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黑暗王者

第三百五十二章:如神【二合一章】    文 / 古羲 更新时间: 2018-03-29 21:1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杜迪安身影一动,战靴踩在血泊较浅处,拔出箭矢,用箭翎处挑起血泊中的这团散着红色热量的东西,力道柔和,一只跟先前一般模样的寄生魂虫从里面飞出。  

    他抖动脱下的衣物,将其接住,将随身腰包里准备的罐子打开,将其倒入进去,然后倒入自己饮用的过滤水。瓶子里全身鲜血的寄生魂虫浸泡在过滤水中,身上的血渍顿时染红整个瓶子。

    杜迪安摇晃一下,将罐子打开,咬破手指,让鲜血顺着罐口流入进去,呈一条直线沿到罐外的边沿处。不消片刻,罐子里的寄生魂虫顺着血迹,缓缓地爬了出来,杜迪安伸手握住,后者受惊般剧烈挣扎起来,其中一段的两根细小尖刺朝他的手掌戳去,刺入在手掌内,却没有丝毫痛感,只有轻微地酥麻感。

    杜迪安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魔液注射器,将其从中折开,将这小东西塞入进去扣上,推动注射器的一段向里面狠狠压去。

    这寄生魂虫在这狭小的魔液注射器内,似乎有些惊慌,剧烈挣扎。杜迪安推动金属压柄,立刻将后者抵到注射器的底部,身体出现破裂,随着他的力道加重,这小东西的身体顿时被挤压得爆裂开来,成了一滩泥浆,同时在魔液注射器的针孔中,有暗红色黏液注满,几乎要渗透出来。

    杜迪安立刻将针头刺入胸前的割裂者魔痕中,这坚硬的割裂者魔痕像蛇磷一样光滑,刺了数次,才艰难地刺入几毫米。杜迪安控制力道,将魔液注射器中的暗红黏液推动着,注射到魔痕内。而在注射器内的寄生魂虫,身体早已四分五裂,变成黏液流入到针头中,注射到魔痕内。

    杜迪安反复拉动魔液注射器数次,将其完全压扁成黏液,注射到魔痕内,最后在注射器中,只剩下被压得扁平的干瘪皮子。

    杜迪安收起魔液注射器,擦了擦额头上的热汗,感受着胸前魔痕的变化,隐隐有种饱和的感觉,全身的筋骨中,似乎都充沛着力量。

    他转头望着剩下的几只割裂者,没有停顿,收起魔液注射器,将另一只割裂者拖了过来,将其宰杀,收取了寄生魂虫,如法炮制地注射到魔痕中。

    在吸收了第二只同类寄生魂虫后,割裂者魔痕的光泽似乎略有变化,菱形的边角处隐隐有一抹暗银色。

    杜迪安休息十来分钟,继续杀死第三只割裂者。

    转眼间,杜迪安已经吸收了四只割裂者寄生魂虫,他拖来仅剩的两只割裂者之一,这只割裂者和剩下的最后一只似乎意识到自己会遭遇到什么,被杜迪安拖拽时,剧烈挣扎起来,出“吱吱”地尖叫,似乎带着惊恐和示威。

    杜迪安拖到一处稍空旷处,挥出匕将其击毙,从柔软处划开它的身体,只见一颗红色斑点顺着散着蒸腾热量的内脏等器官滑落出来。

    他蹲下来,用箭杆将其挑起,放入罐中,洗净后诱其爬出,将其丢入到魔液注射器中。

    “第五只了……”

    杜迪安望着魔液注射器中的这只挣扎的寄生魂虫,心中有些紧张和期待,虽然说吞噬五只同类进行‘神化’,未必会百分百成功,但他还准备了第六只,若第六只也失败,他还有壁内的那只小割裂者,也就是七只,按照那位龙族少女的说法,吞噬七只同类的神化成功率是百分之七十!

    这已经是相当高的几率了!

    杜迪安已经做好吞噬七只的准备了,不过他还是希望,在吞噬五只时就一次成功,但愿自己的运气不会这么背。

    他心中暗暗祈祷一番,虽然祈祷的对象毫无目标,但这种临危时的祈祷,似乎就像基因里潜藏的本能一样,他深吸了口气,将针头对准先前刺入的魔痕处,揉动魔液注射器的把柄,缓缓地推动,在注射器内的漩涡头将里面的寄生魂虫飞快绞碎压扁,黏液和鲜血崩裂出来。

    这液体混合着,顺着针头注射到杜迪安的魔痕中。

    “成功!成功!”

