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三百零三章 购宅成婚(下)第四更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3-29 20:3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转眼便到了二十七日,黄道吉日,宜嫁娶。

    宁修原本是不怎么信这些的,但自从穿越后多少信了,不然怎么解释穿越这种事情?

    婚宴是在戚府举行的,这倒也没什么。

    毕竟宁修刚刚购置了宅子,勉强能够住人,但要操持一场隆重的婚宴却是有些勉强。

    戚继光在朝中的人缘很好,故而这次婚宴是高朋满座。

    宁修放眼望去,前来赴宴的宾客都是五品以上的京官,这派头还真是大。

    作为婚宴的绝对主角,宁修自然不会让人抢了风头,不时上前冲宾客拱手作礼。

    早些时候他已经在戚继光和王月娇的见证下和灵儿拜了天地正式成为夫妻,如今只是履行剩下的程序罢了。

    戚继光显然心情大好。比起那些儿子,他最疼爱的便是这个小女儿。女儿的婚事也就成了他最牵挂的事。

    如今女儿嫁给宁修这么一个少年英才,他也可以放下心了。

    只是老父嫁女,心中多少有些失落。戚继光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虽然面上仍然带笑,却有些不是滋味。

    “老泰山在上,小婿敬您一杯!”

    宁修不知何时走到戚继光面前,举着酒杯微微笑道。

    戚继光微微颔首,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首辅大学士,张阁老到!”

    随着门官一声唱诵,众人的目光皆朝垂花门方向望去。

    朝中无人不知戚继光和张居正是政治盟友。

    故而戚继光女儿婚宴当日,张居正是无论如何都会来的。无非是来的早一些晚一些罢了。

    事实证明张居正来的不早不晚。

    来的若太早,则不符合他当朝首辅的身份。

    若他来的太晚,也是对戚继光的不尊重。

    宁修也微微眯着眼睛,紧紧盯着垂花门。

    一眨眼的工夫,只见一个身着大红色蟒袍的中年男子阔步走了进来。在他身旁侍候着一个身着月白色儒衫的年轻人。

    这中年男子自然就是张居正了,那年轻人便是张居正的第三子张懋修。

    众人纷纷起身相迎,面上满是恭敬。

    别管他们在心中对这位强势首辅有何看法,面上的恭敬总该是有的。

    “元敬,老夫来迟啦!”

    张居正来到戚继光面前,捋着下颌美髯笑道。

    “哈哈,叔大你能来就是给我面子了,快里面请。”

    戚继光心中十分得意。大明武将地位远低于文官,他却能够获得太子少保的加衔,这不单单是因为他立下了平定东南倭患的不世功勋,还因为他跟对了人。

    这个人就是张居正。

    朝中有人好做官,对武将来说更是如此。

    有了张居正这个盟友,戚继光便可不怕那些言官诋毁,可以放开手脚干了。

    “晚生见过阁老。”

    宁修亦冲张居正躬身行了一礼。

    “说来老夫还做了回月老呢。”

    一说到这儿张居正不免得意起来。

    当初是他将宁修推荐给戚继光做女婿人选的。若不是他提了一提,宁修怎么会与戚家结此姻缘?

    “叔大啊,我可得好好感谢你一番,这个女婿好啊!”

    戚继光也不掩饰喜悦的心情,大笑道。

    “快入席吧。”

    戚继光命人把张居正引到上首,这个位置一直空着就是给张居正留的。众人对此心知肚明,如今看张居正坐下这才松了一口气纷纷坐了下来。

    “等办完这场婚宴,我就要去辽东了。”

    戚继光忽生感慨。

    张居正笑道:“辽东广袤,杂胡众多,不比蓟镇好治理,元敬是有的忙咯。”

    他这话虽然是半开玩笑说的,却不无道理。

    蓟镇虽然是九边重镇,但主要防御的就是鞑靼人。

    如今鞑靼人犯边的次数越来越少,蓟镇面临的压力也就少了许多。

    但辽东则不同,自古这里便是杂胡混居之地,形势复杂的多。

    便是李成梁这个生在辽东长在辽东的名将也只能做到维持平衡。

    戚继光虽然是不世出的名将,但毕竟不如李成梁对辽东熟悉。

    此番调任辽东,自然是任重道远。

    宁修很想给老泰山提醒一下,叫他关注一下女真人,尤其是建州女真。

    这个渔猎部落几十年后便将强势崛起,威胁大明的统治。

    但他怎么开口呢?

    还是得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啊。婚宴显然不是一个合适的场合。

    “叔大,去了辽东咱们聚的机会可就少了。”

    戚继光不免有些落寞。

    世人都以为他只是张居正门下的走狗,却哪里知道他和张居正是惺惺相惜的兄弟。

    这种亦兄亦友的关系是常人所理解不了的。

    张居正饮了一杯酒,却不说话了。

    过了好一阵张居正才重新发声,说了些劝勉新人的话。宁修也恭敬的冲张居正敬酒。

    张懋修一直眉头紧蹙,显然是觉得父亲今天酒喝多了。

    郎中曾经嘱咐过,父亲一定要少喝酒,喝的多了很伤身子。

    他很想劝一劝父亲,让他少喝一些。

    可在这种场合,话怎么说的出口呢?

    那不是打父亲的脸吗?那是忤逆啊,万万做不得。

    无奈之下,张懋修只得希望父亲自己少喝一些,还不时给宁修递眼色,叫他不要再敬酒了。

    宁修自然心领神会,冲张懋修歉意的笑了笑。

    再怎么说这婚宴的主角却是宁修,敬了张居正几杯酒便也是了。接下来宁修便在戚继光的带领下向来宾纷纷致意敬酒。

    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宁修都没见过,只听着老泰山一一介绍,然后道一句久仰,继而敬酒。

    此时此刻他才体会到有一个太子少保做岳父的好处。

    寻常人家怎么可能接触到这么多官员?这种人脉关系是有些人一辈子都结不来的啊。

    而他宁修,因为是戚继光的东床快婿,在婚宴当天就结下这么多善缘,虽然不一定在今后仕途中发挥多大作用,但总归是多了条路子。

    官场拼到最后拼的不就是人脉和路子吗?

    谁的人脉广,路子多谁就能够笑到最后,官居要职。

    便是想要入阁,除了那不靠谱的中旨,还不是得靠廷推?

    说到底还是靠的人脉。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