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百八十二章 国子监之行(上)第三更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3-29 19:2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宁修直是心中大喜。

    朝廷要大量购置水泥用于边军,这于公于私都是好事情。

    于公,大明边军有了高效速效粘合剂,修筑碉堡等防御工事时可以更加便捷。

    于私,这水泥制造技术只有宁修掌握。朝廷既然要购置水泥,自然只能向他来买,这可是一比发财的大好机会。

    宁修虽然已经家财万贯,但也不会嫌钱多。

    何况他即将成婚,多赚些老婆本也是应该的。

    按下这些且不提,却说宁修返回湖广会馆后刘惟宁主动提议去一趟国子监。

    宁修只道他是要去探访亲友,便道:“这种事情刘兄自己去便是,宁某去了反而尴尬。”

    国子监相当于大明的最高等学府,在国子监里学习的称之为监生。

    按照后世的思维,能够就读于国子监的一定都是天之骄子,被世人所艳羡。

    实则不然。

    在明代基本上做官有三种途径,即科举、做监生、小吏候补。

    唯有科举是正途。

    后两者虽然也能做官,但因为出身不正,很难做到高品级的官员,且受到同僚排挤,白眼是绝对不会少挨的。

    故而但凡对自己有点信心的都不会去做监生。

    还有一种监生是朝廷要员的子嗣,他们大多是纨绔子弟,考科举基本是没戏的,便想着混个监生出来做个小官。

    无论是哪一种,都没啥前途可言。

    而宁修和刘惟宁是刚刚中举的举人,马上要去参加大比。

    这个时候和一帮监生混在一起,不是自降身份吗?

    倒不是宁修古板,实则是一行有一行的规矩。

    在读书人的圈子里,是很反感排斥监生群体的。

    刘惟宁知道宁修会错了意,连连摆手道:“宁贤弟多虑了,刘某去国子监并非是探访亲友。”

    “哦?”

    宁修不由得有些感兴趣了。

    “最近申阁老在国子监讲学,我想去听听。”

    申时行?

    宁修不由得疑惑起来。

    在他的记忆中,申时行是个十分老成持重的人,这才刚刚入阁不久,怎么会急着做这种讲学刷名望的事?

    这种事情看似没什么,可放在政敌眼中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毕竟师生关系在大明官场中是极为重要的一股势力。

    会试、乡试的主考官是为座师,最为尊贵。其次便是业师。

    以申时行阁臣之尊,自然不好直接去给某个书院做讲师。但给国子监的学生偶尔讲讲学却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国子监是官学,是大明朝廷官方承认的最高等学府。

    “宁贤弟?”

    见宁修面色凝重,刘惟宁狐疑的问道。

    “啊,原来是这般,那我们便去听听吧。”

    宁修确实有些想看看这位申阁老长的什么样子。毕竟他此前对于申时行的了解全部限于史书,缺乏一个立体的概念。

    “不过,我们能进入国子监吗?”

    “这个不难。”

    刘惟宁得意道:“宁贤弟莫不是忘了刘某在国子监有人。”

    宁修点了点头,他们本就是举人,有刘惟宁这层关系在他们进入国子监旁听确实不难。

    “好吧,我们何时动身?”

    “越快越好。”

    刘惟宁淡淡笑道。

    二人用过便饭这就离开会馆前往国子监。

    据刘惟宁得到的可靠消息,内阁大学士申时行申阁老将会在午后于国子监讲学一场。

    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一定不能错过。

    二人来到国子监大门前自然遇到了盘问,不过刘惟宁报出身份轻松化解。

    宁修不由得感慨朝中有人好办事,古人诚不欺我。

    进到国子监里迎面便是一面照壁。绕过照壁后是一个很空阔的小场,估计是举行活动的地方。

    越往里走建筑越密集,光看规模确实十分宏大,远非府学县学可比。

    不愧是大明官学的门面!

    此时正是休息的时间,宁修看到不少监生三三两两的谈笑着,有的甚至在谈论时政。

    进入了国子监这种公立大学就相当于买了一份保险,生活上肯定是优渥的。

    对那些胸无大志只想混日子的人来说,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宁贤弟,我们去那边找个人问问。”

    刘惟宁也是第一次来国子监,和宁修一样两眼一抹黑,自然得勤问一些了。

    “好。”

    二人一齐朝那些高谈阔论的监生走去。

    “敢问几位朋友,听说申阁老今日午后要在国子监讲学,不知具体是在哪处馆阁?”

    “呵,你们是新来的吧?连明伦堂都不知道?申阁老来咱们国子监肯定是去明伦堂讲学的。你们要想去可得早些占位子,去的晚了肯定没位子了。”

    “几位朋友不去听吗?”

    刘惟宁不禁疑惑道。

    “去听那老货聒噪作甚。”

    一个监生嗤笑道:“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他便是巧舌如簧又能如何?还能说出花来?”

    “对呀,有那个工夫倒不如聊聊风花雪月,岂不美哉?”

    “多谢了。”

    刘惟宁冲几人拱了拱手,便和宁修往明伦堂方向去了。

    “唉,无怪进士们都瞧不起监生,他们自己也太不争气了些。”

    走出稍远一些,刘惟宁如是感慨道。

    宁修则淡淡一笑:“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倒也不能说他们的选择就是错的。”

    刘惟宁嘴巴张得犹如鹅蛋:“宁贤弟认同他们说的?”

    宁修摇了摇头:“自然不是。不过我们有我们的道,他们有他们的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就行了,没必要非争出个对错来。”

    刘惟宁不禁哑然。

    但细细一品,宁修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他们来到明伦堂前时堂前已经聚集了不少监生,看样子都是准备抢位子听申时行讲学的。

    宁修冲刘惟宁递了个眼色,意思是:看嘛,还是好学上进的人多的。

    刘惟宁砸吧砸吧嘴,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咽下了。

    二人混到国子监监生之中,听得他们议论道:“申阁老此番来国子监讲学,便是我们的业师,将来说起来我们也是阁老门生了。”

    “是啊,若是能够吟诵一两篇诗文让申阁老记住那就再好不过了。”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