    杜迪安咬着牙,心中暗暗呐喊和期盼着。

    魔液注射器推动到底,被寄生魂虫的身体卡住,他打开注射器一段的气阀,将推柄抽回,再关上气阀,再一次推动下去。

    残留在针头内的少许黏液,在气压的推动下,缓缓地注射到魔痕中。

    杜迪安反复推动几次,直到里面的五只寄生魂虫被完全榨干,才拔出注射器,只见里面底部只剩下薄薄地一丝尸皮,五只寄生魂虫的尸体,也只有极薄的一片表皮,身体的大部分构造,都是柔软的内部组织。

    杜迪安心中紧张,低头望着胸前魔痕。

    时间一秒,两秒地过去,数分钟后,魔痕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他脸色难看,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差,他咬了咬牙,来到这剩下的最后一只割裂者面前。

    这割裂者看见杜迪安过来,惊恐地尖叫着,身体向后挪动,充满惧意,若是让别的狩猎者看到,只怕会大跌眼镜,堂堂传奇魔物,竟然会惧怕一个人类!

    杜迪安蹲下,刚要出手,徒然,他感觉一股说不出的奇异感觉从胸口处涌向全身,紧接着,自己的后背上似乎有无数的蚂蚁在爬动,奇痒难忍。

    他怔了一下,退后几步,离这割裂者较远后,这才扭头望去,顿时看见吓人一幕,自己的后背两侧,竟然凸起蛛丝般的血管,这些血管极细,如鲜红的丝网般错综密集,构造成一幅诡异的血丝图案,而且血丝的颜色越来越鲜艳,在鲜艳的同时,他却感觉到阵阵地撕裂痛楚传来,越来越强烈。

    很快,这背后肌肤下的血管变得清晰无比,像是凸起到肌肤上一样,而撕痛感也达到极致,他紧咬着牙,几乎要痛吼出来,但很快,他便看见惊悚一幕,这后背上的肌肤,竟然出现大量死皮,同时有炽热地热气,从后背上冒出,他有种恐怖的感觉,自己的后背,似乎要跟身体分离开来!!

    这来自身体的未知变化,饶是以他的心性,也感到一丝惊怖,甚至让他忘了疼痛,很快,他就看见了这恐怖的变化源头,只见后背上的死皮不断崩裂,脱落,在背部忽然有一抹透明的光芒亮起。

    微风拂来。

    时光像是定格一样。

    透明的薄翼,从他的后背皮肤上舒展起来,卷动着微风,打在他脸上,让他完全怔住。

    翅……膀?

    自己……竟然长出翅膀?

    他怔了许久,才缓过神来,怀疑自己有些眼花了,眨了眨眼睛,这轻轻舒展的透明薄翼,依然晃动在后背上,无比地真实!

    他瞪大了眼睛,心中有些愕然。

    这就是神化的传奇魔痕?

    他徒然想到,先前那只小割裂者追赶自己时,曾经舒展过翅翼!没错,这些割裂者是有翅膀的,就像昆虫一样的翅膀,藏在背上的利刃甲壳下面!只是,割裂者的体格太大,它们的翅翼无法支撑它们高度飞翔,只能在低空滑翔,或是助跑时用翅翼借力,增加度,亦或是近战时旋转腾挪,在空中借力翻身。

    然而,这割裂者的魔痕,在神化之后,竟然促使他长出了翅膀!

    就像割裂者一样的翅膀!

    杜迪安忍不住反手向背后抓去,触摸到这透明翅翼上,只觉触感温热,跟昆虫的翅膀不同,这翅膀极硬,像薄薄的金属刀片,他用手指不断加大力道捏去,却只是捏得微微变形,等手指松开,又恢复原样,韧性惊人!

    杜迪安试着控制这透明翅翼,现背上像是延伸出两条手臂一样,这是很奇妙的感觉,他轻轻拍动翅膀,感觉像是手掌拂过微风,畅快轻盈。他将扇动的频率逐渐提高,顿时产生一股强劲风流,身体竟轻轻地离地而起,飘了起来。

    杜迪安低头望去,能看见脚尖离地数十公分,他心中一阵激动和亢奋,自己竟然能飞!凭借着自己的肢体,就能够飞翔!

