚贪念永平郡的这一块土地而兵永平郡的话,自己必然会与秦人打一个不可开交,胜负先不必说,但自己的图谋肯定是要落空了,搞不好为了保住老巢,保住沙阳和长阳以及太平城等地,自己还不得不退出永平郡去。

    唯一让吴鉴没有算计到的,便是李挚的心。

    因为李挚的心,始终记挂在那些最贫苦的百姓身上。

    安顿好李挚,回到自己的中军大帐,马猴已是疾步迎了上来,“老大,大姑在等您。”

    “大姑?她找我有什么事?”秦风有些诧异。

    “大姑还带着另外两个人啊,看着让人好害怕。”马猴低声道。

    秦风转头瞧了马猴一眼,马猴今年十九岁了,武道修为已经堪堪踏入七级,在这个年级,是很难得的,便连瑛姑也是赞不绝口的一个小家伙。长年在战场之上打磨出来的马猴,本身便像一把锋利的刀子,杀气外溢,也正是借着这股锐气,马猴能以小小的年纪便统带着自己的亲卫营,并让亲卫营那些从各部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骄兵悍将一个个俯贴耳,怎么会害怕瑛姑带来的两个人?

    “那两个人与大姑可是平辈论交,而且,大姑对其中一个可是尊敬得很。”马猴低声道。

    瑛姑在到太平军之前,已是半步宗师,到太平军之后,更是一步跃出宗师之境,成为这天下为数不多的级大高手之一,能与他平辈论交已经不简单,能让她尊敬那就更难了。

    想到这里,秦风也不敢怠慢,快步走向自己的中军大帐。

    马猴挑起帐帘,秦风一步跨入,帐内正坐着叙话的三个人,看见秦风,都是站了起来。

    两个大汉,一个身材削瘦,一个却是魁梧之极,但看面容,自己却是一个也不识得。

    “秦风,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贺人屠,这位是霍光。他们两个你可能都不识得,但当年你在昭狱之中与公主成婚的时候,他们二人可都是跟随着文大帅守在昭狱之外的人。”瑛姑微笑着道。

    秦风心中微震,这事儿他后来听闵若兮说过,贺人屠是文汇章大师的近侍,而霍光,以前闵若兮在英华殿的时候,便一直与瑛姑是她的左右手,两人都是九级巅峰的人物,此刻看了两人一眼,心头更是大讶,那贺人屠,自己完全看不出来他的底细了,回头瞧了瞧瑛姑,心中已是恍然。

    这位贺人屠也已晋级宗师之境了,便是稍差一些的霍光,现在只怕也是半步宗师,自己这小小的中军帐中,此刻竟然聚集了如此多的大高手,也算是奇迹一件。

    双手抱拳,一揖到地:“秦风多谢二位,如果不是二位鼎力相助,秦风哪会有今日?”

    贺人屠微笑不语,霍光却是还礼道:“秦将军谬赞了,我与人屠老哥当时都是敲边鼓的,没有文师,谁也不可挡得住太后与皇帝。再说秦将军能有今日,是自己奋斗的结果,我们却是不敢要这份功劳的。”

    霍光不愧是在江湖上打滚的,皇Χ济徽飧霰臼拢庑『锒砦薹治模Я艘话研〉蹲泳拖肴ソ僬延!br />
    几人的打趣,让马猴顿时低下了头,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局促不安的扭动着,秦风大笑着伸手亲昵地揉了揉他的脑袋,“小猴子,你先下去吧。”

    “文大帅一向可好?秦风一直没有当面谢过文大帅,心中甚是不安。我与兮儿的这段姻缘,如果没有文大师的鼎力相助,根本就没有可能,秦风心中感念之极,但却不能亲自去上京拜谢,实在是惭愧。”秦风看向贺人屠。

    “文师与闵若英三年之约已满,在我们出京之时,便已经启程去了长安。”贺人屠道。

    “去了长安?”秦风一惊,文汇章因为自己一事答应闵若英再驻守上京三年他是知道的,但他却没有想到期满之后,文汇章第一站便去了长安,那里可是齐人的都城。

    “曹冲与卫庄两人在长安已经呆了三年了,文师一直很好奇,他们二人到底搞出了些什么名堂?所以要去亲自看一看。因为这二人关心的事情,也是文师一直想知道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你的事情,三年之前,文师便已经去了。”贺人屠道。

    宗师之后是什么?这是当世顶尖的几大高手一直想知道的问题。李清大帝最后到底是死了,还是去了别的地方,也是他们想要搞清楚的问题,这两个问题其实是合二为一的问题,李清大帝当年集结了全天下最顶尖的一批高手在长安,然后一夕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普罗大众无从知晓这其间的内幕,但这些顶尖的人物,却是一直口口相传,也是他们一直想要弄明白的问题。

    千年以来,像他们这些顶尖人物一直在为此而努力着,但百余年前,曹氏叛乱,众多的典藉在那场震动天下导致天下四分的长安事变之中却都化为了灰烬,也让他们的努力遭受到了重大的挫折。

    “贺兄是文老最亲近的人,您怎么没有跟着文师一起去,以贺兄的身手,当为文师最大助力,此去长安,只怕也不会那么平静吧?”秦风诧异地看着贺人屠道。

    贺人屠已晋身宗师,与文汇章一起,自然可以帮上不少忙。

    贺人屠摇摇头:“文师说,我刚刚踏入宗师之境,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另外,他还有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来办。”

    秦风心中恍然,文汇章此去,是去找曹冲和卫庄,贺人屠刚刚踏入宗师之境,在自己这些人看来,那自然是顶尖的高手了,但在那三位看来,只怕还差了不少。

    “不知文师是要贺兄去办什么事情?”秦风看着贺人屠,问道,心中隐隐觉得,只怕这件事情与自己有关,不然贺人屠不会巴巴地赶到自己的军营当中。

    贺人屠盯着秦风,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道:“秦将军,舒畅此人,您知道多少?”

    秦风一愕,看着贺人屠道:“舒畅与我相识与六年,不,是七年以前,他是与我砍得脑壳换得命的好兄弟,我们十分相宜相得,贺兄此问,是什么道理?”

    “我不是说舒畅的人品,我是问秦将军可知道此人的底细?”贺人屠追问道。

    秦风笑了笑:“兄弟相交,贵在知心,他待我情深意切,我对他自然是推心置腹,彼此的来历,真得很重要吗?”

    贺人屠微笑起来:“秦将军是磊落汉子,贺某佩服,好,那我就不问了,不过我想告诉秦将军的是,舒畅的来历极不简单,他找到你,并不是偶然相遇,而是刻意的接近你,我这么说,会不会让秦将军感到不快?”

    秦风微笑摇头:“舒畅与我相识的时候,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边军校尉,一无所有,说他是刻意接近我,倒是让我好奇我有什么让他感兴趣的。”

    贺人屠点点头:“秦将军,恕我冒昧,你可知道你自己的身世来历?”

    “我?”秦风心中微微有些不快,这位贺人屠是想干什么,如此盘问自己。看了一眼瑛姑,他还是按下了心中的不快,道:“我只不过是楚地一个普通人罢了,自小身边便只有一个老家人,后来这位老家人也死了,便孑然一身了。”

    贺人屠又点点头。“当初在昭狱,文师是见过你的,当初他判断你应该已经死了,但你却活了过来,这是文师第一次看走了眼。当然,也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舒畅对文师说过的一些话,所以我这一次来,便是奉文师之命来向秦将军印证一些事情。”

    看着贺人屠脸上有些诡异的表情,秦风略略感到有些不安。(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