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百九十九章 赦免刘惟宁(下)第五更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3-29 20:3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万历八年的琼林宴比往年来的晚了一些。

    至于说法众说纷纭,有说是礼部准备工作做的不充分的,也有说是因为刘惟宁钦案而耽搁的。

    事实证明后者较为说得通。

    毕竟在进士名单刚出来时没有刘惟宁的名字,而最后琼林宴饮时这个一度被关进诏狱黑牢,剥夺功名的贡士竟然出现在了琼林宴上。

    世人们纷纷慨叹圣天子真是仁德。

    只是这样一来,刘惟宁在琼林宴上难免有些尴尬。不断有人旁敲侧击的问他写的策论内容。

    虽然他们不知道策论的具体内容,但从圣天子之前暴怒将刘惟宁打入诏狱来看,态度一定不怎么恭敬。

    还好宁修与张家兄弟有意把话题往琼林宴本身上引。

    如此一来,即便是那些好事的人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琼林宴上的主角当然是张家兄弟。

    作为张居正的儿子,其身份本身就能吸引无数艳羡的目光。何况他们还是新科状元郎和榜眼郎。

    万历八年几乎来到了张居正权力的巅峰,即便是再眼拙的人也不会看不出来。

    张敬修与张懋修理所当然的享受同年们投来的艳羡目光,不时举杯说些场面话应和一二。

    除此之外他们也不多说什么。

    乃父告诫他们少说多做,此乃家训,自然不可能违背。

    宁修这里关注的目光倒也不少。众人都知道刘惟宁之所以可以从锦衣卫诏狱中放出来,宁修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对于这么一个德才兼修的年轻人,有眼力的都开始试探着结交。

    这生意是稳赚不赔啊。

    与鹿鸣宴相比,琼林宴的政治意味更浓重。

    一来琼林宴的参加者都是有了进士功名的官场准新人,只等观政后便可选官。

    二来会试主考官,副考官都会出现在宴席上,这可是个攀附的好机会。

    具体来说,参加本次琼林宴的大佬有次辅张四维以及第三大学士申时行。

    至于首辅张居正,则并没有出现在本次琼林宴上。

    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以首辅之尊按制不会出任会试主副考官,自然也没有理由代天子出现在琼林宴,与众进士同乐。

    何况首辅公务繁忙,内阁之中还有堆积如小山般的奏疏等着他票拟,抽不开身也可以理解。

    宁修得以近距离观察两位阁臣,自然用了几分心。

    可以说这两名阁臣都是典型的儒生相,高额宽面,国字脸。

    这也是国朝开科选士的标准。

    对于张四维,宁修自然没什么好感。

    这位次辅也许才学能力算得上等,但个人品行实在不咋滴。

    便说他态度反复,高来侍高,张来侍张,就可看出他是个十足的政客。

    这倒也罢了,偏偏他是晋商在朝中的利益代言人。

    而晋商在晚明乃至明末中扮演的角色宁修当然不可能不知道。

    明亡于天灾人祸。

    天灾自不必说,小冰河时期外加旱灾蝗灾,饿死的百姓无数。

    至于人祸,外有东虏,内有流贼,弄得崇祯帝焦头烂额。

    东虏原本只是通古斯野人,南迁之后枉自称为金人后裔,曰之建州女真。

    其是渔猎民族,物资之匮乏比漠北的鞑靼人更甚。

    那么他们为何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崛起呢?

    难道真的因为他们是天选之人?当然不是!

    是因为大明内部出现了松动,有人向他们贩卖物资乃至提供重要信息。

    这个群体不是别人就是晋商!

    此时晋商并没有像清末时那么强大,但也是仅次于徽商的一支重要力量。

    正是靠着向东虏输送物资,晋商赚的盆满钵满。

    这等行为自然是卖国,只是当政者没有察觉,这才让东虏和晋商捡了便宜。

    别的不说,东虏入主中原后把晋商八大家封为皇商,足以见得其中龌龊交易勾当没少做。

    宁修便觉得大明真想延续国祚,晋商这样的害虫是一定要除去的。

    若是将来有机会,他一定要把这个观点灌输给张居正。

    倒是申时行让宁修很有好感。

    这位身材微胖的阁老在后世史籍学书上是以一个老好人形象出来的。

    凡事都和稀泥,充作和事老,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这样的人自然不可能成为中兴名臣,但相应的也不会有大的过失。

    而在见过申时行本人后,宁修甚至觉得透过那双小眼睛散发出的精明为世人所罕有。

    想一想也是,能够做到内阁辅臣位置的普天之下能有几人?申时行能做到,证明他一定不是废物饭桶,肯定是有过人之处的。

    觥筹交错间士子们尽情发泄着情绪。

    他们读了十数年的书,如今终于不用为求功名再读书了。

    今后便是再读书,那也一定是“红袖添香,夜来闲读。”

    宁修已经不记得酒宴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了。

    他只知道与刘惟宁一齐上了马车返回湖广会馆时已经满是醉意。

    他回到屋中后径直倒在床上和衣而睡。

    翌日正午他才从昏睡中醒来。

    宿醉的滋味自然不好受,宁修洗漱过后又喝了醒酒茶,这才稍稍好了一些。

    他还没有休息多久,戚家便来了人,叫他过府一叙。

    宁修自然不好推辞,当即换了一件月白色儒衫随那人去了。

    来到戚府后宁修被径直带到戚继光的书房。

    老泰山叫宁修坐下后开门见山的说道:“贤婿啊,陛下已经降下旨意改派老夫去往辽东任职辽东总兵了。”

    戚继光微微眯着眼睛,捋须说道。

    宁修虽然因为之前营救刘惟宁时,戚继光采取消极态度而不满,但却也并没有太过影响翁婿关系。

    他冲戚继光拱了拱手道:“恭喜老泰山了。”

    “老夫叫你来一是与你说明此事,二来也是想尽快把你和灵儿的婚事办了。这样老夫也可以放心离京了。”

    戚继光之前之所以一直留京一是因为生了一场大病需要将养,二就是朝廷有改派他去辽东之意。

    眼下改派旨意已经下了,戚继光自然没有理由多做逗留。

    “老泰山所言甚是,小婿但凭老泰山做主。”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