    他降落下来,控制着翅翼左动一下,右边动一下,十分听话和自然。

    他玩了片刻,才回过神来,心中有一丝怪异感觉,不知是该兴奋,还是该沮丧,毫无疑问,这翅膀对自己的帮助是极大的,能帮助他占据空中优势,尤其是在狩猎时,遇见一些6地魔物,简直是进入无敌之境,只攻不守!然而,作为一个人类,却长出一对类似昆虫的翅膀,这还算是人类么?

    他忽然觉得,这寄生魂虫在提供自己力量的同时,也在悄然改变着他的本质,至少,无论是从旧时代,亦或是灾后时代的“人类”定义上,自己都不属于人类范畴!

    或许,就像那些贵族所说,狩猎者都是怪物。

    确实。

    吸收寄生魂虫,肢体出现变化,有的狩猎者手掌变成利爪,有的瞳孔变得赤红,有的牙齿变得尖锐,这些都是非人类特征!而且长期狩猎,在生死边缘战斗,心情暴露,人性中的暴力倾向被极大程度地激了出来,再配合那变化后的外表,跟怪物似乎也没什么差别。

    想到这些,他心中忽然有些淡淡地悲伤,连带着先前得到这翅翼时的兴奋感觉,也随之淡了下去,叹了口气,控制着翅翼收起,回头看了一眼收起后的模样,却徒然看见,这背上依然有无数的血丝,像无数血管。

    他怔了一下,控制着翅翼抬起,从缝隙处望去,依然能看见这血丝图案,且这些血丝顺着背部,延伸到了腰部,以及自己的后颈处。他低下头,抬起手臂,从腋下望向腰部,顿时现自己的腋下和腰部上,竟然也遍布血丝!而且,他在自己的手臂上,胸前,腿上,竟然也看到了这些血丝,自己就像一个被无数血丝缠绕的人!

    他瞳孔收缩,心中骇然,虽然这黑暗中没有镜子,但他却能想象出自己全身被血丝缠绕后的模样,也能想象出自己此刻的脸色是何等难看!

    若是自己以这幅模样回去,估计想要再踏入元素神殿半步,都会艰难无比!

    而他以前累积的名气,以及诸多标签式的形象,也会轰然崩塌,只会得到两个字的评价:怪物!

    尤其是在其它敌对的财团推动下,这两个字会印刻在所有人的脑海!

    杜迪安咬着牙,握紧了拳头,顿时看见拳头上的血丝因为拳头握紧而导致有的部位被压住,里面流动的血液顿时缓慢了下来。他心中愤怒,转头望着旁边轻轻低吼的割裂者,忽然,他脸上的愤怒之色消失了,有些怔住。

    只见这割裂者身上,竟也有无数血管缠绕!只是,这些血管比起他的,要粗壮数倍不止,甚至能看见一些较粗的血管内流动的血液。

    杜迪安怔了片刻,徒然想到一个可能,转头望向地上刚被自己杀死的割裂者,后者身上也有血管缠绕,只是颜色较浅。

    看到这一幕,他顿时松了口气,有些苦笑,枉自己喜欢算计,到头来竟被自己给吓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变化,而出现变化的却是自己的眼睛。

    如今在魔痕神化后,自己的眼睛似乎也再次进化了。

    除了先前的“黑暗视觉”、“热感视觉”外,如今自己在“热感视觉”方面似乎更近了一步,竟然能看见生物体内的血管!

    这应该属于轻度的透视能力了!

    “没想到,神化后造成的效果,不但激出了翅翼,还造成眼球异变。”杜迪安再次低头望去,依然能看见密密麻麻的血管,且这些血管分部极为流畅,在胸口处,还能看见自己的心脏,鲜红无比,正扑通扑通地跳动,每一次跳动,都将回涌到心脏内的鲜血,鼓动到全身各处。

    杜迪安松了口气,先前背后刚激出翅膀,导致他还以为自己身体也出现变化,反而把自己给吓到,果然心性还是不够冷静和镇定啊。

    他轻轻细嗅,检验着其它方面的能力。

    片刻后,他现自己的嗅觉和听觉的通感并没有变化,只是范围扩大了一些,几乎是先前的一倍左右,这样的距离对于相同体质的非感知狩猎者而言,是极其恐怖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