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马前卒

第三百九十三章:花雨    文 / 枪手1号 更新时间: 2018-03-30 17:0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见过将军,见过夫人!”以王厚为,太平城的高级官员们一个个全都大礼参拜下去,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称呼闵若兮为夫人,而不提公主的称号,自然是提前便有了计较。

    闵若兮微微颔,她是一国公主,这种尊贵的气质,气度,是浸在骨子里头的东西,虽然只是点头为礼,但所有人倒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秦风却是大笑着道:“各位,都是自家兄弟,这么多礼节干什么。来来来,都来看看我的儿子闺女。”

    众人笑着也围了上来,平素他们与秦风都是较为随意的,只是今天闵若兮在场,所有人便不由得有了一些拘禁。在场的诸人,除了刘老太爷之外,其余的人以前要么是底层官吏,要么便是江湖好汉,那里有机会见到一国公主这样级别的人物,便是刘老太爷,也只见识过像越国尚书这一级别的官员,皇室贵胄那自然也是没份见的。

    两个小家伙分别被杨致与瑛姑抱着,这一路之上,小武基本上由杨致照顾,小家伙也服他,这些天下来,杨致的抱娃娃的手艺倒是愈娴熟了,看见众人围上来,便换了一个姿式,让众人能更清楚地看到小家伙的脸。

    两个小家伙倒也不怯场,瞪着一双骨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众人,转来转去。

    众人自是一番称赞,两个小家伙也的确长得漂亮,精神,典型的那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类型。这些人虽然在瑛姑看来,都有些狗肉上不得台面,但夸起人来却是不重样的,各有各的妙招,倒是让瑛姑大开眼界,而秦风与闵若兮为人父母的,有人变着花样的夸奖自己的儿子女儿,那自然是开心的。便连一直有些心伤的闵若兮,嘴角也是带上了盈盈的笑意。

    “秦风,疯子!”众人身后,一个声音传来,秦风抬眼望去,一个衣衫不整,披头散的家伙正如飞的奔来,走到近前,倒是吓了秦风一跳,敢叫秦风疯子的人,整个太平军里不会有第二个,唯有神医舒畅一家而已,但他的形象却着实凄惨,胡子老长,也不晓得有几天没有刮了,衣服上血迹斑斑,连脸上也沾着些血滴,却是已经变黑了。

    人到了跟前,却先是重重的一拳击在秦风胸口,“回来了,媳妇儿娃娃们都带回来了吧?”不等秦风回答,动头看着王厚等人,却是破口大骂,“你们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这样的大事居然也不通知我,要不是我刚好出来透透气知道了此事,岂不是不能第一时间看到我的侄儿侄女?”

    王厚两手一摊,苦笑:“舒先生,不是我们没有通知你,我们派去的人到了你屋外,刚一开口便被你臭骂一顿,不许他打扰你,他自然就只有走了。”

    “不许打扰我那是俗事,我侄儿侄女今天上山,这是俗事么?啊哈哈,我的宝贝侄儿侄女呢?”如同六月的天,面向王厚等人时,还是怒形于色,一转过头来,却已是满脸笑容,变脸之快,让众人瞠目结舌。

    小文小武被杨致瑛姑抱着,此刻正被众人围着呢,舒畅眼睛转过来,自是一眼便看到了,大笑着伸开手便走了过来:“来来来,让我抱抱。”

    向前走了一步,身前却突然如同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屏障,居然将舒畅弹了回来。瑛姑一直跟着闵若兮,那自然是极爱整洁的,而杨致这两年虽然遭了难,但自小形成的习惯却也是难以改变,就算是到处落浪,那也是收拾得整整齐齐,看到舒畅邋遢的模样,两人齐齐皱眉,不约而同的力排斥舒畅。

    这两人对舒畅对有一些了解,前些日子舒畅更是救了闵若兮,两人倒不会伤害舒畅,但以舒畅的这点武功底子,在两个大高手面前,哪里有一点点还手之力,人就在一步之遥,但这一步却无论如何也跨不出去。

    舒畅气得哇哇大叫:“欺负人是不是?信不信我让你们两个一个月爬不下床来?”

    这话威胁一个男人倒也没什么,但瑛姑却是一个女人,虽然上了一点点年纪,但这话也恁是无礼了一些,瑛姑勃然大怒,两只手抱着小文,襁褓之下的手却不动声色的屈指一弹,一道无形的气劲无声无息的弹向舒畅的膝盖,存心要这家伙跌一个大马爬,好好的丢丢他的面子。

    瑛姑一出手,在场诸人之中,能感知的也就廖廖几人,闵若兮嘴角上翘,舒畅与秦风关系不一般,但她却也不愿自己漂漂亮亮的儿子女儿被这个脏家伙就这样抱过去,自然不会理会。

    杨致咧开嘴笑着,等着看好戏。

    刘老爷子双手抱着拐杖,瑛姑这样的人,他自是不愿得罪的,而且对方也没有伤人的意思。

    眼看着舒畅在那里哇哇大叫,接下来就是一个狗吃屎的当口,后脖领子一紧,却是被秦风一把拖开,这一拖,却是恰恰避开了瑛姑的这一道劲气,瑛姑眼角一跳,冷哼一声,秦风既然出手,她自然也不会再纠缠不休。

    “大神医,瞧你这一身,是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吗?我闻着都快吐了,你是想熏昏我的宝贝嘛,不洗得干干净净,整得利利索索的,不许你靠近我的宝贝们三尺之内。”秦风笑骂道。

    听到秦风给舒畅划出了杠杠,闵若兮终于微笑起来,她可是知道舒畅在秦风心目之中的地位的,看起来还是孩子们更重要一些。

    “臭吗?”舒畅懵然不知刚刚躲过了一劫,兀自提起袖子闻了一闻,“的确是有些臭啊,不过也还算过得去吧!”

    听了舒畅的话,众人弃是一脸嫌弃。

    “你在搞什么?”秦风有些好奇的问道。他知道但凡出现这种情况,舒畅一定是又在研究什么。

    “前段时间太平城里有个人得了怪病,呜呼哀哉了,症状我以前还没有碰到过,见猎心喜,便将人弄来剖开看个究竟,原本以为以马上完事的,岂料情况复杂得有些乎我想象,这不就一泡好几天嘛。”舒畅道。

    秦风压低声音道:“你不会是偷挖了别人的尸体吧?这可是犯忌的。”

    以前在敢死营时,这样的事情,舒畅便干过。

    “那里,这人是个流民,流浪到太平城安家的,无牵无挂,也没有什么家人。人一死,便一了百了,我便弄了他来研究研究,要是能搞清楚状况,以后再有人得这病,便不至于手足无措,你说是不是,这是造福百姓的大好事嘛。”舒畅道:“所幸是有眉目了,找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那就好,你出马,总是不会空手而归的。”听到这里,秦风也是眉开言笑。“滚回去洗澡,便在这里讨人嫌了。”

    “有了媳妇忘了兄弟,典型的见色忘友啊!”舒畅连连点头,斜眼瞟了一眼闵若兮,看到闵若兮的眉毛渐渐的竖了起来,立马转身便跑。兄弟可以随意调侃,可这位兄弟媳妇却是一位强悍的角色,不论是武道修为还是身份地位,还是尽早开溜的好。

    搅屎棍舒畅跑了,现场立时便恢复了正常,王厚笑道:“将军,夫人,城中已经备好了酒宴,为各位洗尘,请。”

    秦风微笑着向闵若兮伸出手去,闵若兮怔了一怔,这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伸出手去,两人手牵在了一起,打头沿着山道向前走去。在他们的身后,杨致与瑛姑抱着孩子跟着其后,郭九龄则与王厚等人一齐落在最后面。

    人群之中爆出阵阵的欢呼之声,红红的白白的粉粉的东西从人群之中撒了出来,飘飘洒洒从两人头上落下,察觉到闵若兮的手微微一紧,秦风微笑着低声道:“别动,这是梅花花瓣。”

    两人缓缓前行,秦风边走还一边向着道边的百姓挥手示意,引来更多的欢呼,更多的花瓣洒落下来。

    “哪里弄来的这么多梅花?”闵若兮好奇不已,看这架式,只怕是从这里到山上,一直会受到这种花雨的欢迎。这段路可不短,便是上京城的皇帝出行,也没有这种待遇,不是搞不起,而是找不到这么多的花瓣。

    “别忘了,这里可是大山里,大山里别的或者不多,但这些么,却是要多少有多少。”秦风笑道:“更重要的,则是心意。”

    “能看出来,他们很敬重你。”闵若兮点点头。

    瑛姑走了几步,突然回过头来问身后的王厚:“王郡守,怎么不见月瑶小姐?”上一次闵若兮病重,一直便是王月瑶在协助着瑛姑照顾,瑛姑倒是极喜欢这个细腻而且见识极不凡的女子。后来她也知道王月瑶在太平军中更不是一般人,而是手握大权的重要人物,这样的场合,按理是应当出席的。

    “她啊,前两天受了一点风寒,病了,只能躺在床上。”王厚的语气有些无奈,也有些心疼。(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